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叢談/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浪跡叢談
←上一卷 卷十一 全書終

目录

卷十一(附)[编辑]

人日疊韻詩[编辑]

丁未人日,在揚州集羅茗香、黃右原、嚴問樵保庸、魏默深源、吳熙載廷颺、畢韞齋光琦,作挑菜會,古無此目,借坡公「七種共挑人日菜」句為名。揚州飲饌豐侈,習以為常,聊存示儉之私忱,或可衍成竹西韻事也。

人日以七種菜餉客,約同人和之[编辑]

元日至人日,無日不晴天。
自是太平象,能無行樂便?
清流宜冷集,陳冊要新篇(是日以《乾隆乙亥人日南齋諸老詩畫冊》示客)
莫笑寒庖儉,期傳挑菜筵。

次日右原倒用前韻飛示,即倒疊和之[编辑]

大戶角三雅(是會問樵、熙載與恭兒以巨觥拇戰,皆大戶也),雄談驚四筵。
如斯成勝踐,何可闕吟篇?
未敢催詩急,徒慚趁韻便(拙作誤用暄字韻,右原以天字易之,因即馳布在會諸君子)
揮觴增意氣,結束好朝天(右原詩中有「將上計車」之語,時恭兒亦擬逐隊北行)

試燈夕東園觀劇貂帽被竊,再倒疊前韻解嘲[编辑]

誰信試燈會,先成落帽筵。
掛冠吾本色,搔首幾新篇?
短髮人爭笑,科頭我最便。
此心一無著(用內典「我頭有冠,我心無冠」語意),歸路月中天。

雲湖都轉招同陸夢坡方伯蔭奎、咸松甫觀察咸臨,吳紅生,許芍友二太守,飲運署中,三疊前韻謝之[编辑]

紙醉金迷地,風柔月大天。
滿堂循吏貴,一個寓公便。
頗憶停橈會,頻成刻燭篇。
題襟高館在,何日再開筵(從前每過邗江時,曾賓谷、張雲巢、鄭夢白、俞陶泉各都轉無不留飲,無不在題襟館,有詩紀之)

松甫觀察招同夢坡、紅生,暨鍾浥雲、李敘堂安中二郡丞,集東園嶺上看梅花,四疊前韻謝之[编辑]

一洗鶯花眼,東園別有天。
靜參鼻功德,小試腳安便。
孤岫林逋夢(時將移居武林),揚州何遜篇。
須防清景失,弦管又開筵(是夜即在園中觀劇)

上元日右原招遊小玲瓏山館,五疊前韻謝之[编辑]

勝地當佳節,玲瓏小洞天。
不妨途奧折,幸我腳輕便。
舊事興衰感,名流唱和篇(右原為余談小玲瓏石顛末,並檢示《邗江唱和集》)
直須花爛漫,重與醉瓊筵。

上元次日,吳紅生太守,鍾浥雲、童石塘、謝默卿、李敘堂四郡丞,趙漱崖祖玉、洪芹野上庠、許小琴三分司,招同夢坡方伯觀劇,六疊前韻謝之[编辑]

八仙偕陸海,一叟樂堯天。
笑柄正頭責(謂竊帽事),老饕聊腹便。
春韶花月夜,歌吹竹西篇。
我欲斟商爵,齊登福壽筵(是會余挈恭兒及佳、儔兩孫同入座,三代一堂,同人以為佳話。余藏商爵,銘作「子孫父」三字)

小琴以鹿尾見餉,七疊前韻謝之[编辑]

似此珍奇味,來從朔雪天。
分將情款款,負此腹便便。
秋獮行廚記,春明退食篇。
轉蓬重遇此,鄭重壓春筵。

羅茗香、吳熙載招同童石塘及恭兒集飲玉清宮,八疊前韻謝之[编辑]

兼旬事征逐,忽入玉清天。
地擅郇廚美,人皆邊腹便。
搜尋嘉樹跡(《畫舫錄》言玉清宮多古樹,今殊未見),檢點白雲篇。
跬步梅花嶺,還應薦菊筵。

石塘招同胡潤芝太守林翼、羅茗香、吳熙載及恭兒小飲,九疊前韻謝之[编辑]

欣聯墨緣侶,招集冶春天。
淆核推精美(石塘治庖甲於邗上),煙雲養靜便(是日飽觀新得書畫)
縱談新治譜(潤芝新以郡守分發貴州),細酌舊吟篇(茗香、熙載俱以《人日疊韻詩》相質)
此會真堪紀,非徒捉醉筵。

吳笏庵京兆以米貴詩見示,十疊前韻答之[编辑]

敢云詩即史,自古食為天。
共有先憂感,難言果腹便。
廩囷北極計,筻稻東吳篇。
何以升平答,休誇爛漫筵(時有捐輸京米之例,民間米價驟昂)

右原以人事牽率,不克上公車,作詩抒憤,十一疊前韻以廣其意[编辑]

好客孔文舉,耽詩白樂天。
早登官袞袞,況復腹便便。
一第真塵土,千秋自簡篇。
君家花事盛,金帶佇開筵(六年前在君家陪雲台師看芍藥,有金帶圍之祥,去秋師蒙恩超加太傅,即其應也)

楊笠卿郡丞時行自金陵來訪,飲之以酒,十二疊前韻贈之[编辑]

客接黃初古(花曉亭方伯常稱笠卿似魏、晉間人),春同白下天。
不辭江路闊,來看寓公便。
往復桂邕話,沈吟《師友》篇(以新刻《師友集》贈之,聞其盡兩夜之力讀竟)
六年一回首,草草此離筵。

恭兒北上,十三疊前韻送之[编辑]

宦遊須得地,久速總由天。
射策原堪貴,分符亦自便(恭兒已由捐輸知府入都引見,尚擬順赴計偕)
平山新畫本,人日近詩篇。
更羨長安會,團團櫻筍筵(時二兒、四兒均在都)

逢兒自京到邗,十四疊前韻誌喜[编辑]

憶從經歲別,到及暮春天。
報國真非易,移官聽所便(逢兒近擬由京員改外)
家常半時局,情話雜吟篇。
喜值鶯花好,頻開主客筵。

建隆寺僧小支招看銀藤花,十五疊前韻[编辑]

別趣尋名刹,幽芳滿佛天。
迎眸欣纂纂,摩腹愧便便(行篋無書,以未詳此花,故實為愧)
初日瓊花觀,臨風玉樹篇。
茲遊況非偶,洗眼起堂筵(募建李招討祠龕之議,是日始成,即偕程柏華相度基址)

董梓亭吏部作模偕嚴問樵邑侯招飲玉蘭山館,十六疊前韻謝之[编辑]

新來金芍地,舊是玉蘭天(樓前玉蘭一樹參天,揚城內外所僅見也)
退吏同瀟灑,名園最靜便。
楹間黃老帖(楹帖有分書作「金丹學黃老」句者,筆法甚偉而不署姓名),池上白公篇(臨池一亭子絕佳)
等是浪遊客,何妨爛醉筵。

恭兒以捐輸知府,召見於圓明園便殿,敬錄天語緘寄,十七疊前韻恭紀[编辑]

五度槐忙客,居然近九天。
星辰通笑語,苑殿引清便。
洗手一麾始,拳膺六事篇(天語以操守諄勖)
名場能自致,何必羨櫻筵!

右原病痹月餘日,知余首塗有期,不能晤餞,以詩惜別,十八疊前韻答之[编辑]

隔月不相見,同城如各天。
幸余詩往復,差識體安便。
勝地舊今雨,名山內外篇。
文章交有道,何必惜離筵!

恭兒以三月二十二日出都門,四月初九日到揚州,計前後十八日耳,三月是小建。行程之速,意料所不及也,十九疊前韻誌喜[编辑]

迢遞三千里,飛騰十八天。
宣來天語速,眷極老臣便(恭兒敬述天語,備詢章钜衰病情形,並有「不料也是七十歲外人,自然不能出來」之諭,伏地恭聆,不勝感激涕零也)
但切歸田恥,遑同誓水篇。
惟應師衛武,日與警賓筵。

鄒公眉、童石塘招同逢兒、恭兒泛舟湖上,作竟日之餞,二十疊前韻謝之[编辑]

欣成湖上約,正值豔陽天。
花柳三春過,壺觴竟日便。
墨緣珍舊跡(過邗上農桑,觀雲台師所勒鮮于伯機詩石),弈理佇新篇(是日觀弈,夜分始罷)
屢促城鑰,猶團畫舫筵。

紅生招同逢兒飲於郡廨,二十一疊前韻謝之[编辑]

六一華堂宴,二分明月天。
不知離別近,但快笑談便。
易度銀壺箭(入席少頃,即聞轅門初更炮聲,余約以二炮撤席,主人頷之,既逾夜分,查不聞炮聲,始知揚州郡廨向不聲二炮也,相與一笑而起),休忘玉帶篇(適以《焦山還帶》第二圖屬紅生補題)
沈沈良夜好,喜出漫驚筵(出郡署時,忽聞南河下火警,飛輿而回,乃知所距尚遠也)

四月十八日登舟,公眉先一日過江,復餞於京口之來青閣,二十二疊前韻謝之[编辑]

地主還分地,天涯別有天(公眉以丹徒人寓居揚州,故兩地並設餞席)
三山平檻出,一閣枕江便。
為感依依誼,休嗤草草篇。
臨歧重回首,壓盡竹西筵。

留別邗上諸同人,成七律一首索和[编辑]

綠楊郭外草離離,藍尾筵前畫舫移。
三宿浮屠猶有戀,一年寄廡可無詩?
竹西名士趨吟席(謂羅茗香、吳熙載、劉孟瞻、黃右原、楊季子、謝夢魚、符南樵諸君子),城北橫岡遍酒卮。
此去浮家信煙水,春秋佳日最相思。

毗陵舟中有懷邗上諸君子,人係以詩,皆一年中往來至熟者也,即以代柬奉寄[编辑]

阮太傅師[编辑]

吾師蘊名德,時方杜德機。
曠典天若縱,達尊今所稀(師以重宴鹿嗚,超加太傅,余適在揚,躬睹其盛)
巋然魯靈光,照耀桑榆暉。
尚餘老門生,惜別增依依。

沈飴原總憲[编辑]

總憲今耆英,長於我一歲。
和詩速且工,捉飲醉不計。
匝年歡比鄰,一別阻良會(余去揚州時,公適回通州,未及面別)
南河屹三老,惜未成妙繪(邗上人稱阮太傅師暨公及余為南河三老,以同居南河下街也,余嘗欲貌為一圖,而因循未果,今則天各一方矣)

吳西穀少京兆[编辑]

西穀蓬池老,辭官未及年。
樂育本家法(君為穀人先生少子,相繼為揚州山長),著作驚時賢。
喜我作吟侶,唱酬無停篇。
一椽小安家,棲遲亦可憐(君卜居城東小安家巷,為足疾所困,經年不出戶庭)

但雲湖都轉[编辑]

桓桓都轉公,兩淮一綱條。
蕪城遍輿頌,霖雨當崇朝。
閑情事鉛槧,大業非蟲雕(君方批點溫公《通鑒》,即付梓矣)
五年再分手,所期成久要。

姚蓉舫觀察[编辑]

新交如故交,有道復有神。
論政且論學,相親如飲醇。
金焦固可戀,西湖尤清新。
敬當效前驅,有腳移陽春(臨別握手,惟願君擢移浙中時,余方卜居武林城內也)

吳紅生太守[编辑]

太守我世好,京華多酒痕。
好風聚邗江,歡笑難具論。
三間六一堂,容我群紀喧。
回頭想伊人,清風共軒軒(嘉慶間過揚州,伊墨卿先生飲我於六一堂,直至此會繼之)

鍾浥雲郡丞[编辑]

浥雲侈經濟,一官不知老。
此才宜守郡,廿年負襟抱。
願君斂壯懷,修防亦自好。
有人甘易地,聞之一笑倒(紅生太守嘗言,一官如可互易,實願以揚州守換江防廳也)

童石塘郡丞[编辑]

石塘楚之傑,名場順風行。
北票與南綱,一手持其平。
我來傾蓋交,相對無俗情。
揩眸飽讀畫,捫腸飫調羹(君收藏極富,曾招余發篋飽觀,又精烹飪,屢承召飲)

許小琴分司[编辑]

小琴遊俠氣,於事靡不任。
海陵一末秩,何足混其襟!
雞蟲競得失,世路多崎嶇。
我作壁上觀,願君但愔愔(時有泰州分司一席,君例可補,而爭者甚眾,可笑也)

鄒公眉觀察[编辑]

鄒公瑚璉器,乃隱鹽策間。
卅年宦遊侶,奔走凋朱顏。
臨歧一再餞,京江灣復灣。
杯酒何足道,此誼高於山(君在揚州已於湖舫暢餞,復過江再餞於京口之來青閣,盤桓竟日,始鄭重分手去)

鍾立齋太守[编辑]

立齋老成人,鎮靜無囂紛。
克家有令子,能武復能文(君長子以撫夷著效,次子以孝廉直秘閣,有聲)
信美翠屏洲,招我作《停雲》。
感聲不絕口,舊事徒紛紜(君所居洲宅近焦山,土匪劫掠無忌,時余方撫蘇,頒發格殺勿論之示條,始獲肅然,君家受益尤深,屢為余感述之)

支筠庵觀察[编辑]

支九京口彥,才情軼輩儕。
談鋒落河漢,酒戶包澠淮。
雲司舊馳聲,隴幹民望偕。
佇看嶽雲起,為霖灑無涯(君由比部郎外任平慶道,以丁艱歸)

支菊溪觀察[编辑]

支十善幹事,義氣薄霄穹。
今年領商務,持平實公衷(君近請以北票灑帶南綱,持論甚暢)
潭潭好屋宇,借我作寓公。
他年說寄廡,難忘高伯通(余借居廣廈一年,君不受賃值,瀕行,以舊藏蘇文忠墨跡卷報之)

包松溪運同[编辑]

松溪俊異才,肝膽常照人。
名園足奉母,名花足娛賓(棣園中牡丹、芍藥皆異凡種)
許我結勝緣,隔牆托芳鄰。
居然綠楊城,分作兩家春。

程柏華別駕[编辑]

柏華名家流,長才無不宜。
至今耤綠軒,珠履多光儀。
焦山一長物,建隆一忠祠。
仗君能好事,千秋係人思(焦山玉帶匣及《詩畫卷》皆損敝,君重整之,並裝成第二圖卷,以供續題。建隆寺中募建李招討祠龕,已有成局,即日可興工,此二事皆與余商酌行之)

黃右原郎中[编辑]

右原善讀書,頗不理於口。
獨為我傾心,風義兼師友。
偶緣末疾纏,惜別呼負負。
韓陵一片石,永好勝瓊玖(近因抱病,不獲晤別,臨行以奇石相贈)

羅茗香茂才[编辑]

茗香貧而樂,守道無凡情。
讀書萬卷破,養親九旬盈。
數學最精究,可接梅宣城。
愧我非昌黎,何能重侯生(茗香歷為常鎮榷使幕賓,余曾薦入周子瑜觀察處,而觀察忽去官,此席遂中斷者數年,近復於姚蓉舫觀察處說項,觀察與余善,諒可推愛相延也)

熊竹村指揮[编辑]

竹村愛風竹,卜居必瀟椮。
大言滿堂室,投轄多賢豪。
飫我以精饌,醉我以醇醪。
更期西子湖,清秋共遊遨(臨別約秋後為西湖之遊)

嚴問樵邑侯[编辑]

問樵老翰林,外宦殊蹉跎。
滬濱始相逢,良晤苦不多。
重尋竹西歡,酣飲復高歌(余初識君於上海,在戎馬倥傯之間,今歲重聚揚州,始有詩酒之樂)
此才豈終棄,時命知如何?

張松崖郡丞[编辑]

松崖喜結納,世交尤傾倒。
容園割宅居,離合太草草(壬寅夏借居容園,旋聞𠸄夷之警,匆匆分路而逃)
摶沙有聚時,觴酒罄懷抱。
所惜河上官,先我掛帆早(君由袁江奉差回揚,小聚旬餘,即先我而去矣)

范吾山觀察[编辑]

觀察我舊交,回頭十餘年。
相見各衰老,相驚雪盈顛(吾山與余同官江南,訂交吳下,越十餘年始重晤於邗上,則相見各已皤然矣)
邗江信佳麗,何似西湖邊?
君如歸去來,我當先著鞭(吾山本家杭州,所居潛園為城中勝跡,今春即有歸杭之意,約為余作湖山導遊,而展轉未能成行,茲余先期登舟,吾山期以秋中必到也)

張堯仙邑侯[编辑]

堯仙名父子,文采鮮瞳龍(堯仙為雲巢先生哲嗣,由庶常改邑宰,官蜀中,以公事鐫級,旋丁艱歸,寓居揚州)
宦海屢浮沈,中外如飄蓬。
竹西遍棠陰,蕭然環堵宮。
與我詩相磨,南河兩寓公(雲巢由兩淮都轉擢總鹺政去,思滿人口,而堯仙所寓敝盧,乃僅蔽風雨。與余同居南河下街,日以詩相往復而已)

魏默深州牧[编辑]

默深名進士,而甘牧令卑。
不默復不深,外宦豈所宜?
比年富述作,時流多驚疑(默深著書甚富,近復成《聖武記》及《海國圖志》,尤為創辟)
此才合台省,優為國羽儀。

小泊吳門,長洲熊民懷傳栗、元和孫達齋琬、吳縣李麓原蒙泉三邑侯,招同海防郡丞何竹薌士祁、前太倉州牧蔡柳堂維新泛舟虎邱,登雲岩寺絕頂,訪寺中王子吳鼎不得,悵然作詩[编辑]

自別靈山十六年,門生故吏盡華顛。
白公祠裏深深酒,感舊懷人已惘然!

千秋神物忽銷沉,負我當年一片心。
幾個頑僧關劫數,爭如玉帶海雲深(余官江南,以訪獲虎邱周鼎,贖還焦山玉帶,為兩快事,今焦山經𠸄夷蹂躪,玉帶尚完好無恙,而虎邱周鼎乃已得復失,詰之寺僧,語言恍惚,手無斧柯,無如之何矣)

杭州三橋址新宅雜詩[编辑]

浪遊隨地足蘧廬,但傍湖山便卜居。
賃廡尚非無草宅,欣看繞屋樹扶疏(寓居揚州一年,雖極高梁廣廈,而揚人謂之無草之宅)

架石疏池並雜花,尋常書畫客偏誇。
居然吾亦吾廬愛,南北東園又一家(余三徙宅,而東偏俱有小園)

小山叢桂影迷離,二十年來夢屢移。
信美他鄉似吾土,曼華精舍又哦詩(官河上時,曾作《小山叢桂行看子》,同人題詠甚盛。福州東園中有老桂一株,齋扁為「曼華精舍」,今新宅中桂樹最多,故及之)

刪卻芭蕉得地寬,補將新竹正檀欒。
北窗一枕瀟瀟夢,可似黃樓六月寒(前後院中皆有芭蕉,因於竹醉日刪去後院數株,補栽新竹,憶初入東園時,亦於黃樓下補竹,今已成林矣)

未能免俗有閑忙,家具無多自摒擋。
笑與兒曹談宦趣,回頭鮑老久郎當(時恭兒以捐輸知府觀政浙中,逢兒適隨侍至此,亦有改外之意,故連日與之絮談宦場情味也)

隨常茶飯費經營,日有嘉魚入饌精。
但笑俗腸無雅嗜,食單刪卻水晶羹(浙廚喜烹蓴菜以進,美其名曰水晶羹,則余所不下箸也)

出門最喜近西湖,竹杖棕鞋是故吾。
跬步湧金城外路,徐行尚不倩人扶(宅距湧金門不過半里,出城即湖堤也)

三橋址畔別成村,西壁坊中靜不喧(街門有舊題西壁坊三字)
留與武林增故實,隨安室里亦東園(許珊林太守為作隨安室三字篆額,孫子和別駕為作亦東園三字隸額)

Arrow l.svg上一卷 全書終
浪跡叢談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