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伽藍記 (四部叢刊本)/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洛陽伽藍記 卷二
後魏 楊衒之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明如隱堂本
卷三

洛陽城東伽藍記卷第二

       魏撫軍府司馬楊衒之撰

明懸尼寺彭城武宣王勰所立也在建春門外

 石樓南榖水周圍遶城至建春門外東入陽

 渠石橋橋有四柱在道南銘云漢陽嘉四年

 將作大匠馬憲造逮我孝昌三年大雨頺橋

 柱始埋沒道北二柱至今猶存衒之按劉澄

 之山川古今記戴延之西征記並云晉太康

 元年造此則失之遠矣按澄之等並生在江

 表未游中土假因征役暫來經過至於舊事

 多非親覽聞諸道路便爲穿鑿誤我後學日

 月巳甚有三層塔一所未加莊嚴寺東有中

 朝時常滿倉高祖令爲租塲天下貢賦所聚

 蓄也

龍華寺宿衛羽林虎賁等所立也在建春門外

 陽渠南寺南有租塲陽渠北有建陽里里有

 土臺高三丈上作二精舎趙逸云此臺是中

 朝旗亭也上有二層樓懸鼓擊之以罷市有

 鍾一口撞之聞五十里太后以鍾聲遠聞遂

 移在宫内置凝閒堂前講内典沙門打爲時

 節初蕭衍子豫章王綜來降聞此鍾聲以爲

 竒異遂造聽歌三首行傳於世綜字世 僞

 齊昏主寳卷遺腹子也寶卷臨政婬亂吳人

 苦之雍州刺史蕭衍立南康王寶融爲主舉

 兵向秣陵事既克捷遂殺寶融而自立寳卷

 有美人吳景暉時孕綜經月衍因幸景暉及

 綜生認爲巳子小名縁覺封豫章王綜形貌

 舉止甚似昏主其母告之令自方便綜遂歸

 我聖闕更攺名曰讃字世務始爲寶卷追服

 三年喪明帝拜綜太尉公封丹陽王永安年

 中尚莊帝姉壽陽公主字莒犂公主容色美

 麗綜甚敬之與公主語常自稱下官授徐州

 刺史加開府及京師傾覆綜弃州北走時𠇍

 朱世隆專權遣取公主至洛陽世隆逼之公

 主罵曰胡狗敢辱天王女乎世隆怒之遂縊

 殺之

瓔珞寺在建春門外御道北所謂建陽里也即

 中朝時白社池董威輩所居處里内有瓔珞

 慈善暉和通覺暉玄宗聖魏昌熈平崇真因

 果等十寺里内士庶二千餘戸信崇三寶衆

 僧刹養百姓所供也

宗聖寺有像一軀舉高三丈八尺端嚴殊特相

 好畢備士庶瞻仰目不暫瞬此像一出市井

 皆空炎光騰輝赫赫獨絶世表妙伎雜樂亞

 於劉騰城東士女多來此寺觀看也

崇眞寺比丘惠凝死一七日還活經閻羅王檢

 閲以錯名放免惠凝具説過去之時有五比

 丘同閲一比丘云是寶明寺智聖坐禪苦行

 得升天堂有一比丘是般若寺道品以誦四

 𣵀槃亦升天堂有一比丘云是融覺寺曇謨

 最講𣵀槃華嚴領衆千人閻羅王云講經者

 心懐彼我以驕凌物比丘中第一麄行今唯

 試坐禪誦經不問講經其曇謨最曰貧道立

 身以來唯好講經實不闇誦閻羅王勑付司

 即有青衣十人送曇謨最向西北門屋舍皆

 黒似非好處有一比邱云是禪林寺道弘自

 云教化四輩檀越造一切經人中象十軀閻

 羅王曰沙門之體必須攝心守道志在禪誦

 不干世事不作有為雖造作經象正欲得它

 人財物既得它物貪心即起既懐貪心便是

 三毒不除具足煩惱亦付司仍與曇謨最同

 入黒門有一比邱云是靈覺寺寳明自云出

 家之前嘗作隴西太守造靈覺寺成即棄官

 入道雖不禪誦禮拜不缺閻羅王曰卿作太

 守之日曲理枉法刧奪民財假作此寺非卿

 之力何勞説此亦付司青衣送入黒門太后

 聞之遣黄門侍郎徐紇依惠凝所説即訪寳

 明寺城東有寳明寺城内有般若寺城西有

 融覺寺禪林靈覺等三寺問智聖道品曇謨

 最道弘寳明等皆實有之議曰人死有罪福

 即請坐禪僧一百人常在殿内供養之詔不

 聽持經像沿路乞索若私有財物造經象者

 任意凝亦入白鹿山居隱脩道自此以後京

 邑比丘悉皆禪誦不復以講經爲意出建春

 南門外一里餘至東石橋西北而行晉太康

 元年造橋南有魏朝時馬市刑嵇康之所也

 橋北大道西有建陽里大道東有綏民里里

 内有河間劉宣明宅神龜年中以直諫忤㫖

 斬於都市訖目不瞑尸行百步時人談以枉

 死宣明少有名譽精通經史危行及於誅死

魏昌尼寺閹官瀛州刺史李次夀所立也在里

 東南角卽中朝牛馬市處也刑嵇康之所東

 臨石橋此橋南北行晉太康元年中朝時市

 南橋也澄之等蓋見北橋銘因而以橋爲太

 康初造也

石橋南道有景興尼寺亦閹官等所共立也有

 金像輦去地三尺施寳蓋四面垂金鈴七寳

 珠飛天伎樂望之雲表作工甚精難可揚推

 像出之日常詔羽林一百人舉此像絲竹雜

 伎皆由㫖給

 建陽里東有綏民里里内有洛陽縣臨渠水縣

 門外有洛陽令楊機淸德碑綏民里東崇義

 里里内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顯敞門臨

 御道時有隱士趙逸云是晉武時人晉朝舊

 事多所記錄正光初來至京師見子休宅歎

 息曰此宅中朝時太康寺也時人未信遂問

 寺之由緒逸云龍驤將軍王濬平吳之後始

 立此寺本有三層浮圖用塼爲之指子休園中

 曰此是故處子休掘而驗之果得塼數十萬

 兼有石銘云晉太康六年歲次乙巳九月甲

 戍朔八日辛巳儀同三司襄陽侯王濬敬造

 時園中果菜豐蔚林木扶踈乃服逸言號爲

 聖人子休遂捨宅爲靈應寺所得之磚還爲

 三層浮圗好事者尋逐之問晉朝京師何如

 今日逸曰晉時民少於今日王侯第宅與今

 日相似又云自永嘉已來二百餘年建國稱

 王者十有六君皆遊其都邑目見其事國滅

 之後觀其史書皆非實録莫不推過於人引

 善自向符生雖好勇嗜酒亦仁而不煞觀其

 治典未爲㓙暴及詳其史天下之惡皆歸焉

 符堅自是賢主賊君取位妄書生惡凡諸史

 官皆是𩔖也人皆貴遠賤近以爲信然當今

 之人亦生愚死智惑巳甚矣人問其故逸曰

 生時中庸之人耳及其死也碑文墓志莫不窮

 天地之大德盡生民之能事爲君共堯舜連

 衡爲臣與伊臯等跡牧民之官浮虎慕其清

 塵執法之吏埋輪謝其梗直所謂生爲盜跖

 死爲夷齊妄言傷正華辭損實當時構文之

 士慙逸此言步兵校尉李澄問曰太尉府前

 塼浮圖形製甚古猶未崩毀未知早晚造逸

 云晉義熙十二年劉𥙿伐姚泓軍人所作汝

 南王聞而異之拜爲義父因而問何所服餌

 以致長年逸云吾不閑養生自然長壽郭璞

 常爲吾筮云壽年五百歲今始餘半帝給步

 挽車一乗遊於市里所經之處多記舊跡三

 年以後遁去莫知所在崇儀里東有七里橋

 以石爲之中朝杜預之荆州出頓之所也七

 里橋東一里郭門開三道時人號爲三門離

 别者多云相送三門外京師士子送去迎歸

 常在此處

莊嚴寺在東陽門外一里御道北所謂東安里

 也北爲租塲里内有駙馬都尉司馬恍濟州

 刺史分宣幽州刺史李眞奴豫州刺史公孫

 驤等四宅

秦太上君寺胡太后所立也在東陽門二里御

 道北所謂暉文里里内有太保崔光太傅李

 延實兾州刺史李詔祕書監鄭道昭等四宅

 並豐堂崛起高門洞開趙逸云暉文里是晉

 馬道里延實宅是蜀主劉禪宅延實宅東有

 脩和宅是吳王孫皓宅李韶宅是晉司空張

 華宅當時太后正號崇訓母天下號父爲秦

 太上公母爲秦太上君爲母追福因以名焉

 中有五層浮圖一所修刹入雲高門向街佛

 事莊飾等於永寧誦室禪堂周流重疊花林

 芳草徧滿階墀常有大徳名僧講一切經受

 業沙門亦有千數太傅李延實者莊帝舅也

 永安年中除青州剌史臨去奉辭帝謂實曰

 懐甎音專下同之俗世號難治舅宜好用心

 副朝廷所委實荅曰臣年廹桑榆氣同朝露

 人間稍遠日近松邱臣已久乞閒退陛下渭

 陽興念寵及老臣使夜行罪人裁錦萬里謹

 奉明敕不敢失墜時黄門侍郎楊寬在帝側

 不曉懐甎之義私問舍人温子昇曰聞至尊

 兄彭城王作青州刺史問其賔客從至青州

 云齊土之民風俗淺薄虚論髙談專在榮利

 太守初欲入境皆懐甎叩首以美其意及其

 代下還家以甎擊之言其向背速於反掌是

 以京師謡語曰獄中無繫囚舍内無青州假

 令家道惡腹中不懐愁懐甎之義𧺫在於此

 也潁川荀濟風流名士髙鑒妙識獨出當世

 清河崔叔仁稱齊士大夫曰齊人外矯仁義

 内懐鄙吝輕同羽毛利等錐刀好馳虛譽阿

 附成名威勢所在側肩競入求其榮利甜然

 濃於四方慕勢最甚號齊士子爲慕勢諸郞

 臨淄官徒有在京邑聞懐塼慕勢咸共恥之

 唯崔孝忠一人不以爲意問其故孝忠曰營

 丘風俗太公餘化稷下儒林禮義所出今雖

 凌遲足爲天下模楷荀濟人非許郭不識東

 家雖復莠言自口未宜榮辱也

正始寺百官等所立也正始中立因以爲名在

 東陽門外御道西所謂敬義里也里内有典

 虞曹簷宇精淨美於叢林衆僧房前高林對

 牖青松綠檉連枝交映多有枳樹而不中食

 有石碑一枚背上有侍中崔光施錢四十萬

 陳留侯李崇施錢二十萬自餘百官各有差

 少者不減五千巳下後人刋之敬義里南有

 昭徳里里内有尚書僕射游肇御史尉李彪

 兵部尚書崔林幽州刺史常景司農張倫等

 五宅彪景出自儒生居室儉素惟倫最爲豪

 侈齋宇光麗服翫精奇車馬出入逾於邦

 園林山池之美諸王莫及倫造景陽山有若

 自然其中重巖複嶺嶔崟相屬深蹊洞壑邐

 逓連接高林巨樹足使日月蔽虧懸葛垂蘿

 能令風煙出入﨑嶇石路似壅而通崢嶸澗

 道盤紆復直是以山情野興之士游以忘歸

 天水人姜質志性踈誕麻衣葛巾有逸民之

 操見偏愛之如不能巳遂造亭山賦行傳於

 世其辭曰今偏重者愛昔先民之重由樸由

 純然則純樸之體與造化而津勉濠上之客

  柱下之吏卧無爲以明心託自然以圖志

 輙以山水爲富不以章甫爲貴任性浮沈若

 淡𠔃無味今司農張氏實鍾其人巨量接於

 物表夭矯洞逹其真青松未勝其潔白玉不

 比其珍心托空而拪有情入古以如新既不

 專流蕩又不偏華上卜居動靜之間不以山

 水爲忘庭起半丘半壑聽以目逹心想進不

 入聲榮退不爲隱放爾乃决石通泉拔嶺巖

 前斜與危雲等曲危與曲棟相連下天津之

 髙霧納滄海之遠煙纖列之狀一如古崩剥

 之勢似千年若乃絶嶺懸坡蹭蹬蹉跎水紓

 徐如浪峭山石髙下復危多五尋百拔十步

 千過則知巫山弗及未審蓬萊如何其中煙

 花露草或傾或倒霜幹風枝半聳半垂玉葉

 金莖散滿堦墀燃目之綺裂鼻之馨既共陽

 春等茂復與白雪齊清或言神明之骨隂陽

 之精天地未覺生此異人焉識其中羽徒紛

 泊色雜蒼黄緑頭紫頰好翠連芳白䴒生於

 異縣丹足出自他鄉皆遠來以臻此藉水木

 以翺翔不憶春於沙漠遂忘秋於高陽非斯

 人之感至伺候鳥之迷方豈下俗之所務入

 神怪之異■能造者其必詩敢徃者無不賦

 或就饒風之地或入多雲之處氣嶺與梅岑

 隨春之所悟遠爲神僊所賞近爲朝士所知

 求解脱於服佩預參次於山垂子英游魚於

 玉質王喬繫鵠於松枝方丈不足以妙詠歌

 此處態多奇嗣宗聞之動魄叔夜聽此驚魂

 恨不能鑚地一出醉此山門别有王孫公子

 遜遁容儀思山念水命駕相隨逢岑愛曲值

 石凌欹■爲仁智之田故能種此石山森羅

 兮草木長育兮風煙孤松既能却老半石亦

 可留年若不坐卧兮於其側春夏兮其遊陟

 白SKchar兮徒自朽方寸心兮何所憶

平等寺廣平武穆王懐捨宅所立也在青陽門

 外二里御道北所謂孝敬里也堂宇宏美林

 木蕭森平臺複道獨顯當世寺門外金像一

 軀高二丈八尺相好端嚴常有神驗國之吉

 凶先炳祥異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像面有

 悲容兩目垂淚遍體皆濕時人號曰佛汗京

 師士女空市里徃而觀之有比丘以淨綿拭

 其淚須㬰之間綿濕都盡更換以它綿俄然

 復濕如此三日乃止明年四月𠇍朱榮入洛

 陽誅戮百官死亡塗地永安二年三月此像

 復汗士庶復徃觀之五月北海王入洛莊帝

 北廵七月北海大敗所將江淮子弟五千盡

 被俘虜無一得還永安三年七月此像悲泣

 如初每經神驗朝夕惶懼禁人不聽觀之至

 十二月𠇍朱兆入洛陽擒莊帝崩於晉陽在

 京宫殿空虚百日無主唯尚書令司州牧樂

 平王𠇍朱世隆鎮京師商旅四通盜賊不作

 建明二年長廣王從晉陽赴京師至郭外世

 隆以長廣本枝踈遠政行無聞逼禪與廣陵

 王㳟是莊帝從父兄也正光中爲黄門侍郞

 見元义秉權政歸近習遂佯啞不語不預世

 事永安中遁於上洛山中州刺史泉企執而

 送之莊帝疑恭姦詐夜遣人盜掠衣物復拔

 刀劒欲煞之恭張口以手指舌竟乃不言莊

 帝信其眞患放令歸第恭常住龍華寺至時

 世隆等廢長廣而立焉禪文曰皇帝咨廣陵

 王恭自我皇魏之有天下也累聖開輔重基

 衍業奄有萬邦光宅四海故道溢百王徳

 漸無外而孝明晏駕人神■王故柱國大將

 軍大丞相太原王榮地實封陜任惟外相乃

 心王室大懼崩淪故推立長樂王子攸以續

 絶業庶九鼎之命日隆七百之祚唯永然羣

 飛未寧横流且及皆狼顧鴟張岳立基趾丞

 相一麾大定海内而子攸不顧宗社讎忌勲

 德招聚輕俠左右士人遂虐甚剖心痛齊鉗

 齒豈直金板告怨大鳥感德而巳於是天下

 之望俄然巳移竊以宸極不可以曠神器豈

 容無主故權從衆議暫馭兆民今六軍南邁

 巳次河浦瞻望帝京赧然興愧自惟薄寡本

 枝踈遠豈宜仰異天情俯乖民望惟王德表

 生民聲高萬古徃以運屬殷憂時多 難巻

 懐積載括囊有年今天眷明德民懐奥主曆

 數允集歌訟同臻乃徐發樞機副兹竚屬便

 敬奉璽綬歸於别邸王其寅踐成業允執其

 中雖休勿休日慎一日敬之哉㳟讓曰天命

 至重曆數匪輕自非德協三才功濟四海無

 以入選帝圖允當師錫臣既寡昩識無光遠

 景命雖降不敢仰承乞收成㫖以允愚衷又

 曰王既德應圖籙僉屬攸歸便可允執其中

 入光大麓不勞揮遜致爽人神凡恭讓者二

 於是卽皇帝位攺號曰普泰黄門侍郎邢子

 才爲赦文叙述莊帝枉煞太原王之狀廣陵

 王曰永安手翦強臣非爲失德直以天未厭

 亂逢成濟之禍謂左右將詔來朕自作之直

 言門下朕以寡德運屬樂推思與億兆同兹

 大慶賜眚之科一依恒式廣陵杜口八載至

 是始言海内庶士咸稱聖君於是封長廣爲

 東海王世隆加儀同三司尚書令樂平王餘

 官如故贈太原王相國晉王加九錫立廟於

 芒嶺首陽上舊有周公廟世隆欲以太原王

 功比周公故立此廟廟成爲火所災有一柱

 焚之不盡後三日雷雨震電霹靂擊爲數叚

 柱下石及廟瓦皆碎於山下復命百官議太

 原王配饗司直劉季明議云不合世隆問其

 故季明曰若配世宗於宣武無功若配孝明

 親害其母若配莊帝爲臣不終爲莊帝所戮

 以此論之無所配也世隆怒曰卿亦合死季

 明曰下官既爲議臣依禮而言不合聖心俘

 翦惟命議者咸歎季明不避強禦莫不歎伏

 焉世隆既有忿言季明終得無患初世隆北

 叛莊帝遣安東將軍史仵龍平北將軍楊文

 義各領兵三千守太行領侍中源子恭鎮河

 内及𠇍朱兆馬首南向仵龍文義等率衆先

 降子恭見仵龍文義等降亦望風潰散兆遂

 乗勝逐北直入京師兵及闕下矢流王室至

 是論功仵龍文義各封一千户廣陵王曰仵

 龍文義於王有勲於國無功竟不許時人稱

 帝剛直彭城王𠇍朱仲遠世隆之兄也鎮滑

 臺表用其下都督 瑗爲西兖州刺史先用後

 表廣陵答曰巳能近補何勞遠聞世隆侍宴

 每言太原王貪天之功以爲巳力罪有合死

 世隆等愕然自是巳後不敢復入朝輙專擅

 國權𠒋慝滋甚坐持臺省家總萬機事無大

 小先至隆第然後施行天子拱巳南面無所

 干預永熙元年平陽王入纂大業始造五層

 塔一所平陽王武穆王少子詔中書侍郎魏

 收等為寺碑文至二年二月五日土木畢工

 帝率百僚作萬僧會其日寺門外有石象無

 故自動低頭復舉竟日乃止帝躬來禮拜怪

 其詭異中書舍人盧景宣曰石立社移上古

 有此陛下何怪也帝乃還宫七月中帝為侍

 中斛斯椿所使奔於長安至十月終而京師

 遷鄴焉

景寧寺太保司徒公楊椿所立也在青陽門外

 三里御道南所謂景寧里也髙祖遷都洛邑

 椿創居此里遂分宅為寺因以名之制飾甚

 美綺柱朱簾椿弟慎冀州刺史慎弟津司空

 並立性寬雅貴義輕財四世同居一門三從

 朝貴義居未之有也普泰中為尒朱世隆所

 誅後捨宅為建中寺出青陽門外三里御道

 北有孝義里里西北角有蘇秦冡冢傍有寳

 明寺衆僧常見秦出入此冢車馬羽儀若今

 宰相也孝義里東卽是洛陽小寺北有車騎

 將軍張景仁宅景仁會稽山隂人也正光年

 初從蕭寶寅歸化拜羽林監賜宅城南歸正

 里民間號爲吳人坊南來投化者多居其内

 近伊洛二水任其習御里三千餘家自立巷

 寺市所賣口味多是水族時人謂爲魚鱉寺

 也景仁住此以爲恥遂徙居孝義里焉時朝

 廷方欲招懐荒服待吳兒甚厚蹇裳渡於江

 者皆居不次之位景仁無汗馬之勞高官通

 顯永安二年蕭衍遣主書陳慶之送北海入

 洛陽僣帝位慶之爲侍中景仁在南之日與

 慶之有舊遂設酒引邀慶之過宅司農卿蕭

 彪尚書右丞張嵩並在其座彪亦是南人唯

 有中大夫楊元慎給事中大夫王㫬是中原

 士族慶之因醉謂蕭張等曰魏朝甚盛猶曰

 五胡正𦍤相承當在江左秦皇玉璽今在梁

 朝元慎正色曰江左假息僻居一隅地多濕

 蟄攅育蟲蟻壃土瘴癘蛙黽共穴人鳥同羣

 短髪之君無杼首之貌文身之民禀叢陋之

 質浮於三江棹於五湖禮樂所不沽憲章弗

 能革雖復秦餘漢罪雜以華音復閩楚難言

 不可攺變雖立君臣上慢下暴是以劉劭殺

 父於前休龍淫母於後見逆人倫禽獸不異

 加以山隂請壻賣夫朋淫於家不顧譏笑卿

 沭其遺風未沽禮化所謂陽翟之民不知癭

 之爲醜我魏膺籙受圖定𪔂嵩洛五山爲鎮

 四海爲家移風易俗之典與五常而並跡禮

 樂憲章之盛淩百王而獨高豈卿魚鱉之徒

 慕義來朝飲我池水啄我稻粱何爲不遜以

 以至於此慶之等見元慎清詞雅句縱横奔

 發杜口流汗合聲不言於後數日慶之遇病

 心上急痛訪人解治元慎自云能解慶之遂

 慿元慎元慎卽口含水噀慶之曰吳人之鬼

 住居建康小作冠㡌短製衣裳自呼阿儂語

 則阿傍菰稗爲飰茗飲作漿呷啜蓴羮唼嗍

 蠏黄手把荳䓻口嚼梹榔乍至中土思憶本郷

 急手速去還爾丹陽若其寒門之鬼 頭猶

 脩網魚漉鼈在河之洲咀嚼菱藕捃拾鷄頭

 蛙羮蚌臛以爲膳羞布袍芒履倒騎水牛洗

 湘江漢鼓棹遨遊隨波遡浪噞喁沈浮白苧

 起舞揚波發謳急手速去還爾楊州慶之伏

 枕曰楊君見辱深矣自此後吳兒更不敢解

 語北海尋伏誅其慶之還奔蕭衍用爲司州

 刺史欽重北人特異於常朱异怪復問之曰

 自晉宋以求號洛陽爲荒土此中謂長江以

 北盡是夷狄昨至洛陽始知衣冠士族並在

 中原禮儀富盛人物殷阜目所不識口不能

 傳所謂帝京翼翼四方之則始登泰山者卑

 培塿渉江海者小湘沅北人安可不重慶之

 因此羽儀服式悉如魏法江表士庶競相模

 楷襃衣愽帶被及秣陵元慎弘農人晉冀州

 刺史嶠六世孫曾祖泰從宋武入關爲上洛

 太守七年背偽來朝明帝賜爵臨晉侯廣武

 郡陳郡太守贈涼州刺史謚烈侯祖撫明經

 爲中博士父辭自得丘壑不事王侯叔父許

 河南令蜀郡太守世以學行著聞名高州里

 元慎情尚卓逸少有高操仁心自放不爲時

 羈樂山愛水好游林澤博識文淵清言入神

 造次應對莫有稱者讀老莊善言玄理性嗜

 酒飲至一石神不亂常慷慨嘆不得與阮籍

 同時生不願仕宦爲中散常辭疾退閑未常

 修敬諸貴亦不慶弔親知貴爲交友故時人

 弗識也或有人慕其高義投刺在門元慎稱

 疾高卧加以意思深長善於解夢孝昌元廣

 陵王元淵初除儀同三司總衆十萬討葛榮

 夜夢着衮衣倚槐樹而立以爲吉徴問於元

 慎曰三公之祥淵甚悅之元慎退還告人曰

 廣陵死矣槐字是木傍鬼死後當得三公廣

 陵果爲葛榮所煞追贈司空公終如其言建

 義陽城太守薛令伯聞太原王誅百官立莊

 帝弃郡東走忽夢射得雁以問元慎元慎曰

 卿執羔大夫執雁君當得大夫之職俄然令

 伯除爲諫議大夫京兆許超夢盜羊入獄問

 於元慎曰君當得陽城令其后有功封城陽

 侯元慎解夢義出方途隨意會情皆有神驗

 雖令與侯小乖按令今百里卽是古諸侯以

 此論之亦爲妙著時人譬之周宣及𠇍朱兆

 入洛陽卽弃官與華隂隱士王騰周游上洛

 山孝義里東市北殖貨里里有太常民劉胡

 兄弟四人以屠爲業永安年中胡煞猪猪忽

 唱乞命聲及四隣隣人謂胡兄弟相毆闘而

 來觀之乃猪也卽舍宅爲歸覺寺合家人入

 道焉普泰元年此寺金像生毛眉髪悉皆具

 足尚書左丞魏季景謂人曰張天錫有此事

 其國遂滅此亦不祥之徴至明年而廣陵被

 廢死




洛陽城東伽藍記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