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八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一 法苑珠林 卷第八十二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八十三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二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放生篇第七十五

 述意部

盖闻兀兀杂𩔖莫不贪生蠢蠢迷徒咸知畏死所以

失林穷虎乃委命于庐中铩翮惊禽遂投身于案侧

至如杨生飬雀宁有意于玉环孔氏放龟本无情于

金印而冥期弗爽雅报斯臻故知因果业行皎然如

日且大悲之化救苦为端弘誓之心济生为本但五

部名族皆以列鼎相夸三布𨓜仁莫不鼓刀成务群

生何罪枉见刑残含识无𠎝横逢葅醢致使怨魂不

断苦报相酬今劝仁者同修慈行所有危怖并存放

舍纵彼飞沈随其饮啄当使紫鳞頳尾并相忘于江

湖锦臆翠毛等逍遥于云汉或听三归而悟道何异

瞽龙闻四谛而生天更同鹦鸟共立长寿之基同招

常命之果也

 引证部

如梵䋄经云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一切男子

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

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亦

杀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

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若见世人杀畜生时应方便

救䕶解其苦难常教化讲说菩萨戒救度众生若父

母兄弟死亡之日请法师讲菩萨戒经律追福资其

亡者得见诸佛生人天上若不尔者犯轻垢罪又僧

祇律云一切道俗七众等并须漉水饮用若漉得水

已使能见掌中细文者审悉看之看时如大象载竹

车回顷知无应用使可信者教漉不可信者自漉得

虫还送本取水来处安之若来处逺近有池井七日

不消者以虫著中若知水有虫不得持器绳借人若

池江水有虫得唱云此水有虫若问者答云长者自

看若知友同师者语言此水有虫当漉水用又十诵

律有二比丘未曾见佛从比逺道共往舍卫奉见世

尊道中渴乏值有虫水破戒者言可共饮之持戒者

言水中有虫何可得饮破戒者言我若不饮必当渴

死不得见佛便饮而去持戒者慎䕶戒故不饮遂渴

乏死即生三十三天身得具足先到佛所头面礼足

佛为说法得法眼净受三归毕还归天上时饮水者

后到佛所佛为四众说法即披衣示金色身汝痴人

欲看我肉身何为不如持戒者先见我法身智慧之

身佛言从今已去比丘若行二十里外无漉水囊犯

罪若自无同意伴有者听去又有征行军人有比丘

尼教化行人人皆弓头安漉囊持用滤水官人闻奏

国王王闻瞋之皆欲杀却汝小虫尚畏不杀况见贼

肯害之行人向王分疏云小虫若于国有害臣皆杀

却既无有怨何故不听滤饮王闻放之由行人义慈

善根力及贼皆来投化又正法念经云经宿之水若

不细观恐生细虫若不漉治不饮不用是名细持不

杀戒又智度论云过去世时人民多病黄白痿熟菩

萨尔时身为赤鱼自以为其肉施诸病人以救其疾

又昔菩萨作一鸟身在林中住见有一人入于湥水

非人行处为水神所𦊰著不可解若能至香山取一

药草著其𦊰上绳即烂坏人得脱去菩萨宿世作如

是等无量本生多有所济名本生经又十诵律云佛

言过去世时近雪山下有鹿王名曰威德作五百鹿

王时有猎师安谷施𦊰鹿王前行右脚堕毛𦊰中鹿

王心念若我现相则诸鹿不敢食谷须啖谷尽尔乃

现脚相时鹿皆去唯一女鹿住便说偈言

  大王当知  是罗师来  愿勤方便

  出是𦊰去

尔时鹿王以偈答言

  我勤方便  力势已尽  毛𦊰转急

  不能得出

女鹿见猎师到已向说偈言

  汝以利刀  先杀我身  然后愿放

  鹿王令去

猎师闻之生怜愍心以偈答言

  我终不杀汝 亦不杀鹿王 放汝及鹿王

  随意之所去

猎师即时解放鹿王佛言㫺鹿王者今我身是五百

鹿者五百比丘是时有雁王猎者得之有同伴雁欲

代舍命还说偈相报猎师见愍二雁并放后求宝报

恩大意同前又智度论云王闻鹿言即从座起而说

偈言

  我实是畜生 名曰人头鹿 汝虽是鹿身

  名为鹿头人 以理而言之 非以形为人

  若能有慈悲 虽兽实是人 我从今日始

  不食一切肉 我以无畏施 且可安汝意

又善见律云目连为阿育王演本生经云大王往㫺

有一鹧鸪鸟为人笼繋在地愁怖便大鸣唤同𩔖云

集为人所杀鹧鸪问道人云我有罪不道人答云汝

鸣声时有杀心不鹧鸪鸟言我鸣命伴来无杀心也

道人即答若无杀心汝无罪心也而说偈言

  不同业而触 不同心而起 善人摄心住

  罪不横加汝

又僧祇律云佛告诸比丘过去世时香山中有仙人

住处去山不逺有一池水时水中有一鳖出池水食

食已向日张口而眠时香山中有诸猕猴入池饮水

已上岸见此鳖张口而眠时猕猴便作淫法即以身

生内鳖口中鳖觉合口藏六甲里如故所说偈言

  愚痴人执相 犹如鳖所啮 失守摩罗捉

  非斧则不离

时鳖急促猕猴即行欲入水猕猴急怖便作是念若

我入水必死无疑然苦痛力弱任鳖回转流离牵曵

遇值崄处鳖时仰卧是时猕猴两手抱鳖作是念言

谁当为我脱此苦难猕猴曾知仙人住处彼当救我

便抱此鳖向彼处去仙人遥见便作是念咄哉异事

念是猕猴为作何等欲戏弄耶猕猴故言婆罗门是

何等宝物满钵持来得何等信而来向我尔时猕猴

即说偈言

  我愚痴猕猴 无辜触恼他 救厄者贤士

  命急在不久 今日婆罗门 若不救我者

  须臾断身生 困厄还山林

尔时仙人以偈答言

  我令汝得脱 还于山林中 恐汝猕猴法

  故态还复生 尔时彼仙人 为说往㫺事

  鳖汝宿命时 曾号字迦叶 猕猴过去世

  号字憍陈如 已作淫欲行 今可断因缘

  迦叶放憍陈 今还山林去

鳖闻是语便放猴去颂曰

  普亲皆眷属 隔世即相欺 但求现在乐

  不知来苦资 牵我入三涂 楚痛受万危

  自非慈放舍 何得命延时

感应缘略引一验

唐魏郡马嘉运以贞观六年正月居家日晚出大门

忽见两人各捉马一疋先在门外树下立嘉运问是

何人答云东海公使迎马生耳嘉运素有学识知名

州里每台使及四方贵客多请见之及见闻名弗须

怪也谓使者曰吾无马使者曰进马以此迎马生嘉

运即于树下上马而去其处倒卧于树下也俄至一

官曹将入大门有男女数十人门外如讼者有一妇

人先与运相识是同郡张公瑾妾姓元氏手执一纸

文书迎谓嘉运曰马生尚相识不㫺张总管交游每

数相见总管无状非理杀我我诉天曹于今三年为

王天主救䕶公瑾故常见抑今乃得申官已追之不

久将至疑我独见枉害马生𨙻亦来耶嘉运先知元

氏被杀及见方自知死使者引入门门者曰公眠未

可谒宜可就霍司刑处坐嘉运见司刑乃益州行台

郎中霍璋也见嘉运延坐曰此府记室官缺东海公

闻君才学欲屈为此官耳嘉运曰贫守妻子不愿为

官得免幸甚璋曰若不能作自陈无学吾当有相识

可举令作俄有人来云公眠已起引嘉运入见一人

在㕔事坐肥短黑色呼嘉运前谓曰闻君才学欲屈

为记室耳能为之乎嘉运拜谢曰幸甚但鄙夫田野

颇以经业教授后生不足以当记室之任耳公曰识

霍璋不答曰识之因使召璋问以嘉运才术璋曰平

生知其经学不见作文章公曰谁有文章者嘉运曰

有陈子良者解文章公曰放马生归即命追于子良

嘉运辞去璋与之别倩君语我家狗吾临终语汝卖

我所乘作浮图汝𨙻卖马自费𨒪如我教造浮图所

云我家狗者谓其长子嘉运因问向见张公瑾妾所

言天主者救公瑾故得至今今似不免矣言毕而别

遣使者送嘉运至一小涩道指命由此路归嘉运具

言之其年七月绵州人姓陈名子良SKchar死经宿而稣

自言见东海公欲用为记室辞不识文字别有吴人

陈子良卒公瑾亦亡但二人亡后嘉运尝与人同行

于路忽若见官府者嘉运色忧怖唯趋走顷之乃定

同侣问之答曰而见东海公使人云欲往益州追人

仍说陈子良极诉君霍司刑为君被诮让君㡬不免

赖君赎生之福故得免也初嘉运在蜀之日将殃池

取鱼嘉运时为人讲书得绢数十疋因买池鱼赎生

谓此也至贞观中车驾在九成宫闻之使中书侍郎

岑文本就问其事文本录以奏云尔嘉运后为国子

博士卒官右此一验出冥报记

救厄篇第七十六

 述意部

夫慈悲弘力之施祈福纾患之请诚至可感列圣同

然而观世大士独见褒闻是以投火有必糜之躯漂

海无或生之命但瞬息之顷言念归向则洪海可竭

烈火飞凉或临刀项上白刃不伤或坠堕深坑全身

无损或枷禁桎梏散诞形躯如是得力备鉴难尽若

恳诚克己必感灵征若浮漫墯情艰危叵救也

 菩萨部

如僧伽罗刹经云时有菩萨在山慈心端坐思惟不

动鸟孺顶上后觉鸟在顶惧卵坠落身不移摇捡坐

而行彼处不动及鸟生翅但未能飞终不舍去又弥

勒所问本愿经云佛言阿难我本求道时勤苦无数

过去世时有王太子号曰宝华端正姝好从园观出

道见一人身患病癞见问病人以何等药可疗卿病

病者答曰得王身髓血等以涂我身其病乃愈太子

闻已即自破身骨髓血等以与病者至心施与意无

悔恨其王太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可㪷量我

身骨髓血等不可称数求正觉故又大集经云尔时

旷野菩萨现为鬼身散脂菩萨现为鹿身慧炬菩萨

现猕猴身离爱菩萨现羖羊身尽漏菩萨现鹅王身

如是五百诸菩萨等各各现受种种诸身其身悉出

大香光明一一菩萨手执灯明为供养十方诸佛从

七佛已来与如是佛同为眷属受持五戒发菩提心

为欲调伏一切众生令发菩提故受此身又杂宝藏

经云昔者有一罗汉道人畜一沙弥知此沙弥却后

七日必当命终与假归家至七日头𠡠使还来沙弥

辞师即便归去于其道中见众蚁子随水漂流命将

欲绝生慈悲心自脱袈裟盛土堰水而取蚁子置髙

燥处遂悉得活至七日头还归师所师甚怪之寻即

入定以天眼观知其更无馀福得尔以救蚁子因缘

之故七日不死得延命长又治故塔亦得延命又治补伽蓝墙壁泥孔亦得延

 流水部

如金光明经云尔时流水长者子于天自在灮王国

内治一切众生患令得平复时长者子有妻名曰水

空龙藏而生二子一名水空二名水藏时长者子将

是二子次第游行到一大空泽中见诸禽兽多食肉

血一向驰奔长者念言是诸禽兽何因缘故一向驰

走时长者子遂便随逐见有一池其水枯涸于其池

中多有诸鱼长者见鱼生大悲心时有树神示现半

身作如是言善哉男子此鱼可愍汝可与水是故号

汝名为流水长者问神此鱼头数为有㡬所树神答

言其数具足足满十千尔时流水闻是数巳倍生悲

心时此空池为日所曝是十千鱼将入死门是时长

者四方求水了不能得见有大树寻取枝叶还到池

上与作䕃凉作䕃凉已复更疾走逺至馀处见一大

河名曰水生有诸恶人为捕此鱼决弃其水不令下

过然其决处悬崄难补时长者子速至王所说其因

缘唯愿大王𠎥二十大象令得负水济彼鱼命尔时

大王即𠡠大臣𨒪疾供给自至廏中随意选取是时

流水及其二子将二十大象从治城人借索皮囊至

彼上流决处盛水象负驰疾至空泽池㵼置池中水

遂弥满时长者子于池四边彷徉而行是鱼亦随循

岸而行时长者子复作是念是鱼何缘随我而行必

为饥火所恼从我求食尔时流水告子至家启其祖

父家中可食之物悉载象上急𨒪来还尔时二子如

父教敇至家启祖说如上事尔时二子收食载象还

至父所长者心喜从子取食散著池中与鱼食已令

其饱满复思经中若有众生临命终时得闻宝胜如

来名号即生天上即便入水作如是言南无过去宝

胜如来十号名字复为是鱼解说如是甚深妙法十

二因缘尔时流水及子还家复于后时宾客醉卧尔

时其地卒大震动时十千鱼同日命终即生忉利天

既生天已思念报恩尔时十千天子从忉利天下至

长者家时长者子在楼上𥋍是十千天子以十千真

珠天妙璎珞置其头边复以十千置其足边复以十

千置右胁边复以十千置左胁边雨曼陁罗华摩诃

曼陁罗华积至于膝种种天乐出妙音声阎浮提中

有𥋍眠者皆悉觉悟流水长者亦从𥋍寤是十千天

子于空游行于王国内皆雨天华复至池泽复雨天

华便从此没还忉利宫

 商主部

如大悲经云佛告阿难过去之世有大商主为采宝

故将诸商人入于大海彼所乘船众宝悉满至海中

间其船卒坏时彼商人心怀怖畏极生忧恼其中或

有得船板者或有浮者有命终者我于尔时作彼商

主在大海中用以浮囊安隐而度时有五人呼商主

言大士商主唯愿惠施我等无畏说是语已尔时商

主即告之言诸丈夫勿生怖畏我令汝等从此大海

安隐得度阿难彼时商主身带利剑而作是念大海

之法不居死尸如其我今自舍身命此诸商人必能

得度大海之难作是念已即唤商人置已身上令善

捉持彼诸商人有𮪍背者有抱肩者有捉䏶者尔时

商主为欲施彼无怖畏故大悲熏心起大勇猛即以

利剑断已命根𨒪取命终时大海漂其死尸置之岸

上时五商人便得度海安隐受乐平吉无难还阎浮

提阿难彼时商主岂异人乎我身是也五商人者今

五比丘是也是五比丘㫺于大海而得度脱今复于

此生死大海而得度脱安置无畏涅盘彼岸

 兽王部

如大智度论云乃往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有大林树

多诸禽兽野火来烧三边俱起唯有一边而蹑一水

众兽穷逼逃命无地佛言我于尔时为大身多力鹿

以前脚跨一岸以后脚蹹一岸令众兽蹈背上而度

皮肉尽坏以慈悲力忍之至死最后一SKchar来气力已

喘自强努力忍令得过过已脊折堕水而死如是久

有非但今也前得度者今诸弟子是最后一SKchar须跋

陁是佛世世乐行精进今犹不息又贤愚经云佛过

去久逺世时时世饥俭如来因地慈救众生作大鱼

身长五百由旬国人须其肉者无问人畜皆来取啖

取已还生经于十二年施其肉血又受生经云㫺者

菩萨曾为鳖王生长大海化诸同𩔖子民群众皆修

仁德王自奉行慈悲救䕶愍于众生如母爱子其海

深长边际艰崄而悉周至靡不更历于时鳖王出于

海外在边卧息积有日月其甲坚躁犹如陆地贾人

逺来因止其上破薪然火炊煮饭食系其牛马车乘

载石皆著其上鳖王欲𧼈入水畏堕不仁适欲强忍

痛不可胜便设权计入浅水处除灭火毒不危众贾

众贾恐怖谓潮卒涨悲哀呼嗟归命诸天唯见救济

鳖王心益愍之因报贾人曰慎莫恐怖吾被火焚故

舍入水欲令痛息今当相安终不相危众贾闻之知

有活望俱时发声言南无佛鳖兴大慈还负众贾移

在岸边众人得脱靡不欢喜遥称鳖王而叹其德尊

当为桥梁多所度行为大舟航超越三界设得佛道

当复救脱生死之厄鳖王报曰善哉善哉当如来言

冬自别去佛言时鳖王者我身是也五百贾人者今

五百弟子舎利弗等是也又正法念经云若有众生

见犯法者应受死苦以财赎命令其得脱不求恩报

命终生常欢喜天从天退还得受人身不遭王难若

有众生持戒见大火起焚烧众生以水灭火救诸众

生命终生行道天受种种乐又如度狗子经说㫺有

一国谷米涌贵人民饥饿时有沙门入城分卫周遍

门室无所一获次至长者大豪贵门得粗恶饭适欲

出城门中逢一射猎屠儿抱一狗子持归欲杀见沙

门欢喜前为作礼沙门咒愿老寿长生沙门知有狗

子疑欲杀之故问其人今何所赍答曰空行无所获

持沙门又问吾已见之何为藏匿杀生之罪甚为不

善愿持我食贸此狗子令命得济卿福无量其人答

曰不能相与我故行求家门共食卿此小饭何所足

乎沙门殷勤晓喻请之其人抵突不肯随言沙门又

言设不肯者可以示我其人即出以示沙门沙门举

饭以饲狗子以手摩拔咒愿泪出卿罪所致得是犬

身不得自在见杀食啖使尔世世罪灭福生离狗子

身得生为人所在遇法三宝自然狗子得食善心生

焉踊跃欢喜知自归依人将还家屠杀共食狗子命

过即生豪贵大长者家适生堕地便有慈心时彼沙

门分卫次到长者门里分卫时长者子见彼沙门忆

识本缘便前稽首礼沙门足请前供养百味饮食前

白父母言今我欲逐此大和尚奉受经戒为作弟子

父母爱重不肯听之我今一门有汝一子当以续后

家门之主何因便欲弃家而去小儿啼泣不肯饮食

不欲听我便自就死父母见然便听令去随师学道

除去须发被三法衣讽诵佛经深解其义便得三昩

立不退转开化一切发大道意佛世难值经道难闻

能与相值无不𫎇度畜生尚有得道岂况于人宁不

获果纵复缺犯还生惭愧白净巳来黑垢自灭又杂

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鸟名

曰罗婆为鹰所捉飞腾虚空于空鸣唤言我不自觉

忽遭此难我坐舍离父母境界而游他处故遭此难

如何今日为他所困不得自在鹰语罗婆汝当何处

自有境界而得自在罗婆答言我于田耕垅中自有

境界足免诸难是为我家父母境界鹰于罗婆起憍

慢言放汝令去还耕垅中能得脱不于是罗婆得脱

鹰爪还到耕垅大块之下安住止处然复于块上欲

与鹰鬬鹰则大怒彼是小鸟敢与我鬬瞋恚极盛峻

飞直搏于是罗婆入于块下鹰鸟飞势臆冲坚块碎

身即死时罗婆鸟深伏块下仰说偈言

  鹰鸟用力来 罗婆依自块 乘瞋猛威力

  致祸碎其身 我具足通达 依于自境界

  伏怨心随喜 自观欣其力 设汝有凶愚

  百千龙象力 不如我智慧 十六分之一

  观我智胜殊 摧灭于苍鹰

颂曰

  含识皆畏死 有命惧崄危 如鱼困池涸

  难逢流水希 亲疏皆父母 何得辄相欺

  慈悲救危苦 福报自然随

感应缘略引一十五验

秦沙门释道囧

晋居士吕竦

晋居士徐荣

晋居士张崇

晋将军王懿

晋严猛妇

晋周子长

宋沙门竺惠庆

宋沙门释昙无竭

宋沙门释法进

周沙门释惠瑱

周沙门释僧实

陈沙门释惠布

唐沙门释智聪

唐居士徐善才

秦沙门释道囧乡里氏族已载前记秦姚弘始十八

年师道懿遣至河南霍山采锺乳与同学道朗等四

人共行持炬探穴入且三里遇一深流横木而过囧

最先济后辈坠木而死时火又灭冥然昏暗囧生念

已尽恸哭而已犹故一心呼观世音誓愿若𫎇出路

供百人㑹表报威神经一宿而见小光炯然状若荧

火倏忽之间穴中尽明于是见路得出岩下由此信

悟弥深屡睹灵异元嘉十九年临川康王作镇广陵

请囧供养其年九月于西斋中作十日观世音斋已

得九日夜四更尽众僧皆眠囧起礼拜还欲坐禅忽

见四壁有无数沙门悉半身出见一佛螺髻分明了

了有一长人著平上帻笺布袴褶手把长刀貎极雄

异捻香授道囧道囧时不肯受壁中沙门语云囧公

可为受香以覆䕶主人俄而霍然无所复见当尔之

时都不见众㑹诸僧唯睹所置释迦文行像而已

晋吕竦字茂髙兖州人也寓居始丰其县南溪流急

岸峭迥曲如萦又多大石白日行者犹怀危惧竦自

说其父尝行溪中去家十许里日向暮天忽风雨晦

冥如漆不复知东西自分覆溺唯归心观世音且诵

且念须臾有火光来岸如人捉炬者照见溪中了了

遥得归家火常在前导去船十馀步竦后与郗嘉宾

周旋郗所传说

晋徐荣者琅琊人尝至东阳还经定山舟人不惯误

堕洄澓中游舞涛波垂欲沉没荣无复计唯至心呼

欢世音斯须间如有数十人齐力引船者踊出澓中

还得平流沿江还下日已向暮天大阴暗风雨甚驶

不知所向而涛浪转盛荣诵经不辍口有顷望见山

头有火光赫然回柂趣之迳得还浦举船安𨼆既至

亦不复见光同旅异之疑非人火明旦问浦中人昨

夜山上是何火光众皆愕然曰昨风雨如此岂如有

火理吾等并不见然后了其为神光矣荣后为㑹稽

府督䕶谢敷闻其自说如此时与荣同船者有沙门

支道蕰谨笃士也具其事后为傅亮言之与荣所说

晋张崇京兆杜陵人也少奉法晋太元中符坚既败

长安百姓有千馀家南走归晋为镇戍所拘谓为游

寇杀其男丁虏其子女崇与同等五人手脚其械衔

身掘坑埋筑至腰各相去二十步明日将驰马射之

以为娱乐崇虑望穷尽唯洁心专念观世音夜中械

忽自破上得离身因是便𧺆遂得免脱崇既脚痛同

寻路经一寺乃复称观世音名至心礼拜以一石置

前发誓愿言今欲过江东诉乱晋帝理此冤魂救其

妻息若心愿获果此石当分为二崇礼拜已石即破

焉崇遂至京师发白虎撙具列冤氏帝乃悉如宥已

为人所略卖者皆为编户智生道人目所亲见

晋王懿字仲德太原人也守车𮪍将军世信奉法父

苖符坚时为中山太守为丁零所害仲德与兄元德

携母南归登陟峭崄饥疲绝粮无复馀计唯归心三

宝忽见一童子牵青牛见懿等饥各乞一饭因忽不

见时积雨大水懿前望浩然不知何处为浅可得揭

蹑俄有一白狼旋绕其前过水而反似若引导如此

者三于是逐狼而渡水才至膝俄得陆路南归晋帝

后自王兵尚书为徐州刺史尝欲设斋宿㫺洒埽敷

陈香华盛列经像忽闻法堂有经呗声清婉流畅懿

遽往观见有五沙门在佛坐前威容伟异神仪秀出

懿知非凡僧心甚欢敬沙门回相瞻眄意若依然音

㫖未交忽而竦身飞空而去亲表宾僚见者甚众咸

悉欣跃倍增信误右此四验出冥祥记

晋时㑹稽严猛妇出采薪为虎所害后亡猛行至蒿

中忽见云君今日行必遭不善我当相勉也既而俱

前忽逢一虎跳踉向猛妇举手指虎状而遮䕶须㬰

有二胡人荷㦸而过妇因指之虎即击胡婿得免也

右此一验出异苑录

晋周子长侨居武昌五丈涌东堈头咸康三年子长

至寒溪浦中愁家家去五丈数里合暮还五丈未达

减一里许先是空堈忽见四匝瓦屋当道门卒便捉

子长头子长曰我是佛弟子何故捉我吏问曰若是

佛弟子能经呗不子长先能诵四天王及鹿子经便

为诵之三四过捉故不置知是鬼便骂之曰武昌痴

鬼语汝我是佛弟子为汝诵经数偈故不放人也捉

者便放不复见屋鬼故遂之过家门前鬼遮不得入

门亦不得作声而心将鬼至寒溪寺中过子长便擒

鬼胸复骂曰武昌痴鬼今当将汝至寺中和尚前了

鬼亦擒子长胸相拖度五大塘西行后诸鬼谓捉

者曰放为西将牵我入寺中捉者已放子长故复语

后者曰寺中正有道人辈乃未肯畏之后一鬼小语

曰汝近城东看道人面何以得故便共大笑子长次

𨔶家三更尽右一验出灵鬼志

宋沙门竺惠庆广陵人也经行修明元嘉十二年

扬大水川陵如一惠庆将入庐山船至小而SKchar风忽

起同旅已得依浦唯惠庆船未及得泊飘飏中江风

疾浪涌静待沦覆庆正心端念诵观世音经洲际之

人望见其船迎飙截流如有数十人牵挽之者迳到

上岸一舫全济

宋元嘉初中有黄龙沙弥昙无竭者诵观世音经净

修苦行与诸徒属二十五人往寻佛国备经荒俭贞

志弥坚既𨔶天竺舎卫路逢山象一群竭赍经诵念

称名归命有师子从林中出象惊奔走后有野牛一

群鸣吼而来将欲加害竭又如初归命有大鹫飞来

牛便惊散遂得克免右此二验出冥祥记

宋髙昌有释法进或曰道进姓唐凉州张掖人幼而

精苦习读有超迈之德为沮渠𫎇逊所重逊卒子景

环为胡寇所破问进曰今欲转掠髙昌为可克不进

曰必捷但忧灾饿耳回军即定后三年景环卒弟安

周续立是岁饥荒死者无限周既事进进屡从求乞

以赈贫饿国蓄稍竭进不复求乃净洗浴取刀盐至

深穷窟饿人所聚之处次第授以三归便挂衣钵著

树投身饿者前云施汝共食众虽饥困犹义不忍受

进即自割肉拄盐以啖之两股肉尽心闷不能自割

因语饿人云汝取我皮肉犹足数日若王使来必当

将去但取藏之饿者悲悼无能取者须臾弟子来至

王人复到举国奔赴号叫相属因举之还宫周敕以

三百斛麦以施饥者别发仓廪以赈贫民至明晨乃

绝出城北阇维之烟焰冲天七日乃歇尸骸都尽唯

舌不烂即于其处起塔三层树碑于右右此一验出梁高僧传

周上党元开府寺释惠瑱不知氏族奉律贞确禅忏

为业㑹周建德六年国灭三宝瑱抱持经像𨼆于深

山遇贼欲劫初未觉也忽见一人形长丈馀美貌须

颜具好衣服乘白马朱𩦲自山顶来径至瑱前下马

而谓曰今夜贼至师可急避瑱居悬崖之下绝无馀

道疑是山神乃曰今佛法毁灭贫道容身无地故来

依投檀越今有贼来正可于此取死更何逃窜神曰

师既逺投弟子弟子亦能䕶师正尔住此遂失所在

当夜忽降大雪可深丈馀雪深道隔遂免贼难后晴

路𨳩群贼重来神遂告山下诸村曰贼欲劫瑱师汝

等急往共救乃各严器杖入山拒击贼便惊散从此

每日瑱恒慿神力安业山阜不测其终

周京师大追逺寺释僧实俗姓程咸阳灵武人也幼

怀雅亮清卓不群魏孝文大和末年从京至洛因遇

勒那三藏授以禅法三学虽通偏以九次调心故得

定水清澄禅林荣蔚于是陶化京华久而逾盛忽于

一日正午僧寝之时自上楼鸣钟急众僧出房怪问

所以实告僧曰人各𨒪备香火急赴集堂僧既集已

又告僧曰人各用心修理佛事齐诵观音以救江南

梁国其寺讲堂欲崩恐损道俗宜共救厄当尔之时

扬都讲堂正论法集道俗向千充满其中忽闻西北

异种香烟及空中经声伎乐云屯从堂北门而入直

出南门合堂惊出靴履㤀著共逐听声人既出尽堂

欻摧倒大众得全免斯危难奏闻梁主𠡠使问周果

如实救梁主三度奉请周主不放梁主遥礼备尽致

敬大送珍宝及树皮纳三衣机拂什物等禅师馀物

并皆散施唯留纳机等见在禅林寺僧互掌之以保

定三年七月十八日卒于大追逺寺春秋八十有八

朝野惊嗟人天变色哀恸二国遗坟现在菀内

陈摄山栖霞寺沙门惠布俗姓郝广陵人少怀逺操

性度虚梗志行罕俦为君王所重或见诸人乐生西

方者告云方土乃净非吾愿也如今所祈化度众生

如何在莲华中十劫受乐未若三涂处苦救济也年

至七十与众别云布命更至三五年在但老困不能

行道住世何益常愿生边地无三宝处为作佛事去

也幸愿好住愿自努力于是绝谷不食命将欲断下

敕令医证之缩臂不许沈皇后欲传香信又亦不许

临遗诀曰长生不喜夕死无忧以生无所生灭无所

灭故也未终前大地连动七日便卒移尸就林山地

又动太史奏云得道之人星灭矣时以当之初将逝

时告众前云昨夜有二菩萨来迎一是生身一是法

身吾已许之寻有诸天又来迎接以不愿生故不许

尔流光照于侃禅师户侃时怪光盛出户观见二人

向布房中不知是圣人也旦往述之恰然符合言已

端坐而化有见鬼者望见幡华满寺光明腾焰不测

其故入山视之乃见布公去世也以陈祯明元年

一月二十三日卒于本住春秋七十有馀

唐润州摄山栖霞寺释智聪未详何人昔住扬州白

马寺后度江住扬州安乐寺大业既崩思归无计𨼆

江荻中诵法华经七日不饥恒有虎绕之而已不食

已经数日聪曰吾命须臾卿须可食虎忽发言曰造

天立地无有此理忽有一翁年可八十腋下挟船翁

曰师欲度江至栖霞寺住者可即上船四虎一时目

中泪出聪曰救危扶难正在今日可迎四虎于是利

涉往𨔶南岸船及老人不知所在聪领四虎同往栖

舎利塔西径行坐禅誓不寝卧众徒八十咸不出

院若有凶事一虎入寺大声告众由此惊悟每以恒

式至贞观二十三年四月八日小食讫往止观寺与

众辞别还本房安坐而卒异香充溢丹阳一郭年九

十九矣右此四验出唐高僧传

唐武德初中有醴泉县人姓徐名善才一生已来常

修斋戒诵念观世音经过逾千遍每在京城延兴寺

玄琬律师所修营功德敬造一切经至武德二年

一月因事还家道逢胡贼被捉将去至豳州南界胡

贼凶毒所捉得汉数千人各被反缚将向洪崖差人

次第杀之头落悬崖贤者见前皆杀定知不免唯念

观音刹那不辍次到贤者初下刀时自见下刀及至

斫时心不觉惺当杀之时日始在申至于初夜觉身

在深涧树枝上坐去岸三百馀步贤者便自私念我

何故在此良久始知今日被杀何因不死身全在树

便以手摩顶觉项微痛而无损伤即知由念观音得

全身命当时十五日天时月朗其身无衣兼不得食

经由数日极觉饥寒旦渐下树循涧东行二里于其

涧内拾得一领羊裘及得一量鞋靺得着免寒复行

一里便得一盔桃枣青翠赤白似新摘来可有升馀

得食免饥自非观音神力岂得仲冬得新桃枣既免

饥寒得充气力渐上南坡到南岸上反顾北看遥见

贼营数里人畜声闹犹未眠卧贤者虽到南岸恐贼

来趁望家急行可行五十里知贼渐逺身心宁泰在

一树下歇息跏趺诵念身劳日久不觉坐息至于四

更忽寤开目见一青狼伟大向贤者前蹲坐将口拄

贤者鼻贤者见已还闭目作念云若实我仇愿食我

身以偿宿殃各舍怨结共发仁慈若是观音愿救弟

子令得安泰作此语已开眼观视不见遗迹当知诸

佛慈善根力随缘感现利益无穷今时有诵不得力

者良由轻心复由过现宿恶相资所以难感贤者平

安到家并将残桃枣呈示道俗知实不虚道年幼自见琬师说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二

校讹 第九纸五行孺宋南藏作第十一纸八行彷徉宋南藏作𠊓佯

音释

 铩翮铩山戛釱翮下革切铩翮摧翼也𦵔醢𦵔侧鱼切醢呼改切SKchar赤色也

 漉卢谷切滤也良倨切漉去滓也于为切痹湿病也𦊰古泫切䋄也

 居隐七正切假借也商居切缓也公上切牡羊也俱永𮞉

 切明玆损巨消切旅寓而居也占郞卑遥切旋风也

 切济他见苦𧢲切与磪同坚也𩦲予红切马鬛也空旱

 切地亡𨔶苦回切盔盂器也

   呉江居士周祇施赀刻此 法苑珠林第八十二卷 呉江比丘明𮗜对呉江沙弥木宏书上元许可久刻 万历辛卯冬清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