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寶記/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洞冥寶記
←上一回 第五回 城隍司先觀果報 黃泉路再看情形 下一回→

柳真君降壇詞[编辑]

〔調寄:人月圓〕

蓬萊不少神仙侶,若箇肯降塵寰,多情老柳,攜琴跨鶴,獨到壇前。

幽冥果報,天機祕密,未對人宣,今番頒演,和盤托出,的是奇緣。

【風情嬝娜】

張桓侯大降壇詞[编辑]

〔調寄:滿江紅〕

世道澆漓,欲補救也非容易,疇手挽中原大局,仔肩獨寄,祇有神仙堅願力,江中穩把風帆繫,仗飛鸞降,筆動人心,回天意。

今首演,《洞冥記》,初發軔,休兒戲。須參觀善惡,詳明體例,天律昭彰無錯誤,權衡賞罰公平未?到隍司且作豹斑窺,牛刀試。

【滿腔浩氣,神韻悠揚。】

日紹善諸子,奉了聖帝之命,準備到晚遊冥,各人匆匆料理,不在話下。卻說聖帝回宮後,即飭柳元陽帝君,張桓侯大帝,到壇賜符,以備遊冥之用。並派柳仙鎮壇,大帝領導定一試遊。兒由本邑城隍署起首,吩咐訖,瞬屆戌初,各候駕、神祇俱到,張、柳二仙,因此次為發軔之期,心中十分高興,要與諸生飲酒賦詩,此唱彼和,仙凡交感,快樂無涯。

將近初更,大帝命人焚化冥衣、冥鏹等物,命當方土地神背負,隨喚醒定一子起,賜酒三杯,丹一粒,大帝手提丈八長矛,步出壇門,跨上神駒,定一上馬相隨,大帝按轡徐行,口占一絕曰:初冬人氣覺淒涼,草木凋零為隕霜;最喜滿輪明月照,馬頭風送嶺梅香。」

大帝曰:「定一無妨和上一首。」

定一依韻和曰:「並馬西行趁晚涼,洱源城外月如霜;冥途迴與凡間異,底事寒梅也發香。」

【和詩妙妙是放翁小品】

和畢。祇覺陰風慘慘,遙聞鬼哭之聲。大帝曰:「將到隍司也。」果見數差人手拽鐵鍊,拘獲數十鬼犯,男女不等,一路痛哭哀號,絡繹不絕。

大帝曰:「此鬼役票提亡魂也。」隨後又見數人,手持簿籍,分道而行。大帝曰:「此夜遊神,專稽查世人,夜間為謀不善者也。」(暗室不可欺心)正言問,只見前面有衙署,上懸一匾曰:「洱源縣,城隍署」六箇大字。金光炫耀。左右聯云:「善惡由爾自作,賞罰在我主權。」

方顧盼問,音樂大作,署內走出一官吏,向大帝前跪叩;詢之:乃隍司也。大帝命之起,隍司即將大帝迎入,定一子一同進至中廳,大帝正坐,定一與隍司側坐,茶畢,定一即向隍司說明觀獄情由。隍司立遣判吏,領定一四處參觀,只見正廳左右,有廂房數間,淨几明窗,精潔可愛,室中之人,寫字、看書、作畫,毫無拘束,游然自得。(有此快樂)判吏曰:「此乃善人接待室也。」(哦)

廳署之後面,兩邊設有牢房,圍牆高峻,門外拴有惡犬、猛獸數隻,形貌猙獰,內中犯人,皆鳩形鵠面,觳觫不堪,旋有鬼役將鬼犯拖出,在那裏鋸解、挖眼、斬手、刖足、割腎、刳心、割鼻、刮目,並施及油鍋、碓搗、磨捱,各種非刑,十分嚴酷。(又是這樣淒楚)定一係初次入冥,見這些犯人,受此多般苦楚,不禁心驚膽顫,不敢久視(善人何憂何懼?)

轉步又到廳署之東北,見有一條血河,血水渾濁,腥臭難聞,令人掩鼻欲嘔,婦女裸體浮沈其中,血水灌頂,口中吸食,子母相抱,不能上岸,甚為悽慘。判吏曰:「此血河也。(噫!也有的嗎?)其中之犯,多係淫賤婦女,損子墮胎。或不敬三光,對北、對灶行淫,或夜起便溺,身體裸露,觸犯星月。或大小月,及胎前、產後,身體不潔,便進灶房,觸犯司命。或以下衣曬於日光之下。或以惡露血水,潑於井灶之側。或濯不潔淨之衣服於長流之中,以至污穢水府。其他如不孝父母,不孝翁姑,不敬丈夫,不敬惜字紙五穀,如是種種罪狀,皆打入血池之中。不特婦女為然,即男子亦然也。」(婦人犯此,家長不敬,帶罪三分,自犯者加倍,懍之慎之。)

【此段句句天律,犯者血河難免,世人懍之。】

定一曰:「世傳血污池,曩以為十殿冥府始有之,不料此小小縣治,亦設此池,且各種刑罰皆具,慘不忍睹,況冥司之大地獄乎?其慘酷更不知若何也?」言畢,與判吏回見大帝,略述情狀。大帝曰:「此不過粗具規模耳,(一筆推開)若窺全豹,非歷盡冥獄不可。(束上生下)今夕時辰尚早,盍隨我再遊黃原,以罄遊興。」

【為地府血河伏脈。】

於是辭別隍司,出了殿門,命土地將帶來之冥衣等物,先賞賜了一半。大帝上了神駒,定一亦上了馬,定一在馬上問大帝:「黃原距此若干遠?在何地方?」大帝曰:「距此約干餘里,直向東北方而行,前面有一寬闊大壩,荒涼寂寞,如古戰場一般,中有一條路,乃鬼差提孥鬼犯,必由之道,其中情形,下可不觀。師弟聽吾唱一歌來:

「洞冥今夕斬開幕,俺老張,且恭賀,定一疑團今打破,地府天堂,風馳便過,且把新詩和。

幽冥師弟今初到,試略觀神明果報,將近黃原聞鼓譟,鬼聲悽慘,哀號無告,落得空悲悼。」〔調寄:青玉案〕

歌畢。大帝曰:「師弟亦和來,我師徒好以行程。」定一知下可辭,亦唱「浪淘沙」一闋以和之。

「鬼哭聲低昂,入耳心傷。行來頗覺道途長,到此不知身死活,無限淒涼。獨自暗思量,為善必昌,此言有理當參詳。看罷冥情分善惡,歸勸愚盲。」

【上下關鎖】

和畢。大帝曰:「你我師徒,快快催馬,你看前面又是甚麼光景?」定一定睛一看,只見一片沙漠,四望渺茫,陰風驟起,寒氣逼人,鬼聲啾啾,悽慘欲絕。對大帝曰:「弟子睹此情形,傷心慘目,不欲前往矣。」大帝曰:「何必傷悼,你看前面有一草亭,你我師徒何不下馬,小憩片刻,爾就便作篇歌文,將此景況,逐一傳出,以勸世人。」定一遵命,即下馬同入草亭坐下,拈毫而賦曰:「冥途迢遞兮,四顧茫茫。黑水氾濫兮,其流湯湯。風捲地兮沙黃,月色枯兮無光。天愁闇兮淒涼,地沮洳兮凝霜。豺狼叫嗥兮,虎豹成行。鳶集飛揚兮,梟鵬翱翔。嗟彼鬼犯兮!四野彷徨。呼天地兮喚爺娘,思嬌妻兮戀情郎,泣佳兒兮淚汗洋。悔不在生兮孝高堂,五倫拋棄兮八德忘,到此追悔兮枉悲傷,孽障隨身兮斗難量,將何時兮出獄場?上無衣兮下無裳,(空自作馬牛)手足折兮身倒殭,黑索繫兮恐慌,鬼使怒兮勢張,刺錘擊兮利鋒芒,孽風起兮任簸揚,黃塵滾滾兮人埋藏。此斷脰兮彼穿膛,白骨堆兮成岡。將誰怨兮我無良?(到頭惟有孽隨身)眾鬼涕泗兮痛肝腸。哀求鬼哥兮望包荒,善為我辭兮稟閻王,我感爾情兮山水長。」(縱口吐蓮花也是無益)

【淒涼滿目愁黃沙,白草一片荒涼,讀之令人悽絕。】

定一賦畢,大帝曰:「此文尚將真情實景寫出,可以帶回壇中,刊出勸世,俾世之為惡者,知此情狀,則冷水澆背矣。」(如此極好)言畢,時近五鼓,大帝命土地將冥衣錢財佈施訖,與定一出了草亭,仍上馬轉回壇中。大帝與柳仙回宮繳旨,定一亦甦醒起來,謂諸生曰:「大帝臨行時,諭我明夕要遊陰陽界、鬼門關兩處,我已允之。」但下知此兩處又是甚麼景致?且看下回分解。

總評

⊙遊地府先以隍司立其基,由近及遠,小中見大,黃原苦境,從未經人道過,此回方發其祕。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洞冥寶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