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伽蓝记 (四部丛刊本)/卷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洛阳伽蓝记 卷二
后魏 杨炫之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明如隐堂本
卷三

洛阳城东伽蓝记卷第二

       魏抚军府司马杨炫之撰

明悬尼寺彭城武宣王勰所立也在建春门外

 石楼南榖水周围绕城至建春门外东入阳

 渠石桥桥有四柱在道南铭云汉阳嘉四年

 将作大匠马宪造逮我孝昌三年大雨頺桥

 柱始埋没道北二柱至今犹存炫之按刘澄

 之山川古今记戴延之西征记并云晋太康

 元年造此则失之远矣按澄之等并生在江

 表未游中土假因征役暂来经过至于旧事

 多非亲览闻诸道路便为穿凿误我后学日

 月巳甚有三层塔一所未加庄严寺东有中

 朝时常满仓高祖令为租场天下贡赋所聚

 蓄也

龙华寺宿卫羽林虎贲等所立也在建春门外

 阳渠南寺南有租场阳渠北有建阳里里有

 土台高三丈上作二精舎赵逸云此台是中

 朝旗亭也上有二层楼悬鼓击之以罢市有

 锺一口撞之闻五十里太后以锺声远闻遂

 移在宫内置凝闲堂前讲内典沙门打为时

 节初萧衍子豫章王综来降闻此锺声以为

 奇异遂造听歌三首行传于世综字世 伪

 齐昏主宝卷遗腹子也宝卷临政淫乱吴人

 苦之雍州刺史萧衍立南康王宝融为主举

 兵向秣陵事既克捷遂杀宝融而自立宝卷

 有美人吴景晖时孕综经月衍因幸景晖及

 综生认为巳子小名縁觉封豫章王综形貌

 举止甚似昏主其母告之令自方便综遂归

 我圣阙更攺名曰讃字世务始为宝卷追服

 三年丧明帝拜综太尉公封丹阳王永安年

 中尚庄帝姊寿阳公主字莒犁公主容色美

 丽综甚敬之与公主语常自称下官授徐州

 刺史加开府及京师倾覆综弃州北走时𠇍

 朱世隆专权遣取公主至洛阳世隆逼之公

 主骂曰胡狗敢辱天王女乎世隆怒之遂缢

 杀之

璎珞寺在建春门外御道北所谓建阳里也即

 中朝时白社池董威辈所居处里内有璎珞

 慈善晖和通觉晖玄宗圣魏昌熙平崇真因

 果等十寺里内士庶二千馀戸信崇三宝众

 僧刹养百姓所供也

宗圣寺有像一躯举高三丈八尺端严殊特相

 好毕备士庶瞻仰目不暂瞬此像一出市井

 皆空炎光腾辉赫赫独绝世表妙伎杂乐亚

 于刘腾城东士女多来此寺观看也

崇真寺比丘惠凝死一七日还活经阎罗王检

 阅以错名放免惠凝具说过去之时有五比

 丘同阅一比丘云是宝明寺智圣坐禅苦行

 得升天堂有一比丘是般若寺道品以诵四

 𣵀盘亦升天堂有一比丘云是融觉寺昙谟

 最讲𣵀盘华严领众千人阎罗王云讲经者

 心懐彼我以骄凌物比丘中第一麄行今唯

 试坐禅诵经不问讲经其昙谟最曰贫道立

 身以来唯好讲经实不暗诵阎罗王敕付司

 即有青衣十人送昙谟最向西北门屋舍皆

 黒似非好处有一比邱云是禅林寺道弘自

 云教化四辈檀越造一切经人中象十躯阎

 罗王曰沙门之体必须摄心守道志在禅诵

 不干世事不作有为虽造作经象正欲得它

 人财物既得它物贪心即起既懐贪心便是

 三毒不除具足烦恼亦付司仍与昙谟最同

 入黒门有一比邱云是灵觉寺宝明自云出

 家之前尝作陇西太守造灵觉寺成即弃官

 入道虽不禅诵礼拜不缺阎罗王曰卿作太

 守之日曲理枉法劫夺民财假作此寺非卿

 之力何劳说此亦付司青衣送入黒门太后

 闻之遣黄门侍郎徐纥依惠凝所说即访宝

 明寺城东有宝明寺城内有般若寺城西有

 融觉寺禅林灵觉等三寺问智圣道品昙谟

 最道弘宝明等皆实有之议曰人死有罪福

 即请坐禅僧一百人常在殿内供养之诏不

 听持经像沿路乞索若私有财物造经象者

 任意凝亦入白鹿山居隐脩道自此以后京

 邑比丘悉皆禅诵不复以讲经为意出建春

 南门外一里馀至东石桥西北而行晋太康

 元年造桥南有魏朝时马市刑嵇康之所也

 桥北大道西有建阳里大道东有绥民里里

 内有河间刘宣明宅神龟年中以直谏忤㫖

 斩于都市讫目不瞑尸行百步时人谈以枉

 死宣明少有名誉精通经史危行及于诛死

魏昌尼寺阉官瀛州刺史李次寿所立也在里

 东南角即中朝牛马市处也刑嵇康之所东

 临石桥此桥南北行晋太康元年中朝时市

 南桥也澄之等盖见北桥铭因而以桥为太

 康初造也

石桥南道有景兴尼寺亦阉官等所共立也有

 金像辇去地三尺施宝盖四面垂金铃七宝

 珠飞天伎乐望之云表作工甚精难可扬推

 像出之日常诏羽林一百人举此像丝竹杂

 伎皆由㫖给

 建阳里东有绥民里里内有洛阳县临渠水县

 门外有洛阳令杨机淸德碑绥民里东崇义

 里里内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显敞门临

 御道时有隐士赵逸云是晋武时人晋朝旧

 事多所记录正光初来至京师见子休宅叹

 息曰此宅中朝时太康寺也时人未信遂问

 寺之由绪逸云龙骧将军王浚平吴之后始

 立此寺本有三层浮图用砖为之指子休园中

 曰此是故处子休掘而验之果得砖数十万

 兼有石铭云晋太康六年岁次乙巳九月甲

 戍朔八日辛巳仪同三司襄阳侯王浚敬造

 时园中果菜丰蔚林木扶踈乃服逸言号为

 圣人子休遂舍宅为灵应寺所得之砖还为

 三层浮圗好事者寻逐之问晋朝京师何如

 今日逸曰晋时民少于今日王侯第宅与今

 日相似又云自永嘉已来二百馀年建国称

 王者十有六君皆游其都邑目见其事国灭

 之后观其史书皆非实录莫不推过于人引

 善自向符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煞观其

 治典未为㓙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焉

 符坚自是贤主贼君取位妄书生恶凡诸史

 官皆是𩔖也人皆贵远贱近以为信然当今

 之人亦生愚死智惑巳甚矣人问其故逸曰

 生时中庸之人耳及其死也碑文墓志莫不穷

 天地之大德尽生民之能事为君共尧舜连

 衡为臣与伊皋等迹牧民之官浮虎慕其清

 尘执法之吏埋轮谢其梗直所谓生为盗跖

 死为夷齐妄言伤正华辞损实当时构文之

 士惭逸此言步兵校尉李澄问曰太尉府前

 砖浮图形制甚古犹未崩毁未知早晚造逸

 云晋义熙十二年刘𥙿伐姚泓军人所作汝

 南王闻而异之拜为义父因而问何所服饵

 以致长年逸云吾不闲养生自然长寿郭璞

 常为吾筮云寿年五百岁今始馀半帝给步

 挽车一乘游于市里所经之处多记旧迹三

 年以后遁去莫知所在崇仪里东有七里桥

 以石为之中朝杜预之荆州出顿之所也七

 里桥东一里郭门开三道时人号为三门离

 别者多云相送三门外京师士子送去迎归

 常在此处

庄严寺在东阳门外一里御道北所谓东安里

 也北为租场里内有驸马都尉司马恍济州

 刺史分宣幽州刺史李真奴豫州刺史公孙

 骧等四宅

秦太上君寺胡太后所立也在东阳门二里御

 道北所谓晖文里里内有太保崔光太傅李

 延实兾州刺史李诏秘书监郑道昭等四宅

 并丰堂崛起高门洞开赵逸云晖文里是晋

 马道里延实宅是蜀主刘禅宅延实宅东有

 脩和宅是吴王孙皓宅李韶宅是晋司空张

 华宅当时太后正号崇训母天下号父为秦

 太上公母为秦太上君为母追福因以名焉

 中有五层浮图一所修刹入云高门向街佛

 事庄饰等于永宁诵室禅堂周流重叠花林

 芳草遍满阶墀常有大徳名僧讲一切经受

 业沙门亦有千数太傅李延实者庄帝舅也

 永安年中除青州剌史临去奉辞帝谓实曰

 懐砖音专下同之俗世号难治舅宜好用心

 副朝廷所委实答曰臣年迫桑榆气同朝露

 人间稍远日近松邱臣已久乞闲退陛下渭

 阳兴念宠及老臣使夜行罪人裁锦万里谨

 奉明敕不敢失坠时黄门侍郎杨宽在帝侧

 不晓懐砖之义私问舍人温子升曰闻至尊

 兄彭城王作青州刺史问其賔客从至青州

 云齐土之民风俗浅薄虚论髙谈专在荣利

 太守初欲入境皆懐砖叩首以美其意及其

 代下还家以砖击之言其向背速于反掌是

 以京师谣语曰狱中无系囚舍内无青州假

 令家道恶腹中不懐愁懐砖之义𧺫在于此

 也颍川荀济风流名士髙鉴妙识独出当世

 清河崔叔仁称齐士大夫曰齐人外矫仁义

 内懐鄙吝轻同羽毛利等锥刀好驰虚誉阿

 附成名威势所在侧肩竞入求其荣利甜然

 浓于四方慕势最甚号齐士子为慕势诸郞

 临淄官徒有在京邑闻懐砖慕势咸共耻之

 唯崔孝忠一人不以为意问其故孝忠曰营

 丘风俗太公馀化稷下儒林礼义所出今虽

 凌迟足为天下模楷荀济人非许郭不识东

 家虽复莠言自口未宜荣辱也

正始寺百官等所立也正始中立因以为名在

 东阳门外御道西所谓敬义里也里内有典

 虞曹檐宇精净美于丛林众僧房前高林对

 牖青松绿柽连枝交映多有枳树而不中食

 有石碑一枚背上有侍中崔光施钱四十万

 陈留侯李崇施钱二十万自馀百官各有差

 少者不减五千巳下后人刋之敬义里南有

 昭徳里里内有尚书仆射游肇御史尉李彪

 兵部尚书崔林幽州刺史常景司农张伦等

 五宅彪景出自儒生居室俭素惟伦最为豪

 侈斋宇光丽服玩精奇车马出入逾于邦

 园林山池之美诸王莫及伦造景阳山有若

 自然其中重岩复岭嵚崟相属深蹊洞壑逦

 逓连接高林巨树足使日月蔽亏悬葛垂萝

 能令风烟出入﨑岖石路似壅而通峥嵘涧

 道盘纡复直是以山情野兴之士游以忘归

 天水人姜质志性踈诞麻衣葛巾有逸民之

 操见偏爱之如不能巳遂造亭山赋行传于

 世其辞曰今偏重者爱昔先民之重由朴由

 纯然则纯朴之体与造化而津勉濠上之客

  柱下之吏卧无为以明心托自然以图志

 辄以山水为富不以章甫为贵任性浮沈若

 淡𠔃无味今司农张氏实锺其人巨量接于

 物表夭矫洞逹其真青松未胜其洁白玉不

 比其珍心托空而拪有情入古以如新既不

 专流荡又不偏华上卜居动静之间不以山

 水为忘庭起半丘半壑听以目逹心想进不

 入声荣退不为隐放尔乃决石通泉拔岭岩

 前斜与危云等曲危与曲栋相连下天津之

 髙雾纳沧海之远烟纤列之状一如古崩剥

 之势似千年若乃绝岭悬坡蹭蹬蹉跎水纾

 徐如浪峭山石髙下复危多五寻百拔十步

 千过则知巫山弗及未审蓬莱如何其中烟

 花露草或倾或倒霜干风枝半耸半垂玉叶

 金茎散满階墀燃目之绮裂鼻之馨既共阳

 春等茂复与白雪齐清或言神明之骨阴阳

 之精天地未觉生此异人焉识其中羽徒纷

 泊色杂苍黄绿头紫颊好翠连芳白䴒生于

 异县丹足出自他乡皆远来以臻此藉水木

 以翺翔不忆春于沙漠遂忘秋于高阳非斯

 人之感至伺候鸟之迷方岂下俗之所务入

 神怪之异■能造者其必诗敢往者无不赋

 或就饶风之地或入多云之处气岭与梅岑

 随春之所悟远为神仙所赏近为朝士所知

 求解脱于服佩预参次于山垂子英游鱼于

 玉质王乔系鹄于松枝方丈不足以妙咏歌

 此处态多奇嗣宗闻之动魄叔夜听此惊魂

 恨不能钻地一出醉此山门别有王孙公子

 逊遁容仪思山念水命驾相随逢岑爱曲值

 石凌欹■为仁智之田故能种此石山森罗

 兮草木长育兮风烟孤松既能却老半石亦

 可留年若不坐卧兮于其侧春夏兮其游陟

 白骨兮徒自朽方寸心兮何所忆

平等寺广平武穆王懐舍宅所立也在青阳门

 外二里御道北所谓孝敬里也堂宇宏美林

 木萧森平台复道独显当世寺门外金像一

 躯高二丈八尺相好端严常有神验国之吉

 凶先炳祥异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像面有

 悲容两目垂泪遍体皆湿时人号曰佛汗京

 师士女空市里往而观之有比丘以净绵拭

 其泪须㬰之间绵湿都尽更换以它绵俄然

 复湿如此三日乃止明年四月𠇍朱荣入洛

 阳诛戮百官死亡涂地永安二年三月此像

 复汗士庶复往观之五月北海王入洛庄帝

 北巡七月北海大败所将江淮子弟五千尽

 被俘虏无一得还永安三年七月此像悲泣

 如初每经神验朝夕惶惧禁人不听观之至

 十二月𠇍朱兆入洛阳擒庄帝崩于晋阳在

 京宫殿空虚百日无主唯尚书令司州牧乐

 平王𠇍朱世隆镇京师商旅四通盗贼不作

 建明二年长广王从晋阳赴京师至郭外世

 隆以长广本枝踈远政行无闻逼禅与广陵

 王㳟是庄帝从父兄也正光中为黄门侍郞

 见元义秉权政归近习遂佯哑不语不预世

 事永安中遁于上洛山中州刺史泉企执而

 送之庄帝疑恭奸诈夜遣人盗掠衣物复拔

 刀剑欲煞之恭张口以手指舌竟乃不言庄

 帝信其真患放令归第恭常住龙华寺至时

 世隆等废长广而立焉禅文曰皇帝咨广陵

 王恭自我皇魏之有天下也累圣开辅重基

 衍业奄有万邦光宅四海故道溢百王徳

 渐无外而孝明晏驾人神■王故柱国大将

 军大丞相太原王荣地实封陕任惟外相乃

 心王室大惧崩沦故推立长乐王子攸以续

 绝业庶九鼎之命日隆七百之祚唯永然群

 飞未宁横流且及皆狼顾鸱张岳立基趾丞

 相一麾大定海内而子攸不顾宗社仇忌勲

 德招聚轻侠左右士人遂虐甚剖心痛齐钳

 齿岂直金板告怨大鸟感德而巳于是天下

 之望俄然巳移窃以宸极不可以旷神器岂

 容无主故权从众议暂驭兆民今六军南迈

 巳次河浦瞻望帝京赧然兴愧自惟薄寡本

 枝踈远岂宜仰异天情俯乖民望惟王德表

 生民声高万古往以运属殷忧时多 难巻

 懐积载括囊有年今天眷明德民懐奥主历

 数允集歌讼同臻乃徐发枢机副兹伫属便

 敬奉玺绶归于别邸王其寅践成业允执其

 中虽休勿休日慎一日敬之哉㳟让曰天命

 至重历数匪轻自非德协三才功济四海无

 以入选帝图允当师锡臣既寡昩识无光远

 景命虽降不敢仰承乞收成㫖以允愚衷又

 曰王既德应图箓佥属攸归便可允执其中

 入光大麓不劳挥逊致爽人神凡恭让者二

 于是即皇帝位攺号曰普泰黄门侍郎邢子

 才为赦文叙述庄帝枉煞太原王之状广陵

 王曰永安手翦强臣非为失德直以天未厌

 乱逢成济之祸谓左右将诏来朕自作之直

 言门下朕以寡德运属乐推思与亿兆同兹

 大庆赐眚之科一依恒式广陵杜口八载至

 是始言海内庶士咸称圣君于是封长广为

 东海王世隆加仪同三司尚书令乐平王馀

 官如故赠太原王相国晋王加九锡立庙于

 芒岭首阳上旧有周公庙世隆欲以太原王

 功比周公故立此庙庙成为火所灾有一柱

 焚之不尽后三日雷雨震电霹雳击为数假

 柱下石及庙瓦皆碎于山下复命百官议太

 原王配飨司直刘季明议云不合世隆问其

 故季明曰若配世宗于宣武无功若配孝明

 亲害其母若配庄帝为臣不终为庄帝所戮

 以此论之无所配也世隆怒曰卿亦合死季

 明曰下官既为议臣依礼而言不合圣心俘

 翦惟命议者咸叹季明不避强御莫不叹伏

 焉世隆既有忿言季明终得无患初世隆北

 叛庄帝遣安东将军史仵龙平北将军杨文

 义各领兵三千守太行领侍中源子恭镇河

 内及𠇍朱兆马首南向仵龙文义等率众先

 降子恭见仵龙文义等降亦望风溃散兆遂

 乘胜逐北直入京师兵及阙下矢流王室至

 是论功仵龙文义各封一千户广陵王曰仵

 龙文义于王有勲于国无功竟不许时人称

 帝刚直彭城王𠇍朱仲远世隆之兄也镇滑

 台表用其下都督 瑗为西兖州刺史先用后

 表广陵答曰巳能近补何劳远闻世隆侍宴

 每言太原王贪天之功以为巳力罪有合死

 世隆等愕然自是巳后不敢复入朝辄专擅

 国权𠒋慝滋甚坐持台省家总万机事无大

 小先至隆第然后施行天子拱巳南面无所

 干预永熙元年平阳王入纂大业始造五层

 塔一所平阳王武穆王少子诏中书侍郎魏

 收等为寺碑文至二年二月五日土木毕工

 帝率百僚作万僧会其日寺门外有石象无

 故自动低头复举竟日乃止帝躬来礼拜怪

 其诡异中书舍人卢景宣曰石立社移上古

 有此陛下何怪也帝乃还宫七月中帝为侍

 中斛斯椿所使奔于长安至十月终而京师

 迁邺焉

景宁寺太保司徒公杨椿所立也在青阳门外

 三里御道南所谓景宁里也髙祖迁都洛邑

 椿创居此里遂分宅为寺因以名之制饰甚

 美绮柱朱帘椿弟慎冀州刺史慎弟津司空

 并立性宽雅贵义轻财四世同居一门三从

 朝贵义居未之有也普泰中为尔朱世隆所

 诛后舍宅为建中寺出青阳门外三里御道

 北有孝义里里西北角有苏秦冡冢傍有宝

 明寺众僧常见秦出入此冢车马羽仪若今

 宰相也孝义里东即是洛阳小寺北有车骑

 将军张景仁宅景仁会稽山阴人也正光年

 初从萧宝寅归化拜羽林监赐宅城南归正

 里民间号为吴人坊南来投化者多居其内

 近伊洛二水任其习御里三千馀家自立巷

 寺市所卖口味多是水族时人谓为鱼鳖寺

 也景仁住此以为耻遂徙居孝义里焉时朝

 廷方欲招懐荒服待吴儿甚厚蹇裳渡于江

 者皆居不次之位景仁无汗马之劳高官通

 显永安二年萧衍遣主书陈庆之送北海入

 洛阳僣帝位庆之为侍中景仁在南之日与

 庆之有旧遂设酒引邀庆之过宅司农卿萧

 彪尚书右丞张嵩并在其座彪亦是南人唯

 有中大夫杨元慎给事中大夫王㫬是中原

 士族庆之因醉谓萧张等曰魏朝甚盛犹曰

 五胡正𦍤相承当在江左秦皇玉玺今在梁

 朝元慎正色曰江左假息僻居一隅地多湿

 蛰攅育虫蚁壃土瘴疠蛙黾共穴人鸟同群

 短髪之君无杼首之貌文身之民禀丛陋之

 质浮于三江棹于五湖礼乐所不沽宪章弗

 能革虽复秦馀汉罪杂以华音复闽楚难言

 不可攺变虽立君臣上慢下暴是以刘劭杀

 父于前休龙淫母于后见逆人伦禽兽不异

 加以山阴请婿卖夫朋淫于家不顾讥笑卿

 沭其遗风未沽礼化所谓阳翟之民不知瘿

 之为丑我魏膺箓受图定𪔂嵩洛五山为镇

 四海为家移风易俗之典与五常而并迹礼

 乐宪章之盛凌百王而独高岂卿鱼鳖之徒

 慕义来朝饮我池水啄我稻粱何为不逊以

 以至于此庆之等见元慎清词雅句纵横奔

 发杜口流汗合声不言于后数日庆之遇病

 心上急痛访人解治元慎自云能解庆之遂

 慿元慎元慎即口含水噀庆之曰吴人之鬼

 住居建康小作冠帽短制衣裳自呼阿侬语

 则阿傍菰稗为飰茗饮作浆呷啜莼羮唼嗍

 蟹黄手把豆䓻口嚼槟榔乍至中土思忆本郷

 急手速去还尔丹阳若其寒门之鬼 头犹

 脩网鱼漉鳖在河之洲咀嚼菱藕捃拾鸡头

 蛙羮蚌臛以为膳羞布袍芒履倒骑水牛洗

 湘江汉鼓棹遨游随波溯浪噞喁沈浮白苎

 起舞扬波发讴急手速去还尔杨州庆之伏

 枕曰杨君见辱深矣自此后吴儿更不敢解

 语北海寻伏诛其庆之还奔萧衍用为司州

 刺史钦重北人特异于常朱异怪复问之曰

 自晋宋以求号洛阳为荒土此中谓长江以

 北尽是夷狄昨至洛阳始知衣冠士族并在

 中原礼仪富盛人物殷阜目所不识口不能

 传所谓帝京翼翼四方之则始登泰山者卑

 培𪣻渉江海者小湘沅北人安可不重庆之

 因此羽仪服式悉如魏法江表士庶竞相模

 楷褒衣博带被及秣陵元慎弘农人晋冀州

 刺史峤六世孙曾祖泰从宋武入关为上洛

 太守七年背伪来朝明帝赐爵临晋侯广武

 郡陈郡太守赠凉州刺史谥烈侯祖抚明经

 为中博士父辞自得丘壑不事王侯叔父许

 河南令蜀郡太守世以学行着闻名高州里

 元慎情尚卓逸少有高操仁心自放不为时

 羁乐山爱水好游林泽博识文渊清言入神

 造次应对莫有称者读老庄善言玄理性嗜

 酒饮至一石神不乱常慷慨叹不得与阮籍

 同时生不愿仕宦为中散常辞疾退闲未常

 修敬诸贵亦不庆吊亲知贵为交友故时人

 弗识也或有人慕其高义投刺在门元慎称

 疾高卧加以意思深长善于解梦孝昌元广

 陵王元渊初除仪同三司总众十万讨葛荣

 夜梦着衮衣倚槐树而立以为吉徴问于元

 慎曰三公之祥渊甚悦之元慎退还告人曰

 广陵死矣槐字是木傍鬼死后当得三公广

 陵果为葛荣所煞追赠司空公终如其言建

 义阳城太守薛令伯闻太原王诛百官立庄

 帝弃郡东走忽梦射得雁以问元慎元慎曰

 卿执羔大夫执雁君当得大夫之职俄然令

 伯除为谏议大夫京兆许超梦盗羊入狱问

 于元慎曰君当得阳城令其后有功封城阳

 侯元慎解梦义出方途随意会情皆有神验

 虽令与侯小乖按令今百里即是古诸侯以

 此论之亦为妙著时人譬之周宣及𠇍朱兆

 入洛阳即弃官与华阴隐士王腾周游上洛

 山孝义里东市北殖货里里有太常民刘胡

 兄弟四人以屠为业永安年中胡煞猪猪忽

 唱乞命声及四邻邻人谓胡兄弟相殴闘而

 来观之乃猪也即舍宅为归觉寺合家人入

 道焉普泰元年此寺金像生毛眉髪悉皆具

 足尚书左丞魏季景谓人曰张天锡有此事

 其国遂灭此亦不祥之徴至明年而广陵被

 废死




洛阳城东伽蓝记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