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寶記/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洞冥寶記
←上一回 第二十八回 香山頂抱一遊宮殿 南海面大士晏群仙 下一回→

殷天君降壇詞[编辑]

〔調寄:荊州亭〕

天上明星耿耿,時正一更人靜,玉燭燦乩筵,又見香焚寶鼎。

最好敲詩瀹茗,消遺良宵佳景,切莫夢迷離,還倩旁人呼醒。

【詞清筆妙,語重心長。】

柳真君降壇詞[编辑]

〔調寄:天仙子〕

《訓女寶箴》成一卷,挽轉坤流歸至善。眾仙同日賀慈尊,南海面,開華宴,千古異聞今僅見。

如此大功臻美滿,慶善女壇名譽擅,乘茲奇遇拜觀音,叨盛典,邀殊眷,付入洞冥垂紀念。

【此詞為慶賀女箴成書而發,筆妙如神,深得詞家三昧。】

說觀音大士,因降了那部《訓女寶箴》,在賽寶會上,奪了個頭標,十分得意,回宮之後,各國教主,先來賀喜道謝。並聞各天、各宮、各洞、神仙,亦要前來祝賀。大士得了這個消息,因對眾大弟子商議道:「這回演了這部女箴,驚動三曹,諸天聞之,皆大歡慶,一定是要來致賀的。(女箴一書價值之高於此可見)此時若不預備,恐明後日,到反應接不暇,吾慈之意,不若乘此兩日內,在南海面上,搭下三十六座綵亭,作一圓圈,如太極圖式,(布置特奇)每亭可容千人,以為宴客之所。一面命功曹邀請各仙,於本月二十六日起,至三月初六日止,大宴十日,定可將來賓一齊宴畢矣。

【回顧二十五回一筆,為遊南海全文張本。】

惟此回大開華筵,係為女箴告成而設,尤宜多多邀集女仙,(邀集女仙為此會特別之點,與萬仙會、賽寶會不同。)凡各宮洞府,及十洲三島之仙姑,俱要請齊。(熱鬧可知)入座之後,於亭之當中,另設一席,令講員將女箴全部,高聲朗誦一遍,宴畢,每人賜給一部,令他回去熟讀,將來運轉上元,必有女仙降生塵世,上則為皇后、妃嬪、公主、郡主,次則為夫人、命婦,閨秀、淑媛,果能將此部女箴,熟記於心,至投生下界之時,定然深閨毓德,以道相夫,內則無忝,睢麟再詠,佐治聖明之化,決不至再蹈歷朝之牝雞司晨,敗國亡家者也。(世之婦女宜於女箴一書熟讀深思完全內則斯不負我大士降書之本意也)

【大士之降女箴,不惟勸世人,兼以勸仙勸鬼,此書之奇特,真千古來所未有也。】

故此回宴會,大有關係,至降文各仙姑,吾慈另建錦亭於海之中心,特別優待,務令個個飲酒簪花,加級紀善,以酬其勞。(何等榮幸)其豫、慶兩壇之善男信女,在事出力,及捐重貲刊印者,吾慈先召其生魂,前來赴宴,俾其玩賞佳景,會晤群仙,(此等殊恩為千古所獨創之奇)始知為善最樂,並照功嘉獎,或封賞仙爵,或錫予福壽,或賜給贈品,總不負其為善之心,有此數種原因,爾諸弟子,其速速辦理可也。至來賓眾多,所設席位,安排布置良不容易,吾慈命功曹去請九天玄女娘娘,並女青天大神,以兵法部署之,秩序方可不亂云云。(以上一段文字為此回全文張本)

功曹奉命去訖,當日大士商定宴客各件卻被柳元陽帝君探聽確實,爰約同殷太歲來壇,恰屆一更時候,真君喚醒抱一道:「楊師弟快快起來,切莫酣睡,今晚吾柳領爾到香山,朝見大士,就便瞻仰宮闕,然後到南海赴宴,沿途還有許多耽擱,須明日卯刻,方可回壇,吾師徒就要起身了。抱一聞呼,連忙起來,上前向太歲真君前參拜畢,真君曰:「吾師賜爾壯神丹十粒,爾歷一時服一粒,保爾精神壯健,志氣清明,爾試先服一粒。」抱一接過手來,叩謝真君。真君曰:「今晚帶來一鹿一鶴,爾乘鹿,吾跨鶴,此二月天氣,演一段六合同春,預祝上元太平景運,(何日方纔實享此景)師弟以為好否?」抱一曰:「弟子馨香禱祝久矣。」說畢,二人出了壇門,真君謂抱一曰:「此匹仙鹿,性極馴良,任隨師弟控馭,無不如意,倘升高峰,下峻?,可以攀角而行,甚安穩也。」

抱一視其鹿,果然其角甚長,及於肩後,騰身其上,十分平穩。真君亦跨上白鶴,二人在鹿鶴背上,逍遙自得,直向北方而行。少焉、過了陰陽界,看看又要到鬼門關,抱一往前一看,見前面有一座大橋,金光燦爛,瑞采紛披,不知是何橋名?以問真君。真君曰:「此金橋也。」說猶未已,已至橋邊。真君曰:「師弟你看下面,即是鬼門關,善人到此,登真者,即上此橋,而升天堂。惡人到此,墮鬼趣者,即進此關,而入地獄。善惡之分,仙凡之隔,只在此咫尺間判升沈也。」抱一聞言,俯視關前,陰風慘慘,仰視橋上,紫氣騰騰,真乃有天壤之別,心中高興,將鹿加了一鞭踏上金橋,遙望前面,俱是坦平大道,並無險阻坑坎崎嶇,得意而行,心中好不暢快。

【一步之差,千里之謬,楊朱之泣,墨翟之悲,就在此處。世人乎,這箇關頭,各其懍之,慎之。】

真君曰:「師弟何不吟上一絕?」抱一曰:「弟子才疏學淺,素不工詩,請仙師先吟,弟子後和可也。」真君曰:「師弟太謙了,待吾吟來。吟曰:『仙凡人鬼路原殊,堪笑庸流見識愚,不羨登真天上去,偏尋苦惱墮三途。』(是何意見令人莫解)師弟隨意吟來。」抱一吟云:「地獄天堂路兩條,升沈苦樂各推敲;勤君及早修真善,足踏金蓮步步高。」(誰人立此志向耶)真君曰:「吾和師弟一絕,詩曰:『龍華三會在崇朝,引度原人速上橋;寄語塵寰諸弟妹,瑤池今已熟蟠桃。』(收圓期迫各快加修)師弟再和來。」抱一續吟云:「九二殘零墮落多,不思返本意云何?慈娘正在呼兒女,趁此機緣上大羅。」(奇緣一失後悔難追)

抱一吟畢。真君曰:「師弟,你看前面到了甚麼地方?」抱一抬頭一望,只見一派祥光,籠罩上頭,方顧盼間,鹿鶴行快,漸已逼近,抱一注目一看,見前面有一道大門,分為中、左、右三洞,當中有一匾,上書「南天門」三個大字,左立一匾,上書曰:「一元默運」。右一匾曰:「萬道歸宗」,金字楷書,光騰萬丈。真君曰:「師弟快下鹿來,我師徒步行為是。」抱一依了真君,下了鹿背跟隨,歷階而上,其臺階俱是白玉石鑲成,潔白溫潤無比,抱一看這玉石,都是整塊,並無縫道,每塊約厚一尺二寸,長約十丈有零,問真君道:「請問仙師,弟子數這臺階,共有一百二十級,所鑲玉石,亦係一百二十塊,俱是整的,並無接縫,天下那有這樣好的玉石,到底從何處選來的?真正希奇了。」

真君曰:「師弟有所不知,此玉石乃是先天混沌時,一靈結成的,若在後天,雖鬼斧神工,亦不能製造也。」(的是如此)抱一聞之,始恍然悟,歷階未竟,向上而望,又見六位值門將軍,頭戴帥盔,身穿鎧甲,手中各執刀矛、劍戟、刺錘、月斧,個個威風凜凜,相貌堂堂,挺身而立於門之左右。(此種威儀人間未見久矣)抱一不覺斂容,熟視其人,內中有二位將軍,似曾相識,(果何人斯)而又末敢唐突稱呼,只好上前一步,口中稱道:「各位將軍在上,弟子有禮。」六將軍拱手答拜,說道:「有禮相還,爾乃生人,到此何事?」抱一答道:「弟子乃滇西、洱源縣、豫壇乩生,因聖帝頒演《洞冥記》於紹壇,命弟子上遊天宮,蒙柳元陽帝君引導至此,擅闖天門,尚乞原恕。」六將軍曰:「原為如此,我等失敬了。」方問答間,真君已到,向各將軍拱手,彼此心照不宣。真君曰:「已抵天門,師弟欲行乎?抑少憩乎?」

抱一曰:「啟稟仙師,弟子擬少住片刻,觀看景致一番,再為前進,未識仙師允否?」真君曰:「隨爾心願,焉有不准之理。」抱一曰:「這道天門,弟子也曾經過數次,然只是恍恍惚惚過去,未曾細心調查,今番須要逐一展玩。」真君曰:「由爾細看可也。」抱一看這道門,果然崇閎無比,門柱計十八根,麤若車輪,高約二十餘丈,俱是藻繪丹漆,門垣圍以金磚,上覆琉璃寶瓦,門左右排立金獅玉象六個,如活的一般,誠人間所未有。抱一賞玩久之,不勝羡慕。真君曰:「可看畢了,吾師徒就要前行。」抱一曰:「弟子到此,俯瞰大千世界,如在掌中。擬懇仙師再展緩片刻,容弟子看看各省情形。」真君允准,抱一往下看時,見各直省山川城郭道路,如棋布星羅,隱隱可辨,又見幾處鐙光點點,以問真君?真君曰:「此天津、上海之電鐙也。此香港、廣東也,此蘇門達臘也,此新加坡檳榔嶼七洲洋也,這幾處都設立有電鑪,師弟未曾出門遊歷,所以不知。爾試看看內地的景象。」抱一注目下視,見幾省地方,有黑霧沖天,迷霾空際,不知是何原因?以問真君。

真君曰:「此惡氣也,為因民國時代,人心不善,將五倫盡棄,八德全虧,所以釀成惡氣,蔽日彌天,一時不能消散也。」(世人欲求和風甘雨景星慶雲太平之世須於五倫八德注意求之)抱一又望見幾省,有數百股白氣沖天,頗形肅殺,不知何意?又問真君。真君曰:「此殺氣也,因近年來,南北不和,日尋干戈,彈雨槍林,死亡枕藉,尸骸遍野,血流成渠,所以釀成殺氣也。」抱一掉頭望去,又見幾省地面,黃沙蔽天,狂風捲地,愁雲苦雨,蟠結不散,氣象十分悲慘。又不解是何理由?復問真君。真君曰:「此怨氣也,師弟你看比年以來,屢遭兵燹,盜賊滋熾,水深火熱,民不聊生,舉二十二行省,並無一乾淨土,哀哀小民,含冤莫訴,負屈難伸,所以釀成此怨氣也。」(殺氣彌漫,釀成瘟疫,怨氣不散,積為兵戈,互為因果,良深浩歎。)

真君說話到此,抱一觸景傷懷,不禁潸潸淚下。問真君曰:「中國現象如此,何日纔得太平?」(慘痛之極)真君曰:「師弟勿悲,吾師另指爾一處,爾看那東北方上,有一道紫氣紅光,沖入霄漢,你道是吉是凶?」抱一拭了淚,注目一望,不覺轉悲為喜,因答道:「此乃吉氣也,不知是何地方有此祥瑞?」真君曰:「此在山東省曲皁縣,聖人之鄉,現此吉氣,必主篤生賢哲,孔教大興,太平盛世,於此示兆矣。」(明露天機毫無隱諱)又指正西方地點說道:「你看那方亦有紫氣騰空,祥雲籠罩,隱約之間,見一絕大園囿,其中有一臺一沼,望見鹿遊魚躍。又有一山,下建一祠,隱隱聽見山上有喈喈鳳鳴之聲,你猜是甚麼地方?」抱一曰:「弟子不知,還請指示。」真君曰:「此處即秦中,古帝王州也。囿、即文王之囿。臺、即靈臺。沼、即靈沼也。山、乃岐山,祠、乃寶夫人祠也。此種種祥瑞現象,亦海宇澄清之兆。」(又明明漏洩天機)

【老仙南天俯視,觸景傷懷。因吟一律,即以批此節云。南天下望劇堪哀,劫運如斯痛矣哉!黑霧蟠時妖孽聚;紅塵滾處虎狼豗。中原鼎沸乾坤震,東海波翻島嶼災;可喜魯邦祥瑞現,西南佳氣兆將來。】

抱一曰:「據弟子揣度,靈囿、靈臺、靈沼,去今已遠,縱有遺蹟,亦淪於蔓草荒煙,不可復識矣,安得復見之乎?今在天門俯視,猶復睹其規模形式,弟子真不解矣,然則幻境乎?亦異兆乎?(偏以此為問難妙妙)願仙師明以告我。」真君曰:「此理易知耳,夫古今氣運,剝復循環,盛極必衰,衰極必盛,理之常也。今西周忽現此種種瑞應,乃地運之轉也,曷足異乎?」二人正在談話間,忽見魯省之外,瀛海之東北,突然有一股黑氣,直沖天表,俄而轟然發聲,如天崩地裂之狀,又如雷在地中鳴一般,(可怕)把抱一嚇了一跳。真君曰:「此不在中國,發響之處,不出三年,其地必受非常浩劫,與我無干,何必驚恐。」抱一叩問其地,真君笑而不答:「移時慢慢說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無顯報,是無天道。由此看來,環球上人,何不回心向善?而一味作惡逞強,將來遭了大劫,寧不悲哉!胡不悔哉!可不懼哉?」(世上列強,不講公理,一味逞強其可乎哉?)

【此段黑氣,真君對之半吐半露,不將明言,老仙早已猜著,讀者悟否?】

真君在一旁,自言自語,口中歎息,抱一也不知他說的原由,也不敢再問。只合稟道:「弟子已觀畢了,煩仙師引導前行。」真君曰:「諾」,於是二人帶起鹿鶴,進了南天門,抱一舉頭一望,見對面建了許多宮殿,十分輝煌,問真君道:「弟子前幾次到此,宮殿房屋雖有,未見如是之多,怎麼近來修建得比櫛連雲,這般華麗,所為何因?」真君道:「師弟有所不知,因目前要趕辦三會收圓,凡塵世上人,但能侮心向善者,也不問他前半生過惡何如?但願他放下屠刀,即許他立地成佛。此乃 老母寬其資格以相待,若必求全責備,其合格者,能有幾人?則此九二皇胎,永無見 老母之日了。( 老母盼望殷勤如此大家宜知)所幸如今亂極思治之時,作惡者固多,而悔心向善者,亦復不少。故 老母敕命,在此南天門裏,修建下許多宮殿房屋,名日:「迎仙閣」,向善之人,壽終之日,命金童玉女,引他到此閣內,靜養清修數月,或半年一年,令他將俗慮嗜慾,並一切罣念牽纏,掃除淨盡,然後領他朝見 上皇 老母授以仙爵,所以必預備房屋如是之多者此也。」(仙佛之望人為善也如此,為善之樂也又如此,世人乎?何樂而不為善哉!)

抱一聞真君這段言語,不禁為眾生喜得跳躍。對真君道:「似這樣的寬典,這大好的機會,世界的人,猶不肯悔心向善,真庸愚之輩也。(世之人不於此時期修真證果更無此好機會矣)但弟子還要請教,不知這迎仙閣內,可有上真主持閣務,並招待之員否?」真君道:「師弟也算聰明,問得中肯,此閣中, 上皇特派亞聖孟子,佛印禪師,留侯子房,以維持三教事務,凡三教弟子,出入經此,必須面謁三位聖真,先研究三教之理,能契合三教之理者,始許希聖登真作佛。夫三教之理,同源而異流,及其成功也,殊途而同歸。此迎仙閣中,故以三君作為代表,若招待員,已派有千餘員,職主接待候聖,送往迎來,日夜奔忙不迭,其爵秩則分仙真、功曹、侍者、土地,等等不一。師弟不信,試看前面排班站立,衣冠整肅的許多人便是了。」抱一遠遠望去,果見閣門之外,迎候的有許多仙官,乃稟真君道:「可能領弟子進閣內遊玩遊玩。」真君曰:「今夕事故繁冗,不可留連,下回又再遊玩可也。」

【世間三教教徒,各豎旗鼓,互相攻擊,蓋於同源之理,仔細推求。】

於是二人牽起鹿鶴,向前而行,行不數步,已抵閣門之外,只見各侍駕仙官,一齊向真君打恭行禮,真君一一答拜。抱一又望見前面有數間樓閣,異常高聳,其製造規模,與西式同,問真君曰:「怎麼天上,亦建此洋樓,豈西人亦有登真者在此嗎?」真君曰:「何為不有?大凡善者登天,惡者墮落,中外皆是一理。彼所建樓閣數間,亦迎仙閣也。因世界將有大同之象,不久中外一家,都要講求仁義道德,各國教主,深服三教之理,傾心向慕,經大士帶領到了金闕數次, 上皇剴切開導,人人了悟,心悅誠服。又於展覽會上,購買了二十部《訓女寶箴》,並各種善書,暗中進化彼國人民,上皇深為嘉獎,特敕令於南天門內,建此迎仙寶閣,准其跟隨諸天仙佛聖真,參觀闡敦,故爾豫善壇中,各國教主曾經臨壇候聖兩次,師弟何忘卻耶?」

【中外大同,天宮已有徵兆,世界亦現端倪南海香山,遠景如是。】

抱一曰:「仙師提醒弟子,曾有此事,當日壇中弟子,尚不解各教主降臨,所為何因?今據仙師所言,將來中外大一統,講求道德,則槍砲可以不造,兵戎可以不興,成個太平世界。未知弟子猶能享此幸福否?」(抱一尚欲邀享人爵也哈哈)真君曰:「師弟年齡,剛踰不惑,何謂不能?吾師雖不便明言,然大概不遠了。」二人一路問答,不覺之間,又走了許多路程,耳中隱隱聽見有仙樂之聲,漸走漸近。抱一抬頭望去,見有一女仙騎著一隻青鸞,帶領著許多人,手執旌旛寶蓋。又有一班仙樂隊,迎面而來,以問真君。真君曰:「此乃大士派龍女菩薩來迎接我師徒矣。」

言話間,龍女已到,彼此各下騎見禮,問訊一回,又各各上騎,行不多遠,抱一又看見前面,有一汪洋大海海南有一座山,上有無數宮殿樓臺,從松柏竹林中露出,在虛無縹緲之中,景致真真奇妙。又問真君?真君曰:「此南海也,海南一山,普陀香山也。上有宮殿,即圓通教主所住在也。」話猶未已,已到南海岸,龍女曰:「到了,請帝君與抱一師兄,快快上船。」果見有撐舟侍女十餘人,撐來兩隻大舟,艤岸以待。真君與抱一隨龍女一簇人,一齊登舟,撐船侍女,鼓動雙槳,其船如飛而去,抱一看海中盡是蓮花,開出九色,萬朵千莖,爛漫如錦。(妙景)問龍女道:「弟子請問菩薩,如今二月天氣,若在人間,荷蕖剛纔出水,其小如錢,怎麼這海中蓮花,竟如六月盛夏,開得如此鮮紅,真真奇異了?」(令人莫測)

龍女曰:「師兄有所不知,我們這個南海中之蓮花,是通年都開的。況明日大宴賓客,大士用催花之法,令海中九色蓮,一齊開放,所以如此鮮豔。」(此中消息凡人那知)抱一聞言,方纔了悟,移船前進,轉了一灣,抱一抬頭望去,見對面一片明霞,籠罩水面,其中似有無數殿閣樓臺,燦爛光輝,儼同白晝。抱一見此妙景,以問龍女?龍女曰:「此新搭之三十六座綵亭也。」抱一曰:「今夕乃廿五日,皓月未升,何以有此光亮?」龍女曰:「此乃大士於每亭上掛一夜明珠,所以光明如晝也。」問答之頃,不覺又過了兩港,耳中遙遙傳來,有唱歌聲,鼓琴瑟聲,彈箏琶聲,吹簫管聲,敲漁鼓簡板聲,音韻悠揚,徹於海面,未幾移船出港,果見海面上有無數蓮舟,舟中盡是女子,手中執樂器,各奏技逞長,此唱彼和,遊去遊來,囂然自得,真真快樂。

【神仙快樂如此,世人其歆羨之否?】

抱一問曰:「這許多婦女,在此享神仙之樂,究竟由何處來的?」龍女曰:「此皆吾大士近年所度者也。因為 老母要趕辦三會收圓,特命大士,要將有靈根的裙釵,一齊度盡,大士慈悲廣大,顯出神通法力,方方闡教,處處勸人,比年以來,也度了十餘萬人。每當參禪悟道之暇,大士準他們出來遊玩,無拘無束,無罣無礙,今夕師兄所見,特萬分之一耳。」抱一聞之,歎曰:「如今婦女,恰遇著收圓之期,又遇著這位慈悲菩薩,不乘此積德修因,還原返本更待何時?倘錯此機會,真真可惜了!」(老道深望坤流三復斯言)

【坤流女輩各振精神,切莫畫地自限,讓過他人也。】

方談論間,又轉了幾灣,過了幾港,龍女命駕舟侍女,將船撐出海之中心,望南飛渡,抱一又看見遊人如梭,去去來來,不知何意?又問龍女。龍女曰:「師兄試望望對面,那一疋白練,好看不好看?」抱一定睛看時,果見對面有山,山下現出一疋白練,如虛空垂下一般,真真奇妙,問龍女曰:「此何景也。」龍女曰:「此即世傳南海之潮音洞也。這些遊人,就是去賞玩此洞景也。」話猶未已,與洞漸漸逼近,抱一細視,原來是懸巖之上,飛下一道瀑布泉,與水晶簾一幅相似,滴至水面,明珠萬顆,丁丁東東,如佩玉瑤琴之聲,十分好聽。歎曰:「真妙景也。」

龍女命侍女將船撐攏岸邊,已到香山腳下,說道:「請帝君與抱一師兄,由此上岸了。」於是大家出船,真君對龍女道:「請菩薩先行,上前通稟大士,就說我元陽領抱一到了。」龍女道:「既是如此,得罪了。」跨上青鸞,飛騰上山,眾仙樂隊,亦乘雲跟隨而去。

真君領抱一,仍騎鹿跨鶴而行,抱一一面上山,一面觀望,見滿山俱是青松翠柏,奇花異草,瑞蘭靈芝,香氣撲鼻。行行而上,又見巖畔枝間,白鹿啣花,青猿獻果,鸞鶴則和鳴對舞,鸚鵡則解語誦經,抱一一路觀來,賞玩不盡,歎曰:「真仙境也,人間那得有此?」由此而上,漸達山腰,第見紫竹千竿,碧桃萬樹,由竹桃漏縫處,遠遠望去,宮殿參差,樓閣玲瓏,直達山頂,繞出山塢,又見松柏千章,樹下坐著許多道友仙翁,有奕棋的,有彈琴的,有吹笛的,左右有仙童,汲水烹茶,等等不一。見真君至,大家起立,皆說道:「柳元陽帝君來矣。」真君曰:「師弟此處隔宮門不遠,你我師徒各下了騎,將鹿鶴繫於松陰之畔,快快步行,謁見慈尊可也。」

【寫景如生,花開筆底。佛土莊嚴,神仙快樂常常如此。】

抱一依言,跟隨真君,一步一步而上,剛走了一里之遙,抱一行頗遲頓,真君曰:「師弟何不取出壯神丹,吞下兩粒,自然身輕行捷矣。」抱一即取出丹丸,吞下二粒,果然精神爽健,行走如飛,行不數步怱聽見一派清音,遠遠傳來,抱一抬頭望去,見一班仙樂隊,將到面前。真君曰:「此乃大士又派來迎接我師徒矣。」言未已,韋馱尊者已至,說道:「帝君與抱一師弟,快快進宮,大士等候久矣。」說罷,帶起一班仙樂,上前引導,管絃迭奏,雅韻悠揚,一路吹彈而行,抱一此時非常得意,將到宮門,見一堵大照壁,高約二十餘丈,長約三十餘丈,俱是水晶玉石砌成,上書「香山勝境」四個大字,到了大門,仰面一望,亦修得崇高輝煥,上立一匾曰:「慈聖宮」三字。楷書貼金,光輝奪目,門左右有聯曰:

 寶殿建普陀,勝境儼同妙香國。

 靈山棲大士,仙居不亞蓬萊宮。

抱一看罷對聯,真君曰:「師弟休延,快隨吾師進去。你看尊者,又在二門外招手了。」抱一連忙跟隨進門,過了頭層,只見兩廊有許多真仙伺候,內中有五六人,似曾相識,細審之,乃是同鄉董、楊、楊、李李諸君,彼此相見,拱手欣慰,未及款談。進了二層,見兩廊頭陀濟濟,莫辨為誰?真君曰:「此五百阿羅漢也。」進了三層,見有八位大佛,左右分班而立,真君曰:「此八大金剛也。」又進四層,見左右各立九人,濃眉大眼,妝束齊整,氣象威嚴,真君曰:「此十八羅漢也。」復進五層,見左右排班者,共有十二人,男女俱有,真君日:「此十二圓覺也。」

再進六七兩層,見侍立者,盡是婦人女子,年紀老少不一,真君曰:「此乃一等至八九等侍女也。」續進第八層,見侍立之婦女,衣服尤為整齊華麗,真君曰:「此二三四等至八九等元君也。」抱一問曰:「由頭層至此,這許多男女仙佛,都嚴恭寅畏,在兩廊伺候,不解何因?」真君曰:「此乃大士將要出宮,故排班侍立也。」於是進了第九層,立在天井心,見正殿尤覺輝煌。真君曰:「到了,師弟在此等候,待為師先稟見大士,然後傳你,好好整束衣冠。」

【寫大士宮殿,敘次錯落,井井有條。】

說罷,真君竟自去了,抱一在院中,距丹墀不遠,偷望進去,見當中橫立一匾,上書「圓通自在」四個大字,方方約有八尺,金光照人,左右有聯云:

 經十番磨折,成丈六金容,盡孝度爹娘,為裙釵立個標榜。

 顯百八化身,具千隻手眼,尋聲救苦難,惟菩薩抱此慈悲。

左右楹柱上亦有一聯云:

 一枝楊柳插瓶中,常留春意。

 九色蓮花湧座下,共仰慈尊。

【此聯妙妙,貼切不浮】

抱一正在看著對聯,忽聽真君呼喚道:「抱一師弟,大士傳你進見。」抱一聞呼,連忙答應,低著頭,走到丹墀下跪定,口稱:「弟子楊抱一稟見大士,九叩行參。」大士道:「楊師弟有勞了,免禮起來。速速上殿,吾有諭言。」抱一行禮畢,即刻上階,到了殿上,有韋馱護法二尊者,掀起珠簾,纔進了去,見真君坐在一旁,大士坐在蓮臺之上,善財童子,龍女菩薩,左右侍立,抱一對大士重行參拜,大士曰:「多禮了,一旁侍坐。」抱一曰:「大士法座在此,弟子焉敢妄坐。」大士道:「無妨坐下,且飲杯茶。」

乃命龍女捧出香茗二甌,波羅蜜果一盤,給與真君、抱一,隨意拈食。又格外賜與抱一靈丹十粒。大士道:「楊師弟茶果用畢,可隨同善財童子,到處一觀,吾慈在此撰一篇訓女文,俟你遊畢後,又來聽諭可也。」抱一連忙食了茶果,即跟隨善財童子下了殿階,到第十層遊玩,只見後面,又建一所精潔宮殿,其臺階牆壁,俱是玉石瑪瑙所砌,地無纖塵,院內廣栽花木,爭妍鬥豔,萬朵齊開,簷前有一對白鸚哥,正在誦《多心經》,喃喃好聽。(仙乎仙乎)

見殿當中立一直匾,上書「參禪處」三個大字,善財曰:「此菩薩安禪室也,不可逼視,吾另領爾別處。」又進至第十一層,依然是一宮殿,精潔則同,而佈置又不同,第見院中建一個字草亭,四面圍以白玉石,亞字欄杆,中有一大池塘,池中芰荷菱荇茈碧,俱已放花,香氣撲鼻。池之兩畔,有兩大塊鰲山石,乃天然生就的,汩汩清泉,由石竅中滴下,濺入池內,其聲鏦鏦錚錚,甚清越也。(試問世間園亭景物有如此否)殿之當中,署三個大字曰:「鍊丹房」。善財曰:「此菩薩鍊丹室也。」此處大概一覽,又將抱一領至十二層,乃是一高閣,封鎖嚴密,見當中有一匾,上書「金亭妙閣」四字,善財曰:「此菩薩藏書室也。凡丹經道書,醫方祕笈,都貯於此。」

【此樓建築之妙,已極大觀。】

看罷,轉到外邊,見巖間修得一座高樓,十分華美,高約三十餘丈,抱一仰視,幾乎落下帽來,只聽得四角風鈴叮叮噹噹,響聲不絕。又見樓簷四面,造得八隻丹鳳,如自天飛下一般,真乃鬼斧神工,非人力所能及。抱一不勝稱異。善財曰:「此樓頂上亦有一鳳,共有九隻,因名曰:「九鳳樓」(此樓惟大士所獨有)乃大士命巧聖加工製造,以宴上等神仙之所,尋常仙真不能到也。」抱一曰:「可能領弟子上去看看。」善財曰:「師弟乃大士所深契,有何不可?但上此高樓,甚艱辛耳。」抱一聞善財許可,喜甚,乃取出壯神丹一粒,靈丹一粒,一口吞了,愛鼓起精神,攝衣而上,計歷了一百二十級臺階,始達樓下。善財將樓門打開,領抱一上了樓梯,攀住扶欄,步上一層,約有六丈餘之高,一連上了四層,每層之中,圖書古玩字畫,陳設俱極整齊。末後步上第五層,見樓中所陳物品器用,尤為精緻,抱一未經見過,不便細詢其名。善財道:「師弟你試扶住圍欄,看看四面景致。」

【抱一登此樓頂,可以窮千里之目矣。】

抱一果扶欄一望,見香山南海一帶,瞭如指掌,俯首下視,目為眩暈。又看見大士宮殿左右,還有無數的屋宇,可以容數十萬人,不知作何名稱?以問善財。善財曰:「左邊乃大士送子白衣閣也,其次乃講玄堂也,其次乃祕書廳也,其次乃考功室也,其次乃香積廚也。其外乃圓覺、金剛、之修息室,五百羅漢之養心齋,又其外則新證果之各乾道仙真所居,及功曹天丁力士之住在。以左列男仙也。右邊乃紫竹林也,其附近大士七所宮殿,每宮每殿之中,特設三千六百蓮座,由一品至九品,分為九品蓮臺,所以定女仙之品級也。其次則元君、侍女室也。其次仙樂部也,其次講經談玄處也。其次則養真院也,各女榜俱懸挂其中也,此外之廊舍,乃新度來之婦女,甫經記名挂號,未受仙職者之所居,以右列女仙也。

【香山宮殿,大略一觀,也就不少。】

抱一曰:「男女仙真,共有若干?」善財曰:「約計十萬有零,而女仙十居其八。」抱一曰:「大士度人無量,真不愧廣大慈悲也。」二人談竟,將欲下樓,抱一轉過南面一看,見一高閣,建在普陀巖頂上,高不可攀,四面彩雲籠護,不知其名?又問善財,善財曰:「此 老母小行宮也。 老母駕臨到此,即住此宮。非大士朝見 老母不到也。」

【老母行宮,僅有數處,月宮、斗牛宮、翠微山、並此而已。】

抱一曰:「大士亦種有仙果否?」曰:「種得數十萬株,人間所無者,此處有之。」問:「種於何處?」曰:「即在行宮之山前後也,瑤池蟠桃,亦移來數百本,近將熟矣。」抱一聞之,不勝歆羨,歎曰:「真仙境也。」於是相與下樓,經過白衣閣前,抱一進門,看見大概,只見職務人員甚多,仰觀閣中,亦修得整齊,當中署「白衣送子閣」五字,左右有聯云:

 誰定善人,我抱個寧馨兒,送交於你。

 欲昌厥後,爾行些陰騭事,貽留與他。

【世人欲求賢子賢孫者,當體我大士此聯格言。】

抱一看見這副對聯,說道:「這副對語,雖然淺俗,到也有趣。但不知大士送子,要選何處人家?方肯送給。塵世上的人,要立何等功善?方能邀大士之慈悲。亦請菩薩指示。」

善財曰:「此有數種原因,分為數等,第一等乃大忠大孝,大節大義,完全五倫八德之人,吾大士必擇大根器者,送給為子。亦或有大陰騭,大功善,或刊印善書勸人,挽轉澆風。或遇饑饉水旱之年,施舍拯濟,全活多人。或見盜賊兵戈大難,將要發作,能先事預防,調停補救,弭禍於不覺,消患於無形,俾人民隱受其福,此皆大善大功,足膺送子之報。

此外有修數百年崎嶇之路,造千萬人來往之橋,或創修廟宇,或印造經文,或施棺槨醫藥,或施茶粥冬衣,或立盡節保嬰等堂,或建義倉、義塾,以及濟人之急,救人之危,憫人孤寡,全人名節,以及戒殺放生,設壇宣講者,亦是大功大善,大士查其功績,或有子而再送以貴子,或無子而特賜以麟兒,此一定之理也。

又有等若祖、若父,或本身刻薄成家,不行善事,天特生以敗家之子,後因他一旦悔悟,革其非心,力行善事,吾大士又將他逆子收了,另賜以興家之子,以報其向善之心。(古今不少此類)又有等若祖、若父行善,他半生亦行善,天已生以聰明克家之子,不料他一旦變了初心,專造惡孽,吾大士又將他令子收了,另給以破家之子,或竟絕其後嗣。如此類者甚多。又有等人家,享富享貴,而獨缺於子嗣,一旦幡然改悟,捐出鉅資,行些善事,上表發願,向吾大士求子,吾大士查其果真行了實善,亦開以自新之路,送個佳兒與他,且能光大門楣者,往往有之。

【大上送子有此種種原因,各宜照此為善,以迓天庥,何患後嗣之不昌達呢?】

有些富貴人家,作事刻薄,一錢如命,不興善舉,到晚年子嗣艱難,他反怨自己命運不好,或歸咎陰陽二宅,風水不佳,只是信任巫覡,聘訪堪輿,改宅開門,移尸扦葬,都無效驗,迨至計窮,無法可施,只好許願建醮修齋,上表求嗣,又或羨慕我大士是送子觀音,也在庵堂寺觀,菩薩座前,或送一匾額對聯,或製一佛帳彩疋,冀邀神佑,(此等求法真真可笑)均無效果。此等人、吾大士不惟不賜以子,反降以禍,無他,因其惡孽過多,不行真善故也。」

【老仙有句格言告與世人,求賢子賢孫,須向自己的良心去求,方為上策。若不修德,只知求我大士,反落下乘也。】

抱一聽了這段言語,不禁鼓掌大笑道:「此等習慣,弟子見之屢矣。卻被菩薩盡情道破,想來真真可笑了。」言畢出了閣門,又由養真院門口經過,抱一又要想進去看看,善財道:「不必去了,內中盡是新度來的侍女元君,正在座上打坐參禪,此時尚未下丹,莫去驚動罷了。快快去見慈尊,以免久候。」於是二人仍到大士正殿,善財將簾子揭開,抱一低頭進去,復跪在蓮座下,叩頭行禮,大士道:「師弟請起來,一旁侍坐,吾慈已將訓女文,草草撰出,爾試讀一遍,即將稿付給善財,善財將稿遞與抱一,抱一雙手捧稿莊誦,只見上面寫的題目,乃是:

大士訓婦女守貞文[编辑]

「自一畫開而兩儀定,陰陽判而男女分,此天地自然之理。聖人因之以別夫婦,立人倫,而非矯為造作也。上溯洪荒之世,榛榛狉狉,人類初生,與物無異,天下之人,知有母而不知有父,為可憫也。(混沌初開人倫未立)人皇氏出,敦民嫁娶,一男一女,配為夫婦,人始別於禽獸,其後此制漸弛,混亂依然,得媧皇氏,輔相其兄伏羲大聖,又從而整理之。綱常倫紀,於斯始備。夫婦之道,始傳之至今而不紊焉。顧男子本乎天,得陽剛之氣,法乾之健也。女子本乎地,得陰柔之氣,效坤之順也。然大易言乾之體曰:『元亨利貞』,坤主體曰:『利永貞』,貞之為言正也,固也。夫男子之法乾,姑不具論。且即婦女之法坤,而約言之。文言曰:『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剛也,方也,即貞之謂也。』蓋婦女主柔、主靜,固法坤順之義。而能以剛方行之,具見陰中有陽,乃中有剛,順非苟順,有凜然不可犯者存焉,蓋即貞之謂也。夫婦女之宜貞,而尤貴乎能守,如竹箭之有筠,如松柏之有心,堅固而不可奪也。巾幗焉,而有鬚眉氣也。女子焉,而具丈夫概也。豈可諉之身為婦女,毫無氣骨,水性楊花,隨風逐浪,而不守坤貞之義乎?且婦女之義,貴體四德、三從也,七出之條,首嚴犯淫之戒也。焉可不守貞乎?夫三從者,始於從父,重家庭教育也。易曰:『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明乎為女子時,宜守貞也。出嫁則從夫,夫死則從子,夫子之外,別無可從。明乎為人婦者,更宜守貞也。奈何世之婦女,不明乎『貞』字之義,當為女子時,而卑賤其身者有之,及為人婦,而玷辱其體者有之。是為女、為婦,均不貞也。他如為寡婦,而輕改其節。或貌為節婦,而暗虧其行,皆不能守貞者也。降至女尼、女冠,不守皈戒,而輒犯邪淫,長齋少婦,聽人引誘,而甘蹈污辱,卒乃敗其清規,毀其根行,以至不能對道祖,不能面世尊,而墮行冥冥也。寧不悲哉!乃至於今婦女,盡染歐西惡習,平權是尚,自由為高,今日苟合,明日離異,人盡夫也,尚不知羞恥為何事,而遑言守貞乎?(痛哉言乎)嗟乎!世風如此,敗壞極矣,尚忍言哉!(老仙亦傷心扉也)吾大士深具慈悲,關切同類,偶經冥府,見抱銅人者,半坤流矣。沈血污也,墮奈何橋者,盡裙釵矣。望之能不傷心乎?因不禁大聲疾呼,殷殷勤導,洒救苦之甘露,泛度世之慈航,不獲已降《訓女寶箴》一書,所以拯同輩於孽海也。吾願自今已往,凡為婦女者,力自振拔,勿蹈前愆,勿以野田草露,為可樂。勿以桑中濮上,為歡娛。須知女子之身,等於白璧。父母遺體,貴若黃金。縱遇狂且強暴,甯誓死以明心。即遭顛沛流離,甘殞身而全節。生為烈婦,歿證仙真,竹帛流芳,令名不朽,斯不愧為婦女矣。又何苦自卑自賤,致生貽臭名,死墮泥犁也哉!」

【推原大地生人之理,以明男女之分。原出人倫之始,本於二聖。此段援引經義,證明婦女以貞為德。貞而能守始為可貴,反覆推勘,筆透紙背。將婦女守貞與不守貞,雙方勘論,筆力千鈞。寡婦,女尼道姑、之不守貞。乃為今日婦女惡習,痛切言之。大慈大悲,大願大力,非他聖所能及也。裙釵乎其各懍箴規,而出孽海也。良言藥石,字字金鍼,各其書紳三復,方不負我慈尊也,勉哉!好境怡人。】

抱一將文讀完,心中十分欽佩,大士道:「吾慈這篇文,專望婦女以守身為主,從古至今,多少賢淑婦女,垂名史冊,證位天仙者,無非把此身守得住,不犯邪淫,(這八箇字做到頗難小心小心)乃能登上品蓮臺。倘此身一失,其餘不足觀矣。如今三會收圓, 老母思念原人甚切,特寬其格以相待,近來受度之人,也有犯過邪淫的,因他近來入了善壇,進了同善社,得聞大道,深自懺悔,不蹈前非,所謂皇天不罪悔過之人也,引度了不少,但上品蓮臺,坐不著了,未免可惜。(貞女貴婦總占便宜)爾回壇後,將此文交付爾師,定要編入《洞冥記》中,以為婦女未犯淫者勸,(功德無邊)切切記下。」

抱一曰:「弟子懍遵,不敢忘懷。」大士道:「此時眾女仙料已齊集,吾慈要去陪客去了;爾抱一師弟,可跟隨柳帝君,先去赴席,吾慈隨後就來,請了。」抱一當下辭了大士,隨同真君出來,牽起鹿鶴,逕到南海岸邊,遠遠望去,只見天水一色,浪靜波平,海面蓮花,愈開得十分鮮豔,九色繽紛,所有各綵亭,均已張鐙掛綵,炫耀整齊,此刻已屆子末丑初,一鉤明月,剛出東山,鐙月交輝,絕妙佳境。海中船隻,往往來來,千隻萬隻,不計其數。抱一看見這般熱鬧,恨不能羽化飛身,先睹為快。恰巧對面撐來一小舟,舟中有一女子,頭挽雙角髻,身穿綠羅裳,足踏芒鞋,手時畫槳,搖曳而來,(將箇仙姑活畫出來)見真君、抱一佇立岸側,正在覓渡,乃招手道:「帝君、善長,快快上我船來,好去赴宴。」說畢,船已抵岸,抱一喜出望外,連忙請真君登舟,說道:「有勞仙姑了」,只見那駕舟女子,將槳盪開,船一撥動,如飛而去,霎時間,便過了幾重港灣,將近綵亭。回頭一望,見後面擺來一個長蛇陣,開道的是金剛羅漢,後面侍女元君,簇擁著一位女菩薩,坐在一朵彩雲之上,瀟瀟洒洒而來,(真觀自在)視之,乃大士也。

抱一連忙跪接,海中許多女仙,也一齊肅候,少刻到了,即升上海中心之綵亭,隨傳詔真君、抱一上亭說道:「爾楊師弟到此,也是千古奇緣,此時賓客,尚未到齊,可請元陽領爾各處展覽一番,此等機會,切莫錯過,俟覽畢後,再入席飲宴可也。」抱一唯唯而退,當下先看這綵亭,果在海之中心,三十六綵亭,四面環繞,如眾星拱極一般,其佈置整齊,鋪設華麗,較之三十六亭,尤為出色,當中設一寶座,寶座之下,大左亦設二座,如品字形,以下挨次設席,其亭之中心,又特設一高座,上懸一燈籠,書「宣講席」三字,抱一問:「真君最上所設三席,以待何仙?」真君曰:「第一席乃 瑤池老母座位也,以上元夫人陪之。左一席,乃女媧聖母。右一席,乃玉皇聖母、聖后眷屬。當中又設三席,乃三教聖人之眷屬,又次六席,乃五聖之聖母、聖后眷屬。並玄天上帝之聖母眷屬也。以下坐次,難以縷述。至《訓女寶箴》內降文各仙姑,均列上座,特別尊崇,你看他頭上各簪金花一朵者即是也。」(此等榮幸勝過杏苑簪花)

【綵亭座客,俱係高上女仙,抱一當此,何幸如之?】

二人方問答間,只見各處女仙,如雲如雨而來,把個南海,擁擠得如錦堆花簇一般,真真熱鬧。(寫得出神)好在玄女與女青天大神招待合法,各入寶筵,絲毫俱不錯亂。(真不愧裙釵將士)少刻,又見豫、慶、十八壇之男女生魂,各駕小舟,由西南方而來赴會者,絡繹不絕。(生魂赴會仙,都真是此書僅見。)抱一望見盡是壇中弟子,不禁心中暢快。(讀者至此可為豫慶乾坤歡慶否)對真君道:「今夕我豫、慶善信,與此盛會,真乃莫大奇緣,也不辜負他們了。」話猶未已,忽見四方八面,旌幢前導,仙樂鏗鏘,又來了數百輛仙輿,最後又有跨鳳的,騎青鳥的,乘鸞鶴的,左右侍女護從,等等不一。抱一觀其儀表,俱是極尊貴無上的女仙,一齊升人中心綵亭了。( 老母至矣)

旋聽見金鐘三響,玉磬三敲,眾神仙各各升座,大士統率各仙姑朝參 老母,真君與抱一亦隨班行禮,參畢,各各就座飲宴,十士執壺,向 老母座前把盞,跪進三爵,又向各聖母前亦進三爵,其餘客座,命何、麻二祖並龍女,各分頭勸酒,亭之兩廊,一齊仙樂迭奏,雅韻悠揚。

抱一看席間餚餵果品,陳設得十分豐盛,人間未嘗見過,眾女仙又互相勸飲,歡洽異常。酒盡三巡, 老母開言道:「今番吾妙兒請旨,降演出這卷《訓女寶箴》,大裨益於女界,此書一出,近可砭當今巾幗之膏肓,遠可立後世裙釵之模範。使世界婦女,咸讀此書,朝夕講誦,體而行之,知戒知勸,盡人皆可返本還原,妙兒之功德,真無量矣。(真定的評)至當日降文之各女兒仙姑,慈心苦口,勸化同儕,言言藥石,字字金鍼,誠為難得。吾 母已紀善丹書,特別獎勵。豫、慶兩壇男女,及他壇男女,在事出力,捐貲刊印者,吾 母已定封賞,著玉皇與妙兒查明功德,遵旨實行,他日瑤池會上,定有特別之優待,決不負爾等矣。今日全書告竣,已經鈔錄萬部,合令宣講仙官,高聲朗誦一遍,爾各女兒仙姑,各各洗耳靜聽。聽罷,席散之後,各人領取一部,作為楷模。他日有重生人世者,即以此書為證券可也。」

【老母一番獎勵,致令南海生春,洞冥出色。】

老母訓諭已畢,宣講仙官,立將女箴高聲宣讀,闔會女仙,擊節稱奇。有下淚者,大家都稱說此書絕後空前,尤為千秋渡女之寶筏,無怪大士奪了頭標也。(回顧前文語不離宗)議論已畢,眾女仙爭來索書,旋見有外國教主之夫人,亦爭先取討,抱一方知外國婦人,也來赴宴。問真君曰:「外洋婦女,與中國風俗不同,怎麼亦索此書,得毋想改良風俗,欲效法我中國嗎?」真君曰:「然也。不久世界統一,道一風同,此書其嚆矢也。本欲罊言,又恐洩漏天機,師弟慢慢參詳罷了。」

說畢只見 老母暨各聖母,各各離席,擺駕回宮。眾女仙稽首送駕,抱一抬頭一望見紅日一輪,湧出東方,照耀海面,景致異常希奇,三十六座綵亭,並當中一亭,分外好看。仍依依不捨的翹盼,真君曰:「師弟切勿留連,壇中弟子久候矣,快快告辭慈尊,回去罷了。」抱一依言,九叩行禮,辭別大士,與真君同上小舟,大士命韋馱護法二尊者,遠送一程,行抵岸邊,二尊者回命,真君抱一各跨上鹿鶴,重尋來路,霎時到壇。已屆卯上刻也,殷、柳二仙,各自回宮。抱一亦醒過來,方知歷時之久,欲詳後事,且看下回分解。

總評

⊙女箴一書,其價值之高,不在《列女傳》、《女四書》等書之下,諸天洞府女仙,同申慶賀於南海,紀幸也。而此遊記,又恰當其時,真是千古奇緣,此書特色,故讀女箴者,不可不讀此篇。而讀此記者,亦不能不讀女箴。

⊙世界大勢,已包羅於抱一之南天門一望。

⊙善財與抱一,白衣送子閣前一段議論,句句俱是格言,大士訓婦女守貞文一篇,洵婦女之藥石,凡屬坤流,不可不讀。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洞冥寶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