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二十四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敬佛篇第六之四

 彌陀部

  述意

夫避苦求樂實品物之恒情猒濁欣淨是生靈之舊

理但行有美惡土成穢妙娑婆五濁由積惡而丘坑

安養七珍因習善而華勝業成三輩報為九品寳臺

珍觀假勝念而崔嵬玉沼瓊池藉善心而皎潔華

蓮合驗慈父之非虛浪動波迴聞法言之在耳自非

功勤志固行滿因圓何能隨三心而上金臺依十念

而升樂國也

  㑹名

述曰世界皎潔目之為淨即淨所居名之為土故攝

論云所居之土無於五濁如玻瓈柯等名清淨土法

華論云無煩惱衆生住處名為淨土淨土不同有其

四種一法性土以真如為體故梁攝論云以蓮華

為淨土所依譬法界真如為淨土所依體故二實報

土依攝論云以二空為門三慧為出入路奢摩他毗

鉢舍那為乗以根本無分别智為用此皆約報功徳

辯其出體三事淨土謂上妙七寳是五塵色性聲香

味觸為其土相故攝論云佛周遍光明七寳處也又

華嚴經云諸佛境界相中種種間錯莊嚴故淨土論

云備諸珍寳性具足妙莊嚴又新翻大菩薩藏經云

假使如上世界乃至大火洞然如來在中若依經行

若住坐卧其處自然八功徳水出現於地四化淨土

謂佛所變七寳五塵為化土體故涅槃經云以佛神

力地皆柔輭無有丘墟土沙礫石乃至猶如西方無

量夀佛極樂世界等又大莊嚴論云由智自在隨彼

所欲能現水精瑠璃等清淨世界又維摩經云佛以

足指按地現淨等事又十地經云隨諸衆生心所樂

見為示現故此諸經論所明並約化為淨土由佛神

力現故即有攝故即無故名化土

  辯處

述曰上來雖明土有四種然綱要有二一報土二化

土此二即攝理事二土初報土者謂佛如來出世諸

善體是無流非三界所攝故淨土論云觀彼世界相

勝過三界道又智度論云有妙淨土出過三界然佛

所居無處為處過在十方世界或依法身而安淨土

故論云釋迦牟尼佛更有清淨世界如阿彌陀國其

彌陀佛亦有嚴淨不嚴淨世界如釋迦佛又涅槃經

云我實不出閻浮提界又法華經偈云

  常在靈鷲山 及餘諸住處 衆生見劫盡

  大火所燒時 我此土安𨼆 天人常充滿

  園林諸堂閣 種種寳莊嚴

華嚴經云如來淨土或在如來寳冠或在耳璫或

在瓔珞或在衣文或在毛孔如是毛孔既容世界故

知十住論云佛舉一步則過恒河沙等三千世界其

事如是化土處者但所居化土無别方處但依報土

而起麤相或通十方或在當界引接三乗人天等衆

如彌陀世尊引此忍界凡小衆生而安淨國或於穢

現淨如按地現淨譬同天宫其事如是或於衆生共

相器世界間種子所感於中顯現淨穢境界隨其六

道各見不同此皆由外名言熏習因識種成就感得

器世界影像相現此影像是本識相分由共相種子

與影像相彼現相識為因縁即此共相由内報増上

縁力感得如此苦樂不同

  能見

述曰如凡夫二乗於穢土中見阿彌陀佛諸菩薩等

於淨土中見阿彌陀佛據此二説報土則一向純淨

應土則有染有淨故淨土論云土有五種一純淨土

唯在佛果二淨穢土謂淨多穢少即八地已上三淨

穢亭等土謂從初地乃至七地四穢淨土謂穢多淨

少即地前性地五雜穢土謂未入性地第五人見後

一不見前四第四人見後二不見前三第三人見後

三不見前二第二人見後四不見前一第一佛上下

五土悉知悉見也

  業因

述曰具引經論十説不同或説一行而生淨土如涅

槃經云有徳國王覺徳比丘爲護法因縁生不動國

又維摩經云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不諂衆

生來生其國等或説二行而生淨土如梁攝論云出

世善法者無分别智及後得智所生善根為出世善

法名因或用定慧為乗或説三行而生淨土如涅槃

經云思惟三三昧空無作無相而生淨土又觀經云

令未來一切凡夫生極樂國當修三業一孝養父母

事師不煞修十善業二受三歸具足衆戒不犯威儀

三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乗勸進行者如是三

事是名淨業或説四行而生淨土如維摩經云行四

無量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慈悲喜捨衆生來

生其國或四攝法是菩薩淨土謂布施愛語利益同

事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解脱所攝衆生來生其

國或説五行而生淨土如淨土論云一者禮拜二者

讚歎三者作願四者觀察五者迴向或説六行而生

淨土如維摩經云布施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一

切能捨衆生來生其國乃至智慧是菩薩淨土菩薩

成佛時一切智慧衆生來生其國等或説七行而生

淨土如維摩經云布以七淨華浴此無垢人一者戒

淨二者定淨三者見淨四者度疑五者道非道淨六

者行淨七者行斷智淨前二是方便道次三是見道

次一是修道後一是無學道由斯七淨得成四道四

道既成故報居淨土也或説八行而生淨土如維摩

經云菩薩成就㡬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淨土

答云成就八法生於淨土一饒益衆生而不望報代

於衆生受諸苦惱二所作功徳盡以施之三等心衆

生謙下無礙四於諸菩薩觀之如佛五所未聞經聞

之不疑六不與聲聞而相違背七不嫉彼供不髙已

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八常省已過不訟彼短恒以

一心求諸功徳或説九行而生淨土如無量夀經云

畧説三輩廣説九品具如經説或説十行而生淨土如維

摩經云十善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命不中夭大

富梵行所言誠諦常以輭語眷屬不離善和諍訟言

必饒益不嫉不恚正見衆生來生其國又彌勒發問

經云若欲樂生安養國者當修十念即得往生何等

為十一者於一切衆生常生慈心二者於一切衆生

不毁其行若有毁者終不往生三者於一切衆生深

起悲心除殘害心四者發䕶法心不惜身命於一切

法不生誹謗五者於忍辱中生決定心六者深心清

淨不染利養七者發一切種智心日日常念無有廢

㤀八者於一切衆生生尊重心除憍慢心謙下言説

九者於諸談話不生染著心近於覺意深起種種善

根因縁不生憒閙散亂心十者常念觀佛除去諸相

彌勒當知如是十念一一次第相續而起不生彼國

無有是處或設三十七品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

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衆生來生其國或如無量

夀經云發四十八大願而生淨土上來所説廣畧雖異隨行一法與理

㝠符皆得往生安樂國土優波提舍論偈云

  觀彼世界相 勝過三界道 究竟如虛空

  廣大無邊際 正道大慈悲 出世善根生

  淨光明滿足 如鏡日月輪

述曰若據實報淨土要修出世無漏正因與理行相

成方得往生若是下品之人本無正業隨起一行或

臨終日十念雖成唯生化土未能見報具述觀法備

在大小乗禪門十卷中説

  引證

阿彌陀皷音聲王陀羅尼經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西方安樂世界今現有佛號阿彌陀若有四衆能正

受持彼佛名號以此功徳臨欲終時阿彌陀佛即與

大衆往此人所令其得見見已尋生慶悦倍増功徳

以是因縁所生之處永離胞胎穢欲之形純處鮮妙

寳蓮華中自然化生具六神通光明赫奕阿彌陀佛

與聲聞俱如來應供正遍知其國號曰清泰聖王所

住其城縱廣十千由旬於中充滿刹利之種阿彌陀

佛父名月上轉輪聖王其母名曰殊勝妙顔子名月

明奉事弟子名無垢稱智慧弟子名曰攬光神足精

勤弟子名曰大化爾時魔王名曰無勝有提婆達多

名曰寂靜又無量夀經云佛告彌勒假使三千大千

世界猛火爲念阿彌陀佛名故要當於中直過未足

爲難又華嚴經云爾時心王菩薩摩訶薩告諸菩薩

言佛子此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刹一劫於安樂世

界阿彌陀佛刹為一日一夜安樂世界一劫於聖服

幢世界金剛佛刹為一日一夜聖服幢世界一劫於

不退轉音聲輪世界善樂光明清淨開敷佛刹為一

日一夜不退轉音聲輪世界一劫於離垢世界法幢

佛刹為一日一夜離垢世界一劫於善燈世界師子

佛刹為一日一夜善燈世界一劫於善光明世界盧

舍那藏佛刹為一日一夜善光明世界一劫於超出

世界法光明清靜開敷蓮華佛刹為一日一夜超出

世界一劫於莊嚴慧世界一切光明佛刹為一日一

夜莊嚴慧世界一劫於鏡光明世界覺月佛刹為一

日一夜佛子如是次第乃至百萬阿僧祇世界最後

世界一劫於勝蓮華世界賢首佛刹為一日一夜普

賢菩薩等諸大菩薩充滿其中又阿彌陀佛經云佛

告諸比丘僧是阿闍世王太子及五百長者子却後

無數劫皆當作佛如阿彌陀佛佛言是阿闍世王太

子及五百長者子住菩薩道以來無央數劫皆各供

養四百億佛已今復來供養我阿闍世王太子及五

百長者子等皆前世迦葉佛時為我作弟子今皆復

㑹是共相值也

感應縁畧引十驗

宋沙門僧亮

宋居士葛濟之

宋比丘尼慧木

宋魏世子

宋沙門曇逺

梁沙門法悦

隋五十菩薩瑞像

隋沙門慧海

唐沙門道昂

唐沙門善胄

宋江陵長沙寺沙門釋僧亮志操剛烈戒徳堅淨常

結西方願造丈六無量夀像功用既巨積年不辦聞

湘州錮溪山廟甚饒銅器欲化導鬼神取充成辦遂

詣州刺史張邵告以事源請船數隻壯士百人張曰

此廟靈驗犯者輒斃且蠻人守䕶恐此難果亮曰福

與君共死則身當張即給人船未至一㝛神已預知

風震雲冥鳥獸鳴呼俄而亮到霧歇日明未至廟屋

二十餘步有兩銅鑊容數百斛見一大蛇長十餘丈

從鑊騰出亘身斷道從者百人悉皆退散亮乃整服

而進振錫告蛇曰汝前世罪業故受蟒身不聞三寳

何由自拔吾造丈六無量夀像聞此饒銅逺來相詣

幸可開路使我得前蛇乃舉頭看亮引身而去亮躬

率人徒捷取銅器唯牀頭唾壺可容四升有蝘

二尺有餘跳躍出入遂置不取廟器重大十不收一

唯勝小者船滿而還守廟之人莫敢拒䕶亮還都鑄

像以宋元嘉九年畢功神表端嚴威光偉曜造像靈

異聲傳京師宋文皇帝奉迎還都以燄光未備勑造

金薄圓光欲處安樂寺僉以彭城之塔號同本封旦

顯居國門送處像焉至明帝之初以舊邸為寺請像

移住舊在湘宫大殿右一驗出梁髙僧傳

葛濟之句容人稚川後也妻同郡紀氏體貌閑雅

甚有婦徳濟之世事仙學紀氏亦同而心樂佛法常

存誠不替元嘉十三年方在機織忽覺雲日開朗空

中清明因投釋筐梭仰望四表見西方有如來真形

及寳蓋旛幢蔽映天漢心獨喜曰經説無量夀佛即

此者耶便頭面作禮濟之敬其如此仍起就之紀授

濟手指示佛所濟亦登見半身及諸旛蓋俄而𨼆没

於是雲日鮮彩五色燭耀鄉比親族頗亦覩見兩三

食頃方稍除歇自是村閭多歸法者

宋尼慧木者姓傅氏十一出家受持小戒居梁郡築

弋村寺始讀大品日誦兩卷師慧超嘗建經堂木往

禮拜輒見屋内東北隅有一沙門金色黒衣足不履

地木又於夜中卧而誦習夢到西方見一浴池有芙

華諸化生人列坐其中有一大華獨空無人木欲

華攀牽用力不覺誦經音響髙大木母謂其魘驚

起喚之木母篤老口無復齒木恒嚼哺飴母為以過

中不得淨漱故年將立不受大戒母終亾後木自除

草開壇請師受戒忽於壇所見天地晃然悉黄金色

仰望西南見一天人著繏衣衣色赤黄去木或近或

逺尋没不見凡見靈異秘不語人木兄出家聞而欲

知乃誑誘之曰汝爲道積年竟無所招比可養髮當

訪出門木聞甚懼謂當實然乃粗言所見唯靜稱尼

聞其道徳稱往爲狎方便請問乃爲具説木後與同

等共禮無量夀佛因伏地不起咸謂得眠蹴而問之

木竟不答靜稱復獨苦求問木云當伏地之時夢往

安養國見佛爲説小品已得四卷因被蹴即覺甚追

恨之木元嘉十四年時已六十九

宋魏世子者梁郡人也奉法精進兒子遵修唯婦迷

閉不信釋教元嘉初女年十四病死七日而甦云可

安施髙座并無量夀經世子即爲具設經座女先雖

齋戒禮拜而未嘗看經即升座轉讀聲句清利下啟

父言兒死便往無量夀國見父兄及己三人池中已

有芙蓉大華後當化生其中唯母獨無不勝此苦乃

心故歸啟報語竟復絶母於是乃敬法云云

宋沙門曇逺廬江人也父萬夀御史中丞逺奉法精

至持菩薩戒年十八元嘉九年丁父艱哀毁致招疾

殆將滅性號踊之外便歸心淨土庶祈感應逺時請

僧常有數人師僧含亦在焉逺常向含悔懴㝛業恐

有煩縁終無感徹僧含每奬厲勸以莫怠至十年二

月十六日夜轉經竟衆僧已眠四更中忽自唱言歌

誦歌誦僧含驚而問之逺曰見佛身黄金色形狀大

小如今行像金光周身浮焰丈餘旛華翼從充牣虚

SKchar妙麗極事絶言稱逺時住西廂中云佛自西來

轉身西向當佇而立呼其速去曇逺常日羸喘示有

氣息此夕壯厲悦樂動容便起淨手含布香手中并

取園華遙以散佛母謂逺曰汝今若去不念吾耶逺

無所言俄而頓卧家既㝛信聞此靈異既皆欣肅不

甚悲懼逺至五更忽然而終宅中芬馨數日乃歇

驗出冥祥記也

梁京師正覺寺釋法悦戒素沙門也齊末初為僧主

止京師正覺寺敦修福業四部所歸悦嘗聞彭城宋

王寺有丈八金像乃宋車𮪍徐州刺史王仲徳所造

光相之工江右稱最州境或應有災祟及僧尼横延

舋戾像則流汗汗之多少則禍患之濃淡也宋泰始

初彭城北屬羣虜共欲遷像引至萬夫竟不能致齊

初率州數郡欲起義南附亦驅逼衆僧助守營塹時

虜帥蘭陵公陷此營獲諸沙門於是盡執二州道人

誣繫園裏遣表偽臺誣以助亂像時流汗舉殿皆濕

時偽梁王謙鎮在彭城亦多少信向親往像所使人

拭之隨拭隨出終莫能止王乃燒香禮拜志心誓曰

衆僧無罪弟子自當營䕶不使罹禍若幽誠有感願

拭汗即止於是自手拭之隨拭即燥王具表其事諸

僧見原釋悦既欣覩靈異誓願瞻禮而關禁阻隔莫

由克遂又昔宋明皇帝經造丈八金像四鑄不成於

是改為丈四悦乃與白馬寺沙門智靖率合同縁欲

改造丈八無量夀像以申厥志始鳩集金銅屬齊末

亂離復致推斥至梁初方以事啟聞降勑聽許并助

造光趺材官工巧隨用資給以梁天鑒八年五月三

日於小莊嚴寺營鑄本量佛身四萬斤銅鎔寫已竭

尚未至胷百姓送銅不可稱計投諸鑪冶隨鑄而模

内不滿猶自如先又馳啟聞勑給功徳銅三千斤臺

内始就量送而像處已見羊車傳詔載銅鑪側於是

飛囊銷鎔一鑄便滿甫爾之間人車俱失比臺内銅

出方知向之所送信實靈感工匠喜踊道俗稱讚及

至開模量度乃踊成丈九而光相不差又有大錢二

枚猶見在衣條竟不銷鑠並莫測其然尋昔量銅四

萬准用有餘後益三千計闕未滿而祥瑞冥宻出自

心圖故知神理幽通殆非人事初像素既成比丘道

昭常夜中禮懴忽見素所晃然洞明詳視久之乃知

神光之異鑄後三日未及開模有禪師道度髙潔僧

也捨其七條袈裟助費開頂俄而遙見二僧跪開像

髻逼就觀之倐然不見時悦靖二僧相次遷化勑以

像事委之定林僧祐其年九月二十六日移像還光

宅寺是月不雨頗有埃塵及明將遷像夜有輕雲遍

上微雨沾澤僧祐經行像所係念天氣遙見像邊有

光燄上下如燈如燭并聞推懴禮拜之聲入户詳視

掩然俱燃防寺蔣孝孫亦所同見是夜淮中賈客並

聞大航舶下催督治橋有如數百人聲將知靈器之

重豈人致焉其後更鑄光趺並有風香之瑞自葱河

以左金像之最唯此一耳右二驗出梁髙僧傳

隋時有阿彌陀佛五十菩薩像者西域天竺之瑞像

也相傳云昔天竺雞頭摩寺五通菩薩往安樂界請

阿彌陀佛娑婆衆生願生淨土無佛形像願力莫由

請垂降許佛言汝且前去尋當現彼及菩薩還其像

已至一佛五十菩薩各坐蓮華在樹葉上菩薩取葉

所在圖寫流布逺近漢明感夢使往祈法便獲迦葉

摩騰等至雒陽後騰姊子作沙門持此瑞像又達此

國所在圖之未㡬齎像西返而此圖傳不甚流廣魏

晉以來年載久逺又經滅法經像漂除此之瑞迹殄

將不見隋文帝開教有沙門明憲從髙齊道長法師

所得此一本説其本起與傳符焉是以圖寫流布遍

於宇内時有北齊畫工曹仲達者本是曹國人善於

丹青妙畫梵迹傳模西瑞京邑所推故今寺壁正陽

皆其眞範也右一驗出西域傳記

隋江都安樂寺釋慧海俗姓張氏清河武城人也善

閑經論然以淨土爲業専精致感忽有齊州僧道銓

齎無量夀像來云是天竺雞頭摩寺五通菩薩乗空

往彼安樂世界圖寫儀容既冥㑹素情深懐禮懴乃

覩神光炤爍慶所希幸於是模寫懇苦願生彼土没

齒爲念以大業五年五月微患至夜忽起依常面西

禮竟跏趺而坐至曉方逝春秋六十有九顔色怡和

儼如神在道俗悲涼競申接足花香如雨下金寳若

山頹充委階墀福慧力矣

唐相州寒陵山寺釋道昂未詳其氏魏郡人也履信

摽宗風神清徹獨懐異操髙尚世表慧解夙成殆非

開悟結志西方願生安養後知命極預告有縁至八

月初當來取别期月既臨一無所患問齋時至未景

次昆吾即陞髙座身含竒相鑪發異香援引四衆受

菩薩戒詞理切要聴者慙心于時七衆圍遶飡承遺

味昂舉目髙視乃見天衆繽紛絃管繁㑹中有清音

逺聴哀婉天衆髙亮告於衆曰兠率陀天樂音下迎

昂曰天道乃是生死根本由來非願常祈心淨土如

何此誠不遂意耶言訖便覩天樂上騰須臾逺滅便

見西方香華伎樂充塞如似團雲飛涌而來旋環頂

上舉衆皆見昂曰大衆好住今西方靈相來迎事須

親往言訖但見香鑪墜手便於髙座而終卒于報應

寺春秋六十有九即貞觀十年八月内也道俗崩慟

觀者如山接捧將殯殮足下有普光堂等文字生焉

還送寒陵山鑿窟處之經春不壊坐固如初又登講

之夜時屬隂暗素無燈燭昂舉掌髙示便發異光朗

照堂宇大衆覩瑞怪所從來昂曰此光手中恒有何

所怪乎自非道㑹靈章行符隣聖者何能現斯嘉應

者哉

唐西京淨影寺釋善胄瀛州人也善通經論涅槃偏

長席談機悟國中第一行年七十有一初患臨終語

門人曰吾一生正信存心於佛理教無心輕畧不慮

淨土不生即令拂拭房宇燒香嚴待病來多日委卧

不起忽爾自坐合掌語侍人曰安置世尊令坐口云

世尊來也胄令懴悔慙愧如是良久曰世尊去矣低

身似送因卧曰向者阿彌陀佛來汝等不見耶不久

吾當去耳語頃便卒右三驗出唐髙僧傳

 彌勒部

  述意

惟大覺世雄隨機利物巧施現權之教以救將來之

急時經末代命同風燭逐要利生無過見佛以釋尊

遺囑於我法中所修行者並付慈氏令悟聖果大聖

殷勤理固無妄一念相值終隔四流結妙願於華

感慈顔於兠率能扣冥機雲龍相㑹故上生經云是

諸人等皆於法中種諸善根釋迦牟尼佛遺來付我

觀此一言實固可祈自晉代之末始傳斯經暨乎宋

明肇興兹㑹起千尺之尊儀摹萬仞之道樹設供上

林鱗集大衆於是四部欣躍䖍誠𢎞化每嵗良辰三

㑹無缺自齊代馭曆法縁増廣文宣徳教彌綸斯業

從此已來大㑹罕集行者希簡設有修學安心無法

今録諸經依之修行冀通八正則芬烈於紫宫化流

十善則暉煥於兠率功被下生澤均初㑹也

  受戒

述曰若是居家白衣未受戒者先受翻邪三歸日别

六時隨時便受顯歸三寳自誓不迴必得上生若出

家五衆已受得戒但依修行不須别受若無戒行追

空念善亦不得生故智度論云我某甲盡形夀歸依

佛歸依法歸依僧如是三説我某甲盡形夀歸依佛竟歸

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説又處胎經佛告彌勒偈云

  汝所三㑹人 是吾先所化 九十六億人

  受吾五戒者 次是三歸人 九十二億者

  一稱南無佛 皆得成佛道

述曰廣明三歸功力具如敬福論三卷説既受得三

歸次須受十善戒法若不行十善定不得上生應具

修威儀至一出家人前誡朂已一心至誠懴悔然後

受云我某甲盡形夀於一切有情上不簡凡聖不起

煞心乃至第十我某甲盡形夀於一切有情上不簡

凡聖不起邪見如是三説我某甲盡形夀於一切有情上

不簡凡聖不起殺心竟乃至第十我某甲盡形夀於

一切有情上不簡凡聖不起邪見竟如是三説此之十善

禁防身三過殺盜婬口四過妄言綺語兩舌惡口意

三過謂貪瞋邪見此之十種是衆善之根本止則是

持作便是犯犯是十惡之本亦是萬禍之殃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三

校譌

 第十三紙八行誣繫之誣南藏作幽

音釋

 礫狼狄切小石也都郎切充耳珠也毗祭切死也古慕

 典切正作蜓徒典切蝘守宫異名幺琰切睡魘也氣窒心懼而神亂則魘

 而振切滿也逡縁牋西切持也怡成切州名

 信官張楨 孫順 田忠 李承徳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二十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

 寧唐士登書 溧水下識刻萬曆辛卯夏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