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寶記/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洞冥寶記
←上一回 第六回 陰陽界偷聆琴曲 鬼門關靜聽哭歌 下一回→

柳真君降壇詞[编辑]

〔調寄:臨江仙〕

世外逍遙蓬島客,飛鸞屢到人間,寶筏撐出渡愚頑,問誰能識我?快快上蓮船。

孽海波濤洶惡也,勤君跳出深淵,好將大道細精研。幽冥觀果報,善惡甚昭然。

【風致飄然欲仙】

張桓侯大帝降壇詞[编辑]

〔調寄:滿江紅〕

怒眼圓睜,咱到處,雷轟電掣。看世道人心危險,愁腸百折。八德沈於滄海底,五倫化作崑崙雪。不禁俺,為這些殘零,淚流血。

遊冥事,真奇絕,望諸子,肝腸熱,腳跟立定也。寸心如鐵,出入幽陰毋畏苦,往來冥府休悲切,乘神駒,踏過鬼門關,看情節。

【悲歌慷慨,浩氣凌空。】

說張大帝昨宵回宮時,曾對定一言明,今晚要遊「陰陽界」、「鬼門關」兩處,諸生已將各項預備齊整,本日戌刻,各候駕神祇已到,柳真君張大帝亦先後來壇,與諸生清談片刻,到了亥初,真君鎮壇,大帝仍領定一子前往。當時大帝出了壇門,跨上神駒,定一乘馬相隨,向東北方而行,半雲半霧,飛騰迅速,一路之上,祇覺寒風凜列,陰氣逼人,黃沙迷目,黑霧蟠空,鬼哭之聲,不絕於耳。定一見此景況:心中害怕,不覺毛髮直豎起來。

大帝曰:「汝休恐怖,待吾吟詩,以遣愁懷。」

詩曰:「冥途跋涉為誰來?可恨癡迷太不該,夢入黃梁難醒悟,名登黑籍尚徘徊。(癡迷大甚可憫可悲)仙真術盡飛鸞筆,神道方窮設夜臺;頒演洞冥心至苦,殘零可願上蓬萊。」(誓願喚他上來)大帝吟畢,命定一亦和一律。

定一和云:「攝魂垂訓洞冥情,仙佛慈悲度眾生,欲化幽囚歸淨土,誓將地府作蓬瀛。(願亦洪深)山川跋涉形神瘁,道路蕭條鬼悲鳴;感謝天君時保護,書成功德定崢嶸。」

和畢。催馬直前。忽見前面有數鬼差,提拏來無數鬼犯,有行者、臥者、顛蹶者,男女等等不一;身帶枷鎖,繫以黑索。那些鬼差,在那裏扯扯拉拉,(怪狀不一)所拘之鬼犯,不肯前進,鬼差又用皮鞭毒打。大帝勒住神駒,對定一說道:「我師徒且莫忙走,試看看這般情形,聽他們說些甚麼?」定一即兜住馬,洗耳靜聽。

只聽那些鬼犯說道:有的說如今好懊悔(悔遲了),有的說我真遭晦氣,有的說難捨眾親戚,有的說難捨兒和女。那人說我婚喪事未畢,那人說老母七十幾,那人說難捨房中美貌妻(見你良心),那人說難捨情郎如魚水(何不向善作德),那人說今年好生意,那人說今年要去應選舉(可惜可惜)。有些說倉箱穀米堆,有些說我家貧如水洗。有等說我在生懂道理,有等說幸未曾呵風罵雨,有等說我也曾把陰德積,有等說我也曾把善功累(積累得好多),惟願此一去,閻王放我回鄉里(依功過而定)。叫鬼哥性莫急,我再將房屋修理,我再去收收錢利息,我再去把租石取(凡間之事放不下),男婚女嫁事完畢,那時節不消你來提,我自然會來尋你。

【讀之如聞其聲,情景宛然。】

那鬼差聞言大怒道:「到此間你想回家去,恐怕不能由得你,這陰府刑法不隨意,你不必藉故推諉,你須好好往前去,不然,莫說我這無情,定要打折你的腿(各斯所職)。」那鬼差話尚未說完,大帝與定一子在馬上聽見這些粗言俗語,不覺鼓掌大笑起來。

【大帝之笑不是亂發世人,若因此一笑而改惡從善,此一笑應值千金。】

大帝道:「師弟你看這般鬼犯,已經提拏到此,他還要想回陽,真真可笑!他口中說在生曾積功善,如果積有功善,何至被這鬼差凌辱?可見世上有等人,外面假裝修善、行善,考其實在,何嘗見他修出一點真善來?總是嘴甜心苦,欺人實以自欺者,比比然也。即如這些鬼,到此地步,他還要打冒詐,說他在生也曾積了陰德善功,太可悲也。(到死仍不悔悟)但這般鄙俚言語,雖是下流社會口吻,聽來令人感傷,師弟記起,帶回壇中,用以勸人,警世可也。」(有為者速改過)

【經此一讀,仍怙惡不悛者,真非人也。】

定一曰:「弟子遵命記下就是。」大帝曰:「師弟快快催馬前行。」定一拍馬跟隨,一霎時問,又歷過了許多山坡,忽見黑霧中出現一道金光,石壁上寫有「陰陽界」三箇大字。左右有短聯曰:「半人半鬼,分陰分陽。」旁邊又懸一牌,定一撥馬就而讀之,乃是十王奉五聖通敕諭文一道,其略曰:「照得三期末劫,正人鬼共度之時。午會延康,實仙凡同修之日。足以宗風大闡,聖教宏開,神仙飛鸞於乩壇。善士觀獄於冥府,俾明果報,以資勸懲。匪惟世人得受其陶鎔,即幽冥亦沾其福利。吾十王等,恭奉 五聖敕令,大中華國滇西、洱源、紹善、大壇弟子,親奉 上皇玉旨,頒演《洞冥寶記》一書傳世,舉凡地府,關津隘口官吏,理當保護迎送;並宜掃除淨室。敬謹招待,以表誠虔。其一切孤魂野鬼,尤當潛形遠避,不可妄生阻攔。倘不遵令,一經查覺,定予收入無間,永不輪迴。切切。等因,奉此,為此仰關津隘口官吏,並一切鬼魂等,一體遵照可也。此諭。實貼陽界曉諭。」

【何等鄭重】

當時定一子將通敕諭文讀完,大帝已不見了,心中焦急,催馬前行,約走了四五里許,只見前面有一官廳,趕到廳前下馬,方欲詢問;忽然門內琴韻悠揚,有人唱歌和之,定一肅然靜聽,其歌曰:「末世人心如蛇蠍,癡愛貪嗔誰斷絕;箇箇爭名逐利忙,銀錢是你心頭血。子不孝兮父不慈,結髮火妻中道別;朋友無信弟兄乖,五倫喪盡綱維折。博奕飲酒不顧親,狐朋狗友誇相得;損人利己逞豪強,害命殺生心最熱。釀成瘟疫與刀兵,水火蟲蝗饑饉劫;收爾敗類入陰曹,剝皮抽筋又拔舌。萬死千生刻不停,憑你張儀三寸舌。吁嗟乎!地獄輪迴何日空?令我傷心喉梗結。」

【琴歌警世,喚醒癡迷。】

歌罷,問定一子可曾到否?喚他進廳飲茶。定一整衣而入,向前行禮,視之,乃大帝與一冥官,在廳內鼓琴唱歌者也。大帝曰:「吾二人歌曲,爾曾得聽否?」定一曰:「弟子已竊聽誌之矣。」大帝曰:「師弟快快飲茶數杯,今晚事冗,就要起行。」

二人辭出,上馬登程,向鬼門關而進,更覺景物荒涼,慘人心目。只見左右有路兩條(善惡兩途)一上一下。上條路,道途平坦,兩邊設有酒肆茶坊,來往之人,冠蓋輝煌,都是騎馬乘車坐轎,優游自得,並無愁苦之容。(何等自在)下條路,道路卑溼,崎嶇坑坎,雪積泥濘,甚難行走,道旁栽立樁木,罪犯高吊其上,路上之人,俱是鬼使拘來的犯人,蓬頭赤足,垢面裸體,手拳足折,痛楚哀號。(這樣難堪)定一視之,心中不忍,問大帝曰:「此兩條路,相距不遠,何以苦樂迴若天淵?」(一步之差千里之謬)

大帝曰:「上路之人,善男信女也。在世積有大功大善,五倫八德不虧,三從四德兼備,壽終之後,隍司接引,親送至陰陽界,又復送往一殿,參觀地獄,查明功善,或授職天曹,或投生福地,故雖死亦道遙自在也。(善報)

至若下路之鬼,皆狂徒潑婦也。在生十惡八邪,無所不作,五倫八德,三從四德,毫不講究,惡貫滿盈之日,由隍司票提押解至此,復由陰陽司遞解一殿「孽鏡臺」前,照明罪孽,然後再查黑籍,發往各殿。照律治之。」(惡報)

定一聞言,深哀憫之,向大帝前代為求情,減免罪苦。大帝未及回答,忽然狂風大作,風沙走石,向罪犯身上亂擊,(地府之沙石亦恨惡人可怪)號啕之聲,慘不忍聞。(自作自受)

大帝曰:「作惡之人,天所不容,何必代為悲憫?不可留連,我師徒趕速前進。」馬行得快,瞬息之間,果又走了二三百里。定一問大帝曰:「可要到鬼門關乎?」大帝曰:「未也。師弟你看前面還有幾支山嶺阻隔,最近這山嶺,是何名目?爾可知道?」定一曰:「弟子初次遊冥,未曾經過,不詳其實,還望大帝指示。」大帝曰:「此即世傳之思鄉嶺也,我師徒也要到彼一遊,速速催馬。」轉瞬之間,果然又到了山下,大帝與定一,將馬拴住,二人攀援而上,定一問:「思鄉嶺的原由?」

大帝曰:「這支思鄉嶺,山最高峻,陡險異常,凡新亡之鬼魂,拴鎖到此,準其一望家鄉,以感動其生離死別之情。」鬼魂登山,果然望見家中燈火熒熒,兒女啼哭之聲,亦了了聽聞。惟是山太陡絕,下視壁立萬仞,可望而不可即。只得哀號頓足,徒喚奈何!定一登至山頂,祇見那些厲鬼,手執鋼叉,不許罪犯久立觀望,眾鬼犯依依不舍,汪洋下淚,飲恨吞聲,委頓下山,甚覺悽慘。

大帝吟曰:「思鄉領上鬼倉皇,望眼睜嚀淚兩行;兒女雙雙偎柩側,親朋濟濟聚靈堂。分明隔絕歸陰府,尚欲哀求返故鄉;笑煞亡魂癡蠢甚,不由老子為悲傷。」

定一亦和一律云:「拋妻撇子別雙親,頓足哀號慘煞人;回首望鄉成木主,傷心落淚溼衣巾。憐他觫觳情甚憫,論彼凶頑實可嗔;欲使幽冥除熱惱,大千世界化香塵。」(何時共了如廝願)

【此境此情,亦甚可悲。】

和畢。大帝與定一下山,策馬前行,未及數里,大帝在馬上指曰:「前面一山,乃孤棲嶺也。此山終年積雪,寒冷異常,人跡罕到。惟有罪之鬼犯,則必由此經過。又前面那山,名曰:『破錢崗』,世間焚燒冥楮冥鏹,其破爛不適用者,悉拋擲於此山,可見世人之焚化冥錢冥錠,亦須留心,求其完好;倘粗心大意潦草塞責,不管破爛,毫無敬心,或未曾焚燼,虛應故事者,焚如不焚,反招罪愆。(欽哉孝勿謂虛誣)吾師既領爾到此,亦為爾言之,以醒世人可也。」

又走數里,前面又阻一河,灘甚危險。大帝曰:「此惶恐灘,過此灘者,若係惡人,恒遭溺死;灘陡水急,舟船難過,一經覆沒,則河中魚鱉,爭來吞人,亦懲惡之灘也。」言猶未畢,只聽見河邊有無數鬼犯,在那裏悲號。

【情景逼真】

大帝吟曰:「淒淒冷冷月荒涼,無限鬼魂泣彼蒼;二老未曾歸樂土,單身先入幽冥鄉。孤棲嶺上空垂淚,惶恐灘頭枉斷腸;試向破錢山下望,來來往往任奔忙。」

定亦和曰:「一路黃沙趁馬蹄,羊腸九曲路東西;盤旋直上三千丈,跋涉行過十二溪。嶺越孤棲殘月冶,灘經惶恐凍雲低;憐他鬼犯哀號切,不禁心寒倍慘悽。」和畢,已到灘畔,定一見灘聲震吼,驚波怒濤,奔流而下,心甚畏懼。

大帝曰:「師弟休恐,爾只須將眼閉起,吾師從後運動神力,策馬一鞭,便躍過此灘矣。」(毫不費力)定一從之,果然到了彼岸,心中歡喜。乃行未及十里,前面又有一山,其高峻勝過思鄉、孤棲二嶺十倍,山頂高插雲霄,無人能攀躋其上。定一抬頭仰視,幾乎墜下馬來。(如畫)問大帝曰:「此何山也?」大帝曰:「此翠微山也(山名當味)此山之高,上達雲霄,手可摘星,往往有上仙遊玩於此,若係尋常神仙,不能到也。師弟你快下馬來,坐在路旁那石塊之上,細細看看此山。」

【過險境,當靜以處之。】

定一舉首定晴看時,果然這座翠微山,高峻異常,不能望及巔頂,方顧盼問,耳中忽聽見山上一老嫗哭泣之聲,音甚悽慘,(彼何為者?)問大帝曰:「此山上如何有此老嫗,在此啼哭,這樣悲哀?(其泰山側之老婦乎?似重有憂者。)望乞指示。」

大帝曰:「此亦奇緣,師弟你好好洗耳靜聽。」只聽得那老嫗哭道:

老母哭歌勸原靈[编辑]

其一[编辑]

哭一聲,眾殘零,九二原人。為甚麼?眷戀紅塵,(吃著迷湯)儘犯著,七情六慾,癡愛貪嗔。到如今,大劫頻臨入六道,付轉輪;令為娘,心中愁悶,寧不酸辛。胡不返本面娘親?母子們,快樂無垠。

【讀歌淚下百千絲】

其二[编辑]

哭一聲,眾兒曹,是好根苗。為甚麼?墮落塵囂,敢把那,五倫盡昧,八德全拋。(忍心如是)到如今,大劫屢遭,如小鳥不歸巢;令為娘,心中焦燥,寧不牢騷。胡不趕快赴蟠桃?母子們,快樂逍遙。

【遊子思之歸不歸】

其三[编辑]

哭一聲,眾兒郎,離卻慈娘。為甚麼?久不還鄉,多祇為,牽纏利鎖,絆仕名韁。(快些斬斷)到如今,午會白羊,歸根願,叮能償;令為娘,倚閭懸望,寧不心傷。胡不綵舞慰高堂?母子們,喜笑徜徉。

【兒身行處母心隨】

其四[编辑]

哭一聲,眾女兒,足好根基。為甚麼?失了母儀,(內則不修)竟膽敢,三從不體,四德全虧。到如今,末劫三期,稍失慎,墮污池;令為娘,十分焦急,寧不傷悲。胡不歸去慰慈幃?母女們,喜笑恰怡。

【收圓今日是三期】

其五[编辑]

哭一聲,眾女娃,足好根芽。為甚麼?不想回家,(思愛難捨)偏貪著,浮生泡影,鏡裏空花。到如今,大劫交加,儘罩住,這紅紗;令為娘,心中牽罣,寧不咨嗟。胡不早早返仙槎?母女們,快樂無涯。

【西池歡聚將何時】

定一在石塊上,聽罷哭歌,下禁淒然淚下。(不昧靈根)謂大帝曰:「弟子聽罷此歌,真真悲切,好像慈母念遊子的心事一般,(聞者為沾襟)究竟這位老嫗是何人斯?為甚麼在此啼哭?望乞大帝指明。」

大帝曰:「師弟啊!你當這老嫗是何人?那就是我們的那位 無極聖母了。(至此方纔說明,字字由喉中哽咽而出,聲淚俱下。)因為這三期末劫, 老母要度回九二原人,屢度不轉, 老母無奈,只好來這翠微山上痛哭一場,打動這九二原人,看他們大家,可有悔心想娘的念頭。 老母的哭聲,上徹天曹,下徹地府,中徹人間,如有靈根者,皆能聽見。 老母這一哭,一則哭與人間的人聽聽,二則哭與地府的鬼犯聽聽;或有改悔心腸,思念 老母的人,即能還原返本, 老母便可以破涕為笑,不至再如此傷悲。

【殘零其知之否?共有孺慕之心否? 老母之哭不在陽世之須彌廣野崑崙等處,又不在幽都之鐵圍熱惱諸山,而在此不上不下不陰不陽之翠微山,卻是如此幽冥雄鎮。】

今夜 老母哭出這段哭歌,真是一字一淚,淚中有血,縱鐵石心腸人聞之,亦當淚下。(心軟心慈者更不待言)師弟不但你哭,你可知我老張,初聞歌時,便掉下多少淚來了。也罷,師弟也算靈根不昧,把 老母這段哭歌記熟,回到壇中,念與闔壇弟子一聽,看他們哭不哭。(其聲嗚咽悱惻纏綿)以後單用這哭歌勸人,也可勸轉不少的人。師弟拭了眼淚,快快起來,我師徒要到鬼門關,方回壇也。」

當時定一聽了大帝這段言語,心中方纔了解,立起身來。仍隨大帝並馬前行,祇覺一路陰風慘慘,鬼哭啾啾,行了數里,遠遠望見一座大城,雄關重鎮,氣象巍峨,城牆高峻,關上佈滿刀鎗劍戟,金光射目,十分森嚴,漸漸抵近,則見關上直立一匾,上書「鬼門關」三個大字,炫耀數里,關內人語喧囂,聲波四達,半皆哀號嘯哭之聲。(地府淒楚難聞笑聲)及抵關前,見有凶形厲鬼,張牙怒目,大帝用金鞭一指,眾皆倒退,關門自闢,門上署有二聯。

其一云:

 此間是天地分界,

 那裏即人鬼關頭。

其二云:

 鬼與人分爭一念,

 大將地隔判三才。

大帝曰:「此間有三條大路,上條登天,下條入地,中條出陽,名曰:『三岔路』。(楊朱泣處)一步之差,千里之謬;為仙、為人、為鬼,就是這個關頭也。(切莫走錯)今夕入冥,我師徒當由下路而行,師弟得無畏苦否?定一對曰:「大帝不入冥,弟子焉敢入冥?大帝不畏苦,弟子敢言畏苦乎?」問答間,耳聞仙樂悠揚,一少年冥司,丰致飄逸。向大帝稽首曰:「小司因事,失於遠迎,望大帝恕罪,善入海涵,請移玉趾至敝署小坐,好記冥情。」於是三人同至廳署,門上有聯云:爾縱鬼詐多端,入鬼關鬼難再使。我本公平應事,秉公道公自生明。

入客廳聯云:

 掃門迎善士,

 下榻待高人。

院中雜植花木,景致幽雅,無官衙塵俗氣,茶畢,冥司對大帝曰:「卑司職務,點鬼解犯,稽查善惡;現值末劫三期,下元午會,五劫齊臨,要收盡世間的惡類。(世界人漸漸稀少大家不覺)故每日本關所過者,除善人、平等人外,其餘鬼犯,不下二三萬人,拘留所充牣無隙,掛號書吏一百餘人,解差三千餘人,不敷役使。勞形案牘,日無暇晷。大帝在此寬飲兩杯,小司領善人城樓一觀,俾悉此間冥情。」大帝頷之,於是定一遂同吏司上至城樓,看見城內遼闊,中有二路,上路坦平,行人稀少,來往者皆有童子,手執長旛寶蓋,旌旗前導。下路卑溼,行路之人,其形象與陰陽界所見之狀,大略相同。(迴顧前後不必再堂贅)

定一看罷,即同吏司回稟大帝。大帝曰:「世人之性,怪誕反常,大道坦平,彼偏不由,小徑狹隘,彼偏陷入;真俗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要闖』也,奈之何哉!」時雞將唱曉,大帝辭別吏司,與定一出了廳署,跨上神駒,定一乘馬加鞭,霎時間即到壇門,柳真君還在壇中坐定,專等大帝回壇,一同繳敕,大帝曰:「明後晚當遊一河一海,別有趣味。」言畢,張、柳二仙回宮,諸生亦約定明晚早早恭候,但不知河海之中,又是甚麼景象?且看下回分解。

【君如彼何哉?】

總評

⊙回中紀述冥途景物,或詩、或歌,或議論、問答,筆如然犀,無幽不照;中間大帝琴歌,瀟灑自如, 老母哭歌,淒涼悱惻,使聞者悚,聽者沾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洞冥寶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