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樂府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更生齋詩餘卷二 洪北江詩文集 樂府序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目録卷上

呂子曰樂之有情譬若肌膚形體之性情也情失


則蕩音必鉅失則隘音必小失則危音必淸失則


煩音必濁太鉅太小太淸太濁則必若震霆若聚


蛟若哀弦若噪蜩夫古之爲樂也有節有侈有正


滛陽散則定以陰陰閉則宣以陽陰陽滯則爲


滛爲侈陰陽調則爲節爲正其所以爲滛爲侈者


情之失也其所以爲節爲正者情之得也夫上古


之樂情至而樂興中古之樂樂成而情生是故笙

簧琴瑟樂之器也詞章譜曲樂之文也而皆非其

情也執笙簧琴瑟之所調詞章譜曲之所著而强

襲焉脗合焉以爲是樂也是情也人人皆樂樂幾

何不亡𫆀夫漢魏晉唐之樂府樂之糟粕也當其

時之爲之則皆有情焉然其文止以述時事非以

敘古人也叙古難於述時則以古人之情未必今

人之情以情述情無過情無不及情則古今又未

必不相及也何也夫人之形骸肥者瘠者高者矮

者髯者疾者肌膚之白者墨者赭者而皆不得以

已與也然其爲情也則必隨乎其肥瘠高矮髯疾

白墨赭者各自肖而各不相肖故其爲樂也可觀


可興可羣可怨其爲詞也可曲可直可豐可廉皆

適如乎其情而止夫適如其情而止雖古之樂府


可也况今之樂府乎夫今之詞章譜曲無所施於


笙簧琴瑟之用而以爲樂府則樂之各有而樂之

實亾矣然而吾不以名存實亾而樂府之者何也


夫必漢魏之人之樂府有是題有是篇而今之人


之樂府亦因以有是題有是篇是無情也是無樂


也若古無是樂而今樂之則不必笙簧琴瑟而詞

章譜曲固可以如其情而出之譬如優孟衣冠以


爲樂也吾不謂然陶氏之琴無弦乃眞琴聲也夫


今之樂府鉄崖始之茶陵繼之悔菴又繼之稚存

洪子曰吾之爲樂府也祖此矣昨歲喜晤洪子且


喜讀洪子之樂府將以吾之所以論樂府者質之

而未有以間也今洪子梓其樂府乞余之序之余


固何以序之錄其將以告洪子者以𭔃洪子以爲


然否𫆀夫淸廟之瑟朱弦而疏越一唱而三嘆者


有進乎音者矣洪子年少力學而性情自得將不


徒乎樂之有節無侈有正無滛已也異日者且與


洪子相遇於無言也峕


乾隆歲次辛卯夏月松崖學弟管幹珍拜䟦

余童時從黄石緘先生遊先生素䆳史學平居爲


說典午南北之際事極詳余聽之靡靡忘倦毎日


夕自塾中歸粗憶其節畧爲諸姊弟言之太夫人


顧而色喜忽忽十數載余童而冠而先生則已休


神家衖矣頃歲以來粗知讀史又以不𫉬從先生


遊得悉其緒論爲恨今秋文戰報罷因取兩晉南

北史事雜書之爲擬古樂府百二十首非敢計工


拙亦以誌童時結習未盡而所聞于先生者雖忘

失殆半輙棖觸于燈昏雨黑時也抑余聞先生言


西涯西堂皆以樂府名家然西涯上下千百年而


篇什較少西堂則珊瑚木難與牛溲馬勃竝列有


陸平原才多之嘆則先生雖伏𭙶二公之樂府而

尙不能無遺議也因先生言益増今日之愧


乾隆三十五年長至後二日稚存洪禮吉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