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一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四十二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一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潜遁篇第二十三

 述意部

葢闻圣贤应世影迹无方所止之国莫非利益俗士

封其吉凶上智恬其善恶正心而俟则与天同量矣

㫺晋武之世有天竺耆域宋武之初有彭城杯度并

显示征瑞昭悟甿俗齐梁之有沙门宝志者始现于

永明之初晦智若狂体同庶而藏往知来每中灵

验动容发辞鲜有遗策士庶响赴所在如云迹拘尘

垢神游冥寂水火不能燋濡蛇虎不能侵毒虽复限

以九闗身终无碍语其佛理则声闻以上谈其隐沦

则遁仙高士世有可善故出善应之世有可恶故出

恶应之可谓悬于日月蔽于金石者矣无疆之福于

斯见焉

 引证部

如生经云佛告诸比丘乃㫺过去无数劫时姊弟二

人姊有一子与舅俱给官御府织见帑藏中奇宝好

物即共议言吾织作勤苦藏物多少宁可共取用解

贫乏伺夜人定凿作地穴盗取官物不可算数明监

藏者觉物减少以启白王王诏之曰勿广宣之令外

知闻舅甥盗者谓王不觉王曰至于后日必复重来

且严警守以用待之得者收捉无令放逸藏监受诏

即加守备其人久久则重来盗外甥教舅舅今年尊

体羸力少若为守者所得不能自脱我力强盛当济

挽舅舅适入窟为守者所执执者唤呼诸人甥捉不

制畏明识之辄截舅头出窟持归晨晓藏监具以启

闻王又诏曰轝出其尸置四交路其有对哭取死尸

者则是贼魁弃之四衢警守积日人马填噎塞路奔

突其贼射闹载两车薪置其尸上守者启王王诏候

伺若有烧者收缚送来于是外甥教童执炬舞戏人

众总闹以火投薪薪然炽盛守者不觉具以启王王

又诏曰若阇维更増严伺其来取骨则是元首甥又

觉之兼猥酿酒特令酿厚诣守备者微而语之遗守

者连㫺饥渴见酒聚饮饮酒过多皆共醉寐酒瓶盛

骨而去守者不觉明复启王王又诏曰前后警守竟

不级获其贼狡𭶑更当设谋王即出女庄严宝饰安

立房室于大水傍众人侍卫伺察非妄必有利色来

趣女者逆抱投唤令人收执他日异夜甥寻窃来因

水放株令顺流下唱叫犇隐守者惊𧼈谓有异人但

见株杌如是连㫺数数不变守者睡眠甥即乘株到

女房室女则执衣甥告女曰用为牵衣可捉我臂甥

素𠒋𭶑预持死人臂以用授女女便放衣捉臂而大

称叫迟守者寤甥得脱走明具启王王又诏曰此人

方便独自无双久捕不得当奈之何女即怀妊十月

生男男大端正使乳母抱行周遍国中有人见呜便

缚送来抱儿终日无就呜者甥为饼师住饼炉下小

儿饥啼乳母抱儿𧼈饼炉下市饼𫗦儿甥见儿呜具

以白王王又诏曰何不缚送乳母答曰小儿饥啼饼

师授饼因而呜之不识是贼何因白之王又使母更

抱儿出见近儿者便缚将来甥沽美酒呼母伺者劝

酒醉眠便盗儿去醒悟失儿具以启王王又诏曰卿

等顽𫘤贪嗜狂水既不得贼复亡失儿甥时得儿抱

至他国前见国王占谢答对引经说义王大欢喜辄

赐录位以为大臣而谓之曰吾之一国智慧方便无

逮卿者欲以臣儿若吾之儿当以相配自恣所欲对

曰不敢若王见哀其实欲索本国王女王曰善哉从

所志愿王即自以为子遣使求彼王女王即可之即

遣使者欲迎王女敕其太子五百骑乘皆使严整甥

为贼臣甥怀恐惧若到彼国王必觉我见执不疑便

启其王若王见遣当令人马衣服鞍勒一无差异乃

可迎妇王然其言王令二百五十骑在前二百五十

乘在后甥在其中跨马不下女父自出屡观察之王

入骑中躬执甥出尔为是非前后方便捕何叵得稽

首答曰实尔是也王曰卿之聪𭶑天下无双卿之所

愿以女配之得为夫妇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外甥

者则吾身是外国王者舍利弗是其舅者今调达是

女妇翁者输头檀王是妇母者摩耶夫人是其妇者

拘夷是其子者罗云是佛说是时莫不欢喜又智度

论云菩萨思惟观空无常相故虽有妙好五欲不生

诸结譬如国王有一大臣自覆藏罪人所不知王言

取无脂肥羊来汝若不得者当与汝罪大臣有智系

一大羊以艸谷好养日三以狼而畏怖之羊虽得养

肥而无脂牵羊与王王遣人杀之肥而无脂王问云

何得尔答以上事菩萨亦如是见无常苦空狼令诸

结脂消诸功德肉肥又贤愚经云尔时摩竭国中有

一长者生一男儿相貎具足甚可爱敬其生之日藏

中自然出一金象父母欢喜因瑞立号名曰象护儿

渐长大象亦随大既能行步象亦行步出入进止常

不相离若意不用便住在内象大小便唯出好金由

是因缘库藏宝满象护长大恒骑东西迟疾随意甚

适人情阿阇世王闻知索看象护父子乘象在门王

听乘象入内下象拜王王大欢喜命坐赐食粗略谈

论须㬰之间辞王欲去王告象护留象在此莫将出

耶象护戚然奉教留之空步出宫未久之间象没于

地踊在门外象护还得乘之象护虑王见害投佛出

家得罗汉道每与比丘林间思惟其金象者恒在目

前舍卫国人闻有金象竞集观之总闹不静妨废行

道时诸比丘以意白佛佛告象护因此致烦遣之令

去然不肯去佛复告曰汝可语之我今生分已尽更

不用汝如是至三象当灭去尔时象护奉教语之是

时金象即入地中佛告比丘因何有此果报乃往过

去迦叶佛时人寿二万岁彼佛涅槃后起塔庙中有

菩萨本从兜率天乘象下入胎彼时象身有少剥破

时有一人见破治补因立誓愿使我将来恒处尊贵

财用无乏彼人寿终生于天上尽其天命下生世间

常在尊贵恒有金象随侍卫护尔时治象人者今象

护是由彼治象封受自然缘其敬心奉三尊故今值

我得道又杂宝藏经云㫺难陁王聪明博通事无不

练以已所知谓无酬敌群臣无对时诸臣等即白王

言有比丘名𨙻伽斯𨙻聪明绝伦今在山中王欲试

之即使人赍一瓶酥湛然盈满王意以为我智满足

谁加于我斯𨙻获酥即解其意于弟子中敛针五百

用刺酥中酥亦不溢寻遣归王王既获已即知其意

寻遣使请斯𨙻即赴延入宫中王与粗食食三五匙

便言已足后与细美方乃复食王复问言向云已足

何故今者犹故复食斯𨙻答言我向足粗未足于细

即语王言今者殿上可尽集人令满其上寻即唤人

充塞遍满更无容处王在后来将欲上殿诸人畏故

尽皆摄伏其中转寛乃容多人斯𨙻尔时即语王言

粗饭如民细者如王民见于王谁不避路王复问言

出家在家何者得道斯𨙻答言二俱得道王复问言

若二俱得道何用出家斯𨙻答言譬如去此三千馀

里若遣少徤乘马赍粮捉于器仗得速达不王答言

得若遣老人乘于痩马复无粮食为可达不王言纵

令赍粮由恐不达况无粮也斯𨙻答言出家得道喻

如少壮在家得道如彼老人王复问言日之在上其

体是一何以夏时极𤍠冬时极寒夏则日长冬则日

短斯𨙻答言须弥山有上下道日于夏时行于上道

路逺行迟照千金山故长而暑𤍠日于冬时行于下

道路近行速照大海水短而极寒颂曰

  潜遁巧变  善弄冥驰  伟哉仁智

  官捕推移  羊肥无脂  象护天随

  福应所感  冥运投机  静也冲黙

  动也神辉  绵绵违御  斖斖长斐

  反宗元象  灮潜影离  隐显叵测

  真伪难议

感应缘略引一十三验

西晋沙门刘萨何

西晋沙门释杯度

西晋沙门竺佛图澄

西晋沙门释道进

宋沙门释昙始

宋沙门释法朗

宋沙门释邵硕

宋沙门释慧安

齐帝高洋

齐沙门释僧慧

梁沙门释宝志

吴居士徐灮

捜神杂传地仙等记

西晋慈州郭下安仁寺西刘萨何师庙者而西晋之

末此乡本名文成郡即晋文公避地之所也州东南

不逺高平原上有人名萨何姓刘氏其庙庄丽备尽

诸饰初何在俗不异于凡人怀杀害全不奉法何亦

同之因患死苏日在冥道中见观世音曰汝罪重应

受苦念汝无知且放今洛下齐城丹阳㑹稽并有育

王塔可往礼拜得免先罪何得活已改革前习士俗

无佛承郭下有之便具问已方便开喻通展仁风稽

胡专直信用其语每年四月八日大㑹平原各将酒

饼及以净供从旦至中酣饮戏乐即行净供至中便

止过午已后共相赞佛歌咏三宝乃至于晓何遂出

家法名慧达百姓仰之敬如佛想然表异迹生信逾

隆昼在高塔为众说法夜入茧中以自沉隐旦从茧

出初不宁舍故俗名为苏何圣苏何者稽胡名茧也

以从茧宿故以名焉故今彼俗村村佛堂无不立像

名胡师佛也今安仁寺庙立像极严土俗乞愿粹者

不一每年正月轝巡村落去住自在不惟人功欲往

彼村两人可举额文则开颜色和悦其村一岁死衰

则少不欲去者十人不移额文则合色貌忧惨其村

一岁必有灾障故俗至今常以为候俗亦以为观世

音者假形化俗故名慧达有经一卷俗中行之纯是

梵语读者自解故黄河左右慈隰岚石丹延绥银八

州之地无不奉敬皆有行事如彼说之然今诸原皆

立土塔上施相刹系以蚕茧拟达之栖止也何于本

乡既开佛法东造丹阳诸塔礼事已讫西𧼈凉州番

禾御谷礼山出像行出肃州酒泉郭西沙礰而卒形

骨小细状如葵子中皆有孔可以绳连故令彼俗有

灾障者就礰觅之得以凶亡不得告丧有人觅既不

得就左侧观音像上取之至夜便失明旦寻之还在

像手故士俗以此尚之

西晋杯度沙门不知何许人出自冀州年可七十许

隐匿姓字不甚修行时人未重也尝寄宿一家家有

金像杯度晨兴辄持而去主人策马追之度自徐行

而骑走不及至河乘一小杯以过孟津因号曰杯度

后在彭城人每见之常在途路莫有知其居处所在

担一芦篅行止自随或于凝雪之辰叩冰盥浴肤色

辉然不以寒惨义熙中暂在广陵刺史沛国刘蕃素

闻其名因人要来犹担此篅使人举视重不能胜蕃

自起看政有败纳衣耳度辞去一手挈篅若提鸿毛

永嘉初中卒罗什闻度在彭城叹曰我与此子戏别

已数百年矣于时乃悟什亦神人也

西晋末竺佛图澄西域人形貌似百岁人左胁孔围

可四五寸以帛塞之斋日就水边抽肠胃出洗已内

孔夜则除帛灮照一室以读书虽未通群籍与诸学

士辄辩析无滞莫不伏者至永嘉中游洛下时石勒

屯兵河北以杀戮为威道俗遇害不少澄往造军门

豫定吉凶勒见毎拜澄化令奉佛减虐省刑故中州

免者十而八九勒与刘曜相拒构隙以问澄澄曰可

生擒耳何忧乎麻油涂掌令视见之曜被执朱绳缚

肘后果获之如掌所见至建平四年四月八日勒至

寺灌佛微风吹铃有声顾谓众曰解此铃音者不铃

言国有大䘮不出今年至七月而勒死石虎即位师

奉过勒赐以轝辇入出乘马所有祥感其相极多略

而不述虎末澄告弟子曰祸将作矣及期未至吾且

过世至戊申年太子杀其母弟虎怒诛及妻子明年

虎死遂有冉闵之乱葬于邺西一云澄死之日商者

见在流沙虎开棺唯见衣钵澄在中原时遭凶乱而

能通畅仁化其德最高非夫至圣何能救此涂炭凡

造寺九百八十馀所通济道俗者中分天下矣

西晋邺中有佛图澄弟子名道进学通内外为石虎

所重尝言及隐士事虎谓进曰有杨轲者朕之民也

征之十馀年不恭王命故往省视傲然而卧朕虽不

德君临万邦乘轝所向天沸地涌虽不能令木石屈

SKchar何匹夫而长傲耶㫺太公之齐先诛华士太公贤

哲岂其谬乎进对曰㫺舜优蒲衣禹造伯成魏轼干

木汉美周党管宁不应曹氏皇甫不屈晋世二圣四

君共嘉其节将欲激励贪竞以峻清风愿陛下遵舜

禹之德勿效太公用刑君举必书岂可令史遂无隐

遁之传乎虎悦其言即遣轲还其所止差十家供给

之进还具以白澄澄睆然笑曰汝言善也但轲命有

悬矣后秦州兵乱轲弟子以牛负轲西奔运追禽并

为所害虎尝昼寝梦见群羊负鱼从东北来寤以访

澄澄曰不祥也鲜卑其有中原乎慕容氏后果都之

宋伪魏长安有释昙始闗中人自出家以后多有异

迹晋孝武太元之末赍经律数十部往辽东宣化显

授三乘及以归戒葢髙句骊闻道之始也义熙初复

还闗中开导三辅始足白于面虽跣渉泥水未尝沾

泥天下咸称白足和尚时长安人王胡其叔死数年

忽见形还将胡遍游地狱示诸果报胡辞还叔谓胡

曰既已知因果但当奉事白足阿练胡遍访众僧唯

见始足白于面因兹事之晋末朔方匈奴赫连勃勃

嗟之并放沙门悉皆不杀始于是潜遁山泽修头陁

之行后托跋焘复克长安擅威闗洛时有博陵崔皓

少习左道猜嫉释教既位居伪辅焘所仗信乃与天

师寇氏说焘以佛化无益有损民利劝令废之焘既

惑其言以伪太平七年遂毁灭佛法分遣军兵烧毁

寺舍统内僧尼悉令罢道其有窜逸者皆遣人追捕

得必枭斩一境之内无复沙门始闭绝幽深军兵所

不能至至太平之末始知焘化时将及以元㑹之日

忽杖锡到宫门有司奏云有一道人足白于面从门

而入焘令依军法屡斩不伤遽以白焘焘大怒自以

所佩剑斫之体无馀异唯剑所著处有㾗如布线焉

时北园养虎于槛焘令以始喂之虎皆潜伏终不敢

近试以天师近槛虎辄鸣吼焘始知佛化尊高黄老

所不能及即延始上殿顶礼足下悔其信失始为说

法明辩因果焘大生愧惧遂感励疾崔寇二人次发

恶病焘以过由于彼于是诛剪二家门族都尽宣下

国中兴复正教俄而焘卒孙浚袭位方大𢎞佛法盛

迄于今始后不知所终也

宋高昌有释法朗高昌人㓜而执行精苦多诸征瑞

韬灮蕴德人莫测其所阶朗师释法进亦高行沙门

进尝闭户独坐忽见朗在前问从何处来答云从户

钥中入云与逺僧俱至日既将中愿为设食进即为

设食唯闻𠤎钵之声竟不见人㫺庐山慧逺尝以一

袈裟遗进进即以为嚫朗云众僧已去别日当取之

后见执㸑者就进取衣进即与之访常执㸑者皆云

不取方知是先圣人权迹取也至魏虏毁灭佛法朗

西适龟兹龟兹王与彼国大禅师结约若有得道者

至当为我说我当供养及朗至乃以白王王待以圣

礼后终于龟兹焚尸之日两肩涌泉直上于天众叹

希有收骨起塔后西域人来北土具传此事

宋岷山通云寺有沙门卲硕者本姓卲名硕始康人

形貌似狂而深敬佛法以宋初出家入道自称硕公

出入行往不择昼夜至人家眠地者人家有死就人

乞细席必有小儿亡时人咸以此为谶至四月八日

成都行像硕于众中匍匐作师子形尔日郡县亦见

硕作师子形乃悟分身也刺史萧慧开及刘孟明等

并挹事之后一朝忽著布帽诣孟明少时明卒先是

孟明长史沈仲玉改鞭杖之格严重常科硕谓玉曰

天地嗷嗷从此起若除鞭格得刺史玉信而除之及

孟明卒仲玉果行州事以宋元嘉元年九月一日卒

岷山通灵寺临亡语道人法进云可露吾骸急系履

著脚既而依之出尸置寺后经二日不见所在俄而

有人从郫县来遇进云昨见硕公在市中一脚著履

漫语云小子无冝适失我履一只进惊而检问沙弥

沙弥答云近送尸时怖惧右脚一履不得好系遂失

之其迹诡异莫可测也后竟不知所终

宋江陵琵琶寺有释慧安未详何许人年十八出家

止江陵琵琶寺风貌庸率颇共轻之时为沙弥众僧

列坐辄使行水安执空瓶从上至下水常不竭时咸

以异焉及受具戒稍显灵迹常月晦夕共同学慧济

上堂布萨堂戸未开安乃绾济指从壁隙而入出亦

如之济甚骇惧不敢发言后与济共至塔下便语济

云吾当逺行令与君别顷之便见天人妓乐香华

满空中济唯惊惧竟不得语安又谓曰吾前后事迹

慎勿𡚶说说必有咎唯西南有一白衣是新发意菩

萨可具为说之于是辞去便附商人入湘川中路患

痢极笃谓船主曰贫道命必应尽但出置岸边不须

器木气绝之后即施虫鸟商人依其言出卧岸侧夜

见火焰从身而出商人怪惧就往观之已气绝矣商

人行至湘东见安亦已先至俄又不知所之济后至

陟屺寺诣隐士南阳刘虬具言其事虬即起遥礼之

谓济曰此得道之人入火灮三昧也

齐帝讳洋即元魏丞相王欢之第二子也嫡兄澄急

㬥为奴所害洋袭其位代为相国魏将历竆洋筑坛

于南郊筮遇大壮大吉汉之卦也乃铸金像一写而

成魏牧为禅文魏帝署之即受其禅为大齐也凡所

行履不测其愚智委政仆射杨遵彦帝大起佛寺僧

尼溢满诸州冬夏供施行道不绝时稠禅师箴帝曰

檀越罗刹治临水自见帝从之睹群罗刹在后于是

遂不食肉禁鹰鹞去官渔屠宰辛荤悉除不得入市

帝恒坐禅竟日不出礼佛行绕其疾如风受戒于昭

玄大统法师面掩地令上履髪而授焉先是帝在晋

阳使人骑驼敕曰向寺取经函使问所在帝曰任驼

出城及出奄如梦至一山山半有佛寺群沙弥遥曰

高洋馲驼来便引见一老僧拜之曰高洋作天子何

如曰圣明曰尔来何为曰取经函僧曰洋在寺懒读

经令北行东头与之使者反命初帝在谷口木井佛

寺有舍身痴人不解语忽谓帝曰我去尔后来是夜

痴人死帝寻崩于晋阳

齐荆州有释僧慧姓刘不知何许人在荆州数十年

南阳刘虬在陟屺寺请以屈之时人见之已五六十

年终亦不老举止趋尔无甚威仪往至病人家若瞋

必死喜者必差时咸以此为谶凡未相识者并悉其

亲表存亡之意慧尝至江边告津吏求度吏迫以舟

小未及过之须㬰已见慧在彼两岸诸人咸叹神异

中山甄恬南平车昙同日请慧慧皆赴之后两家检

覆方知分身齐永明中文惠要下京行过宝志志抚

背曰赤龙子他无所言慧后还荆遇见镇西长史刘

景蕤忽泣恸而捉之数日蕤果为刺史所害后至湘

州城南忽云地中有碑众人试掘果得二枚慧后不

知所终或云永元中卒于江陵长沙寺

梁京师有释宝志本姓朱金城人少出家止京师道

林寺师事沙门僧俭为和尚修习禅业至宋太始初

忽如僻异居止无定饮食无时发长数寸常跣行街

巷执一锡杖杖头挂剪刀及镜或挂一两匹帛齐建

元中稍见异迹数日不食亦无饥容与人言语始若

难晓后皆效验时或赋诗言如谶记京土士庶皆共

事之齐武帝谓其惑众收住建康既旦人见其入市

鄽还捡狱中志犹在焉志语狱吏门外有两轝食来

金钵盛饭汝可取之既而齐文惠太子竟陵王子良

并送食饷志果如其言建康令吕文显以事闻武帝

帝即迎入居之后堂一时屏除内宴志亦随众出既

而景阳山上犹有一志与七僧俱帝怒遣推检失所

阁吏启云志久出在省方以墨涂其身时僧正法献

欲以一衣遗志遣使于龙灮罽宾二寺求之并云昨

宿旦去又至其常所造广候伯家寻之伯云志昨在

此行道旦眠未寤使还以告献方知其分身三处宿

焉志尝盛冬袒行沙门宝亮欲以纳衣遗之未及发

言志忽来引纳而去又时就人求生鱼脍人为办竟

致饱乃去还视盆中鱼游活如故志后假武帝神力

见高帝于地下常受锥刀之苦帝自是永废锥刀齐

卫尉胡谐病请志志注疏云胡屈明日竟不往是日

谐亡载尸还宅志云胡屈者明日尸出也齐太尉司

马殷齐之随陈显达镇江州辞志志画绢作一树树

上有乌语云急时可登此后显达逆节留齐之镇州

及败齐之叛入庐山追骑将及齐之见林中有一树

树上有乌乃志所画悟而登之乌竟不飞追者见乌

谓无人而返卒以见免齐屯骑桑偃将欲谋反往诣

志志遥见而走大呼云围台城欲反逆斫头破腹后

末旬事发偃叛往殊方为人所得果斫头破腹梁鄱

阳忠烈王尝屈志来第㑹忽令觅荆子甚急既得安

之门上莫测所以少时王便出为荆州刺史其预鉴

之明此𩔖非一志多去来兴皇净名两寺及今上龙

兴甚见崇礼先是齐时多禁志出入今上即位下诏

曰志公迹拘尘垢神游冥寂水火不能燋濡蛇虎不

能侵惧语其佛理则声闻以上谈其隐沦则道仙高

者岂得以俗士常情空相拘制何其鄙狭一至于此

自今行来随意出入勿令得后禁志自是多出入禁

天监五年冬旱牢祭备至而求降雨志忽上启云

志病不差就官乞治若不启白于官应得鞭杖愿于

华灮殿讲胜鬘请雨上即使沙门法云讲胜鬘讲竟

夜便大雪志又云须一盆水加刀其上俄而雨大降

高下皆足上尝问志云弟子烦惑未除何以治之答

云十二识者以为十二因缘治惑药也又问十二之

㫖答云在书字时节刻漏中识者以为书之在十二

时中又问弟子何时得静心修习答云安乐禁识者

以为禁者止也至安乐时乃止耳后法云于华林讲

华至假使黒风志忽问风之有无答云世谛故有

第一义则无也志往复三四畨便笑云若体是假有

此亦不可解难可解其辞㫖隐没𩔖皆如此陈征虏

者举家事志甚笃志尝为其现真形灮相如菩萨像

焉志知名显奇四十馀载士女恭事者数不可称至

天监十三年冬于台后堂谓人曰菩萨将去未及旬

日无疾而终尸骸香软形貌熙悦临亡然一烛以付

后阁舍人吴庆即启闻上叹曰大师不复留矣烛者

将以后事属我乎因厚加殡送葬于锺山独龙之阜

仍于墓所立开善精舍敕陆倕制铭辞于塜内王筠

勒碑文于寺门传其遗像处处存焉初志显迹之始

年可五六十许而终亦不老人咸莫测其年有徐捷

道者居于京师九日台北自言是志外舅弟小志四

年计志亡时应年九十七矣右十一验岀梁高僧传

徐灮在吴世常行幻术于市𨞬间种枣橘栗立得食

之而市肆卖者皆已耗失凡言水旱甚验常过大将

军孙琳门褰裳而趋左右唾或问其故答曰流血

覆道臭腥不可琳闻而怒杀之斩其首无血及琳废

㓜帝更立景帝将拜蒋陵有大飘风如廪从空中坠

琳车上车为之倾顿顾见徐灮在松树上拊手指㧑

嗤笑之琳问左右无见者琳恶之俄而景帝诛琳兄

弟四人一旦为戮岀冤魂志

周时老子者姓李名聃字伯阳楚国苦县瀬乡曲仁

里人其母感大流星而有娠也虽受气于天然见生

于李家犹以李为姓或云老子先天地生或云是天

之魂精灵之属或云其母怀之七十岁乃生生时剖

其母左腋出出而白首故谓之老子或言其母夫老

子氏母家或老子母适到李树下而生老子老子生

而言指李树曰以此为我姓或云老子欲西出闗闗

尹知其非常从之问道术老子惊怪故吐舌聃然遂

有老聃之号皆不然也今案九变及先生十二化经

老子未出闗时固以名聃矣老子数易名字非但聃

而已所以尔者按九宫三五经及元辰经人生各有

厄㑹到其时其易名字以随生气之音则可以延年

度厄今世有道者亦如此老子在周乃二百馀年二

百馀年之中必有厄㑹非一是以名字稍多耳

殷时彭祖讳铿帝颛顼之玄孙至殷之末世年已七

百六十七岁而不衰老少好恬靖不恤世务不营名

誉不饰车服惟以养生治身为事王闻其寿以为大

夫常称病闲居不与政事善于补导之术并服水桂

云母粮粉麋角常有少容闭气内息从平旦至日中

乃免坐拭目摩搦身体䑛唇咽唾服气数十乃以起

行言笑其体中或有疲倦不安便导引闭气以固所

患心在存身头面九窍五脏四肢至毛髪皆令其在

觉其气云行体中起于鼻口下达十指王自诣问讯

安不告致遗珍玩前后数万彭祖皆受以恤贫贱者

略无所留又有婇女者亦少得道知养形神方年二

百七岁视之如十五六王奉事之于掖庭为立华

紫阁饰以金玉乃令婇女乘辎軿往问道于彭祖婇

女具受诸要法以教王王试为之有验欲杀之彭祖

知之乃去不知所如其后七十馀年门人于流沙之

西见之王不能常行彭祖之道得寿百三岁气力丁

壮如五十时后得郧女妖淫王失道而殂洛间相传

言彭祖之道教人者由于王禁之故也彭祖去殷时

年七百岁非寿终也右此二验岀神仙传

汉时洛下有一洞穴其深不测有一妇人欲杀夫谓

夫曰未尝见此穴夫自逆视妇遂推下经多时至底

妇于后掷饭物如欲祭之当时巅坠恍惚良久稣得

饭食之气力小强周遑觅路仍得一穴便匍匐徒就

崎岖反侧行数十里穴寛亦有微明遂得平步行百

馀里觉所践如尘而闻粇米香啖之芬美即裹而为

粮复赍以行所历幽逺里数难详而转就明广食所

赍尽便入一都郡郭修整宫馆庄丽台榭房宇悉以

金𩲸为饰虽无日月而明逾三灮人皆长三丈被羽

衣奏奇乐非世所闻便告求哀长人语令前去凡过

如此者九处最后至苦饥馁长人指中庭一大柏树

近百围下有一羊令跪捋羊须初得一珠长人取之

次捋亦取后捋令啖即得疗饥请问九处之名求停

不去答云君命不得停还问张华当悉此间人便复

随穴出交州还洛问华以所得物示之华云如尘者

是黄河下龙涎泥是昆山下泥九处地仙名九馆大

夫羊为痴龙其初一珠食之与天地等寿次者延年

后者充饥而已此人还往七八年间

永平五年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迷不得返

经十三日粮乏尽饥馁殆死遥望山上有一桃树大

有子实永无登路攀缘藤葛乃得至上各啖数枚而

饥止体充复下山持杯取水欲盥嗽见芜菁叶从山

腹流出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便共没水

逆流行二三里得度山出一大溪边有二女子姿质

妙绝见二人持杯出便笑曰刘阮二郎捉向所失流

杯来晨肇既不识之缘二女便呼其姓如似有旧乃

相见而悉问来何晚因邀还家其家铜瓦屋南壁及

东壁下各有一大床皆施绛罗帐帐𧢲悬铃金银交

错床头各有十侍婢敕云刘阮二郎经渉山岨向虽

得琼实犹尚虗弊可速作食食胡麻饭山羊脯牛肉

甚甘美食毕行酒有一群女来各持五三桃子笑而

言贺汝婿来酒酣作乐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

之言声清婉令人㤀忧遂停半年气𠊱艸木是春时

百鸟啼鸣更怀悲思求归甚苦女曰罪牵君当可如

何遂呼前来女子有三四十人集㑹奏乐共送刘阮

指示还路既出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相识问讯得

七世孙传闻上世入山迷不得归至晋太元八年

复去不知何所

汉时太山黄原平旦开门忽有一青犬在门外伏守

备如家养原绁犬随邻里猎日垂夕见一鹿便放犬

犬行甚迟原绝力逐终不及行数里至一穴入百馀

步忽有平衢槐柳列植行墙𮞉匝原随犬入门列房

栊户可有数十间皆女子姿容妍媚衣裳鲜丽或抚

琴瑟或执博棋至北阁有三间屋二人侍直若有所

伺见原相视而笑此青犬所致妙音婿也一人留一

人入阁须㬰有四婢出称太真夫人白黄郎有一女

年已弱笄冥数应为君妇既暮引原入内内有南向

堂堂前有池池中有台台四𧢲有径尺穴穴中有灮

映帷席妙音容色婉妙侍婢亦美交礼既毕宴寝如

旧经数日原欲暂还报家妙音曰人神道异本非久

势至明日解佩分袂临阶涕泗后㑹无期深加爱敬

若能相思至三月旦可修斋洁四婢送出门半日至

家情念恍惚毎至其期常见空中有軿车仿佛若飞

右此三验岀幽明录

述异记曰庐山上有三石梁长数十丈广不盈尺俯

眄杳无底咸康中江州刺史𢈔亮迎吴猛猛将弟子

登山游观因过此梁见一老公坐桂树下以玉杯承

甘露与猛猛遍与弟子又进至一处见崇台广厦玉

宇金房琳琅焜耀晖彩眩目多珍宝玉器不可识各

见数人与猛共言若旧相识设玉膏终日

又述异记曰独𧢲者邑郡江人也年可数百岁俗失

其名顶上生一𧢲故谓之独𧢲或忽去积载或累旬

不语及有所说则㫖趣精微咸莫能测焉所居独以

德化亦颇有训导一旦与家辞因入舍前江中变为

鲤鱼𧢲尚在首后时时暂还容状如平生与子孙饮

宴数日辄去

谷城乡卒常生不知何所人也数死而复生时人为

不然后大水出所害非一而卒辄在缺门山上大呼

言卒常生在此云复雨水五日必止止则上山求祠

之但见卒衣杖革带后数十年复为华阴市门卒

琴高赵人也以鼔琴为康王舍人行涓彭之术浮游

冀州砀郡间二百馀年后复时入砀水中取龙子与

诸弟子期曰期日皆洁斋待于水傍设星祠果乘赤

鲤鱼出入坐祠中砀中旦有万人观之留一月复入

冠先宋人也以钓为业居睢水傍百馀年得鱼或放

或卖或自食之常冠带好种荔食其葩寔焉宋景公

问其道不告即杀之后数十年踞宋城门上鼓琴数

十日乃去宋人家家奉祠之右三验岀捜神异记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一

校讹

 第十纸十二行灌宋南藏作观第十五纸十九行在南藏作至

音释

 甿谟耕羊诸切两手对举也尼教切不静也𭶑胡入切慧也𫘤语骇切痴

 无匪切斖斖不倦之意也席入切州名郎狄切与砾同淳沿切囤也

 胁虗业切腋下也居候切成也户版切笑 貎徒到虎委切火焚也

 喂于伪切饲也私闰龟兹龟音丘兹音慈龟兹国名楚禁切符谶也

 匐匍薄胡切匐薄墨切匍匐手行也牛刀切嗷嗷众口愁也渠幽

 莫班子贱他甘颛顼颛朱缘切顼虗玉切颛须五帝名

 搦女𧢲切按也甚尔切餂也辎軿辎庄持切軿浦眠切辎軿妇人车有障蔽者

 粳古行切不黏稻也直绍桑感切米粒也庄所切水隔日岨

 切顺仿佛仿妃两切佛敷勿切仿佛若似也莫见切视也湖本切光也

 眩荧紨切日无常主也徒郎

 南京刑部尚书琅琊王世贞施赀刻此法𫟍珠林第四十一卷 呉江比丘明觉对 真

 州王国英书 溧水端学尧刻万历辛卯夏淸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