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服的沒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洋服的没落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法會和歌劇 洋服的沒落
作者:魯迅
1934年4月21日
朋友
本作品收錄於《花邊文學

署名:韋士繇

  幾十年來,我們常常恨着自己沒有合意的衣服穿。清朝末年,帶些革命色采的英雄不但恨辮子,也恨馬褂和袍子,因爲這是滿洲服。一位老先生到日本去游歷,看見那邊的服裝,高興的了不得,做了一篇文章登在雜誌上,叫作《不圖今日重見漢官儀》。他是贊成恢復古裝的。

  然而革命之後,採用的卻是洋裝,這是因爲大家要維新,要便捷,要腰骨筆挺。少年英俊之徒,不但自己必洋裝,還厭惡别人穿袍子。那時聽說竟有人去責問樊山老人,問他爲什麼要穿滿洲的衣裳。樊山回問道:「你穿的是那里的服饰呢?」少年答道:「我穿的是外國服。」樊山道:「我穿的也是外國服。」

  這故事頗爲傳誦一時,給袍褂黨揚眉吐氣。不過其中是帶一點反對革命的意味的,和近日的因爲衛生,因爲經濟的大兩樣。後來,洋服終于和華人漸漸的反目了,不但袁世凱朝,就定袍子馬褂爲常禮服,五四運動之後,北京大學要整飭校風,規定制服了,請學生們公議,那議決的也是:袍子和馬褂!

  這回的不取洋服的原因卻正如林語堂先生所說,因其不合于衛生。造化賦給我們的腰和脖子,本是可以彎曲的,彎腰曲背,在中國是一種常態,逆來尚須順受,順來自然更当順受了。所以我們是最能研究人體,順其自然而用之的人民。脖子最細,發明了砍頭;膝關節能彎,發明了下跪;臀部多肉,又不致命,就發明了打屁股。違反自然的洋服,于是便漸漸的自然的沒落了。

  這洋服的遺迹,現在已只殘留在摩登男女的身上,恰如辮子小腳,不過偶然還見于頑固男女的身上一般。不料竟又來了一道催命符,是鏹水悄悄從背後洒過來了。

  這怎麼辦呢?

  恢復古制罷,自黄帝以至宋明的衣裳,一時實難以明白;學戲臺上的裝束罷,蟒袍玉帶,粉底皂靴,坐了摩託車喫番菜,實在也不免有些滑稽。所以改來改去,大約總還是袍子馬褂牢穩。雖然也是外國服,但恐怕是不会脱下的了——這實在有些稀奇。

  (四月二十一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