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更生齋詩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更生齋文乙集卷第四 洪北江詩文集 更生齋詩卷第一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更生齋詩卷第二

更生齋詩卷第一

               陽湖⿰氵𠔏亮吉著

 萬里荷戈集

八月二十七日請室中始聞遣戍伊犁之

命出獄紀

恩二首

暫離三木卽身輕忽綴元戎後隊行那彦成尚書奉命往陜西軍營參

贊亦于是日率京兵啓行天上玉堂虛想像道邊金甲尚縱横預知

前路應長往從此餘年號更生穩卧側輪車畔好員扉

幾夕夢難成

已作孤兒三十春道旁今更泣孤臣全軀自感

君恩厚對簿偏忘獄吏尊人笑冷官罹法網天敎𤍠血

灑邊塵受

知兩度眞逾次未散館卽𥳑任學政及直 內廷皆屬异數敢向閑中惜此

蘆溝橋口占贈張吉士惠言幷寄同館諸君子

 張君本同里故交今歲五月余蒙

 恩派敎習𢉙吉士張君適在其內執弟子之禮甚恭

 余不敢當也其餘諸君亦竝絡繹出送致贐故作此

 致意云爾

春明門外駐征輪簪笏同來唁逐臣我視黄州已僥倖

綴行相送較情親

出嘉峪關僱長行車二輛車箱高過于屋偶題一絕

持燈行三更鞭屋行萬里削雪正欲烹一星生釡底

出𨵿作

半生蹤踪未曾閒五岳遊完鬢乍斑却出長城萬餘里

東西南北盡天山

扺玉門縣

萬餘里外尋鄕郡余家郡望敦煌三十年前夢玉關余弱冠時在天井巷

汪宅課甥曾夜夢至天山詳見所著天山客話絕笑班超老從事欲從遲莫想

生還

安西道中

萬古飛難盡天山雪與沙怪風生窟穴戰地絕蓬麻野

戍年將換穹廬日不華仍從候人問恐有路三义

疏勒泉

一水懸天上遙知疏勒泉浴波童𩔖寉剷岸屋如船齒

髮衝冰墮功名煮弩傳從戎本吾願前路莫澘然

安西至格子墩道中紀事

我行發安西十日五停軸疲蹤本思憇所苦乏室屋兼

之山萬仭不貯水一掬狂風飛牛羊往往集空谷三更

寒霧重馬足植如木乞火爇束薪言依槖佗腹

此日風候嘉殘漏行百里荒荒紅一綫日出土囊厎嚴

程原有限沙磧從此起來從天山頭去向天山尾沙深

行旅斷見客心輙喜泥漿藏破匵到口甘若醴飮馬投

百錢喧聲尙難巳

偶逢陳世昌曾令楚邊邑殺賊爲賊縳荷戈來百驛三

歲得減徒𢉙幾歸有日班荆相慰藉反致淚鳴咽一妻

前被殺兩子致殘疾生還雖可樂奈已乏家室東望嘉

峪關中懷慘如結

林烏大如犬兀傲不避人攫肉翔道旁足蹴十丈塵居

民半焦黑人鬼固不分出穴竸往夾半雜鷄與豚襥被

何處棲SKchar抉沙石根不然升高原廟古依土神

天山歌

地脉至此斷天山已包天日月何處棲總挂靑松巓窮

冬棱棱朔風裂雪復包山没山骨峰形積古誰得窺上

有鴻濛萬年雪天山之石綠如玉雪與石光皆染綠半

空石墮冰忽開對面居然落飛瀑靑松岡頭鼠陸梁一

一竸欲餐天光㳂林弱雉飛不起經月飽啖松花香人

行山口雪没蹤山腹久巳藏春風始知靈境逈然異氣

候傾與三霄通我謂長城不須築此險天敎限沙漠山

南山北爾許長瀚海黄河兹起伏他時逐客倘得還置

冢亦象祁連山控弦縱遜票騎霍投筆或似扶風班别

家近已忘年載日出滄溟倘家在連峯偶一望東南雲

氣濛濛生腹背九州我昔歴險夷五岳頂上都標題南

條北條等閒耳太乙太室輸此奇君不見奇鍾塞外天

奚取風力吹人猛飛舉一峯缺處補一雲人欲出山雲

不許

進南山口

一峯西來塞官路峰頭一峰復回互人疲馬嬾亦少休

雲外飛橋落無數山坳路古盤如綫𨚫向林梢瞰遙甸

一片伊吾曉日華黄金世界空中現

下天山口大雪

危峰北去高無際過嶺風聲水聲異鞭梢拂處險接天

風勢吹人欲離地千峰萬峰迷所向意外公然欲相抗

雲頭直下馬亦驚白玉闌干八千丈

松樹塘道中

馬定知人意穿松屈曲行漸忘遷客感足𢠢看山情閱

世心俱聽泉夢亦淸林威丈人約何日許將迎

松樹塘萬松歌

千峰萬峰同一峰峰盡削立無蒙茸千松萬松同一松

𠏉悉直上無回容一峰雲靑一峰白靑尚籠烟白凝雪

一松梢紅一松墨墨欲成霖赤迎日無峰無松松必奇

無松無雲雲必飛峰勢南北松東西松影向背雲高低

有時一峰承一屋屋下一松仍覆谷天光雲光四時綠

風聲泉聲一隅足我疑黃河瀚海地脉通何以戈壁千

里非靑䓤不爾地脉貢潤合作天山松松𠏉怪厎一一

直透星辰宮好奇狂客忽至此大笑一呼忘九死看峰

前行馬蹄駛欲到靑松盡頭止

菩蕯溝道中

天山南北口百里積冰雪歲晩不逢人牛半伴除夕

山隅一兩家早已閉門㝛空明北斗光穹廬代然燭

齒髮能旋里應知亦

主恩時値有江西減徒回里者帶同戍人齒髮歸里仍憐異鄕久魂怯玉關門

此水酌一滴永淸人世心臨流莫相照聞說鬢毛侵

廿八日抵巴里坤

南山高瞰城下復裂深谷巉巖千丈堞排齒入山腹晴

天飛雪霰卽巳没車軸陰寒中人深肩背苦瑟縮千年

留戰地往往鬼夜哭年殘風益暴客至裹重幄燈火集

一城宵驚燭光綠

除夕巴里坤客帳祀先

昔日公孫瓚臨岐祀北邙澘然感先德忘𨚫在殊鄕燭

借穹廬火牲求牧澤羊荒寒一甌雪𦕅抵奠椒漿

除夕夜坐

世緣應巳盡夢亦不還家别有關心處偏忘去路賒幾

行墳樹影千㬪隴雲遮他日能歸骨從親傍水涯

鎭西元日

兩日松塘走急程亂雲開處出邊城奔馳萬二千餘里

來聽鄰雞第一聲

殊方都喜說新年板屋斜欹彩勝偏一事暫敎鄕思緩

家家門巷有秋千

逢人入𨵿卽寄胡安西紀謨楊靈州芳燦莊邠州炘錢

 華州坫四刺史

何處能尋遷客蹤車箱眠已過三冬聊烹太古荒寒雪

盡洗平時磊落胸人說更生同子政我慚行殯學山松

心交海內今餘幾呵㖦裁書手自封

覆車行

風漫天雪逼夜匹馬隻輪馳至山下驚沙撲馬馬忽奔

削徑倒下先摧輪車箱壓馬馬壓人馬足祇向人頭伸

身經竄逐死非枉只惜同行僕无妄驚魂乍定忽自疑

奔車之上無伯夷

肋巴泉夜起冒雪行

北風排南山山足亦微動寒光亘千尺壁立雪若衖車

箱沁肌骨淸絕無一夢更殘欣出穴飛白壓衣重百里

僅數家山房叠成瓮相將依爨火漿濁感分送人氣亦

少蘇無如馬蹄凍

人日白山道中

三載逢人日驚心客鬼方謂在貴州學使任今來遷客夢仍阻

亂山旁莽莽沙如雪勞勞鬢已霜居人能尚義猶饋束

脩羊逆旅主人子將授經屬余爲分句讀

自白山至噶順

嘐嘐蕭蕭徹五更狗亦不吠雞不鳴車箱縮項凍欲死

誰復料理征人行忽然破屋晴光出湧得天山一輪日

疲臝嘶風馬亦奮踏雪兼程到噶順

發大石頭汛

天山界畫分半空白雪自白雲光紅馬蹄斜上雪飛盡

衣袂飄入雲當中連峰中斷郵亭壞此是奇台鎭西界

平沙日午捲北風數㸃牛羊落天外

烏蘭烏素道次

烏蘭以北地不毛極視千里無秋毫竆荒鳥亦拙生計

啄土飮雪居無巢居人覿面能欺客獸復欺人占居宅

健兒彎弓射不得空手歸來氣塡臆

初八日乗月行四十里至三個泉㝛

人煙百里何𣺌茫疲臝獨行古戰場高天下地總一色

明月白雪分淸光拂睂時有山禽過淸歗聲高野禽和

三泉屈指尚半程我倦欲從雲外卧

古城逢立春

短轅車逐短衣人萬里來尋塞上春識路未應呼老馬

岐塗先巳泣孤臣雲邊一笛驚殘夢天外三山伴此身

肯把障泥容易澣就中猶有

帝京塵

鷹攫羝行

一山巉巖忽裂口千羊萬羊出其竇羊羣居前牛在後

鷹忽飛來攫羝走羣羊哀鳴牛亦吼北巷南村集羣狗

鷹攫羝飛勢偏𨺗雲中健兒弓巳折一箭穿雲覺雲薄

羊毛灑空鷹爪縮天半紅雲尚凝鏃

牛觸冰行

天山十丈冰稜大牛角觸冰冰欲破牛向冰稜窟中墮

馬車西來不能過三馬曵牛牛尚坐道旁田夫添十箇

索曵牛蹄角先挫須㬰冰陷牛方出一角已從冰上折

牧童驅牛不敢叱更裂氊裳裹牛血

夜抵木壘河

到得山村夜巳迷窗櫺全不辨東西狼馴似馬凴鞭䇿

鵲大于雞共樹棲穴鼠岸然欺客睡壄猿時復雜兒啼

峰峰塞路誰能究只覺檐前北斗低

早發四十里井寒甚路人有墮指者

極天惟有雪萬古不開山祗覺雲生滅從無鳥往還路

人傷墮指遷客屢摧顏倘有攀躋處思排虎豹關

元夕過阜康縣七十里㝛黑溝

君恩應已重不敢更思鄉卽此逢元夕先忘在遠方話

愁惟對影與僕互傾觴兒女雖相憶何由識阜康

黑溝步月

邊庭昨日已東風寶鴨頻添雪乍融一晌春人夢魂膩

焉支坡上月先紅

五家村裏獨裵回奇絕峰巒面面開三百槖它燈一盞

夜深偸渡黑溝來

安濟海夜起

夜闌安濟海波焰燭天紅逈異雲霞色都疑神火烘松

杉開嶺末烏SKchar繞圍中待得雞頻唱𨵿門日始東

自烏蘭烏素至安濟海雪皆盈丈十餘日不見寸土因

 縱筆作

烏蘭烏素迄安濟十日見天不見地有時天亦被雪遮

天與雪光原不異惟交日午與月午日月破空光獨麗

皁雕如鵬排齒舞黑蜧象龍交角戲雙峰獨峰駝背闊

三角乙角羊頭細家牛湩乳酪尤厚埜雉作羮膏過膩

冰厓倏爾超百仭雪窟不須分四季狹哉豎亥東西步

笑絕唐虞朔南曁漢家亦僅開張掖惹得控弦益無忌

何如

聖世中外一并斷胷奴左邊臂南庭北庭幕已空陽𨵿

玉𨵿門不閉二千餘年方拓壤三十六國皆請吏尤欣

棲畝盡軍食不爾闢疆虧

國計温都斯坦布魯特退木爾沙哈拉替修睂羅刹久

作汗戴角博羅都號比羣驅羊馬作互市從此番回悉

衣被賜之瑰麗手加額目以酋豪頭戴髻昆侖去天纔

咫尺日月藉此相隱蔽金銀臺殿誰得過我欲乘風縱

遊轡渾河入地波乍洌𤍠海逼冬泉亦沸山傾西北悉

破碎河界天人此分際張騫鑿空乃得到伯益蹠實何

其諦荒寒近始遭抉剔神妙誰能復思議元霜更在昆

岡外手握龜蛇出人意只憐我亦老史臣振筆欲增西

域記㑹看拓地過西海不使羣生有殊氣閩船巳貝千

百䑹宛馬益多三萬騎寒門銅柱親勒銘

功德高于百王帝

贈呼圖壁巡檢沈仁澍

如何遠宦經三徙君從闢展調署濟木薩丞又調署呼圖壁僅比流人近十

程同向瞭高臺上立欲從何處望江城

三臺阻雪

北風吹雪入鬼門風定雪已埋全村村人鑿穴透光景

百尺稜稜瞰樓頂燒松作炭雪不消反使石穴全身焦

征人停車已三日雪穴驚看馬牛出平明一綫陽光開

烏鵲就暖皆飛來征人欲行馬瑟縮冰大如船復當谷

發二臺

看山不厭馬蹄遙笠影都從雲外飄一道驚流直如箭

東西二十七飛橋

行至頭臺雪益甚

天山雪花大如席一朶雪鋪牛背白尋常雞犬見亦驚

避雪不啻雷與霆幾家房廊陷成井百丈靑松没松頂

瞥驚一騎去若飛雪不没髁風生蹄東風乍停北風起

驅雪松濤十餘里松柴燒赤老瓦盆奇冷更變成奇溫

蘆草溝

蘆草溝邊路茫茫日欲昬堅冰截南北空白合乾坤馬

避千人集雅啼獨樹村車箱夢疇昔聊足𢠢羈魂

伊犁紀事詩四十二首

城西乞得暫勾留到日將軍派居城西别墅中何止逃喧亦避讐只

覺醫方有奇效閉門先學陸忠州

槖筆頻年上玉墀虎賁三百笑舒遲書生亦有伸睂日

獨跨長刀萬里馳廢員見將軍例佩刀長跽

環碧軒中祟不迷僅餘風柝雨淒淒固知此老迂難近

絕勝宵分咒準提余寓齋相傳有魅全太守士潮居之每爲所嬲夜分輙誦準提咒然不能

禁也余未至前數日鄰童夢魅已移去

到日先傳領督催無端堂帖復追回余到日初派督催處行走後又改派

閒心檢點流人冊棖觸西川御史臺余檢㸃舊事見御史李玉鳴年

貌冊故及之

熟客先驚問姓名記曾躍馬入咸京當時書記疎狂甚

親屈元戎作騎兵謂張總兵廷彦余辛丑歲客西安節署張時尚在撫標學習親導至曲江

鎭看

誰跨明駝天半回傳呼布魯特人來牛羊十萬鞭驅至

三日城西路不開布魯特毎年驅牛羊及哈拉明鏡等物至惠遠城互市

已分從公老牧羊門生家世本敦煌金丹五百題容緩

臨行屬篆丹五百字先獻麻姑禁酒方房師王荔園先生官湖北安襄鄖道以軍興法

先遣戍伊犁在將軍署課讀飮酒時或過量故末語規及之

畢竟誰驅澗厎龍高低行雨忽無蹤危厓飛起千年石

壓倒南山合抱松伊犁大風每至飛石㧞木

日日衝泥掃落苔一條春巷八門開鼓樓北有八家巷屋宇街道極修整

外臺自有蕭閒法謂廉使德泰乞余書堂額云蕭閒外舍擕具方家說餅

方兵僃受疇製餅極佳與廉使對門每邀余飯則兩人合治具

坐來八尺馬如龍演武堂高夾路松謫吏一邊三十六

盡排長㦸壯軍容四月一日隨將軍演武場角射時廢員共七十二人

鑿得冰梯向北開陰厓白畫鬼徘徊萬叢燐火思偸渡

盡附牛羊角上來冰山爲伊犁適葉爾羌要道常撥回戶二十人日鑿冰梯以通行人

古廟東西闢廣場雪消齊露粉紅墻風光榖雨尤奇麗

蘋果花開雀舌香

城隅兩日霽寒威韋曲詞人尚下幃謂韋大令佩金趁得南山

風日好望河樓下踏春歸惠遠城南有望河樓面伊江爲一方之勝

幽絕城西半畝宮古垣迤北盡長松危樓不用枯僧上

罔兩時時代打鐘西城外有古廟常白晝見罔兩迷人人無敢入廟者

百輩都推食品工剪蔬饒復有鄕風銅盤炙得花豬好

端正仍如路侍中同里趙上舍炳先以事戍伊犁今館于綏定城食品最工燒花豬肉尤美

甌脫宵寒忽异常行轅門外槖它僵堂期縱過天中節

明日仍冠骨種羊將軍一月內以二五八爲堂期諸廢員咸入辦事又伊犁夏日卽換季後

每天寒則仍帶暖帽

遊蜂蛺蝶競尋芳花事初紅菜甲黄只有塞垣春燕苦

一生不及見雕梁春燕皆巢土室中

一卷平臺紀事功十年循吏說宏農楊廉使廷理曾官臺灣知府預平林

爽文等著平臺紀事二卷時屬余點定廉使在閩中最有政聲便同海外奇書讀腹痛

還思邴曼容內有紀吾友湯大令大奎死節事

城西連日雨昬黄急溜先傾羊馬墻夜半老兵驚起呌

皁鵰如虎撲人忙

萬死方來西海頭別司鎖鑰領兜牟謂張太守鳳枝時派管軍器庫

中老守疎狂甚尚憶東風燕子樓太守有一妾留河南親串署內時憶及之

將軍昨日射黄羊親爲番王進一湯時哈薩克王子以承襲王爵來謝因

照例設宴百手盡從空裏舉更凴通事貢眞香外番以藏香爲貴有所敬

則獻

芒種才過雪不霏伊犁河外草初肥生駒步步行難穩

恐有蛇從鼻觀飛伊犁南山下有異蛇一種遇騾馬卽直立如梃或入馬鼻中啖腦髓馬遇

之無不立死

黄泥墻北打門頻白髮來辭喜氣新謂开鎭臺九敘以前四月奉 恩旨

釋回至四川軍營効力𨚫買鮮魚飼花鴨伊犁鵞鴨必以鮮魚飼之乃肥商量明

日餞歸人

伏流百尺水潺湲地勢斜衝北斗垣高出長安一千里

故應雷雨在平原伊犁地形高出西安八百餘里

生羌一月病彌留夜半魂歸戶不收忽變驢鳴出門去

郭橋何似板橋頭二月中有生羌居北關外將死忽變爲驢惟一足未化人皆見之

偶𨕖龍媒貢上方萬蹄如鐡剖河梁驊騮盡解如人立

環拱將軍下角場

鵓鴣啼處𨚫東風宛與江南氣候同杏子乍靑桑葚紫

家家樹上有黄童伊犁桑葚極美白者尤佳

纍臣百計遣秋光學圃年來寖有方蒔得菊花三百本

歸家亭子宴重陽歸方伯景照善蒔菊每年以重陽前後宴客

竆荒連月有

恩綸邊雨初晴塞艸春昨午北郊迎

詔使分明捧日兩黄人純皇帝升祔詔使到日雨適 霽余隨將軍出北郭恭迓

怪風時起撲燈蛾舊燕巢欹鼠作窠蒸得春蚊大如斗

南山溼霧入簾多

老饕到此已無緣且減常餐汲井泉十日齋厨冷于寺

故應蔬味勝腥羶

達板偸從宵半過箏琵絲竹響偏多不知百丈冰山厎

誰製齊梁子夜歌夜過冰山者每聞下有絲竹之聲又聞有唱子夜歌者莫測其奇也

籬豆花紅蘚葉班時時約客話更闌齋厨百品多嘗徧

惜少山雌入食單陳廵撫淮食品絕精聞秋冬間燒雉尤美惜不及食之

山溝六月曉霞蒸百果皆從筵上升買得塔園瓜五色

溫都斯坦玉盤承果子溝至六月百果方熟伊犁北郭外滿洲駐防塔章京園內有五色瓜

溫都坦製玉盤盂等極精伊犁亦時有之

偶向尊前學楚歌天涯誰識故人多卽官湖水淸如鏡

絕憶三更放棹過癸卯秋余自西安歸過漢陽族姪聖也邀余夜遊郎官湖時廉使德泰爲

漢陽守亦在座余已不記憶矣及至此廉使話及之

五月天山雪水來城門橋下響如雷南衢北巷零星甚

𨚫倩河流界畫開四月以後卽引水入城街巷皆滿人家間作曲池以蓄之至八九月始涸

㦸門東去水潺湲山色周遭柳作垣日昃馬行三十里

納涼須駐㑹芳園會芳園在綏定城總兵署後極幽爽

待得城樓月欲升竟擕茶貝就書燈

九朝舊事無人聽只有西㕔老郡丞同知哈豐阿性嚴冷與滿漢同官無

一合者惟最重余又留心 國朝舊事以余歴直內廷諸館頗諳掌故每夜輙擕果餌等物就訪乞余爲說

九朝事蹟恒傾聽不倦

結客城南綬步回水雲寛處浪如雷昨宵一雨渾河長

十萬魚皆擁甲來伊犁河魚極多皆無鱗而皮厚如甲

一旬胡蝶已成團便擬開筵宴謫官擕得百花洲畔法

種夾鸎粟大如盤陳廵撫寓齋鸎粟獨盛有五色如盤者葢江西所擕來之種擬分日宴客

積雨冥濛路不開巑岏歴盡始三臺萬松怪厎都相識

曾向童年入夢來

雪深纔出玉門關三月

君恩已賜環嬴得畨回道旁看爭傳李白夜卽還

行扺伊犁追憶道中聞見率賦六首

嘉峪關前夕霧收布隆吉後曉星浮馬毛作雪明千里

龍氣成雲暗一州冰谷對床聲乍噤火山當戶汗仍流

平生每厭塵寰窄天外如今一舉頭

黄羊如織馬如梭託命三更有駱駝闢展尾疑通地穴

巨靈手竟握天河松杉倏爾垂行幄螭魅居然避荷戈

行到路岐偏認取卅年前記夢中過

背可施鞍鼻可牽衆生疑鬼亦疑仙地幽古佛皆穿耳

月朔新蟾已抱肩初一日卽見新月厄魯特魚紅有影俄羅斯

馬白無邊流沙萬里傳書少且續夷堅海外篇

總是非非想處來見聞無用更驚猜人如混沌何嘗鑿

天似鴻濛乍欲開日月偶摶空外影塵沙都認劫前灰 -- 灰

山魈獨足蛇岐首盡咒征夫去不回

烏弋烏孫視陜西九天九地判高低下飄鬼國須浮楫

上瞰神霄若有梯湯谷沸波今未改寒門標柱古誰稽

流聞何止征和碣伊犁相傳有張騫石碣徧訪未之見尚詡倉公四目題

莫笑書生一召弓置身十萬健兒中雲烟氣總歸西海

弧矢音皆中北風跡隸伍符慙百戶階崇都護壓三公

將軍位在蒙古王公上逐臣自問難酬

德且學張騫事鑿空

附題萬里荷戈集諸友人詩以得詩前後爲次黄聘三閩縣

 忠言讜論壯朝班能得  君心忽解顏臣罪當誅

 寛斧鑕  聖恩過厚賜刀環賈生猶待三年召韓

 愈何曾百日還靑簡留題光奕奕明良聲問重如山

                 韋佩金江都

 莫作逐隊鴉百千爲羣散風花須爲鳴岡鳯忠孝㑹

 使文章重投書樞府  帝曰吁容臣愚不殺軀覽

 書丙夜  帝曰俞鑒心孤戍名除嘉慶五年閏在

 夏擊鼓鼕鼕  詔書下將軍轅門馳匹馬趨跪當

 階聽宣赦西海九死臣伏地不起放聲悲堯仁覆載

 廣舜哲日月輝遭逄如此隕無恨豈在一人留與歸

 作餞不爲君設酒折贈不爲君折柳  聖人解網

 羣生宥中外騰頌  主恩厚道旁感嘆泣稽首

                 陳 淮商丘

 結托十載前已識才如斗何期故鄉人翻遇雪山口

 諫艸動萬言樸誠眞不朽直有回天力堪稱救世手

 鎔經與鑄史莫不欽抱負荷戈來伊江閉門斷詩酒

 雷霆間雨露總沐  主恩厚旣不受人憐豈肯隨

 人走委心任去留東歸瞻馬首煌煌  天語頒一

 德洵非偶以上三人同在伊犁戍所

                 顧 掞金匱

 天祿藏書幾費詮逍遥暫作地行仙先憂早𥙿昇平

 業後㑹都成歡喜緣域外扶輪推大雅馬前揮筆著

 新編銘留  御座輝煌甚片札應同刀劍傳

 張騫碣下拜  恩殊  聖德如天重碩儒文字

 直堪追漢魏遭逄更喜邁韓蘇吟懷朗映三秋月飮

 量汪𣹢萬頃湖他日廬陵訂詩史可容祕演學浮屠

 時戍烏魯木齊

                 楊芳燦長洲

 蘭山話别各傷神浩蕩冰天逐雁臣幸免若盧收杜

 衆還愁樂浪竄崔駰孤蹤判作長流客  温語旋

 廻絶塞春開盡桃花消盡雪兩行紅柳送歸人

 雞竿  詔向九天頒鄭重  君恩特賜環傳到

 好音先破涕懸知小别未催顔朝搜斷碣窮沙磧夜

 聽淸笳度雪山萬里只如庭戸近軺車聊當採風還

 上書慷慨豈沽名願效涓埃答  聖明宣室舊曾

 徵賈傅讜言今已念班生親知預擬聨裙屐邉徼行

 㸔洗甲兵見買夫須營釣艇滄江穩卧頌昇平

 湖山佳處儘相羊蟹舎漁邨認故鄉築室且敎泥水

 蔽著書合付子孫藏羈魂恐尙依銅柱温都斯坦有堯時銅柱相

 傳塞外人死者皆歸之如中國之岱宗云歸夢時應到玉堂愧我浮沉銷

 志節白頭顏駟乞爲郞

                 莊 炘武進

 聖主由來宥直臣投荒旋見作歸人重逄隴首飛黄

 葉此去江南采白蘋飮酒無多消歳序吟詩何益費

 精神扁舟我亦如張翰相訪城東月色新

                 曾 燠南城

 聖主求言量獨宏謗書宣示舉朝驚竟將忠愛憐蘇

 軾不許公卿害賈生絶塞烏頭三月白歸裝駝背一

 編輕旁觀猶感  君恩重何况親爲雪

                 孫星衍陽湖

 秉燭論心已有期尊前霜𩯭認依稀我傷駒𨻶三年

 速君自龍沙萬里歸折檻風流成盛節埋輪心事有

 危機𭧽在山左幾爲附朝貴者所中傷不知此後方元白可仗文章

 定是非前尊詩有偶讀開成太傅詩七年我亦長微之之作故此句及之

                 趙懷玉武進

 靑楓林外擬招魂此日居然入玉門  詔下已聞

 伸士氣身留何以答

 君恩可能詩酒捐狂態想見妻孥拭淚㾗氛祲未消

 雲漢皎時久幾人封事爲時論

                 錢伯坰武進

 山崚嶒兮崱屴雪瀰漫兮際天白朝不見日出兮暮

 胡然而止息荷戈者誰子度沙漠兮不知其幾萬里

 莾寥廓兮寄生死落彼大荒竄跡牛與羊大府特兀

 凌穹蒼旌旗雲日刀劍光將軍使相日中堂中堂屹

 然坐堂皇叱聲階下走小臣帖身受汝何𫉬罪

 聖天子  天子宥汝以不死但當蟄伏窮三冬敢

 攖詩酒號寒蟲翰林卑躬執厮役帶刀跨馬前趨風

 皇輿隆覆載此日西域界是罪人所徙西盡日所曬

 張騫鑿空疑不到鄒衍空談九州外間搜聞見落中

 華地志山經補其隘忽然中堂宣拜舞  丹詔煌

 煌奉天語賈生仍遣洛陽歸小臣涕泣紛如雨是能

 先幾翊萬幾且將座右箴其辭大哉 王言詔中外

 八荒共慶天無私昔年身向圖中去𨵿門一閉

 天路今日生還作畫㸔謹誌  君恩不忘處

 歴聖相承二百年吾鄉淸節幾人賢妙筆生涯拓君

 手畢㓜安高士也實寫此圖壯哉斯圖洵不朽

                 楊嵎谷武進

 六合誰能賦千秋獨占難高岑纔塞上燕許只䑓端

 更闢詩中界還馳域外觀書生空朒縮武士但糾桓

 健者今詞伯風騷主敦盤臚雲登上第起草擬如千

 葑菲辭誠過芻蕘慮畢殫無私天鑒近不殺  聖

 恩寛慷慨行何畏頭顱亦早拚壯懷輕萬里祖帳揖

 千官逺戍提長㦸輕裝衣短襽雄關出嘉峪中土隔

 騰蘭赤陂隂常燄平沙井亦眢大風掀瀁𣾘古雪積

 巑岏險阻勞筋骨荒涼沁肺肝只疑天欲盡不道路

 猶漫所仗惟忠信如飛得羽翰烏孫傳舊部虎將築

 新壇乍到名編籍先驅背負籣空房鎭宵魅軍府對

 南冠履尾凶將咥吞羶强勸餐愆尤悔山積感激涕

 汍瀾舞劍霜華滿聞笳月魄闌敢懷歸井邑長夢侍

 金鑾豈料烏頭白眞噓𮮐谷寒炎崑分玉石集泮别

 鴞鸞  特㫖從原宥危言䇿治安  賜環裘葛

 換匹騎往來單雙足重添趼千山慣據鞌自來原鐡

 漢服食謝金丹定逺生仍入終軍吏不攔眼中風景

 舊歸後髪膚完慈訓三遷里才名百尺竿胸全羅列

 𪧐腹稍露琅玕威鳳終巢閣孤鴻已漸磐芰荷裁野

 服桑梓結淸歡庭草觀生意漁磯息怒湍親朋爭問

 訊尊酒話團欒佛國追成紀荒經好補刋若非身自

 歴誰信語無讕博異前賢少瑰奇後代㸔惠潮皆內

 地小謫笑蘇韓

                楊元錫陽湖

 黄沙莾莾無行迹玉堂仙人碧霄謫天山積雪没馬

 蹄一萬里去陽𨵿西長鞭揺揺入雲去繞袖濃雲若

 披絮怒龍鬬雷騰半空蒼鶻攫人飛上樹二事皆集中記所見

 一峯行盡復一峯竒句題徧峯峯松松濤嵐翠蕩胸

 臆咳唾珠玉隨天風天山盡處軍容重曉謁轅門氣

 先竦投筆能敎壯士驚請纓都訝文人勇山中魑魅

 怒侮人鍵戸瑟縮潛悲辛同時遷客皆開讌問訊爭

 來識君面邀月空憐太白杯微吟欲築望鄉䑓楓林

 靑靑塞雲黑五更笳管膓千廻殊方寧望生還路玉

 門不信春風度一道  恩綸天上來萬人感泣成

 甘㴻羡君出關復入𨵿匹馬仍復過天山峯峯松雲

 若相識馬首靑山向君揖添得長刀短後衣用集中句

 向玉𨵿吹笛入折檻曾憂直節難賜環旋荷  主

 恩寛桂叢未老黄華綻待得歸人酌酒㸔故人握手

 驚且喜快讀新詩搔首起天生奇境待奇才抉透靈

 光筆端使吾謂才華學問雖絶倫不若獨秉至性歸

 貞純機聲燈影少年事比鄰早羡樓頭人君少時隨 太夫人

 居外家樓上與余比鄰曾作機聲燈影圖萬言伏  闕直聲震必于孝

 子求忠臣一時風骨如君少孤隼淩秋羽毛矯長安

 冠葢去復來諸君袞袞奚爲哉崑侖山高接西極妙

 手圖成挂齋壁和君萬里荷戈詩醉卧牕前㸔山色

                 莊宇逵陽湖

 雨露雷霆次第過閒身始得返山阿故園快把初衣

 遂小謫榮於晝錦多寫入丹靑傳大漠編成詩卷當

 章莪直開䆳古鴻濛界那數陰山敕勒歌萬里輪蹄

 疲雪窖孤臣心事挽銀河履危欲坦顚軨道出險廻

 思灧澦波噩夢儘敎游汗漫壯懷難仗酒消磨請纓

 畢竟書生志不是封侯便荷戈

                 孫 韶上元

 身到金鰲最上峯人間還種碧芙蓉三年使節歸雙

 闕一䟽危言動  九重才子文章原慷慨  聖

 朝進退自從容抽簮不比長沙謫閒拄仙山綠玉笻

                 黄郁章建昌

 去歲長安中說經當破屋請業席縱横過午啜齋粥

 仄聞罪言上衆口譁不足晨趨視行李空庭烏啄木

 追送踰國門聞已單車促驚沙翳盧溝佇立傷逺目

 男兒得罪去身在已爲福不知途路逺寧惜毛髪秃

 絶漠事耕種揖譲非殊俗行矣甘白頭飽餟太平粟

 面乃  高厚恩矜全  天語獨投荒未百日歸

 及塞草綠竄死固踰分生還竟何速海內幾交游感

 嘆同一哭我行到江南問訊屢躑躅昨逢曾大夫示

 我書累幅塞外天蒼茫鐙前墨渗漉又見先生筆揩

 目再三讀定知再造身安心侶樵牧村童及鄰叟招

 要趁秋熟嗟余廹行路未共離樽續寄詩隔江湄逺

 勝招魂玉

                 陳文𤇍錢唐

 靑海西頭咽暮笳  詔書萬里許還家行周地角

 輕秦隴赦出  天恩陋漢槎小謫夢隨金闕逺生

 歸魂悸玉𨵿遮閉門自有名山業珍重文章蔚

 國華

                 陶渙悅上元

 卿月分光照草萊桂花迎客已全開自擕塞北新詩

 至爲訪江南舊雨來落紙雲煙多古趣驚人著作本

 仙才秣陵佳味蓴鱸美好對秋風共舉杯

 已治安求益治安賈生獻䇿𤁋忠肝桐孤眞比臣心

 直海濶何如  帝量寛諫艸傳來荒服遍封章收

 上御屏觀  聖朝赦過開言路似此遭逢古亦難

 霜冷窮荒草盡斑身騎匹馬出重𨵿獨由絶徼難行

 路飽㸔中原未見山一片丹心昭盛節九重  恩

 詔許生還江湖切莫耽閒放轉瞬除書  紫禁頒

 積水潭邊荷滿池秋藤花下酒盈巵京華春好詩中

 記悅在京師屢陪讌集有詩紀事塞外風寒别後思蘇軾愛  君

 靑史重朱雲折角  聖人知望公丰采還如舊萬

 里行歸𩯭未絲

                 張問陶遂寧

 無詩無酒氣縱横誰指伊吾問死生萬里風沙悲獨

 往舊時李杜愧齊名是非終向平心得毁譽徒勞衆

 口爭落日安西凝望逺浮雲難掩故人情此首送出𨵿作

 窮荒一夕返驚魂天遣春風度玉門有詔傳觀褒諫

 草無人申捄見  君恩全焚詩筆留心血重製儒

 衣想淚㾗小别經年歸未晩殘秋高枕夢江邨

                 徐鑅慶金匱

 才名落拓誤儒冠醉著新書擬治安抗䟽已招時輩

 忌謂平邪敎䟽投荒還幸  聖恩寛龍沙地古人煙少

 虎帳天寒道路難絶塞寄書愁不達朔風涼雪祝加

 餐

 遭逢  堯舜際昇平忽謾狂譚四座驚甚欲致

 君嗟乏術須知渉世忌孤行萬言書本違時用三代

 人原戒好名他日  朝廷思汲黯春雲回首鳯皇城

                 劉嗣綰武進

 一紙書來笑絶纓班超已復動歸程龍鱗肯恕孤

 死馬角終邀絶塞生天上本無私雨露山中還有舊

 柴荆歸時好濯江流足聞道銀河昨洗兵

 惠逺城西萬里鞭  主恩到處總如天長沙漫泣

 遷來傅太白眞呼謫後仙  聖世漁樵原戀闕淸

 秋⿱觧虫稻好歸田登高准偹茱萸酒便有洪厓共拍肩

                 蔣業晋吳縣

 諤諤昌言動九霄平生風義士林標羅胸列宿窮三

 史抗䟽孤臣答兩朝荒徼賜環  天子聖家山拄

 笏碩人遥好賢不待蒲輪賁有客欣開石室招謂寧國府

 譚君設學仿紫陽書院幣聘相招

                 汪爲霖如𦤎

 談笑天山匹馬馳讀書不愧是男兒十年我見先生

 晚一片心惟  聖主知塞月蒼涼隨逺夢秋笳斷

 續入新詩生還復恐除書到未許江干理釣絲

                 王 豫丹徒

 語罷月沉水江濤忽怒飛不緣  明主詔那許直

 臣歸白髪悲靑鏡丹心戀紫微  朝廷留正氣吾

 道豈終非

 荷戈君遣後近覺直言稀君遣後  上諭廷臣曰自洪某遣戍無以君德民

 隱上陳者得毋以洪某爲戒乎卽下  㫖放囘天語眞堯舜王心判是非

 直敎臣節愧不負布衣歸正値憐才日終難卧釣磯

                 吳嵩梁建昌

 一䟽居然動  聖明同時申救少公卿窮𮎰天許

 重磨盾請室心猶望洗兵正氣三更銷鬼𦦨邊愁萬

 里入笳聲孤臣垂死  恩難報不願人傳敢諫名

 春風吹入玉門闗天上金雞  詔特頒五月雷聲

 傾雪水一梯雲影度冰山神魚擁甲隨潮滿龍馬如

 火立仗閒留得新詩光萬丈夜郞爭㸔謫仙還

                 陳 蔚靑陽

 侃侃陳詞𮞉不羣高岡鳴鳯振朝曛上書自謂同劉

 偉移副何嘗異李雲此日更生逢  聖主當時欲

 殺有將軍荷戈萬里詩篇富西域江山盡𦔳君

                 釋淸恒焦山

 一棹乘風過海門千秋事業喜重論長歌絶塞詩人

 福卽  賜刀環  聖主恩不殺眞能容直道忘

 身始可得危言而今暫與焦仙約只恐  天書下

 九閽

                 釋達瑛攝山

 目窮西海歸東海到處名山已盡探正恐欲閒天未

 許不妨暫借與茅庵

 又以下及門           呂            培旌德

 古人求忠臣是必于孝子讀書苟有得家國一理耳

 先生起孤貧中歳乃筮仕思親不能報盡瘁供職使

 詞臣兩抗疏惜不作御史刑官據成律奏上擬殊死

 巍巍  聖人恩幸免肆都市出門卽荷戈去去行

 萬里先生愛遊山崑崙挿雲裏先生校輿圖絶域接

 天尾何須博望槎海已過安濟長吟猿夜啼惨淡塞

 烟起洪河文思濶葱嶺筆峰峙冰雪悟餘光風沙闡

 名理盥誦每一過孤懷緬朱李

                 陳 壤靑陽

 萬里輪臺縹緲間迢迢車馬出秦關探窮星宿源頭

 水題遍崑崙界外山諫草至今留  御座詩篇自

 昔滿人寰盤根錯節寧無意大任將肩豈等閒

                 譚正治旌德

 一片金戈鐡馬塲挺身原不計冰霜詞臣舊慣鸞坡

 直謫吏今趨虎帳旁萬里外圖時勘校卅年前夢未

 荒唐此行敢爲先生惜只筭天山債已償

                 陳 塾靑陽

 黄沙四起朔風吼萬仭雪山迎馬首批鱗不殺投新

 疆狂直緣知  聖恩厚書生此去學荷戈  天

 語傳來誡耽酒手䟽猶縈  聖主心頭顱豈落將

 軍手崢嶸壯志銷不得揺筆精神益抖擻黄沙靑海

 入唫鞍毳帳旃牆歸墨藪嶺海欣逢吏部韓沅湘快

 得儀曹柳百日方周卽  賜環選秀剔奇愁未久

 暫從西域歸東海小挫亦知終大受君不見丈夫勳

 業高星斗豈獨文章垂不朽

                 呂 璽旌德

 似此遊方壯身危氣不磨夷堅窮地軸博望溯天河

 鳥道千山折龍沙百日過從今校圖說時辨古人訛

                 汪 璸旌德

 月朔先舒月一鈎望鄕客上望鄕樓投荒漫作中原

 夢此是西南天盡頭

 莫作烏孫戍卒看十年長見侍  金鑾天山百丈

 冰和雪尙念⿰王𤔫樓玉宇寒

                 呂偉標旌德

 奇山奇水酷相思勘徧方輿卅載時應恐較圖遺塞

 外天敎萬里走焉支

 中壘文章冠漢京石渠天祿校讎精先生前後相輝

 映不愧齋名號更生

                 于 淵丹徒

 昨返南湖棹來尋西海菴先生昨從洋川書院囘卽至焦山避署要隨

 雲共宿不與佛同龕蓬島頻年住河源一昔探讀公

 詩百首何異啟瑤函

                 譚時治旌德

 已束傳經帳何期出漢都歳已未家祖延至書院課經後以入都奔 國䘏不

 心惟  天子諒詩創古人無鏡硯藏行篋關山

 入𦘕圖喜今趨鹿洞一一指前途

                 譚貴治旌德

 萬里沙塲外孤臣匹馬過死生冰雪裏呵凍尙高歌

 探遍天山境詞人幾輩迎生還  恩渥厚足慰著

 書情

                 曹景先績溪

 平生學業尙淹通解詁居然並馬融聚米圖知詳地

 域生花筆更奪天工萬言削牘人争誦謂征邪教疏五字

 堅城客敢攻文苑儒林兼獨行問誰能繼此宗風

 

 

 

 

 

 

 

 

 

               受業呂 培譚正治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