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一 法苑珠林 卷第八十二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八十三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二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放生篇第七十五

 述意部

蓋聞兀兀襍𩔖莫不貪生蠢蠢迷徒咸知畏死所以

失林窮虎乃委命於廬中鎩翮驚禽遂投身於案側

至如楊生飬雀寧有意於玉環孔氏放⻱本無情於

金印而㝠期弗爽雅報斯臻故知因果業行皎然如

日且大悲之化救苦為端弘誓之心濟生為本但五

部名族皆以列鼎相誇三布𨓜仁莫不鼓刀成務羣

生何罪枉見刑殘含識無𠎝横逢葅醢致使怨䰟不

斷苦報相酬今勸仁者同修慈行所有危怖並存放

捨縱彼飛沈隨其飲啄當使紫鱗頳尾竝相忘於江

湖錦臆翠毛等逍遥於雲漢或聽三歸而悟道何異

瞽龍聞四諦而生天更同鸚鳥共立長壽之基同招

常命之果也

 引證部

如梵䋄經云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切男子

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

六道衆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

殺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

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方便

救䕶解其苦難常教化講説菩薩戒救度衆生若父

母兄弟死亡之日請法師講菩薩戒經律追福資其

亡者得見諸佛生人天上若不爾者犯輕垢罪又僧

祇律云一切道俗七衆等竝須漉水飲用若漉得水

已使能見掌中細文者審悉看之看時如大象載竹

車廻頃知無應用使可信者教漉不可信者自漉得

蟲還送本取水来處安之若来處逺近有池井七日

不消者以蟲著中若知水有蟲不得持器繩借人若

池江水有蟲得唱云此水有蟲若問者答云長者自

看若知友同師者語言此水有蟲當漉水用又十誦

律有二比丘未曾見佛從比逺道共往舍衞奉見世

尊道中渴乏值有蟲水破戒者言可共飲之持戒者

言水中有蟲何可得飲破戒者言我若不飲必當渴

死不得見佛便飲而去持戒者慎䕶戒故不飲遂渴

乏死即生三十三天身得具足先到佛所頭面禮足

佛為説法得法眼淨受三歸畢還歸天上時飲水者

後到佛所佛為四衆説法即披衣示金色身汝癡人

欲看我肉身何為不如持戒者先見我法身智慧之

身佛言從今已去比丘若行二十里外無漉水囊犯

罪若自無同意伴有者聽去又有征行軍人有比丘

尼教化行人人皆弓頭安漉囊持用濾水官人聞奏

國王王聞瞋之皆欲殺却汝小蟲尚畏不殺况見賊

肯害之行人向王分疎云小蟲若於國有害臣皆殺

却既無有怨何故不聽濾飲王聞放之由行人義慈

善根力及賊皆来投化又正法念經云經宿之水若

不細觀恐生細蟲若不漉治不飲不用是名細持不

殺戒又智度論云過去世時人民多病黄白痿熟菩

薩爾時身為赤魚自以為其肉施諸病人以救其疾

又昔菩薩作一鳥身在林中住見有一人入於湥水

非人行處為水神所𦊰著不可解若能至香山取一

藥草著其𦊰上繩即爛壞人得脱去菩薩宿世作如

是等無量本生多有所濟名本生經又十誦律云佛

言過去世時近雪山下有鹿王名曰威德作五百鹿

王時有獵師安穀施𦊰鹿王前行右脚墮毛𦊰中鹿

王心念若我現相則諸鹿不敢食穀須啗穀盡爾乃

現脚相時鹿皆去唯一女鹿住便説偈言

  大王當知  是羅師来  願勤方便

  出是𦊰去

爾時鹿王以偈答言

  我勤方便  力勢已盡  毛𦊰轉急

  不能得出

女鹿見獵師到已向説偈言

  汝以利刀  先殺我身  然後願放

  鹿王令去

獵師聞之生憐愍心以偈答言

  我終不殺汝 亦不殺鹿王 放汝及鹿王

  隨意之所去

獵師即時解放鹿王佛言㫺鹿王者今我身是五百

鹿者五百比丘是時有鴈王獵者得之有同伴鴈欲

代捨命還説偈相報獵師見愍二鴈竝放後求寶報

恩大意同前又智度論云王聞鹿言即從座起而説

偈言

  我實是畜生 名曰人頭鹿 汝雖是鹿身

  名為鹿頭人 以理而言之 非以形為人

  若能有慈悲 雖獸實是人 我從今日始

  不食一切肉 我以無畏施 且可安汝意

又善見律云目連為阿育王演本生經云大王往㫺

有一鷓鴣鳥為人籠繋在地愁怖便大鳴喚同𩔖雲

集為人所殺鷓鴣問道人云我有罪不道人答云汝

鳴聲時有殺心不鷓鴣鳥言我鳴命伴来無殺心也

道人即答若無殺心汝無罪心也而説偈言

  不同業而觸 不同心而起 善人攝心住

  罪不横加汝

又僧祇律云佛告諸比丘過去世時香山中有仙人

住處去山不逺有一池水時水中有一鼈出池水食

食已向日張口而眠時香山中有諸獼猴入池飲水

已上岸見此鼈張口而眠時獼猴便作婬法即以身

生内鼈口中鼈覺合口藏六甲裏如故所説偈言

  愚癡人執相 猶如鼈所嚙 失守摩羅捉

  非斧則不離

時鼈急促獼猴即行欲入水獼猴急怖便作是念若

我入水必死無疑然苦痛力弱任鼈廻轉流離牽曵

遇值嶮處鼈時仰臥是時獼猴兩手抱鼈作是念言

誰當為我脱此苦難獼猴曾知仙人住處彼當救我

便抱此鼈向彼處去仙人遙見便作是念咄哉異事

念是獼猴為作何等欲戲弄耶獼猴故言婆羅門是

何等寶物滿鉢持来得何等信而来向我爾時獼猴

即説偈言

  我愚癡獼猴 無辜觸惱他 救厄者賢士

  命急在不久 今日婆羅門 若不救我者

  須臾斷身生 困厄還山林

爾時仙人以偈答言

  我令汝得脱 還於山林中 恐汝獼猴法

  故態還復生 爾時彼仙人 為説往㫺事

  鼈汝宿命時 曾號字迦葉 獼猴過去世

  號字憍陳如 已作婬欲行 今可斷因緣

  迦葉放憍陳 今還山林去

鼈聞是語便放猴去頌曰

  普親皆眷屬 隔世即相欺 但求現在樂

  不知来苦資 牽我入三塗 楚痛受萬危

  自非慈放捨 何得命延時

感應緣略引一驗

唐魏郡馬嘉運以貞觀六年正月居家日晚出大門

忽見兩人各捉馬一疋先在門外樹下立嘉運問是

何人答云東海公使迎馬生耳嘉運素有學識知名

州里每臺使及四方貴客多請見之及見聞名弗須

怪也謂使者曰吾無馬使者曰進馬以此迎馬生嘉

運即於樹下上馬而去其處倒臥於樹下也俄至一

官曹將入大門有男女數十人門外如訟者有一婦

人先與運相識是同郡張公瑾妾姓元氏手執一紙

文書迎謂嘉運曰馬生尚相識不㫺張總管交遊每

數相見總管無狀非理殺我我訴天曹於今三年為

王天主救䕶公瑾故常見抑今乃得申官已追之不

久將至疑我獨見枉害馬生𨙻亦来耶嘉運先知元

氏被殺及見方自知死使者引入門門者曰公眠未

可謁宜可就霍司刑處坐嘉運見司刑乃益州行臺

郎中霍璋也見嘉運延坐曰此府記室官缺東海公

聞君才學欲屈為此官耳嘉運曰貧守妻子不願為

官得免幸甚璋曰若不能作自陳無學吾當有相識

可舉令作俄有人来云公眠已起引嘉運入見一人

在㕔事坐肥短黑色呼嘉運前謂曰聞君才學欲屈

為記室耳能為之乎嘉運拜謝曰幸甚但鄙夫田野

頗以經業教授後生不足以當記室之任耳公曰識

霍璋不答曰識之因使召璋問以嘉運才術璋曰平

生知其經學不見作文章公曰誰有文章者嘉運曰

有陳子良者解文章公曰放馬生歸即命追于子良

嘉運辭去璋與之别倩君語我家狗吾臨終語汝賣

我所乗作浮圖汝𨙻賣馬自費𨒪如我教造浮圖所

云我家狗者謂其長子嘉運因問向見張公瑾妾所

言天主者救公瑾故得至今今似不免矣言畢而别

遣使者送嘉運至一小澀道指命由此路歸嘉運具

言之其年七月綿州人姓陳名子良SKchar死經宿而穌

自言見東海公欲用為記室辭不識文字别有吳人

陳子良卒公瑾亦亡但二人亡後嘉運嘗與人同行

於路忽若見官府者嘉運色憂怖唯趨走頃之乃定

同侣問之答曰而見東海公使人云欲往益州追人

仍説陳子良極訴君霍司刑為君被誚讓君㡬不免

賴君贖生之福故得免也初嘉運在蜀之日將殃池

取魚嘉運時為人講書得絹數十疋因買池魚贖生

謂此也至貞觀中車駕在九成宫聞之使中書侍郎

岑文本就問其事文本錄以奏云爾嘉運後為國子

博士卒官右此一驗出㝠報記

救厄篇第七十六

 述意部

夫慈悲弘力之施祈福紓患之請誠至可感列聖同

然而觀世大士獨見褒聞是以投火有必糜之軀漂

海無或生之命但瞬息之頃言念歸向則洪海可竭

烈火飛涼或臨刀項上白刃不傷或墜墮深坑全身

無損或枷禁桎梏散誕形軀如是得力備鑒難盡若

懇誠克己必感靈徵若浮漫墯情艱危叵救也

 菩薩部

如僧伽羅刹經云時有菩薩在山慈心端坐思惟不

動鳥孺頂上後覺鳥在頂懼卵墜落身不移搖撿坐

而行彼處不動及鳥生翅但未能飛終不捨去又彌

勒所問本願經云佛言阿難我本求道時勤苦無數

過去世時有王太子號曰寶華端正姝好從園觀出

道見一人身患病癩見問病人以何等藥可療卿病

病者答曰得王身髓血等以塗我身其病乃愈太子

聞已即自破身骨髓血等以與病者至心施與意無

悔恨其王太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可㪷量我

身骨髓血等不可稱數求正覺故又大集經云爾時

曠野菩薩現為鬼身散脂菩薩現為鹿身慧炬菩薩

現獼猴身離愛菩薩現羖羊身盡漏菩薩現鵝王身

如是五百諸菩薩等各各現受種種諸身其身悉出

大香光明一一菩薩手執燈明為供養十方諸佛從

七佛已来與如是佛同為眷屬受持五戒發菩提心

為欲調伏一切衆生令發菩提故受此身又襍寶藏

經云昔者有一羅漢道人畜一沙彌知此沙彌却後

七日必當命終與假歸家至七日頭𠡠使還来沙彌

辭師即便歸去於其道中見衆蟻子隨水漂流命將

欲絶生慈悲心自脱袈裟盛土堰水而取蟻子置髙

燥處遂悉得活至七日頭還歸師所師甚怪之尋即

入定以天眼觀知其更無餘福得爾以救蟻子因緣

之故七日不死得延命長又治故塔亦得延命又治補伽藍牆壁泥孔亦得延

 流水部

如金光明經云爾時流水長者子於天自在灮王國

内治一切衆生患令得平復時長者子有妻名曰水

空龍藏而生二子一名水空二名水藏時長者子將

是二子次第遊行到一大空澤中見諸禽獸多食肉

血一向馳奔長者念言是諸禽獸何因緣故一向馳

走時長者子遂便隨逐見有一池其水枯涸於其池

中多有諸魚長者見魚生大悲心時有樹神示現半

身作如是言善哉男子此魚可愍汝可與水是故號

汝名為流水長者問神此魚頭數為有㡬所樹神答

言其數具足足滿十千爾時流水聞是數巳倍生悲

心時此空池為日所曝是十千魚將入死門是時長

者四方求水了不能得見有大樹尋取枝葉還到池

上與作䕃凉作䕃凉已復更疾走逺至餘處見一大

河名曰水生有諸惡人為捕此魚決棄其水不令下

過然其決處懸嶮難補時長者子速至王所説其因

緣唯願大王𠎥二十大象令得負水濟彼魚命爾時

大王即𠡠大臣𨒪疾供給自至廏中隨意選取是時

流水及其二子將二十大象從治城人借索皮囊至

彼上流決處盛水象負馳疾至空澤池㵼置池中水

遂彌滿時長者子於池四邊彷徉而行是魚亦隨循

岸而行時長者子復作是念是魚何緣隨我而行必

為飢火所惱從我求食爾時流水告子至家啓其祖

父家中可食之物悉載象上急𨒪来還爾時二子如

父教敇至家啓祖説如上事爾時二子收食載象還

至父所長者心喜從子取食散著池中與魚食已令

其飽滿復思經中若有衆生臨命終時得聞寶勝如

来名號即生天上即便入水作如是言南無過去寶

勝如来十號名字復為是魚解説如是甚深妙法十

二因緣爾時流水及子還家復於後時賓客醉臥爾

時其地卒大震動時十千魚同日命終即生忉利天

既生天已思念報恩爾時十千天子從忉利天下至

長者家時長者子在樓上SKchar是十千天子以十千真

珠天妙瓔珞置其頭邊復以十千置其足邊復以十

千置右脇邊復以十千置左脇邊雨曼陁羅華摩訶

曼陁羅華積至于膝種種天樂出妙音聲閻浮提中

SKchar眠者皆悉覺悟流水長者亦從SKchar寤是十千天

子於空遊行於王國内皆雨天華復至池澤復雨天

華便從此沒還忉利宫

 商主部

如大悲經云佛告阿難過去之世有大商主為採寶

故將諸商人入於大海彼所乗船衆寶悉滿至海中

間其船卒壞時彼商人心懷怖畏極生憂惱其中或

有得船板者或有浮者有命終者我於爾時作彼商

主在大海中用以浮囊安隱而度時有五人呼商主

言大士商主唯願惠施我等無畏説是語已爾時商

主即告之言諸丈夫勿生怖畏我令汝等從此大海

安隱得度阿難彼時商主身帶利劍而作是念大海

之法不居死屍如其我今自捨身命此諸商人必能

得度大海之難作是念已即喚商人置已身上令善

捉持彼諸商人有騎背者有抱肩者有捉䏶者爾時

商主為欲施彼無怖畏故大悲熏心起大勇猛即以

利劍斷已命根𨒪取命終時大海漂其死屍置之岸

上時五商人便得度海安隱受樂平吉無難還閻浮

提阿難彼時商主豈異人乎我身是也五商人者今

五比丘是也是五比丘㫺於大海而得度脱今復於

此生死大海而得度脱安置無畏湼槃彼岸

 獸王部

如大智度論云乃往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有大林樹

多諸禽獸野火来燒三邊俱起唯有一邊而躡一水

衆獸窮逼逃命無地佛言我於爾時為大身多力鹿

以前脚跨一岸以後脚蹹一岸令衆獸蹈背上而度

皮肉盡壞以慈悲力忍之至死最後一兔来氣力已

喘自強努力忍令得過過已脊折墮水而死如是久

有非但今也前得度者今諸弟子是最後一兔須跋

陁是佛世世樂行精進今猶不息又賢愚經云佛過

去久逺世時時世飢儉如来因地慈救衆生作大魚

身長五百由旬國人須其肉者無問人畜皆来取噉

取已還生經於十二年施其肉血又受生經云㫺者

菩薩曾為鼈王生長大海化諸同𩔖子民羣衆皆修

仁德王自奉行慈悲救䕶愍於衆生如母愛子其海

深長邊際艱嶮而悉周至靡不更厯於時鼈王出於

海外在邊臥息積有日月其甲堅躁猶如陸地賈人

逺来因止其上破薪然火炊煮飯食繫其牛馬車乗

載石皆著其上鼈王欲𧼈入水畏墮不仁適欲強忍

痛不可勝便設權計入淺水處除滅火毒不危衆賈

衆賈恐怖謂潮卒漲悲哀呼嗟歸命諸天唯見救濟

鼈王心益愍之因報賈人曰慎莫恐怖吾被火焚故

捨入水欲令痛息今當相安終不相危衆賈聞之知

有活望俱時發聲言南無佛鼈興大慈還負衆賈移

在岸邊衆人得脱靡不歡喜遙稱鼈王而歎其德尊

當為橋梁多所度行為大舟航超越三界設得佛道

當復救脱生死之厄鼈王報曰善哉善哉當如来言

冬自别去佛言時鼈王者我身是也五百賈人者今

五百弟子舎利弗等是也又正法念經云若有衆生

見犯法者應受死苦以財贖命令其得脱不求恩報

命終生常歡喜天從天退還得受人身不遭王難若

有衆生持戒見大火起焚燒衆生以水滅火救諸衆

生命終生行道天受種種樂又如度狗子經説㫺有

一國穀米涌貴人民飢餓時有沙門入城分衞周徧

門室無所一獲次至長者大豪貴門得麤惡飯適欲

出城門中逢一射獵屠兒抱一狗子持歸欲殺見沙

門歡喜前為作禮沙門咒願老壽長生沙門知有狗

子疑欲殺之故問其人今何所齎答曰空行無所獲

持沙門又問吾已見之何為藏匿殺生之罪甚為不

善願持我食貿此狗子令命得濟卿福無量其人答

曰不能相與我故行求家門共食卿此小飯何所足

乎沙門殷勤曉喻請之其人觝突不肯隨言沙門又

言設不肯者可以示我其人即出以示沙門沙門舉

飯以飼狗子以手摩拔咒願淚出卿罪所致得是犬

身不得自在見殺食啗使爾世世罪滅福生離狗子

身得生為人所在遇法三寶自然狗子得食善心生

焉踊躍歡喜知自歸依人將還家屠殺共食狗子命

過即生豪貴大長者家適生墮地便有慈心時彼沙

門分衞次到長者門裏分衞時長者子見彼沙門憶

識本緣便前稽首禮沙門足請前供養百味飲食前

白父母言今我欲逐此大和尚奉受經戒為作弟子

父母愛重不肯聽之我今一門有汝一子當以續後

家門之主何因便欲棄家而去小兒啼泣不肯飲食

不欲聽我便自就死父母見然便聽令去隨師學道

除去鬚髮被三法衣諷誦佛經深解其義便得三昩

立不退轉開化一切發大道意佛世難值經道難聞

能與相值無不𫎇度畜生尚有得道豈况於人寧不

獲果縱復缺犯還生慚愧白浄巳来黑垢自滅又襍

阿含經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有一鳥名

曰羅婆為鷹所捉飛騰虛空於空鳴喚言我不自覺

忽遭此難我坐捨離父母境界而遊他處故遭此難

如何今日為他所困不得自在鷹語羅婆汝當何處

自有境界而得自在羅婆答言我於田耕壠中自有

境界足免諸難是為我家父母境界鷹於羅婆起憍

慢言放汝令去還耕壠中能得脱不於是羅婆得脱

鷹爪還到耕壠大塊之下安住止處然復於塊上欲

與鷹鬬鷹則大怒彼是小鳥敢與我鬬瞋恚極盛峻

飛直搏於是羅婆入於塊下鷹鳥飛勢臆衝堅塊碎

身即死時羅婆鳥深伏塊下仰説偈言

  鷹鳥用力来 羅婆依自塊 乗瞋猛威力

  致禍碎其身 我具足通達 依於自境界

  伏怨心隨喜 自觀欣其力 設汝有凶愚

  百千龍象力 不如我智慧 十六分之一

  觀我智勝殊 摧滅於蒼鷹

頌曰

  含識皆畏死 有命懼嶮危 如魚困池涸

  難逢流水希 親疎皆父母 何得輒相欺

  慈悲救危苦 福報自然隨

感應緣略引一十五驗

秦沙門釋道囧

晉居士吕竦

晉居士徐榮

晉居士張崇

晉將軍王懿

晉嚴猛婦

晉周子長

宋沙門竺惠慶

宋沙門釋曇無竭

宋沙門釋法進

周沙門釋惠瑱

周沙門釋僧實

陳沙門釋惠布

唐沙門釋智聰

唐居士徐善才

秦沙門釋道囧鄉里氏族已載前記秦姚弘始十八

年師道懿遣至河南霍山採鍾乳與同學道朗等四

人共行持炬探穴入且三里遇一深流横木而過囧

最先濟後輩墜木而死時火又滅㝠然昏闇囧生念

已盡慟哭而已猶故一心呼觀世音誓願若𫎇出路

供百人㑹表報威神經一宿而見小光烱然狀若熒

火儵忽之間穴中盡明於是見路得出巖下由此信

悟彌深屢覩靈異元嘉十九年臨川康王作鎮廣陵

請囧供養其年九月於西齋中作十日觀世音齋已

得九日夜四更盡衆僧皆眠囧起禮拜還欲坐禪忽

見四壁有無數沙門悉半身出見一佛螺髻分明了

了有一長人著平上幘箋布袴褶手把長刀貎極雄

異捻香授道囧道囧時不肯受壁中沙門語云囧公

可為受香以覆䕶主人俄而霍然無所復見當爾之

時都不見衆㑹諸僧唯覩所置釋迦文行像而已

晉吕竦字茂髙兖州人也寓居始豐其縣南溪流急

岸峭迥曲如縈又多大石白日行者猶懷危懼竦自

説其父嘗行溪中去家十許里日向暮天忽風雨晦

㝠如漆不復知東西自分覆溺唯歸心觀世音且誦

且念須臾有火光来岸如人捉炬者照見溪中了了

遙得歸家火常在前導去船十餘步竦後與郗嘉賓

周旋郗所傳説

晉徐榮者瑯琊人嘗至東陽還經定山舟人不慣誤

墮洄澓中遊舞濤波垂欲沈沒榮無復計唯至心呼

歡世音斯須間如有數十人齊力引船者踊出澓中

還得平流沿江還下日已向暮天大陰闇風雨甚駛

不知所向而濤浪轉盛榮誦經不輟口有頃望見山

頭有火光赫然廻柂趣之逕得還浦舉船安𨼆既至

亦不復見光同旅異之疑非人火明旦問浦中人昨

夜山上是何火光衆皆愕然曰昨風雨如此豈如有

火理吾等竝不見然後了其為神光矣榮後為㑹稽

府督䕶謝敷聞其自説如此時與榮同船者有沙門

支道薀謹篤士也具其事後為傅亮言之與榮所説

晉張崇京兆杜陵人也少奉法晉太元中符堅既敗

長安百姓有千餘家南走歸晉為鎮戍所拘謂為游

寇殺其男丁虜其子女崇與同等五人手脚其械銜

身掘坑埋築至腰各相去二十步明日將馳馬射之

以為娛樂崇慮望窮盡唯潔心專念觀世音夜中械

忽自破上得離身因是便𧺆遂得免脱崇既脚痛同

尋路經一寺乃復稱觀世音名至心禮拜以一石置

前發誓願言今欲過江東訴亂晉帝理此寃䰟救其

妻息若心願獲果此石當分為二崇禮拜已石即破

焉崇遂至京師發白虎撙具列寃氏帝乃悉如宥已

為人所略賣者皆為編户智生道人目所親見

晉王懿字仲德太原人也守車騎將軍世信奉法父

苖符堅時為中山太守為丁零所害仲德與兄元德

携母南歸登陟峭嶮飢疲絶粮無復餘計唯歸心三

寶忽見一童子牽青牛見懿等飢各乞一飯因忽不

見時積雨大水懿前望浩然不知何處為淺可得揭

躡俄有一白狼旋繞其前過水而反似若引導如此

者三於是逐狼而渡水纔至膝俄得陸路南歸晉帝

後自王兵尚書為徐州刺史嘗欲設齋宿㫺灑埽敷

陳香華盛列經像忽聞法堂有經唄聲清婉流暢懿

遽往觀見有五沙門在佛坐前威容偉異神儀秀出

懿知非凡僧心甚歡敬沙門廻相瞻眄意若依然音

㫖未交忽而竦身飛空而去親表賓僚見者甚衆咸

悉欣躍倍增信悞右此四驗出㝠祥記

晉時㑹稽嚴猛婦出採薪為虎所害後亡猛行至蒿

中忽見云君今日行必遭不善我當相勉也既而俱

前忽逢一虎跳踉向猛婦舉手指虎狀而遮䕶須㬰

有二胡人荷㦸而過婦因指之虎即擊胡壻得免也

右此一驗出異苑錄

晉周子長僑居武昌五丈涌東堈頭咸康三年子長

至寒溪浦中愁家家去五丈數里合暮還五丈未達

減一里許先是空堈忽見四帀瓦屋當道門卒便捉

子長頭子長曰我是佛弟子何故捉我吏問曰若是

佛弟子能經唄不子長先能誦四天王及鹿子經便

為誦之三四過捉故不置知是鬼便罵之曰武昌癡

鬼語汝我是佛弟子為汝誦經數偈故不放人也捉

者便放不復見屋鬼故遂之過家門前鬼遮不得入

門亦不得作聲而心將鬼至寒溪寺中過子長便擒

鬼胷復罵曰武昌癡鬼今當將汝至寺中和尚前了

鬼亦擒子長胷相拖度五大塘西行後諸鬼謂捉

者曰放為西將牽我入寺中捉者已放子長故復語

後者曰寺中正有道人輩乃未肯畏之後一鬼小語

曰汝近城東看道人面何以得故便共大笑子長次

𨔶家三更盡右一驗出靈鬼志

宋沙門竺惠慶廣陵人也經行修明元嘉十二年

揚大水川陵如一惠慶將入廬山船至小而SKchar風忽

起同旅已得依浦唯惠慶船未及得泊飄颺中江風

疾浪涌靜待淪覆慶正心端念誦觀世音經洲際之

人望見其船迎飈截流如有數十人牽挽之者逕到

上岸一舫全濟

宋元嘉初中有黄龍沙彌曇無竭者誦觀世音經浄

修苦行與諸徒屬二十五人往尋佛國備經荒儉貞

志彌堅既𨔶天竺舎衞路逢山象一羣竭齎經誦念

稱名歸命有師子從林中出象驚奔走後有野牛一

羣鳴吼而来將欲加害竭又如初歸命有大鷲飛来

牛便驚散遂得剋免右此二驗出㝠祥記

宋髙昌有釋法進或曰道進姓唐凉州張掖人幼而

精苦習讀有超邁之德為沮渠𫎇遜所重遜卒子景

環為胡寇所破問進曰今欲轉掠髙昌為可剋不進

曰必捷但憂灾餓耳迴軍即定後三年景環卒弟安

周續立是嵗飢荒死者無限周既事進進屢從求乞

以賑貧餓國蓄稍竭進不復求乃淨洗浴取刀鹽至

深窮窟餓人所聚之處次第授以三歸便掛衣鉢著

樹投身餓者前云施汝共食衆雖飢困猶義不忍受

進即自割肉拄鹽以啖之兩股肉盡心悶不能自割

因語餓人云汝取我皮肉猶足數日若王使来必當

將去但取藏之餓者悲悼無能取者須臾弟子来至

王人復到舉國奔赴號叫相屬因舉之還宫周勑以

三百斛麥以施飢者别發倉廩以賑貧民至明晨乃

絶出城北闍維之煙焰衝天七日乃歇屍骸都盡唯

舌不爛即於其處起塔三層樹碑于右右此一驗出梁高僧傳

周上黨元開府寺釋惠瑱不知氏族奉律貞確禪懺

為業㑹周建德六年國滅三寶瑱抱持經像𨼆于深

山遇賊欲劫初未覺也忽見一人形長丈餘美貌鬚

顔具好衣服乗白馬朱SKchar自山頂来徑至瑱前下馬

而謂曰今夜賊至師可急避瑱居懸崖之下絶無餘

道疑是山神乃曰今佛法毁滅貧道容身無地故来

依投檀越今有賊来正可於此取死更何逃竄神曰

師既逺投弟子弟子亦能䕶師正爾住此遂失所在

當夜忽降大雪可深丈餘雪深道隔遂免賊難後晴

路𨳩羣賊重来神遂告山下諸村曰賊欲劫瑱師汝

等急往共救乃各嚴器杖入山拒擊賊便驚散從此

每日瑱恒慿神力安業山阜不測其終

周京師大追逺寺釋僧實俗姓程咸陽靈武人也幼

懷雅亮清卓不羣魏孝文大和末年從京至洛因遇

勒那三藏授以禪法三學雖通偏以九次調心故得

定水清澄禪林榮蔚於是陶化京華久而逾盛忽於

一日正午僧寢之時自上樓鳴鐘急衆僧出房怪問

所以實告僧曰人各𨒪備香火急赴集堂僧既集已

又告僧曰人各用心修理佛事齊誦觀音以救江南

梁國其寺講堂欲崩恐損道俗宜共救厄當爾之時

揚都講堂正論法集道俗向千充滿其中忽聞西北

異種香煙及空中經聲伎樂雲屯從堂北門而入直

出南門合堂驚出靴履㤀著共逐聽聲人既出盡堂

欻摧倒大衆得全免斯危難奏聞梁主𠡠使問周果

如實救梁主三度奉請周主不放梁主遙禮備盡致

敬大送珍寶及樹皮納三衣机拂什物等禪師餘物

竝皆散施唯留納机等見在禪林寺僧互掌之以保

定三年七月十八日卒於大追逺寺春秋八十有八

朝野驚嗟人天變色哀慟二國遺墳現在菀内

陳攝山栖霞寺沙門惠布俗姓郝廣陵人少懷逺操

性度虛梗志行罕儔為君王所重或見諸人樂生西

方者告云方土乃淨非吾願也如今所祈化度衆生

如何在蓮華中十劫受樂未若三塗處苦救濟也年

至七十與衆别云布命更至三五年在但老困不能

行道住世何益常願生邊地無三寶處為作佛事去

也幸願好住願自努力於是絶穀不食命將欲斷下

勑令醫證之縮臂不許沈皇后欲傳香信又亦不許

臨遺訣曰長生不喜夕死無憂以生無所生滅無所

滅故也未終前大地連動七日便卒移屍就林山地

又動太史奏云得道之人星滅矣時以當之初將逝

時告衆前云昨夜有二菩薩来迎一是生身一是法

身吾已許之尋有諸天又来迎接以不願生故不許

爾流光照於偘禪師戶偘時怪光盛出戶觀見二人

向布房中不知是聖人也旦往述之恰然符合言已

端坐而化有見鬼者望見幡華滿寺光明騰焰不測

其故入山視之乃見布公去世也以陳禎明元年

一月二十三日卒於本住春秋七十有餘

唐潤州攝山栖霞寺釋智聰未詳何人昔住揚州白

馬寺後度江住揚州安樂寺大業既崩思歸無計𨼆

江荻中誦法華經七日不飢恒有虎遶之而已不食

已經數日聰曰吾命須臾卿須可食虎忽發言曰造

天立地無有此理忽有一翁年可八十腋下挟船翁

曰師欲度江至栖霞寺住者可即上船四虎一時目

中淚出聰曰救危扶難正在今日可迎四虎於是利

涉往𨔶南岸船及老人不知所在聰領四虎同往栖

舎利塔西徑行坐禪誓不寢臥衆徒八十咸不出

院若有凶事一虎入寺大聲告衆由此驚悟每以恒

式至貞觀二十三年四月八日小食訖往止觀寺與

衆辭别還本房安坐而卒異香充溢丹陽一郭年九

十九矣右此四驗出唐高僧傳

唐武德初中有醴泉縣人姓徐名善才一生已来常

修齋戒誦念觀世音經過逾千遍每在京城延興寺

玄琬律師所修營功德敬造一切經至武德二年

一月因事還家道逢胡賊被捉將去至豳州南界胡

賊凶毒所捉得漢數千人各被反縛將向洪崖差人

次第殺之頭落懸崖賢者見前皆殺定知不免唯念

觀音刹那不輟次到賢者初下刀時自見下刀及至

斫時心不覺惺當殺之時日始在申至於初夜覺身

在深澗樹枝上坐去岸三百餘步賢者便自私念我

何故在此良久始知今日被殺何因不死身全在樹

便以手摩頂覺項微痛而無損傷即知由念觀音得

全身命當時十五日天時月朗其身無衣兼不得食

經由數日極覺飢寒旦漸下樹循澗東行二里於其

澗内拾得一領羊裘及得一量鞋靺得著免寒復行

一里便得一盔桃棗青翠赤白似新摘来可有升餘

得食免飢自非觀音神力豈得仲冬得新桃棗既免

飢寒得充氣力漸上南坡到南岸上反顧北看遥見

賊營數里人畜聲閙猶未眠臥賢者雖到南岸恐賊

来趂望家急行可行五十里知賊漸逺身心寧泰在

一樹下歇息跏趺誦念身勞日久不覺坐息至於四

更忽寤開目見一青狼偉大向賢者前蹲坐將口拄

賢者鼻賢者見已還閉目作念云若實我讎願食我

身以償宿殃各捨怨結共發仁慈若是觀音願救弟

子令得安泰作此語已開眼觀視不見遺跡當知諸

佛慈善根力隨緣感現利益無窮今時有誦不得力

者良由輕心復由過現宿惡相資所以難感賢者平

安到家并將殘桃棗呈示道俗知實不虛道年幼自見琬師說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二

校譌 第九紙五行孺宋南藏作第十一紙八行彷徉宋南藏作𢔚佯

音釋

 鎩翮鎩山戞釱翮下革切鎩翮摧翼也𦵔醢𦵔側魚切醢呼改切SKchar赤色也

 漉盧谷切濾也良倨切漉去滓也於爲切痺濕病也𦊰古泫切䋄也

 居隱七正切假借也商居切緩也公上切牡羊也俱永𮞉

 切明玆損巨消切旅寓而居也占郞卑遙切旋風也

 切濟他見苦𧢲切與磪同堅也SKchar予紅切馬鬛也空旱

 切地亡𨔶苦回切盔盂器也

   呉江居士周祇施貲刻此 法苑珠林第八十二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呉江沙彌木宏書上元許可久刻 萬曆辛卯冬清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