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二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二十三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二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敬佛篇第六之三

 觀佛部之餘感應縁第二十九驗始至五十二驗終

陳武帝崩兄子蒨立將欲修塟造輼輬車國創新定

未遑經始昔梁武帝立重雲殿其中經像並飾珍寳

映奪諸國運雖在陳殿像仍舊蒨欲取重雲佛帳珠

珮以飾送終人力既足四面齊至但見雲氣擁結流

繞佛殿自餘方左開朗無隂百姓怪焉競往看覩須

臾大雨横澍雷電震擊煙張鵄吻火烈雲中流布光

焰髙下相涉歘見重雲殿影二像峙然四部神王并

及寳座一時上騰煙火挾之忽然逺逝觀者傾國咸

歸奉信雨晴之後覆看故處唯礎存焉至後月餘有

人從東州來云於此日見殿影像乗空飛海今望海

者有時見之又魏氏洛京永寧寺塔去地千尺爲天

所震其像畧同有人東海時見其迹矣

北齊末晉州靈石寺沙門僧䕶守道直心不求慧業

願造丈八石像衆僧咸怪其言大後於寺北谷中見

有卧石可長丈八乃雇匠就而造佛向經一周面腹

粗了而背猶著地以六具車拗舉之不動經夜自翻

旦視欣然即就營作移在佛堂晉州陷日像汗流地

周兵入境先燒寺塔此像被焚初不變色唯傷二指

後欲倒之人牛六十牽挽不遂忽有異僧咸無識者

以瓦木土𡐊雜壘圍之須臾便了失僧所在像後降

夢信心者曰吾患指痛其人寤而補之隋氏啟運如

前開復開皇十五年有盜旛蓋者即夢丈八人入室

索之其賊慙怖而送像今現在

周武建徳三年猜忌佛法勇意殄滅天下闇冥有宜

州姜明者督事夜行經州北百餘里山中行往往常

見上山光明怪之因巡行光處見有卧石狀如像形

便掘尋之乃是鐵礦不可鏨鑿故其形䃙髙三丈

許欲加磨鎣卒不可觸又向下尋乃有石趺孔穴具

足乃共村人以拗舉之其像歘然流下逕𧼈趺孔卓

然峙立衆以為竒瑞以奏聞徹時天元嗣曆佛日將

融乃改為大像元年仍以其處為大像寺隋祖開運

重斯故迹又改為顯除寺討尋其本處非人住又無

大石及以鐵礦豈非育王神力之所降感乎大唐因

之不改貞觀末寺西置宫名曰玉華像仍舊所在宫

東三十里苑内太宗嘗往禮事嫌非華飾捨物莊嚴

永徽年中改宫立寺還名玉華今屬邡州隂暗之夕

每發光瑞道俗常見故不甚驚怪矣

周襄州峴山華嚴寺行像者古來木像莫知其始而

面首殊麗瞻仰無已可髙五丈許徵應在昔不復具

陳及周滅法人藏其首隋開皇乃出如前莊嚴以為

坐像號曰盧舍𨙻佛每年祈福以為歸依之所也隋

文將崩兩鼻洟出沾汙懐中金薄剥起洟流有光拭

之無塵望還如洟貞觀二十三年四月内洟還連出

塗漫懐内方圓一尺初未委也及後太宗昇遐方知

兆見至六月内洟又重出合州同懼不知何禍至七

月内漢水汎漲溢入城郭深丈餘滔溺不少今在本

寺祈求殷矣襄陽士俗有少子𦙍者皆往祈之隨其本心男女感應也

隋開皇中蔣州興皇寺佛殿被焚當陽丈六金銅大

像并二菩薩俱長丈六其模戴顒所造正當棟下于

時焰火大盛衆人拱手咸共嗟悼大像融滅忽見歘

起移南一步棟梁摧下像得全形四面甎木炭等皆

去像身五六尺許雖被火焚而金色不變趺下有銘

大衆咸駭歎聲滿路今移在白馬寺鳥雀無踐至唐

永徽二年盜者欲利像銅乃鋸牕櫺斷將欲拔出遂

被壓腕求拔不得脱至曉僧問盜者云有一人著白

衣在堂内撮手求脱不得也

隋京師日嚴寺石影像者其形八楞紫石英色髙八

寸徑五寸内外映徹昔梁武太清年中有西域僧將

來㑹時遇侯景作亂遂安江州廬山西林寺像頂上

開皇十年煬帝鎮於楊越廣捜英異江表文記悉

總收集乃於雜記中得影像傳即令舍人王延夀往

寺推覔得之自任晉藩以來每有行往常以烏漆凾

盛之令人馬捧而前行後登儲貳乃送曲池日嚴寺

有令當寺看已封鎖勿令外人見之寺即帝之所造

也大業之末天下沸騰京邑僧衆常來瞻覩有住此

寺亦未之信重以見石中金晃晃疑似佛像耳仍見

名行諸僧互説不同咸言了了分明面目相狀未曽

有昧每慨無所見又潔齋别懴七日後依前觀之見

有銀塔後又觀之見有銀佛而道俗同觀往往不同

或見佛塔菩薩或見僧衆列坐或見帳蓋旛幢或見

山林八部或見三途苦相或見七代存亾一覩之間

或定或變雖善惡交現而善相繁焉故來祈者咸前

發願往作何形來生何處依言為現信為幽途之有

鏡者也至貞觀六年七月内下勑入内供養

隋邢州沙河縣寺四面佛者隋祖時有人入山見僧

守䕶此佛銅身髙三尺餘便請遂許失僧所在諸處

聞之競來引挽都不得起唯沙河寺僧引之隨手至

寺後入寺側獲金一塊上二烏形銘云擬度四面佛

因度之像身上都是烏形後忽失之於寺側瀅中數

有光現尋乃漉出隋後主聞遣工冶鑄擬之卒不成

經二百餘日乃成終有缺少遂罷

隋時凝觀寺僧法慶開皇三年造夾紵釋迦立像一

軀舉髙一丈六尺像功未畢慶身遂卒其日又有寳

昌寺僧大智死經三日而便甦活遂向寺僧説云於

閻羅王前見僧法慶甚有憂色少時之間又見像來

王前王遽走下階合掌禮拜此像像謂王曰法慶造

我今仍未畢奈何令死王自頋問一人曰法慶合死

未答曰命未合終而食料已盡王曰可給荷葉令終

其福業也俄而不見大智甦活為寺僧説之乃令於

凝觀寺看之須臾之間遂見法慶甦活所説與大智

不殊法慶甦後常食荷葉以為佳味及噉餘食終不

得下像成之後數年乃卒其像儀相圓滿屢放光明

此寺雖廢其像現存

唐武徳年中邡州西南慈烏川有郝積者素有信敬

見羣鹿常在山上逐去還來異之掘鹿所止處得石

像髙一丈四尺許移出川中村内至今現存自像出

後羣鹿因散古老傳云迦葉佛時所藏有四十軀今

雖兩現餘在山𨼆其形如今玉華東鐵礦像相似不

可治護矣

貞觀十七年九月涼州都督李襲譽因巡境至州

東南昌泉縣界有石表文合一百一十字乃有七佛

八菩薩上果佛田等字以狀奏聞有勑覆檢如其所

奏下詔涼州給復一年罪者赦之

唐渝州西百里相思寺北石山有佛跡十二枚皆長

三尺許闊一尺一寸深九寸中有魚文在佛堂北十

餘山見有僧住至貞觀二十年十月忽寺側泉内出

華形如紅色臺具足大如三尺面合擎出如涕

入水成華舟旅往還無不歎訝經月不滅相思寺因

以得名一云涪州亦有此寺寺本貧煎由是感施至

今常富昔齊荆州城東天井出錦于時士女取用如

人中錦不異經月乃歇故知於出不足可怪見呉均齊春秋

蕭誠荆南志説

唐循州東北興寧縣靈龕寺北石上佛跡三十痕大

者長五尺以下循州在一川中東西二百南北百里

寺極豐渥近得銅藏面三尺鑪可獲百餘諸盤合等

又其銘云僧得福興俗得禍至古傳云晉時北僧在

此山𨼆遊大洪嶺至佛跡處有大石窟華果美茂遂

住經㝛山神為怪怖之心卓不動曰此不可居山鬼

數來望前石山陵雲蓋日遂往登之下望懸絶不可

至彼還興寧説之宋代二僧承前不達勇意覆尋其

僧誦法華經戒行貞潔能伏神鬼乃至見形受戒爰

及家屬望前崖上有異光彩隔一丈許上下俱絶僧

以木為梁渡視乃見竒跡七枚色如人肉現于石上

貞觀三年又現一跡並放光明輪相具足今有看者

多少不同因置靈龕厥取其異又訪其本乃宋時王

家捨粟園為寺即今古堂尚存焉

唐隴西李大安工部尚書大亮之兄也武徳中大亮

任越州總管大安自京往省之大亮遣奴婢數人從

兄歸至榖州鹿橋㝛於逆旅其奴有謀殺大安者候

其眠熟夜已過半奴以小劒刺大安項洞之刃著于

牀奴因不拔而逃大安驚覺呼奴其不叛者奴婢欲

拔刃大安曰拔刃便死可先取紙筆作書畢縣官亦

至因為拔刃洗瘡加藥大安遂絶忽如夢者見一物

長尺餘闊厚四五寸形似豬肉去地二尺許從户入

來至牀前其中有語曰急還我豬肉大安曰我不食

豬肉何縁負汝即聞户外有言曰錯非也此物即還

從户出大安仍見庭前有池水清淺可愛池西岸上

有金像可髙五寸須臾漸大而化成為僧被袈裟甚

新淨語大安曰被傷耶我今為汝將痛去汝當平復

還家念佛修善也因以手摩大安頸瘡而去大安得

其形狀見僧背有紅繒補袈裟可方寸許甚分明既

而大安覺遂甦而瘡亦復不痛能起坐食十數日京

宅子弟迎至家家人親故來視大安為説被傷由狀

及見像事有一婢在傍聞説因言大安之家初行也

安妻使婢詣像工為造佛像像成以綵畫衣有一㸃

朱汙像背上當令工去之不肯今仍在形狀如郎君

所説大安因與妻及家人共起觀像乃同所見無異

其背㸃宛然補處於是歎異信知聖教不虚遂加崇

信佛法彌殷禮敬益年不死自佛法東流已來靈像

感應者述不能盡畧件如前右一驗出冥祥記也

唐幽州漁陽縣無終戍城内有百許家龍朔二年

四月戍城火災門樓及人家屋宇並為煨燼唯二精

舍及浮圖并佛龕上紙𬖄蘧蒢等但有佛像獨不延

燎火既不燒巋然獨在時人見者莫不嗟異以為佛

力支持中山郎餘令既任彼官又家兄餘慶交友人

郎將齊郡因如使營州並親見其事具為餘令説之

唐并州城西有山寺寺名童子有大像坐髙一百七

十餘尺皇帝崇敬釋教顯慶末年巡幸并州共皇后

親到此寺及幸北谷開化寺大像髙二百尺禮敬瞻

覩嗟歎希竒大捨珍寳財物衣服并諸妃嬪内宫之

人並各捐捨并勑州官長史竇軌等令速莊嚴備飾

聖容并開拓龕前地務令寛廣還京之日至龍朔二

年秋七月内官出袈裟兩領遣中使馳送二寺大像

其童子寺像披袈裟日從旦至暮放五色光流照崖

巖洞燭山川又入南龕小佛赫奕堂殿道俗瞻覩數

千萬衆城中貴賤覩此而遷善者十室而七八焉衆

人共知不言可悉

唐西京清禪寺先有純金像一軀長一尺四寸重八

十兩隋文帝之所造也貞觀十四年有賊孫徳信偽

造璽書將一閹豎子詐稱勑遣取像寺僧聞奉勑索

不敢拒付之經㝛事發像身已被鑄破唯頭不銷太

宗大怒處以極刑徳信未死之間身已爛壊遍體瘡

潰寺僧更加金如法鑄成右三驗出冥報拾遺

顯慶四年撫州刺史祖氏為亢旱故請祈無効有

人於州東山見有行像莫測其由將事移徙鏗然不

動風聲扇及逺近同𧼈有潭州人云彼寺失之乃在

此耶尋其行路乃現二跡各長三尺相去五百里刺

史以亢炎既久便往祈請盡州官庶香華步往二十

里許泣告情事勤至彌甚使三人捧之飄然應接返

還州寺隨路布雲當夕霈下遂以豐足今在撫州

唐永徽年雍州藍田東悟真寺寺居藍谷之西崖製

窮山美殿堂嚴整有像持寺北隒更修别院大石横

嶷甚為妨礙乃以火燒水沃之令散終無以致便以

鐵鎚打破中獲金像一軀四面無縫天然裹甲不知

何來像趺全具非工合作亦不識是何珍寳髙五寸

許今在山寺其年益州光明柱上有一佛二菩薩現

雖削還影出初在九隴佛堂長史張緒以聚衆移入

光明今現在

唐雍州鄠縣東澧水西李趙曲有金像髙三尺六寸

并燄光四尺數放光明像形露右膊極威嚴余聞往

尋見之趺上銘云秦建元二十年四月八日於長安

中寺造十王慧韶感佛泥曰達遇遺像是以賴身之

餘造鑄神模若誠感必應願使十方同福銘文如此

問其獲縁云昔廢二教遂藏於澧水羅仁渦中有人

岸行聞渦中有聲亦放光明向村老説便𧼈水求渦

中純沙水出光明便就發掘乃獲前像時尚在周村

家藏𨼆互相供養閉在閑堂放光自照今在村中

龍朔三年春二月沁州像現州北六十餘里在綿

上縣界長谷中半崖上有古佛龕中有三鋪石像中

央像常放光明照燭林谷村人異之以事聞州遂以

達上上乃勑京師大慈恩寺僧玄秀共使人乗驛往

審登到之時即見光明如火流飛出沒𤉷續不絶時

有雲至龕窟其光暫𨼆雲去光現便即馳報勑令圖

寫重復依審光還如初頻繁三夕如初照曜至今相

傳光仍不斷此處山林勝地鬱茂石龕佛像古迹甚

多莫委其初覩瑞彌繁

唐益州郭下法聚寺畫地藏菩薩却坐繩牀垂脚髙

八九寸本像是張僧繇畫至麟徳二年七月當寺僧

圖得一本放光乍出乍没如似金環大同本光如是

展轉圖寫出者𩔖皆放光當年八月勑追一本入宫

供養現今京城内外道俗畫者供養並皆放光信知

佛力不可測量家别一本不别引記

唐麟徳二年簡州金水縣北三學山舊屬益州寺僧

慧昱今權例得住益州郭下空慧寺至麟徳元年從

州故往荆州長沙寺瑞金銅像所至誠發願意欲圖

寫瑞像供養訪得巧匠張淨眼使潔淨如法已畫得

六軀未有靈感至第七軀即放五色神光洞照内外

逺近皆覩經於七日光漸𨼆滅道俗驚喜不可具述

慧昱將此像來入長安未及莊飾并欲畫左右侍者

菩薩聖僧供養具等當時奉勑令京城巧匠至中臺

使百官諸學士監看令畫西國志六十卷圖有四十

卷慧昱為外無好手就中臺憑匠范長夀裝畫像在

都堂至六月七日夜至三更初像放五色光明徹照

堂外有守堂人出外起止見堂上火出謂内失火驚

走唱呌堂内當直官十人并兵士三十餘人為天𤍠

並露身眠光普照身人人相見身體赤露驚起具服

唯有一官姓石名懐藏素無信心但見外光看身純

黒光照徹旦方歇其石懐藏發露自責盡誠悔過亦

不見光照身得明及諸院官人兵士等聞喚見光並

來看之聞見之者並皆發心盡形齋戒諸官人等各

畫一本至家供養京城道俗共知故不别引記也

龍朔元年下勑令㑹昌寺僧㑹𧷤往五臺山修理

寺塔其山屬岱州五臺縣備有五臺中臺最髙目極

千里山川如掌上有石塔數千所塼石壘之斯並魏

髙祖孝文帝所立臺北石上人馬大跡陷文如新頂

有大池名太華泉又有小泉迭相延屬夾泉有二浮

圖中有文殊師利像傳云文殊師利與五百仙人往

清涼山説法故華嚴經亦云文殊在清涼山説法故

此山極寒不生餘樹唯有松林森聳山谷南號清涼

峯山下有清涼府古今遺基見不泯滅從臺東南而

下三十里許有古大孚靈鷲寺見有東西二道場佛

事備焉古老傳云漢明帝所造南有華園二頃許異

華間發光曜人目四邊樹圍訪問古老不達根源每

至肇春迄到晚秋華迭開發古來道俗愛此華竒人

間無有採根移外栽植並皆不生乃至移出圍樹外

栽亦不得生要在園内任之自發良由文殊所感大

聖現徵實置神仙之宅豈凡夫之所植也若有志誠

入此山者多見伽藍聖僧所居或有飛空或有縁澗

或居山嶮或在幽巖或道或俗不異凡愚過後尋覔

不知去處寺及聖僧出没不恒聖凡靡測皇帝至龍

朔二年初又令㑹𧷤往并州取吏力財帛使修故寺

𧷤與五臺承并將二十餘人直詣臺中見石像臨崖

搖動身手及至像所乃是方石悽然自責不覩真身

悵恨久之令作工修理二塔并文殊師利像徙倚塔

邊忽聞塔間鐘聲振發連椎不絶又聞異香氛氲屢

至道俗咸怪歎未曽有又往西臺遙見一僧乗馬東

上奔來極急𧷤與諸人立待其至久而不到就往㕘

迎乃變為枿恨恨無已然則像相通感有時𨼆顯鐘

響聲氣相續恒聞其山方三百里東南脚即連恒岳

山也西北脚即是天池也中有佛光山仙華山王子

塔古寺六所有解脱禪師僧明禪師遺蹤坐窟身肉

不壊已積十年定力所持聖賢靡測

大唐乾封二年仲春之月西明寺道宣律師于時逐

靜在京師城南華清宫故淨業寺修道律師積徳髙

逺抱素日久忽有一天來至律師所致敬申禮具敘

暄涼律師問曰檀越何處姓字誰耶答曰弟子姓王

名璠是大呉之蘭臺臣也㑹師初至建業孫主即未

許之令感希有之瑞為立非常之廟于時天地神祇

咸加靈被於三七日遂感舍利呉主手執銅瓶傾銅

盤内舍利所衝盤即破裂乃至火燒鎚試俱不能損

闞澤張昱之徒亦是天人䕶助入其身中令其神爽

通敏答對諧允今業在天𢎞䕶佛法為事弟子是南

方天王韋將軍下之使者將軍事務極多擁䕶三洲

之佛法有鬭諍淩危之事無不躬往和喻令解今附

和南天欲即至前事擁閙不久當至具令弟子等共

師言不久復有天來云姓羅氏是蜀人也言作蜀音

廣説律相初相見時如俗禮儀敘述縁由多有次第

遂有忽忘次又一天云姓費氏禮敬如前云弟子迦

葉佛時生在初天在韋將軍下諸天貪欲所醉弟子

以㝛願力不交天欲清淨梵行偏敬毗尼韋將軍童

真梵行不受天欲一王之下有八將軍四王三十二

將周四天下往還䕶助諸出家人四天下中北天一

洲少有佛法餘三天下佛法大𢎞然出家之人多犯

禁戒少有如法東西天下人少𭶑慧煩惱難化南方

一洲雖多犯罪化令從善心易調伏佛臨涅槃親受

付囑並令守䕶不使魔嬈若不守䕶如是破戒誰有

行我之法教者故佛垂誡不敢不行雖見毁禁愍而

護之見行一善萬過不咎事等忘瑕不存往失且人

中臭氣上熏空界四十萬里諸天清淨無不猒之但

以受佛付囑令護佛法尚與人同止諸天不敢不來

韋將軍三十二將之中最存弘護多有魔子魔女輕

弄比丘道力微者並爲惑亂將軍栖遑奔至應機除

剪故有事至須往四王所時王見皆起爲韋將軍修

童眞行護正法故弟子性樂戒律如來一代所制毗

尼並在座中聽受戒法因問律中諸𨼆文義無不決

滯然此東華三寳素有山海水石往往多現但謂其

靈而敬之頋訪失由莫知投詣遂因此縁隨而諮請

且沉冥之相以理括之未曽持觀不可以語也宣師

感通記問天人云益州成都多寳石佛者何代時像

從地涌出答曰蜀都元基青城山上今之成都大海

之地昔迦葉佛時有人於西耳河造之擬多寳佛全

身相也在西耳河鷲山寺有成都人往彼興易請像

將還至今多寳寺處為海神蹋船所没初取像人見

海神于岸上遊謂是山兔遂即煞之因爾神瞋覆没

人像俱溺同在一船其多寳舊在鷲頭山寺古基尚

在仍有一塔常有光明令向彼土道由郎州過大小

不算三千餘里方達西耳河河大闊或百里或五百

里中有山洲亦有古寺經像尚存而無僧住經同此

文時聞鐘聲百姓殷實每年二時供養古塔塔如戒

壇三重石砌上有覆釡其數極多彼土諸人但言神

冢毎發光明人以蔬食祭之求其福祚也其地西北

去嶲州二千餘里問去天竺非逺往往有至彼者自

下云云至晉時有僧於此地見土墳隨出隨除終不

可平後見坼開深怪其爾乃深掘丈餘獲像及人骨

在船其髏骨肘脛悉皆麤大數倍過於今人即迦葉

佛時閻浮人夀二萬嵗時人也今時劫減命促人小

固其常然不可怪也初出之時牽曳難得弟子化為

老人指撝方便須臾至周滅法暫𨼆到隋重興更復

出之蜀人但知其靈從地而出亦不測其根源見其

華趺有多寳字因遂名焉又名多寳寺又問多寳字

是其隸書出於亾秦之代如何迦葉佛時已有神州

書耶答曰亾秦李斯隸書此乃近代逺承隸書之興

興於古佛之世見今南洲四面千有餘洲莊嚴閻浮

一方百有餘國文字言音同今唐國但以海路遼逺

動數十萬里重譯莫傳故使此方封守株柱不足怪

也師不聞乎梁顧野王太學之大傅也周訪字源出

没不定故玉篇序云有開春申君墓得其銘文皆是

隸字檢春申是周武六國同時隸文則非吞併之日

也此國篆隸諸書尚有⿱⺾⿰氵亾昧寧知迦葉佛時之事史

非其耳目之所聞見也又問今西京城西髙四土臺

俗諺云是蒼頡造書臺如何云隸書字古時已有答

云蒼頡於此臺上増土造臺觀鳥迹者非無其事且

蒼頡之傳此土罕知其源或云黄帝之臣或云古帝

王也鳥迹之書時變一途今所絶有無益之言不勞

述也又有天人姓陸名𤣥暢來謁律師云弟子是周

穆王時生在初天本是迦葉佛時天為通化故周時

暫現所問髙四土臺者其本迦葉佛於此第三㑹説

法度人至穆王時文殊目連來化穆王從之即列子

所謂化人者是也化人示穆王髙四臺是迦葉佛説

法處因造三㑹道場至秦穆公時扶風獲一石佛穆

公不識棄馬坊中穢汙此像䕶像神瞋令公染疾公

又夢遊上帝極被責疏覺問侍臣由余便答云臣聞

周穆王時有化人來此土云是佛神穆王信之於終

南山造中天臺髙千餘尺基趾見在又於蒼頡臺造

神廟名三㑹道場公今所患殆非佛為之耶公聞大

怖語由余曰吾近獲一石人衣冠非今所製棄之馬

坊將非此是佛神耶由余聞往視之對曰此真佛神

也公取像澡浴安清靜處像遂放光公又怖謂神瞋

也宰三牲以祭之諸善神等擎棄逺處公又大怖以

問由余答曰臣聞佛神清潔不進酒肉愛重物命如

䕶一子所有供養燒香而已所可祭祀餅果之屬公

大悦欲造佛像絶於工人又問由余答曰昔穆王造

寺之側應有工匠遂於髙四臺南村内得一老人姓

王名安年百八十自云曽於三㑹道場見人造之臣

今年老無力能作所住村北有兄弟四人曽於道場

内為諸匠執作請追共造依言作之成一銅像相好

圓備公悦大賞賚之彼人得財並造功徳於土臺上

造重閣髙三百尺時人號之髙四臺或曰髙四樓其

人姓髙大者名四或曰兄弟四人同立故也或取大

兄之名以目之故髙四之名至今稱也又問目連舍

利弗佛在已終如何重見答曰同名六人此目連非

大目連也至宇文周時文殊師利化為梵僧來遊此

土云欲禮拜迦葉佛説法處并往文殊所住之處名

清涼山遍問道俗無有知者時有智猛法師年始十

八反問梵僧何因知有二聖餘迹答曰在秦都城南

二十里有蒼頡造書臺即其地也又云在沙河南五

十里青山北四十里即其處也又問沙河青山是何

語答曰渭水終南山也此僧便從渭水直南而步逺

到髙四臺便云此是古佛説法處也于時智猛法師

隨往禮拜不久失梵僧所在智猛長大具為太常韋

卿説之請其臺處依本置寺遂奏周主名三㑹寺至

隋大業廢入大寺因被廢毁配入菩提今京城東市

西平康坊南門東菩提寺西堂佛首即是三㑹寺佛

釋迦如來度大迦葉後十二年中來至此臺其下見

有迦葉佛舍利周穆身遊大夏佛告彼土見有古塔

可返禮事王問何方佛答在鄗京之東南也西天竺

國具有别傳云嵗長年是師子國僧年九十九夏是

三果阿那含人聞斯勝迹躬至禮拜又請奏欲往北

岱清涼山文殊師利菩薩坐處皇帝聞喜勑給驛馬

内使及弟子官佐二十餘人在處供給諸官人弟子

等並乗官馬唯長年一人少小已來精誠苦行不乗

雜畜既到岱州清涼山即便肘行膝步而上至中臺

佛堂即是文殊廟堂從下至上可行三十餘里山石

勁利入肉到骨無血乳出至于七日五體投地布面

在土不起不食七日滿已忽起踊躍指撝四方上下

空界具見文殊師利菩薩聖僧羅漢從者道俗數十

人有見不見復有一蟒蛇身長數里從北而來直向

長年長年見喜衘師脚過變為僧形諸人懼怕皆悉

四散唯長年一人心不驚動種種靈應不可具述所

請遂願還返京都今現化度安置或請入内受戒或

巡歴諸山律師問天人曰自昔相傳文殊在清涼山

領五百仙人説法經中明文殊是久住娑婆世界菩

薩娑婆則大千總號如何偏在此方答曰文殊是諸

佛之元帥隨縁利見應變不同大士大功非人境界

不勞評泊但知仰信多在清涼山五臺之中今屬北

岱州西見有五臺縣清涼府皇唐已來有僧名解脱

在巖窟亾來三十餘年身肉不壊似如入滅盡定復

有一尼亦入定不動各經多年聖迹伽藍菩薩聖僧

仙人仙華屢屢人見具在别篇豈得不信又問今五

臺山中臺之東南三十里見有大孚靈鷲寺兩堂隔

澗猶存南有華園可二頃許四時發彩色𩔖不同四

周樹圍人移華栽别處種植皆悉不生唯在園内方

得久榮人究年月莫知來由或云漢明所立或云魏

孝文帝栽植古老相傳于説不同如何為實答云但

是二帝所作昔周穆之時已有佛法此山靈異文殊

所居周穆於中造寺供養及阿育王亦依置塔漢明

之初摩騰法師是阿羅漢天眼亦見有塔請帝立寺

其山形像似靈鷲名曰大孚孚者信也由帝深信佛

法立寺勸人元魏孝文北臺不逺常來禮謁見人馬

行迹石上分明其事可驗豈唯五臺獨驗今終南山

太白太華五岳名山皆有聖人為住持佛法令法久

住有人設供感訃徵應事在别篇不繁此述也又問

今涼州西番和縣山裂像出何代造耶答云迦葉佛

時有利賔菩薩見此山人不信業報以煞害為事于

時住處有數萬家無重佛法者菩薩救之為立伽藍

大梵天王手造像身初成以後菩薩神力能令如真

佛不異遊步説法教化諸人雖𫎇此道猶故不信于

時菩薩示行怖畏手擎大石可於聚落欲下壓之菩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勸化諸人便歘迴心信敬於佛所有煞具變

成蓮華隨有街巷華如種植瑞像方攝神力菩薩又

勸諸清信士令造七寺南北一百四里東西八十里

彌山亘谷處處僧坊佛殿營造經十三年方得成就

同時出家者有二萬人在七寺住經三百年彼諸人

等現業力大昔所造惡當世輕受不入地獄前所害

者在惡𧼈中又發惡願彼害我者及未成聖我當害

之若不加害惡業便盡我無以報共吐大火焚燒寺

舍及彼聚落一時焚蕩縱盜得活又以大水漂溺煞

之無一得存時彼山神寺未破前收取此像逺在空

中寺破以後下内石室安置供養年月既久石生室

滅至劉薩訶師禮山逆示像出其薩訶者前身元是

利賔菩薩身首别處更在别篇也問江表龍光瑞像

人傳羅什將來有言扶南所得如何為定答曰此非

羅什所得斯乃宋孝武征扶南獲之昔佛滅後三百

年中北天竺大阿羅漢優婆質那以神力加工匠三

百年中鑿大石山安置佛窟從上至下凡有五重髙

三百餘尺請彌勒菩薩指撝作壇室處之𤣥奘師傳

云百餘尺聖迹記云髙八丈足趺八尺六齋日常放

光明其初作時羅漢將工人上天三往方成第二牛

頭栴檀第三金第四玉第五銅像凡夫今見止在下

重上四重閉石窟映徹見人藏腑第六百年有佛奈

遮阿羅漢生已母亾生扶南國念母重恩從上重中

取小檀像令母供養母終生楊州出家住新興寺獲

得三果宋孝武征扶南獲此像來都亦是羅漢神力

母今現在時往羅浮天台西方諸處昔法盛曇無竭

者再往西方有傳五卷畧述此縁何忽云羅什法師

背負而來耶宣師因問什師一代所翻之經人多偏

樂受持轉盛何耶答曰其人聰明善解大乗以下諸

人同時翻譯者並儁又一代之寳也絶後光前仰之

所不及故其所譯以悟達為先得佛遺寄之意也又

問俗中常論被秦姚興抑破重戒云何得佛意耶答

曰此非悠悠凡所籌度何須評論什師徳行位在三

賢所在通化那繁補闕隨機而作故大論一部十分

畧九自餘經論例此可知冥祥感應歴代彌新深㑹

聖㫖罕逢難遇又𫎇文殊指授令其刪定特異恒論

豈以别室見譏頓亾𤣥致者也又問邡州顯際寺山

出石像者何代所立答曰像是秦穆公所造像元出

處是周穆王造寺處也佛去世後育王第四女造又

造像塔於此供養于時此寺有一二三果人住中秦

相由余常所奉敬往者迦葉佛時亦於此立寺是彼

沙彌顯際造也仍將本名以顯寺額又問今玉華

南檀臺山上有塼塔面别四十步下層極壯四面石

龕傍有碎塼又有三十餘窯甎古老莫知何代然每

聞鐘聲答曰此穆王寺也名曰靈山至育王時勑山

神於此造塔西晉末亂五胡控權劉曜京都長安數

夢此山佛現在塼塔中坐語曜曰汝少飲酒莫躭色

欲黜去邪佞進用忠良曜不能從後於洛陽酒醉落

馬爲石勒所擒初曜因夢所悟令人尋山訪之遂見

此像坐小塼塔與夢符同便毁小塔更造大者髙一

十九級并造寺宇極存壯麗寺名法燈度三百僧住

之曜没趙後寺有四十三人修得三果山神於今塔

後又造一寺供三果僧神往太白採取芝草供養聖

僧皆獲延齡寺今現在凡人不見所聞鐘聲即是寺

鐘也其塔本基雖因劉曜仍是穆王立寺之處也又

是迦葉如來之古寺也至貞觀年中於玉華北慈烏

川山上常見群鹿來集其所逐去還來有人異之於

鹿集處掘深一丈獲一石像長一丈許現今供養又

問荆州前大明寺栴檀像者云是優填王所造依傳

從彼模來將至梁朝今京師復有何者是本答曰大

明是其本像梁髙祖既崩像來荆渚至元帝承聖三

年周平梁後收簿國寳皆入北周其檀像者有僧珍

師藏𨼆房内多以財物贈遺使人像遂得停至隋開

皇九年文祖遣使人柳頋言往迎寺僧又求像令鎮

荆楚頋是鄉人從之令别刻檀將往恭㫖當時訪匠

得一婆羅門僧名真達為造即今西京大興善寺像

是也亦甚靈異本像在荆州僧以漆布漫之相好不

及真者本作佛生來七日之身今加布漆乃壯年狀故殊絶異本也大明本是古

佛住處靈像不肯北遷故也近有長沙義法師天人

冥讚遂悟開發别除漆布真容重顯大動信心披覿

靈儀令檀所作本無補接光趺殊異象牙彫刻卒非

人工所成興善像身一一乖本又問涪州相思寺側

多有古迹篆銘勒之不識其縁此事云何答曰此迦

葉佛時有山神姓羅名子明蜀人也舊是持戒比丘

生憎破戒者發諸惡願令我死後作大惡鬼噉破戒

人因願受身作此山神多有眷屬所主土地東西五

千餘里南北二千餘里年噉萬人以上此神本曽為

迦葉佛兄後為弟子彼佛憐愍故來教化種種神變

然始調伏與受五戒隨識㝛命因不噉人恐後心變

故佛留跡育王於上起塔在山頂神便藏於石中塔

是白玉所作其神現在其郭下寺塔育王所立見付

屬儀中又問南海循州北山興寧縣界靈龕寺多有

靈跡此乃文殊聖者弟子為此山神多造惡業文殊

愍之便來教化遂識㝛命請為留跡我常禮事得離

諸惡文殊為現今者是也於貞觀三年山神命終生

兠率天别有一鬼來居此地即舊神親家也大造諸

惡生天舊神憐之下請文殊為現小跡以化後神又

從正法故今此山大小跡現莫匪有由焉見付屬儀

又問沁州北山石窟佛常有光明此像出來久近耶

答曰此窟迦葉佛釋迦佛二時備有往昔周穆王弟

子造迦葉佛像又問渭南終南二山有佛面山七佛

澗者答曰此事同於前南山庫谷天藏是迦葉佛自

手所造之藏也今現有十三縁覺在谷内住又問此

土常傳有佛是殷時周昭莊王等造互説不同如何

取定答曰皆有所以弟子夏桀時生天具見佛之垂

化且佛有三身法報二身則非凡見並化登地以上

唯有化身被該三千百億釋迦隨人所感前後不定

或在殷末或在魯莊俱在大千之中前後咸傳一化

感見隨機前後何定若據法報常自湛然不足歎也

又問漢地所見諸瑞像多傳育王第四女所造其事

匪幽冥難得其實此事云何答曰此實不疑為育王

第四女厥貌非妍久而未出常恨其醜乃圖佛形相

還如自身成已發願佛之相好挺異於人如何同我

之形儀也以此苦邀彌經年月後感佛現忽異本形

父具問之述其所願今北山玉華荆州長沙楊都髙

悝及京城崇敬寺像並是育王第四女造或有書其

光趺依梵本書漢人請者罕識其文育王因將此像

令諸鬼神隨縁所感流傳開悟今覩像面莫匪女形

其崇敬寺地本是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西晉將末有五胡大起兵戈

相煞此地特多地下人骨今掘猶得所煞無辜殘害

酷濫故諸鬼神携以鎮之令諸𡨚䰟得生善念周朝

滅法神亦徙之隋祖再隆佛還重起又問幽冥所感

俗中常有神去形朽如何重來或經七日多日如生

不異答曰人稟七識識各有神心識為主主雖前去

餘神守䕶不足怪也如五戒中一戒五神五戒便有

二十五神一戒破五神去餘者仍在如大僧受戒戒

有二百五十神亦戒戒之中感得二百五十防衞比

丘若毁一重戒但二百五十神去餘者恒隨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二

校譌

 第十紙十六行十南藏作女第十九紙二十行𨑰南藏作趣

音釋

 輼輬輼烏昆切輬吕張切輼輬喪車也鵄吻鵄稱脂切吻武粉美隕二切

 吉歷切未燒塼也音慚鏨鑿鐫刻也䃙音鹿音速音方州名

 房尤切州名後五切縣名烏禾切水回也牙葛切伐木餘

 孚𡊮

 信官張楨 孫順 田忠 李承徳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二十二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

 寧唐士登書 溧水陶學㳟刻萬曆辛卯夏淸涼山妙徳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