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一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四十二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一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潛遁篇第二十三

 述意部

葢聞聖賢應世影跡無方所止之國莫非利益俗士

封其吉凶上智恬其善惡正心而俟則與天同量矣

㫺晉武之世有天竺耆域宋武之初有彭城杯度竝

顯示徵瑞昭悟甿俗齊梁之有沙門寳誌者始現於

永明之初晦智若狂體同庶而藏往知來每中靈

驗動容發辭鮮有遺策士庶響赴所在如雲跡拘塵

垢神遊冥寂水火不能燋濡虵虎不能侵毒雖復限

以九闗身終無礙語其佛理則聲聞以上談其隱淪

則遁仙高士世有可善故出善應之世有可惡故出

惡應之可謂懸於日月蔽於金石者矣無疆之福於

斯見焉

 引證部

如生經云佛告諸比丘乃㫺過去無數劫時姊弟二

人姊有一子與舅俱給官御府織見帑藏中奇寳好

物即共議言吾織作勤苦藏物多少寧可共取用解

貧乏伺夜人定鑿作地穴盜取官物不可筭數明監

藏者覺物減少以啓白王王詔之曰勿廣宣之令外

知聞舅甥盜者謂王不覺王曰至于後日必復重來

且嚴警守以用待之得者收捉無令放逸藏監受詔

即加守備其人久久則重來盜外甥教舅舅今年尊

體羸力少若為守者所得不能自脱我力强盛當濟

挽舅舅適入窟為守者所執執者唤呼諸人甥捉不

制畏明識之輒截舅頭出窟持歸晨曉藏監具以啓

聞王又詔曰轝出其屍置四交路其有對哭取死屍

者則是賊魁棄之四衢警守積日人馬填噎塞路奔

突其賊射閙載兩車薪置其屍上守者啓王王詔候

伺若有燒者收縛送來於是外甥教童執炬舞戲人

衆總閙以火投薪薪然熾盛守者不覺具以啓王王

又詔曰若闍維更増嚴伺其來取骨則是元首甥又

覺之兼猥釀酒特令釀厚詣守備者微而語之遺守

者連㫺饑渴見酒聚飲飲酒過多皆共醉寐酒瓶盛

骨而去守者不覺明復啓王王又詔曰前後警守竟

不級獲其賊狡𭶑更當設謀王即出女莊嚴寳飾安

立房室於大水傍衆人侍衞伺察非妄必有利色來

趣女者逆抱投唤令人收執他日異夜甥尋竊來因

水放株令順流下唱呌犇隱守者驚𧼈謂有異人但

見株杌如是連㫺數數不變守者睡眠甥即乗株到

女房室女則執衣甥告女曰用為牽衣可捉我臂甥

素𠒋𭶑預持死人臂以用授女女便放衣捉臂而大

稱叫遲守者寤甥得脱走明具啓王王又詔曰此人

方便獨自無雙久捕不得當奈之何女即懷妊十月

生男男大端正使乳母抱行周徧國中有人見嗚便

縛送來抱兒終日無就嗚者甥為餅師住餅爐下小

兒饑啼乳母抱兒𧼈餅爐下市餅餔兒甥見兒嗚具

以白王王又詔曰何不縛送乳母答曰小兒饑啼餅

師授餅因而嗚之不識是賊何因白之王又使母更

抱兒出見近兒者便縛将來甥沽美酒呼母伺者勸

酒醉眠便盜兒去醒悟失兒具以啓王王又詔曰卿

等頑騃貪嗜狂水既不得賊復亡失兒甥時得兒抱

至他國前見國王占謝答對引經説義王大歡喜輙

賜錄位以為大臣而謂之曰吾之一國智慧方便無

逮卿者欲以臣兒若吾之兒當以相配自恣所欲對

曰不敢若王見哀其實欲索本國王女王曰善哉從

所志願王即自以為子遣使求彼王女王即可之即

遣使者欲迎王女勑其太子五百騎乗皆使嚴整甥

為賊臣甥懷恐懼若到彼國王必覺我見執不疑便

啓其王若王見遣當令人馬衣服鞍勒一無差異乃

可迎婦王然其言王令二百五十騎在前二百五十

乗在後甥在其中跨馬不下女父自出屢觀察之王

入騎中躬執甥出爾為是非前後方便捕何叵得稽

首答曰實爾是也王曰卿之聰𭶑天下無雙卿之所

願以女配之得為夫婦佛告諸比丘欲知爾時外甥

者則吾身是外國王者舍利弗是其舅者今調達是

女婦翁者輸頭檀王是婦母者摩耶夫人是其婦者

拘夷是其子者羅雲是佛説是時莫不歡喜又智度

論云菩薩思惟觀空無常相故雖有妙好五欲不生

諸結譬如國王有一大臣自覆藏罪人所不知王言

取無脂肥羊來汝若不得者當與汝罪大臣有智繫

一大羊以艸穀好養日三以狼而畏怖之羊雖得養

肥而無脂牽羊與王王遣人殺之肥而無脂王問云

何得爾答以上事菩薩亦如是見無常苦空狼令諸

結脂消諸功德肉肥又賢愚經云爾時摩竭國中有

一長者生一男兒相貎具足甚可愛敬其生之日藏

中自然出一金象父母歡喜因瑞立號名曰象護兒

漸長大象亦隨大既能行步象亦行步出入進止常

不相離若意不用便住在内象大小便唯出好金由

是因緣庫藏寳滿象護長大恒騎東西遲疾隨意甚

適人情阿闍世王聞知索看象護父子乗象在門王

聽乗象入内下象拜王王大歡喜命坐賜食麤略談

論須㬰之間辭王欲去王告象護畱象在此莫将出

耶象護慼然奉教畱之空步出宮未久之間象没於

地踊在門外象護還得乗之象護慮王見害投佛出

家得羅漢道每與比丘林間思惟其金象者恒在目

前舍衞國人聞有金象競集觀之總閙不静妨廢行

道時諸比丘以意白佛佛告象護因此致煩遣之令

去然不肯去佛復告曰汝可語之我今生分已盡更

不用汝如是至三象當滅去爾時象護奉教語之是

時金象即入地中佛告比丘因何有此果報乃往過

去迦葉佛時人壽二萬歲彼佛涅槃後起塔廟中有

菩薩本從兜率天乗象下入胎彼時象身有少剝破

時有一人見破治補因立誓願使我将來恒處尊貴

財用無乏彼人壽終生於天上盡其天命下生世間

常在尊貴恒有金象隨侍衞護爾時治象人者今象

護是由彼治象封受自然緣其敬心奉三尊故今值

我得道又襍寳藏經云㫺難陁王聰明博通事無不

練以已所知謂無酬敵羣臣無對時諸臣等即白王

言有比丘名𨙻伽斯𨙻聰明絶倫今在山中王欲試

之即使人賫一瓶酥湛然盈滿王意以為我智滿足

誰加於我斯𨙻獲酥即解其意於弟子中歛針五百

用刺酥中酥亦不溢尋遣歸王王既獲已即知其意

尋遣使請斯𨙻即赴延入宮中王與麤食食三五匙

便言已足後與細美方乃復食王復問言向云已足

何故今者猶故復食斯𨙻答言我向足麤未足於細

即語王言今者殿上可盡集人令滿其上尋即唤人

充塞徧滿更無容處王在後來将欲上殿諸人畏故

盡皆攝伏其中轉寛乃容多人斯𨙻爾時即語王言

麤飯如民細者如王民見於王誰不避路王復問言

出家在家何者得道斯𨙻答言二俱得道王復問言

若二俱得道何用出家斯𨙻答言譬如去此三千餘

里若遣少徤乗馬齎粮捉於器仗得速達不王答言

得若遣老人乗於痩馬復無粮食為可達不王言縱

令齎粮由恐不達況無粮也斯𨙻答言出家得道喻

如少壯在家得道如彼老人王復問言日之在上其

體是一何以夏時極𤍠冬時極寒夏則日長冬則日

短斯𨙻答言須彌山有上下道日於夏時行於上道

路逺行遲照千金山故長而暑𤍠日於冬時行於下

道路近行速照大海水短而極寒頌曰

  潛遁巧變  善弄冥馳  偉哉仁智

  官捕推移  羊肥無脂  象護天隨

  福應所感  冥運投機  静也沖黙

  動也神輝  綿綿違御  斖斖長斐

  反宗元象  灮潛影離  隱顯叵測

  真偽難議

感應緣略引一十三驗

西晉沙門劉薩何

西晉沙門釋杯度

西晉沙門竺佛圖澄

西晉沙門釋道進

宋沙門釋曇始

宋沙門釋法朗

宋沙門釋邵碩

宋沙門釋慧安

齊帝高洋

齊沙門釋僧慧

梁沙門釋寳誌

吳居士徐灮

捜神襍傳地仙等記

西晉慈州郭下安仁寺西劉薩何師廟者而西晉之

末此鄉本名文成郡即晉文公避地之所也州東南

不逺高平原上有人名薩何姓劉氏其廟莊麗備盡

諸飾初何在俗不異於凡人懷殺害全不奉法何亦

同之因患死蘇日在冥道中見觀世音曰汝罪重應

受苦念汝無知且放今洛下齊城丹陽㑹稽並有育

王塔可往禮拜得免先罪何得活已改革前習士俗

無佛承郭下有之便具問已方便開喻通展仁風稽

胡專直信用其語每年四月八日大㑹平原各将酒

餅及以淨供從旦至中酣飲戲樂即行淨供至中便

止過午已後共相讚佛歌詠三寳乃至于曉何遂出

家法名慧達百姓仰之敬如佛想然表異迹生信逾

隆晝在高塔為衆説法夜入蠒中以自沉隱旦從蠒

出初不寧舍故俗名為蘇何聖蘇何者稽胡名蠒也

以從蠒宿故以名焉故今彼俗村村佛堂無不立像

名胡師佛也今安仁寺廟立像極嚴土俗乞願粹者

不一每年正月轝廵村落去住自在不惟人功欲往

彼村兩人可舉額文則開顔色和悦其村一歲死衰

則少不欲去者十人不移額文則合色貌憂慘其村

一歲必有災障故俗至今常以為候俗亦以為觀世

音者假形化俗故名慧達有經一卷俗中行之純是

梵語讀者自解故黄河左右慈隰嵐石丹延綏銀八

州之地無不奉敬皆有行事如彼説之然今諸原皆

立土塔上施相刹繫以蠶蠒擬達之栖止也何於本

鄉既開佛法東造丹陽諸塔禮事已訖西𧼈涼州番

禾御谷禮山出像行出肅州酒泉郭西沙礰而卒形

骨小細狀如葵子中皆有孔可以繩連故令彼俗有

災障者就礰覓之得以凶亾不得告喪有人覓既不

得就左側觀音像上取之至夜便失明旦尋之還在

像手故士俗以此尚之

西晉杯度沙門不知何許人出自冀州年可七十許

隱匿姓字不甚修行時人未重也嘗寄宿一家家有

金像杯度晨興輙持而去主人策馬追之度自徐行

而騎走不及至河乗一小杯以過孟津因號曰杯度

後在彭城人每見之常在途路莫有知其居處所在

擔一蘆篅行止自隨或於凝雪之辰叩冰盥浴膚色

煇然不以寒慘義熙中暫在廣陵刺史沛國劉蕃素

聞其名因人要來猶擔此篅使人舉視重不能勝蕃

自起看政有敗納衣耳度辭去一手挈篅若提鴻毛

永嘉初中卒羅什聞度在彭城嘆曰我與此子戲别

已數百年矣於時乃悟什亦神人也

西晉末竺佛圖澄西域人形貌似百嵗人左脅孔圍

可四五寸以帛塞之齋日就水邊抽腸胃出洗已内

孔夜則除帛灮照一室以讀書雖未通羣籍與諸學

士輙辯析無滯莫不伏者至永嘉中遊洛下時石勒

屯兵河北以殺戮為威道俗遇害不少澄往造軍門

豫定吉凶勒見毎拜澄化令奉佛減虐省刑故中州

免者十而八九勒與劉曜相拒搆隙以問澄澄曰可

生擒耳何憂乎麻油塗掌令視見之曜被執朱繩縛

肘後果獲之如掌所見至建平四年四月八日勒至

寺灌佛微風吹鈴有聲顧謂衆曰解此鈴音者不鈴

言國有大䘮不出今年至七月而勒死石虎即位師

奉過勒賜以轝輦入出乗馬所有祥感其相極多略

而不述虎末澄告弟子曰禍将作矣及期未至吾且

過世至戊申年太子殺其母弟虎怒誅及妻子明年

虎死遂有冉閔之亂葬於鄴西一云澄死之日商者

見在流沙虎開棺唯見衣鉢澄在中原時遭凶亂而

能通暢仁化其德最高非夫至聖何能救此塗炭凡

造寺九百八十餘所通濟道俗者中分天下矣

西晉鄴中有佛圖澄弟子名道進學通内外爲石虎

所重嘗言及隱士事虎謂進曰有楊軻者朕之民也

徵之十餘年不恭王命故往省視慠然而臥朕雖不

德君臨萬邦乗轝所向天沸地涌雖不能令木石屈

SKchar何匹夫而長慠耶㫺太公之齊先誅華士太公賢

哲豈其謬乎進對曰㫺舜優蒲衣禹造伯成魏軾干

木漢美周黨管寧不應曹氏皇甫不屈晉世二聖四

君共嘉其節将欲激勵貪競以峻清風願陛下遵舜

禹之德勿効太公用刑君舉必書豈可令史遂無隱

遁之傳乎虎悦其言即遣軻還其所止差十家供給

之進還具以白澄澄睆然笑曰汝言善也但軻命有

懸矣後秦州兵亂軻弟子以牛負軻西奔運追禽并

為所害虎嘗晝寑夢見羣羊負魚從東北來寤以訪

澄澄曰不祥也鮮卑其有中原乎慕容氏後果都之

宋偽魏長安有釋曇始闗中人自出家以後多有異

迹晉孝武太元之末齎經律數十部往遼東宣化顯

授三乗及以歸戒葢髙句驪聞道之始也義熙初復

還闗中開導三輔始足白於面雖跣渉泥水未嘗沾

泥天下咸稱白足和尚時長安人王胡其叔死數年

忽見形還將胡徧遊地獄示諸果報胡辭還叔謂胡

曰既已知因果但當奉事白足阿練胡徧訪衆僧唯

見始足白於面因兹事之晉末朔方匈奴赫連勃勃

嗟之並放沙門悉皆不殺始於是潛遁山澤修頭陁

之行後託跋燾復尅長安擅威闗洛時有博陵崔皓

少習左道猜嫉釋教既位居偽輔燾所仗信乃與天

師寇氏説燾以佛化無益有損民利勸令廢之燾既

惑其言以偽太平七年遂毁滅佛法分遣軍兵燒燬

寺舍統内僧尼悉令罷道其有竄逸者皆遣人追捕

得必梟斬一境之内無復沙門始閉絶幽深軍兵所

不能至至太平之末始知燾化時将及以元㑹之日

忽杖錫到宮門有司奏云有一道人足白於面從門

而入燾令依軍法屢斬不傷遽以白燾燾大怒自以

所佩劍斫之體無餘異唯劍所著處有㾗如布線焉

時北園養虎于檻燾令以始餧之虎皆潛伏終不敢

近試以天師近檻虎輙鳴吼燾始知佛化尊高黄老

所不能及即延始上殿頂禮足下悔其信失始為説

法明辯因果燾大生愧懼遂感勵疾崔寇二人次發

惡病燾以過由於彼於是誅剪二家門族都盡宣下

國中興復正教俄而燾卒孫濬襲位方大𢎞佛法盛

迄于今始後不知所終也

宋高昌有釋法朗高昌人㓜而執行精苦多諸徵瑞

韜灮藴德人莫測其所階朗師釋法進亦高行沙門

進嘗閉户獨坐忽見朗在前問從何處來答云從户

鑰中入云與逺僧俱至日既将中願爲設食進即爲

設食唯聞𠤎鉢之聲竟不見人㫺廬山慧逺嘗以一

袈裟遺進進即以爲嚫朗云衆僧已去别日當取之

後見執㸑者就進取衣進即與之訪常執㸑者皆云

不取方知是先聖人權迹取也至魏虜毁滅佛法朗

西適龜兹龜兹王與彼國大禪師結約若有得道者

至當爲我説我當供養及朗至乃以白王王待以聖

禮後終於龜兹焚屍之日兩肩涌泉直上于天衆歎

希有收骨起塔後西域人來北土具傳此事

宋岷山通雲寺有沙門卲碩者本姓卲名碩始康人

形貌似狂而深敬佛法以宋初出家入道自稱碩公

出入行往不擇晝夜至人家眠地者人家有死就人

乞細席必有小兒亾時人咸以此為讖至四月八日

成都行像碩於衆中匍匐作師子形爾日郡縣亦見

碩作師子形乃悟分身也刺史蕭慧開及劉孟明等

並挹事之後一朝忽著布帽詣孟明少時明卒先是

孟明長史沈仲玉改鞭杖之格嚴重常科碩謂玉曰

天地嗷嗷從此起若除鞭格得刺史玉信而除之及

孟明卒仲玉果行州事以宋元嘉元年九月一日卒

岷山通靈寺臨亾語道人法進云可露吾骸急繫履

著脚既而依之出屍置寺後經二日不見所在俄而

有人從郫縣來遇進云昨見碩公在市中一脚著履

漫語云小子無冝適失我履一隻進驚而檢問沙彌

沙彌答云近送屍時怖懼右脚一履不得好繫遂失

之其迹詭異莫可測也後竟不知所終

宋江陵琵琶寺有釋慧安未詳何許人年十八出家

止江陵琵琶寺風貌庸率頗共輕之時為沙彌衆僧

列坐輙使行水安執空瓶從上至下水常不竭時咸

以異焉及受具戒稍顯靈迹常月晦夕共同學慧濟

上堂布薩堂戸未開安乃綰濟指從壁隙而入出亦

如之濟甚駭懼不敢發言後與濟共至塔下便語濟

云吾當逺行令與君别頃之便見天人妓樂香華

滿空中濟唯驚懼竟不得語安又謂曰吾前後事迹

慎勿𡚶説説必有咎唯西南有一白衣是新發意菩

薩可具為説之於是辭去便附商人入湘川中路患

痢極篤謂船主曰貧道命必應盡但出置岸邊不須

器木氣絶之後即施蟲鳥商人依其言出臥岸側夜

見火燄從身而出商人怪懼就往觀之已氣絶矣商

人行至湘東見安亦已先至俄又不知所之濟後至

陟屺寺詣隱士南陽劉虬具言其事虬即起遥禮之

謂濟曰此得道之人入火灮三昧也

齊帝諱洋即元魏丞相王歡之第二子也嫡兄澄急

㬥為奴所害洋襲其位代為相國魏将曆竆洋築壇

於南郊筮遇大壯大吉漢之卦也乃鑄金像一寫而

成魏牧為禪文魏帝署之即受其禪為大齊也凡所

行履不測其愚智委政僕射楊遵彦帝大起佛寺僧

尼溢滿諸州冬夏供施行道不絶時稠禪師箴帝曰

檀越羅刹治臨水自見帝從之覩羣羅刹在後於是

遂不食肉禁鷹鷂去官漁屠宰辛葷悉除不得入市

帝恒坐禪竟日不出禮佛行遶其疾如風受戒於昭

玄大統法師面掩地令上履髪而授焉先是帝在晉

陽使人騎駝勑曰向寺取經函使問所在帝曰任駝

出城及出奄如夢至一山山半有佛寺羣沙彌遙曰

高洋馲駝來便引見一老僧拜之曰高洋作天子何

如曰聖明曰爾來何為曰取經函僧曰洋在寺懶讀

經令北行東頭與之使者反命初帝在谷口木井佛

寺有捨身癡人不解語忽謂帝曰我去爾後來是夜

癡人死帝尋崩於晉陽

齊荆州有釋僧慧姓劉不知何許人在荆州數十年

南陽劉虬在陟屺寺請以屈之時人見之已五六十

年終亦不老舉止趨爾無甚威儀往至病人家若瞋

必死喜者必差時咸以此為讖凡未相識者並悉其

親表存亾之意慧嘗至江邊告津吏求度吏迫以舟

小未及過之須㬰已見慧在彼兩岸諸人咸歎神異

中山甄恬南平車曇同日請慧慧皆赴之後兩家檢

覆方知分身齊永明中文惠要下京行過寳誌誌撫

背曰赤龍子他無所言慧後還荆遇見鎮西長史劉

景蕤忽泣慟而捉之數日蕤果為刺史所害後至湘

州城南忽云地中有碑衆人試掘果得二枚慧後不

知所終或云永元中卒於江陵長沙寺

梁京師有釋寳誌本姓朱金城人少出家止京師道

林寺師事沙門僧儉為和尚修習禪業至宋太始初

忽如僻異居止無定飲食無時髮長數寸常跣行街

巷執一錫杖杖頭掛剪刀及鏡或掛一兩匹帛齊建

元中稍見異迹數日不食亦無饑容與人言語始若

難曉後皆効驗時或賦詩言如讖記京土士庶皆共

事之齊武帝謂其惑衆收住建康既旦人見其入市

鄽還撿獄中誌猶在焉誌語獄吏門外有兩轝食來

金鉢盛飯汝可取之既而齊文惠太子竟陵王子良

並送食餉誌果如其言建康令呂文顯以事聞武帝

帝即迎入居之後堂一時屏除内宴誌亦隨衆出既

而景陽山上猶有一誌與七僧俱帝怒遣推檢失所

閤吏啓云誌久出在省方以墨塗其身時僧正法獻

欲以一衣遺誌遣使於龍灮罽賓二寺求之並云昨

宿旦去又至其常所造廣候伯家尋之伯云誌昨在

此行道旦眠未寤使還以告獻方知其分身三處宿

焉誌嘗盛冬袒行沙門寳亮欲以納衣遺之未及發

言誌忽來引納而去又時就人求生魚膾人為辦竟

致飽乃去還視盆中魚游活如故誌後假武帝神力

見高帝於地下常受錐刀之苦帝自是永廢錐刀齊

衛尉胡諧病請誌誌注疏云胡屈明日竟不往是日

諧亾載屍還宅誌云胡屈者明日屍出也齊太尉司

馬殷齊之隨陳顯達鎮江州辭誌誌畫絹作一樹樹

上有烏語云急時可登此後顯達逆節畱齊之鎮州

及敗齊之叛入廬山追騎将及齊之見林中有一樹

樹上有烏乃誌所畫悟而登之烏竟不飛追者見烏

謂無人而返卒以見免齊屯騎桑偃将欲謀反往詣

誌誌遙見而走大呼云圍臺城欲反逆斫頭破腹後

末旬事發偃叛往SKchar方為人所得果斫頭破腹梁鄱

陽忠烈王嘗屈誌來第㑹忽令覓荆子甚急既得安

之門上莫測所以少時王便出為荆州刺史其預鑒

之明此𩔖非一誌多去來興皇淨名兩寺及今上龍

興甚見崇禮先是齊時多禁誌出入今上即位下詔

曰誌公迹拘塵垢神遊冥寂水火不能燋濡虵虎不

能侵懼語其佛理則聲聞以上談其隱淪則道仙高

者豈得以俗士常情空相拘制何其鄙狹一至於此

自今行來隨意出入勿令得後禁誌自是多出入禁

天監五年冬旱牢祭備至而求降雨誌忽上啓云

誌病不差就官乞治若不啓白於官應得鞭杖願於

華灮殿講勝鬘請雨上即使沙門法雲講勝鬘講竟

夜便大雪誌又云須一盆水加刀其上俄而雨大降

高下皆足上嘗問誌云弟子煩惑未除何以治之答

云十二識者以為十二因緣治惑藥也又問十二之

㫖答云在書字時節刻漏中識者以為書之在十二

時中又問弟子何時得静心修習答云安樂禁識者

以為禁者止也至安樂時乃止耳後法雲於華林講

華至假使黒風誌忽問風之有無答云世諦故有

第一義則無也誌往復三四畨便笑云若體是假有

此亦不可解難可解其辭㫖隱没𩔖皆如此陳征虜

者舉家事誌甚篤誌嘗為其現真形灮相如菩薩像

焉誌知名顯奇四十餘載士女恭事者數不可稱至

天監十三年冬於臺後堂謂人曰菩薩将去未及旬

日無疾而終屍骸香軟形貌熙悦臨亾然一燭以付

後閤舍人吳慶即啓聞上歎曰大師不復畱矣燭者

将以後事屬我乎因厚加殯送葬于鍾山獨龍之阜

仍於墓所立開善精舍勑陸倕製銘辭於塜内王筠

勒碑文於寺門傳其遺像處處存焉初誌顯迹之始

年可五六十許而終亦不老人咸莫測其年有徐捷

道者居于京師九日臺北自言是誌外舅弟小誌四

年計誌亾時應年九十七矣右十一驗岀梁高僧傳

徐灮在吳世常行幻術於市𨞬間種棗橘栗立得食

之而市肆賣者皆已耗失凡言水旱甚驗常過大将

軍孫琳門褰裳而趨左右唾或問其故答曰流血

覆道臭腥不可琳聞而怒殺之斬其首無血及琳廢

㓜帝更立景帝将拜蔣陵有大飄風如廪從空中墜

琳車上車為之傾頓顧見徐灮在松樹上拊手指撝

嗤笑之琳問左右無見者琳惡之俄而景帝誅琳兄

弟四人一旦為戮岀寃䰟志

周時老子者姓李名聃字伯陽楚國苦縣瀬鄉曲仁

里人其母感大流星而有娠也雖受氣於天然見生

於李家猶以李為姓或云老子先天地生或云是天

之䰟精靈之屬或云其母懷之七十歲乃生生時剖

其母左腋出出而白首故謂之老子或言其母夫老

子氏母家或老子母適到李樹下而生老子老子生

而言指李樹曰以此為我姓或云老子欲西出闗闗

尹知其非常從之問道術老子驚怪故吐舌聃然遂

有老聃之號皆不然也今案九變及先生十二化經

老子未出闗時固以名聃矣老子數易名字非但聃

而已所以爾者按九宮三五經及元辰經人生各有

厄㑹到其時其易名字以隨生氣之音則可以延年

度厄今世有道者亦如此老子在周乃二百餘年二

百餘年之中必有厄㑹非一是以名字稍多耳

殷時彭祖諱鏗帝顓頊之玄孫至殷之末世年已七

百六十七歲而不衰老少好恬靖不恤世務不營名

譽不飾車服惟以養生治身為事王聞其壽以為大

夫常稱病閑居不與政事善於補導之術并服水桂

雲母糧粉麋角常有少容閉氣内息從平旦至日中

乃免坐拭目摩搦身體䑛唇咽唾服氣數十乃以起

行言笑其體中或有疲倦不安便導引閉氣以固所

患心在存身頭面九竅五臟四肢至毛髪皆令其在

覺其氣雲行體中起於鼻口下達十指王自詣問訊

安不告致遺珍玩前後數萬彭祖皆受以恤貧賤者

略無所畱又有婇女者亦少得道知養形神方年二

百七歲視之如十五六王奉事之於掖庭為立華

紫閣飾以金玉乃令婇女乗輜軿往問道於彭祖婇

女具受諸要法以教王王試為之有驗欲殺之彭祖

知之乃去不知所如其後七十餘年門人於流沙之

西見之王不能常行彭祖之道得壽百三歲氣力丁

壯如五十時後得鄖女妖婬王失道而殂洛間相傳

言彭祖之道教人者由於王禁之故也彭祖去殷時

年七百歲非壽終也右此二驗岀神仙傳

漢時洛下有一洞穴其深不測有一婦人欲殺夫謂

夫曰未嘗見此穴夫自逆視婦遂推下經多時至底

婦於後擲飯物如欲祭之當時巔墜恍惚良久穌得

飯食之氣力小强周遑覓路仍得一穴便匍匐徒就

崎嶇反側行數十里穴寛亦有微明遂得平步行百

餘里覺所踐如塵而聞粇米香噉之芬美即裹而為

糧復齎以行所歴幽逺里數難詳而轉就明廣食所

齎盡便入一都郡郭修整宮舘莊麗臺榭房宇悉以

金𩲸為飾雖無日月而明踰三灮人皆長三丈被羽

衣奏奇樂非世所聞便告求哀長人語令前去凡過

如此者九處最後至苦饑餒長人指中庭一大栢樹

近百圍下有一羊令跪捋羊鬚初得一珠長人取之

次捋亦取後捋令噉即得療饑請問九處之名求停

不去答云君命不得停還問張華當悉此間人便復

隨穴出交州還洛問華以所得物示之華云如塵者

是黄河下龍涎泥是崑山下泥九處地仙名九館大

夫羊為癡龍其初一珠食之與天地等壽次者延年

後者充饑而已此人還往七八年間

永平五年剡縣劉晨阮肇共入天台山迷不得返

經十三日糧乏盡饑餒殆死遥望山上有一桃樹大

有子實永無登路攀緣藤葛乃得至上各噉數枚而

饑止體充復下山持杯取水欲盥嗽見蕪菁葉從山

腹流出甚鮮新復一杯流出有胡麻飯糝便共沒水

逆流行二三里得度山出一大溪邊有二女子姿質

妙絶見二人持杯出便笑曰劉阮二郎捉向所失流

杯來晨肇既不識之緣二女便呼其姓如似有舊乃

相見而悉問來何晚因邀還家其家銅瓦屋南壁及

東壁下各有一大牀皆施絳羅帳帳𧢲懸鈴金銀交

錯牀頭各有十侍婢勑云劉阮二郎經渉山岨向雖

得瓊實猶尚虗弊可速作食食胡麻飯山羊脯牛肉

甚甘美食畢行酒有一羣女來各持五三桃子笑而

言賀汝壻來酒酣作樂至暮令各就一帳宿女往就

之言聲清婉令人㤀憂遂停半年氣𠊱艸木是春時

百鳥啼鳴更懷悲思求歸甚苦女曰罪牽君當可如

何遂呼前來女子有三四十人集㑹奏樂共送劉阮

指示還路既出親舊零落邑屋改異無相識問訊得

七世孫傳聞上世入山迷不得歸至晉太元八年

復去不知何所

漢時太山黄原平旦開門忽有一青犬在門外伏守

備如家養原紲犬隨隣里獵日垂夕見一鹿便放犬

犬行甚遲原絶力逐終不及行數里至一穴入百餘

步忽有平衢槐柳列植行牆𮞉帀原隨犬入門列房

櫳户可有數十間皆女子姿容妍媚衣裳鮮麗或撫

琴瑟或執博碁至北閤有三間屋二人侍直若有所

伺見原相視而笑此青犬所致妙音壻也一人畱一

人入閤須㬰有四婢出稱太真夫人白黄郎有一女

年已弱笄冥數應為君婦既暮引原入内内有南向

堂堂前有池池中有臺臺四𧢲有徑尺穴穴中有灮

映帷席妙音容色婉妙侍婢亦美交禮既畢宴寢如

舊經數日原欲暫還報家妙音曰人神道異本非久

勢至明日解珮分袂臨階涕泗後㑹無期深加愛敬

若能相思至三月旦可修齋潔四婢送出門半日至

家情念恍惚毎至其期常見空中有軿車髣髴若飛

右此三驗岀幽明錄

述異記曰廬山上有三石梁長數十丈廣不盈尺俯

眄杳無底咸康中江州刺史𢈔亮迎吳猛猛将弟子

登山遊觀因過此梁見一老公坐桂樹下以玉杯承

甘露與猛猛徧與弟子又進至一處見崇臺廣厦玉

宇金房琳琅焜耀暉彩眩目多珍寳玉器不可識各

見數人與猛共言若舊相識設玉膏終日

又述異記曰獨𧢲者邑郡江人也年可數百歲俗失

其名頂上生一𧢲故謂之獨𧢲或忽去積載或累旬

不語及有所説則㫖趣精微咸莫能測焉所居獨以

德化亦頗有訓導一旦與家辭因入舍前江中變為

鯉魚𧢲尚在首後時時暫還容狀如平生與子孫飲

讌數日輙去

穀城鄉卒常生不知何所人也數死而復生時人為

不然後大水出所害非一而卒輙在缺門山上大呼

言卒常生在此云復雨水五日必止止則上山求祠

之但見卒衣杖革帶後數十年復為華陰市門卒

琴高趙人也以鼔琴為康王舍人行涓彭之術浮遊

冀州碭郡間二百餘年後復時入碭水中取龍子與

諸弟子期曰期日皆潔齋待於水傍設星祠果乗赤

鯉魚出入坐祠中碭中旦有萬人觀之畱一月復入

冠先宋人也以釣為業居睢水傍百餘年得魚或放

或賣或自食之常冠帶好種荔食其葩寔焉宋景公

問其道不告即殺之後數十年踞宋城門上鼓琴數

十日乃去宋人家家奉祠之右三驗岀捜神異記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一

校訛

 第十紙十二行灌宋南藏作觀第十五紙十九行在南藏作至

音釋

 甿謨耕羊諸切兩手對舉也尼敎切不靜也𭶑胡入切慧也語駭切癡

 無匪切斖斖不倦之意也席入切州名郎狄切與礫同淳沿切囤也

 脅虗業切腋下也居候切成也户版切笑 貎徒到虎委切火焚也

 餧於僞切飤也私閏龜兹龜音丘兹音慈龜兹國名楚禁切符讖也

 匐匍薄胡切匐薄墨切匍匐手行也牛刀切嗷嗷衆口愁也渠幽

 莫班子賤他甘顓頊顓朱緣切頊虗玉切顓須五帝名

 搦女𧢲切按也甚爾切餂也輜軿輜莊持切軿浦眠切輜軿婦人車有障蔽者

 秔古行切不黏稻也直紹桑感切米粒也莊所切水隔日岨

 切順髣髴髣妃兩切髴敷勿切髣髴若似也莫見切視也湖本切光也

 眩熒紨切日無常主也徒郎

 南京刑部尚書瑯琊王世貞施貲刻此法𫟍珠林第四十一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 溧水端學堯刻萬曆辛卯夏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