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三 海國圖志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西南洋

○阿丹國(一作阿蘭。天方回教考)

阿丹國,一作阿蘭,一名阿豚比阿,又曰曷剌比亞。在阿細亞洲極西南,東西南皆界海,北界都魯機。東西距千一百里,南北距千五百里,幅員百十六萬六千方里,戶口約千萬名。形勢亦居要害,惟地多沙石,缺源泉,惟資山澗灌溉,遇沙即滲。通國僅有東隅一小港耳。西那山,伊阿列山,郎裏山,皆最高,濱臨西海,在墨加默德那各族中。不產草木,故古鹹謂之石阿丹。然墨加之地,較他處尚稱沃壤,產上品乳香。其史書經典,皆依回教。無官無王,類以族分,每族教頭即部長也。內地事牧畜,海岸多商賈,惟邊界土蠻事劫掠。耶穌紀年七百以前(唐武後時),鄰國皆亂,獨阿丹無恙。有馬哈墨者,被謫多年,收納勇敢,教以戰陣,值羅汶之衰,東征西討西取摩羅果,又渡海取呂宋等邊地,東取阿沙斯河各地,遂創立法製,與各教為仇,為古今文字之一變。傳及其兄子阿厘嗣衣,為大教師。初尚挨實,迨商旅輻輳,漸即樂逸。自後復有哈倫阿蘭、士支阿爾門二人佐理,大興文學。因本國磽確,遂遷於巴社,即古時巴比羅尼阿之首區也。嗣被韃韃裏侵擾一空(謂元代蒙古也,曾滅回回祖國),退保本國。還其樸俗,不與他國往來。其濱海西岸,復被都魯機奪去。越二百年(明英宗正統初,距元太宗末,計二百年),值都魯機衰弱,始復奪回。千七百二十年(康熙五十九年),本國忽有微賤之窪都阿哈,聚集徒黨,欲興復麻哈密之教,刪去其附會,自謂能知未來。有少年頭目依沙烏信之,以兵力迫眾遵從,連合各族立為通國教主,以墨加默德那兩處為首區,威震鄰國,一時稱盛。遂率其子阿巴爾臘圖據伊揖磨加等國,廣行教化。伊揖之巴劄,領兵拒敵,竟擒阿巴爾臘,歸國戮之。然其教內之人,滋蔓難圖地方,遼遠兼多曠野,可以乘機出擾,而外地不能進攻。政事以一族為一部,每族立一教首,各理各族,不相統屬。故阿丹之族譜推究極詳,自古迄今,未有改易。其族中操權父老,謂之小師,而於眾小師中,議立一師,謂之大師,各小師均屬之。有大小無尊卑,大者不能以三目居,而小者亦不以臣仆稱也。各族均有炮台,牧畜遊牧曠野,毋虞攘掠,人皆悍鷙好勝。各族亦互相械鬥,若能聯族合心齊力,實為勁旅,阿細亞洲內強國恐非其敵。曆來各國均有更亂,而阿丹依然如故。此外又有一人曰耶米,在僻地獨立一族,以貴人執政。後有伊滿相繼為政,於千六百三十年(明崇禎三年),將都魯機人驅逐,即擅權為教主,立加底士官,以判事焉。

阿丹之人,瘦小麵黃多力足智,善騎射鳥槍,俗尚儉節。富者始食稻米,皆產他國。貧者僅食本地大麥,以加非豆、柳豆之殼,浸水飲之。凡菜飯皆調以駱駝乳,罕肉食。富家宴賓,惟潔蔬菜。口腹之人,眾皆不齒。衣則腰膊各纏白布,以便插刀。惟布帽無論寒暑,厚十餘層,金線繡字,再垂金銀穗於兩肩。其教師均出世家,如歐羅巴之俗。故師之名,雖南面不易。國中麻哈密之後裔,生齒蕃多,雜處民間,無處不有。其尊貴世家謂之煎裏靡,其帽貴綠,又有哥厘士十二家,專司教事,亦得冠綠。部人望之若神明,欲尚劫奪,務慷慨。行人過境必先求其保護,但有一飯之緣,即慨諾出力。設無保護,即謂是應劫之物,雖同處款洽,而一至曠野,無不劫奪,如未謀麵者然。惟被劫之人,但尾至其帳,尚可動其矜憐,不至全受災害也。家居飲食時,見有行人,必招同餐,恐人疑其貧寠。喜結交多禮節,乍見即搖手為禮,曲盡殷勤,尊長見卑幼亦然。童稚即習禮儀,然皆虛文鮮實。器量狹小,與人有隙,不報不休,誤行觸犯,亦必報之。非特報其本人,且必誅及其族中尊貴而後已。故出門必攜利器,坐以達旦,終宵不寐,積習牢不可破。人多妻妾別內外,民婦或可遊行。若部落之女不蒙頭,即不外行。較之都魯機、巴社,防範尤嚴。回教原出於阿丹,而阿丹又以馬哈墨為最著。迨後又分兩種,一曰色底特士教,一曰比阿厘教,各立門戶。常見都魯機、巴社與阿丹人爭辯教理成仇,反以馬哈墨所傳之教為邪教,是何謂耶。惟阿丹人不甚拒絕外教,故歐羅巴客商往彼貿易,或導人以克力士頓教,亦復客留善待,不至輕忽拒絕。若哇都阿哈之教,自為伊揖敗死後,教亦不甚流傳。阿丹音語,與由斯及巴社等相似。其書籍近多散軼,因先日奪得外地建造部落時,盡將著名書籍,先運往貯,及至地失而書亦隨淪。本國人復又著輯,論族類,論仇敵,論攻擊,論遊覽,論女人,以至小說等書。近有小說,謂之《一千零一夜》,詞雖粗俚,亦不能謂之無詩才。土產加非豆、柳豆、巴爾色、馬香、乳香、沒藥、樹膠、沉香、馬、駱駝。阿蘭為香料聚集之埠頭,名馳異域。其實本國僅產乳香、沒藥、巴爾色、馬香耳,餘俱購自阿未裏加洲。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亞剌伯,即天方阿丹回教祖國也。此乃半土,南及南海,北至土爾其藩屬國,東接白西及其海隅,西及海峽,名曰死門;又至江海,以蘇葉微地,速與亞非利加大地,北極出自十一度至三十一度;偏東自三十度至六十度五十分。長四千五百里,闊三千六百里。大半沙漠,惟出棗。南方產珈琲、香味,價貴,土出香料藥材。其馬大有名,上山如平地,落水如浮橋,一日能走二百里。其駝係國之舟,忍耐辛苦。陳宣帝大建元年,回教始祖摩哈麥者,生於麥加邑,少年商遊西國,雖不識字,性好默思道理,貿易通利,一觀本地人民獨拜偶像,心內不悅,新造教門,令妻受之。其親戚朋友進教後,合為一會。著聖書稱曰《可蘭》,獨一真主上帝,而摩哈麥乃其所差之聖人,欲奉事上,必每日定期,祈禱念經,賙濟貧乏。每年一次,連月守齋,日間不食。必須終年一次往摩哈麥生死之兩邑附近,其墓燒香禮拜。禁豕肉飲酒,固守死後即升上界,享天女之樂。但佛教之徒不肯悅服,令摩避危,藏身穴內。唐高祖武德四年,逃麥地拿之邑,居民悅接,並其從徒以此年為元紀。信徒雲集,結群攻擊。次年其敵復來,固圍國邑。摩哈麥募兵報仇,征取其炮台,乘機掩殺糜爛其民,威權愈重。是以使人遍往四方,令諸國承其教,梢敢忤違,率兵剿滅。年及五十,督兵侵本邑,拆壞菩薩,酷戮異己,土人畏其兵力,不敢不信服進貢。如是,其教廣布西域。西奈山,在亞剌西北方。商朝年間,上帝於此處雷電,外立十條誡諭,人類敬守。

麥加,在西方離紅海不遠,回回民於此集會,拜摩哈麥所生之屋,於四角一里之殿有黑石,古人所敬,親嗅七次,周行後洗身水源,以表滌罪,巡行瞻禮,上山事竣,其罪一概赦免。其城之居民三萬丁,每因大會,生意豐盛。

麥地拿係摩哈麥葬處,臥於鐵棺。回回亦往彼燒香。但城褊小,房屋不過五百萬。年年南海、西域、西國與亞非虔信士,不止數萬起程赴城,泛江涉巘而至,大眾繁難稠擠。

《地球圖說》:亞拉比亞國,又名亞拉伯國。東界白耳西亞海,南界南海,西界紅海,北界土耳基國。其百姓約有一千萬之數。都城名麥加,城內民六百萬,其麥加之城,即昔回回教主摩哈麥所生之城。又一城名麥地拿,即回回教主葬地。故凡西域等國,不嫌千里之遠,每年必數至,燒香禮拜。蓋昔年回回教主摩哈麥,自雲奉天神親諭,令著聖書一冊,名曰《可蘭》,以示庶人。若能信從,即享天福。如遇不信之徒,即行誅戮。以致亞細亞之西方各國,不敢不信,至禮拜日期,亦以七日為例。但與耶穌教不同,回教禮拜日,在耶穌教禮拜後之第五日也。

《地理備考》曰:天方國,又名亞拉亞,在亞細亞州之西。北極出地十二度起,至三十四度止;經線自東三十度起,至五十七度止。東至科漫、白爾西亞二海灣,西枕紅海,南連科曼海灣暨印度海,北界穌挨斯徑暨土耳基亞國。長約六千里,寬約五千里,地面積方約八十萬里,煙戶一京二兆口。沙漠居多,丘陵甚少,一望平原曠野。河之大者有二,曰美丹,曰北波。其餘小川,不注於海。田土磽瘠,荒野寥絕。東南濱海,頗為膴腴。土產銅、鐵、鉛、靛、穀、果、煙、蔗、香料、胡椒、綿花、熟皮、珍珠、白玉、珊瑚、瑪瑙、鹵砂、硫磺、花石等物。禽獸蕃衍,馬匹極良。地氣互異,近日稍和。各處甚熱,泉少水缺,人物難堪。至於朝綱,諸酋統轄。所奉之教,乃回教也。技藝庸陋,貿易興隆。本國自古開基,以至唐高祖武德五年,曆代相傳,並無分踞。其後有本國美加城回人馬何美者,布傳新教,煽惑民心,紳衿家皆拂其言,且圖杜絕其教,乃去美加城,入美的納邑。居無何,名溢遐邇,授徒甚眾,因率之以攻美加城。既陷其地,復強其民,遂即位為君。敷布新教,通國皆從風而靡,奉為聖人。及薨,嗣君復以新教流布於亞細亞、亞非裏加、歐羅巴三州,取地甚多。其後國勢淩替,互相分析,喪地於土耳基亞國者甚多。通國分為六域:一名黑德倭斯,建於山谷之中,屋宇宏峻,街衢闊直;一名耶門,一名亞達拉毛,一名科曼,一名剌沙,一名內的惹。

《外國史略》曰:亞拉國半地,南及印度海,北連土耳其藩屬地,東連白爾西亞海隅,西及紅海,為蘇益之微地,與麥西國隔海峽,即回教之天方國也。廣袤方圓五萬里,居民千二百萬。地多沙,恒酷暑。無土產,惟海島中產棗並各樹,人賴以活。

耶閔部,廣袤方圓三千二百四十里,居民三百萬口。產香馥、樹膠、沒藥等貨。其都曰未加城,出珈琲。東南及沙漠,西及紅海。有土酋管理,與麥西定貢物,其城曰撒那。

阿曼係東南之地,東及白西亞海隅,東南有沙漠,其君有權勢。亦在鄰地,或亞非利加兩海邊開埠。其城曰母士甲,居民萬二千口,是最廣之埠。哈查,係白爾白亞海隅,多海賊。

黑查,乃紅海濱之聖地。有兩邑,曰黑加,曰米地那那,回回所集。西北係磽地。內地有尼耶地,居民皆背回教。南海邊曰哈答毛,居民無幾。

此地天氣殊異,平地尤熱,夜則反冷。有數處無雨,獨降露,地幹水鹹,亦產麥及甘露、棗、綿花、藥材、煙、各種樹膠,運賣他國。馬尤駿善走,多駝。民食其肉,用其毛,資其載負,來往皆以駝為業。多獅、駝、野羊、野獸。

土民貧而野,好遊牧搶劫,以帳房為居,牲乳為食。各立長領,雖統屬於土耳其之君,而不遵其命,隨意恣行。有犯之者,必殺乃已。各族類亦恒相肇釁。

其民自古不服他國,雖異國犯其界,俱未能勝。後亦為希臘擊服。希臘君歿,亞拉百姓侵據河中間地。東漢安帝永初間,又為羅馬國強服。其邊地百姓,或敬星宿太陽,或奉耶穌教。亦有猶太國人為王,禁遏耶穌門徒。於是各族類屢鬥。有穆哈默者,本為商賈,遠貿易,與道士往來,習印度猶太之經典,隱居崖穴,忽若神授,因自立一教。邑之居士不信,而驅逐之。唐高祖武德二年,穆哈默遂往異鄉,聚眾起兵,立年號自稱天使。屢戰獲勝,四方雲從,勢日益大,迫令鄰國之君,棄其教而進回教,風俗丕變。穆既歿,其兄子嗣王位,益興其教。越羅馬之界,攻取其大城,有不肯奉其教者誅焉。後侵麥西國,疆土日廣,於是北據是班,東服白西亞,盡占五印度國。如是回回之教四布數百年。有麥西賢士著書,辟其說為異端,由是麥西國領大軍以驅除之,其教始漸廢。

亞拉國分三大分:一曰石地,一曰沙地,一曰豐地。石地在西北方,猶太人初出麥西國,即至此地,所謂摩西聖人,受上帝命於西奈山,即此處也。

穆哈默所自出之邑,曰墨加者。四方雲集,無不敬為聖域,貿易輻輳。米地那者,穆所葬。墓在廟內,輝煌焜耀,多不遠千里來禮拜之焉。音破者,紅海邊之港,居民六千。墨加之港,居民萬五千,商船極多,為亞拉最豐之市埠。又摩加者,居民五千,出珈琲。東邊莫甲邑,最旺相在白爾西海隅,有海賊巢穴,英人兩次殄滅之。

英人在死門海峽開埠,曰亞箸。堆積石炭,以便火輪船往來。地甚磽,居民亦少。吉曼為西南之地,大半沙野,其都會同名。

近曰白爾西國王,與土耳其之君,分據亞拉之地。居民皆在山內,不順外國之主,祗貢微物而已。

○西印度西阿丹國沿革(唐以前名條支,非回教。已載西印度下。唐以後為波斯,阿丹天方默德那等國,即回教祖國也。原無今補)

《新唐書》:波斯居達遏水,西距京師萬五千而贏,東與吐火羅康國接,北鄰突厥可薩部,西南皆瀕海,西北贏四千里,接拂菻界,人數十萬。其先波斯匿王,大月氏別裔。王因以姓又為號,治二城,有大城十餘。俗尊右下左,祠天地日月水火,祠夕以麝揉蘇澤,耏顏鼻耳。西域諸胡受其法,以祠祅,拜必交股。俗跣蹝,丈夫祝髮,衣不割襟,青白為巾,帔緣以錦;婦辮發著後。戰乘象,一象士百人,負則盡殺。斷罪不為文書,決於廷,判者鐵灼其舌,瘡白為直,黑為曲。刑有髡鉗刖劓,小罪耏,或係木於頸,以時月而置;劫盜囚終老;偷者輸銀錢。凡死棄於山;服閱月除。氣常熱,地夷漫。知耕種畜牧,有鷲能啖羊,多善犬婁大驢。產珊瑚,高不三尺。隋末,西突厥葉護可汗,討殘其國。其孫奔拂菻,國人迎立之。貞觀十二年,遣使朝貢。其王為大酋所逐,奔吐火羅,半道大食擊殺之。吐火羅以兵納其子。龍朔初,又訴為大食所侵,是時天子方遣使者到西域,分置州縣,以疾陵城為波斯都督府。俄為大食所滅,雖不能國,咸亨中猶入朝,使其子泥涅師為質,調露元年,詔裴行儉將兵護還,將復王其國,以道遠至安西碎葉而還,泥涅師因客吐火羅。景龍初,西部獨存。開元天寶間,遣使者十輩,獻瑪瑙床火毛繡舞筵。乾元初,從大食襲廣州,焚倉庫廬舍,浮海走,大曆時復來獻。又有陀拔斯單者,其國三面阻山,北瀕小海,居婆裏城,世為波斯東大將,波斯滅,不肯臣大食,後為黑衣大食所滅。

明史》:天方,古筠衝地,一名天堂,又曰默伽。水道自忽魯謨斯四十日始至;自古裏西南行三月始至。其貢使多從陸道入嘉峪關。宣德五年,鄭和使西洋,分遣其儕詣古裏,聞古裏遣人住天方,因使人贏貨物,附其舟偕行。往返經歲,市奇珍異寶,及麒麟、獅子、駝雞以歸,其國王亦遣陪臣隨朝使來貢。宏治三年,其王速檀阿黑麻,遣使偕撒馬罕、土魯番,貢馬駝玉石。正德初,帝從禦馬太監穀大用言,令甘肅守臣訪求諸番騍馬扇馬,番使雲善馬出天方,守臣因請諭諸番貢使,傳達其王,俾以入貢。嘉靖十一年,遣使偕土魯番、撒馬兒罕、哈密諸國來貢,稱王者至二十七人,所遣使人,倍逾恒數。番文至後五六年一貢,迄萬曆中不絕。天方於西域為大國,四時常似夏,無雨雹霜雪,惟露最濃,草木皆資之長養。土沃饒,粟麥黑黍。人皆頎碩,男子削發,以布纏之。婦女則編發蓋頭,不露其面。相傳回回教之祖曰馬哈麻(即謨罕驀德),首於此地行教,死即葬焉。墓頂常有光日夜不熄,後人遵其教,久而不衰。故人皆向善,國無苛擾,亦無刑罰,上下安和,寇賊不作,西土稱為樂國。俗禁酒,有禮拜寺,月初生,其王及臣民鹹拜天,號呼稱揚以為禮。寺分四方,每方九十間,共三百六十間。皆白玉為柱,黃甘玉為地,其堂以五色石砌成,四方平頂,內用沉香大木為梁凡五,又以黃金為閣,堂中垣墉,悉以薔薇露、龍涎香和土為之,守門以二黑獅。堂左有司馬儀墓,其國稱為聖人。土產寶石,圍牆則黃甘玉,兩旁有諸祖師傳法之堂,亦以石築城,俱極壯麗,其崇奉回回教如此。瓜果鹹如中國,西瓜甘瓜,有一人不能舉者。桃有重四五斤者,雞鴨有重十餘斤者,皆諸番所無也。馬哈麻墓後有一井,水清而甘,泛海者必汲以行,遇颶風取水灑之即息。當鄭和使西洋時,傳其風物如此,其後稱王者至二三十人,其俗亦漸不如初矣。

又曰默德那,回回祖國也,地近天方。宣德時,其酋長遣使偕天方使臣來貢,後不復至。相傳其初國王謨罕驀德(即馬哈墨),生而神靈,盡臣服西域諸國。諸國尊為別諳拔爾,猶言天使也。國中有經三十本,凡三千六百餘段,其書旁行,兼篆草楷三體,西洋諸國皆用之。其教以事天為祖,而無像設。每日西向虔拜,每歲齋戒一月,沐浴更衣,居必易常處。隋開皇中,其國撒哈入撒阿的幹葛思,始傳其教入中國。迄元氏其人遍於四方,皆守教不替。國中城池宮室,市肆田園,大類中土。有陰陽、星曆、醫藥、音樂諸技,其織文製器尤巧。寒暑應候,民殷物繁,五穀六畜鹹備。俗重殺不食豬肉,嚐以白布蒙頭,雖適他邦,亦不易其俗。

《瀛涯勝覽》:阿丹國,瀕海富饒,崇回回教。阿剌壁言語情性,強梗悍戾,有勝兵七八千,馬步俱精,鄰邦畏之。自古裏國舟西行一月可至。永樂九年,詔中使賜命,其國王遠迎謹甚,即諭其國人就互市。王頂金冠,衣黃袍,腰寶妝金帶,禮拜則易白纏頭,以金錦為頂,衣白袍,乘車列象而行。將領等冠服有差,民間男則纏頭,衣撒哈剌錦繡絲細布,有靴鞋。婦人則長衣,頂珠冠纓絡,耳金錢寶環,手金寶鐲釧,足亦有環。絲帨金銀器皿絕勝,赤金錢曰哺嚕黎,重一錢,麵有文;紅銅錢曰哺嚕廝,市易用之。氣候溫和,曆無閏,以月出定月之大小。夜見月,明日又為一月也。有善推步者,定某日春,則花木開榮;某日秋,則花木凋落。日月交蝕,風雨潮汐,無不驗者。民居累石為壁上,覆以磚或土,高至十四五尺,市肆熟食,及綺帛書籍,俱如中國。粒食多用酥糖蜜製,味極精美。厥產有米麥麻豆蔬菜,果有萬年棗、鬆子、杷簷幹、葡萄、核桃、花紅、石榴、桃杏之類。獸有象、駝、牛、羊、雞、鴨、犬、貓,無豬鵝。羊則無角,頷垂短毛;有紫檀、薔薇露、簷葡花、白葡萄、福鹿、青花、白駝雞。福鹿如騾,白首白眉,滿體細間道;青花如畫;白駝雞如福鹿、麒麟,前足高九尺餘,後足六尺餘,項長,頭昂至一丈六尺,傍耳生二短肉角,牛尾鹿身,食粟豆餅餌;獅子形類虎,黃黑毛,巨首闊口,尾稍黑,其毛如纓,聲吼如雷,百獸見之皆伏。厥貢金寶帶、珍珠、八寶金冠、鴉忽等各種寶石,金葉表文。

明史》:阿丹在古裏之西,順風二十二晝夜可至。永樂十四年,遣使奉表貢方物,辭還。命鄭和齎敕及彩幣,偕往賜之。自是凡四入貢,天子亦厚加賜賚。宣德五年,海外諸番久缺貢,復命和齎敕宣諭,其王即遣使來貢。八年至京師,正統元年,貢使始還。自後不至。前世梁隋唐時,並有丹丹國,或言即其地(源案:史言丹丹國在振州東,又以赤土為丹丹,則與暹羅接壤之國,若阿丹,則在西印度之西,相去極遠,安得混為一乎)。地膏腴,饒粟米,人性強悍,有馬步銳卒七八千人,鄰邦畏之。王及國人,悉奉回回教。氣候常和,歲不置閏,其定時之法,以月為準,如今夜見新月,明日即為月朔。四季不定,自有陰陽家推算,其日為春首,即有花開;其日為秋初,即有葉落;及日月交蝕,風雨潮汐,皆能預測。其王甚尊中國,聞貨船至,躬率部領來迎入國,宣詔訖,遍諭其下,盡出珍寶交易。永樂十九年,中國周姓者往市得貓睛,重二錢許,珊瑚樹高二尺者數株,及大珠金珀諸色雅姑異寶,麒麟獅子、花貓鹿、金錢豹、駝雞、白鳩以歸,他國所不及也。蔬果畜產鹹備,止無鵝與豕。市肆有書籍。工人所製金首飾,絕勝諸番,所少惟草木,國人皆壘石為居室。麒麟前足高九尺,後六尺,頸長丈六尺,有二短角,牛尾鹿身,食粟豆餅餌,獅子形似虎,黑黃色,無斑,首大,口廣,尾尖,聲吼若雷,百獸見之皆伏地。

明史》:嘉靖時,製方丘朝日壇玉爵,購紅黃玉於天方、哈密諸國,番不可得。有通事言此玉產於阿丹,去土魯番西南二千里,其地兩山對峙,自為雌雄,或自鳴。請如永樂宣德故事,齎重賄往購,帝從部議,已之(此大謬,阿丹即天方也,既購天方,何又再購阿丹,且阿丹去土魯番又豈止二千里耶,當云購玉於土魯番哈密,不可得。人言此玉產於闐,去土魯番西南二千里。或云玉產天方,阿丹去土魯番哈密萬二千里,則得之)

又曰:坤城,西域回回種。宣德五年,遣使來朝,貢駝馬。時有開中之令,使者即輸米一萬六千七百石於京倉中監,及辭還願以所納米獻官。帝曰:回人善營利,雖名朝貢,實圖貿易,可酬以直。於是予帛四十疋,布倍之。其後亦嚐貢。自成祖以武定天下,欲威製萬方,遣使四出招徠,由是西域大小諸國,莫不稽顙稱臣,獻琛恐後。又北出沙漠,南極溟海,東西抵日出沒之處,凡舟車可至者,無所不居。自是殊方異域,鳥言侏亻離之使,輻輳闕廷,歲時頒賜,庫藏為虛,而四方奇珍異寶,名禽殊獸,進獻尚方者,亦日增月盛,蓋兼漢唐之盛而有之,百王所莫並也,餘威及於後嗣。宣德正統朝,猶多重譯而至,然仁宗不務遠略,踐阼之初,即撤西洋取寶之船,停鬆花江造舟之役,召西域使臣還京,敕之歸國,不欲疲中土以奉遠人。宣德繼之,雖間一遣使,尋亦停止,以故邊隅獲休息焉。今采故牘,嚐奉貢通名天朝者,曰哈三,曰哈烈,曰沙的蠻,曰哈的蘭,曰掃蘭,曰乜克力,曰把力黑,曰俺力,曰脫忽麻,曰察力失,曰幹失,曰卜哈剌,曰怕剌,曰你沙兀,曰克失迷,曰帖必力思,曰火壇,曰火占,曰苦先,曰牙昔,曰牙千,曰戌,曰白,曰兀倫,曰阿端,曰邪思城,曰舍黑,曰擺音,曰克乚,計二十九部。以疆域褊小,止稱地面。與哈烈、哈實、哈、賽藍、亦力、把力、失剌、思沙、鹿海、牙阿速、把丹,皆由哈密入嘉峪關,或三四五年一貢。入京者,不得過三十五人。其不由哈密者,更有乞、麻米、哈蘭可脫、乚臘獨、也的千、剌竹亦,不剌、因格失迷、乞、吉思、羽奴、思哈辛十一地面,亦嚐通貢。

又曰:魯迷,去中國絕遠。嘉靖三年,遣使貢獅子西牛。給事中鄭一鵬言:魯迷非常貢之邦,獅子非可育之獸,請卻之,以光聖德。帝竟納之。五年冬,復以二物來貢,既頒賜,其使臣言:長途跋涉,費至二萬三千餘金,請加賜。御史張祿言:華夷異方,人物異性,留人養畜,不惟違物,抑且拂人,況養獅日用二羊,西牛日用果餌,獸相食,與食人食,聖賢皆惡之,乞返其人,卻其物,薄其賞,明中國不貴異物。不納。乃從禮官言,如宏治撒馬兒罕例,益之。二十二年,偕天方諸國貢馬及方物,明年還至甘州。會迤北賊入寇,總兵官楊信令貢使九十餘人往禦,死者九人。帝聞,褫信職,命有司棺殮,歸其喪。二十七年、三十三年並入貢,其貢物有珊瑚、琥珀、金剛鑽、花瓷器、鑽服、撒哈喇帳、羚羊角、西狗皮、猞猁孫皮、鐵角皮之屬。

《瀛環志略》曰:阿剌伯(亞拉彼亞,亞拉鼻亞,阿爾拉密阿,阿辣波亞,阿黎米也。阿丹、阿蘭、天方、天堂),回教初興國也,北界東土耳其,東界波斯及阿勒富海,南距印度海,西抵勒爾西海(俗稱紅海)。長四千餘里,廣三十餘里。地西南濱海,有腴壤。中央皆戈壁(沙磧也),商旅必結隊以行,否則虞盜劫,且慮風沙埋沒。物產唯棗最多,人與畜皆食之。產名馬,牧者愛養如兒子,能一日行五六百里。駝尤良負重,行遠皆賴之。又產加非、香料、沒藥之類,其地古為土夷散部,恒役屬於波斯。

陳宣帝大建元年,有摩哈麥者(或作摩哈默,又作瑪哈穆特),生於麥加(一作默伽,又作美加),少年為商,往來西國,娶富商之寡,遂至大富。不識字而性聰敏,以佛教拜偶像為非,而泰西諸國,耶穌教已盛行,思別創教門,以自高異。入山讀書數年,著書曰《可蘭》宣言於眾,謂獨一真主上帝,命聖者教化世人,初命摩西,次命耶穌,兩人之教雖行,然不能遍及也。復命摩哈麥立教以補其缺,入其教者焚香禮拜,念經,禁食豬肉。唐高祖武德四年,逃難於麥地拿(一作默德那,又作美的納),土人靡然從教,即以四年為元紀(今回教稱一千二百幾十年,即本於此。歐羅巴則以耶穌生年為元年,故稱一千八百幾十年)。其後徒黨日眾,不入教者率眾攻之,兵敗徒散收合起,遂滅大敵,據阿剌伯全土。布其教於四鄰,鄰部皆畏而從之。回教遂蔓延西土。當其盛時,嚐剪滅波斯,薦食羅馬(猶太買諾諸部),據阿非之北境(紅海地中海南岸諸部),裂歐羅之西垂西班牙、葡萄牙),縱橫三土(亞細亞、阿非利加、歐羅巴),幾於無敵。後為土耳其所攻,屬藩盡失,日就衰微,卒乃納貢於土耳其,稱藩國焉。西域稱摩哈麥為派罕巴爾,華言天使也。其苗裔稱和卓木,華言聖裔也。巴達克山、塔什幹,皆其支派。而霍集占兄弟稱大宗,回部以為貴種,所至輒擁戴之。黠虜藉其名,以號召回眾,數數犯邊,遂為西鄙長患雲。麥加、麥地拿,皆在紅海之濱,摩哈麥生於麥加,其地有黑石,上作大殿,周一里許。麥地拿為摩哈麥葬處,斂以鐵棺,每歲諸回回來兩地禮拜。南洋西域,泰西阿非利加,近者數千里,遠者數萬里,接踵膜拜,以數萬計。

阿剌伯地分六部。首部曰黑德倭斯,都城曰麥加,建於山谷之中,夏屋雲連,街衢闊直,海口甚大。出運之貨,以加非為主,販行歐羅巴各國。其海口在西方者曰熱地,富商所萃;在東方者曰木甲,與英吉利、米利堅定約通商,以兵船巡海護之。

亞丁,小島也,在紅海口門之外,現為英人所據。

按阿剌伯,古條支國也。回教既興,乃有天方天堂等名,皆花門誇耀之稱,比其國於天上,其實本無此名。其國在波斯之西南,前明時累次朝貢,多由西域陸路來。明初鄭和等由海道使西洋,至天方而止,稱為西洋盡處。彼蓋由印度海駛入紅海,遂以為海盡於此,而不知小西洋之外,尚有所謂大西洋也。

佛教興於印度,以慈悲寂滅為歸,中土士大夫推闡其說,遂開禪悅一派。摩西十誡雖淺近而尚無怪說,耶穌著神異之跡,而其勸人為善,亦不外摩西大旨,周孔之化,無由宣之重譯。彼土聰明特達之人,起而訓俗勸善,其用意亦無惡於天下,特欲行其教於中華,未免不知分量。摩哈麥本一市儈,忽起而創立教門,其禮拜與天主教同,所別異者,僅不食豬肉一端。而其獸處無倫,則又為泰西諸國之所唾棄。乃自李唐以後,其教漸行於西域,今則玉門以西,盡亞細亞之西土,周回數萬里,竟無一非回教者。鴟梟嗜鼠,蜈蚣甘帶,孰為正味乎。正難為昧,任侏亻離者深求也。惟腥膻之俗,蔓延中土,剛很毒鷙,自為一類,非我族類,實逼處此,終貽江統憂爾。

《後漢書》:東漢和帝永元九年,西域都護班超遣掾甘英往通大秦,抵條支,臨海欲渡安息西界,船人告以海水廣大,往來須齎三歲糧,英疑憚而止。大秦屢欲遣使於漢,為安息遮遏不得通。桓帝延熹九年,其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獻象牙、犀角、玳瑁,始得一通云云。考泰西人地圖,安息即今之波斯,條支即今之阿剌伯,東漢時大秦(即意大理之羅馬),正當全盛,未分東西(詳意大裏圖說),其國都在意大裏之羅馬東境,至西裏亞猶太(即《唐書》之拂菻國),與安息接壤,若由安息往大秦,渡媯水,入安息境,約三千餘里(即今波斯),即已入大秦東境(今土耳其東土美索不達迷亞部之巴索拉地)。再西北行約三千餘里(今土耳其東土、中土),渡海峽(即君士但丁黑海峽日),曆西臘之北境今(土耳其西土),約二千里,至意大裏之東北境(今隩地利亞地),又西南行千餘里,即至大秦都城(即今羅馬),計陸路萬里而近。自西裏亞以西,皆大秦地。《漢書》所雲從安息陸路繞海北行出海西至大秦,庶連屬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從無盜賊寇警者,的確不誣。又雲道多猛虎獅子,遮害行旅,不百餘人,齎兵器,輒為所食。按西裏亞以西,皆大秦名都大邑,四達通衢,安得有猛獸遮害行旅。蓋安息貪繪彩交市之利,必不欲大秦之通漢,故為此誕說,以阻漢使之西行,所謂遮遏不得通者此也。若由條支從海道往,則阿非利加之大浪山一路,自明以前未通舟楫(即今歐羅巴諸國貨船往來之路,明宏治間葡萄牙始創行之),歐羅巴東來海道,率取道於地中海、紅海,條支都城在麥加,乃紅海北岸(《漢書》云:條支城在山上,周回四十餘里,正今之麥加城也),而其東境又臨阿勒富海,甘英所臨之海,未知其為阿勒富海,抑即紅海。若為阿勒富海,則須繞條支三面之海,計水程六七千里,至紅海之尾而海盡,行陸路一百七十里(地名蘇爾士麥,西國地),至地中海之東南隅,再登舟西駛,約六千餘里,而抵大秦都城(即羅馬),計水程一萬三千餘里;若所臨係條支都城之紅海,則西北駛千餘里,已至紅海之尾,計水程不足萬里,中間隔陸路一百七十里,不能一帆直(明以前歐羅巴大船,不能直抵中國。即因此阻隔。《海國聞見錄》所謂恨不能用力截斷者也。近年英吉利用火輪船遞送文報,皆由此路。地中海另有火輪船接遞),然舍此別無道路,計其水程速則四五十日,遲亦不過兩三月,半載盡可往返。何至須齎三歲糧,蓋安息總不欲大秦之通漢,故使西界船人(麥加距安息已遠,甘英所臨之海,當係阿勒富海也),設此詞以難之。甘英憚於浮海,遂中止耳。至安敦之入貢,由日南徼外,即今越南南境之占城一帶,乃由紅海駛入印度海東南,行至蘇門答臘、噶羅巴之異他海峽,轉而北行入南洋,抵越南之南境,今歐羅巴諸國,由粵東繞阿非利加,至印度海後,亦由此路。若從陸路,須由日南,曆暹羅、緬甸,抵東印度,越中印度至西印度,無論中間曆數十番部,使幣難通,而西印度以西,仍須經遮遏之安息,方達大秦東境。故知其必由海道無疑也。

大秦國之北方,亦有陸路可通中國,須從奧地利亞東北行,曆峨羅斯南境,至裏海之北岸,轉而東行,曆西域遊牧城郭諸部,可抵玉關,此則不入安息境,無從遮遏之矣。然兩漢時,大秦北境至日耳曼而止,隩地利亞以東以北,皆匈奴別部(時峨羅斯尚未立國),時擾大秦邊境,斷無可通之理。故通中國惟安息一路,既為所遮遏,不得不由海道也。

案:匈奴別部,指今俄羅斯南部,薩加社、日爾日、阿斯達拉岡、屙倫不爾厄,然後由北哈薩克,中哈薩克,霍罕,安集延,布魯特,以達西域至玉門也。

《島夷志略》:天堂地多曠漠,即古筠衝之地,風景融和,四時如春,田沃稻饒,居民樂業。雲南有路可通,一年之上可至其地。西洋亦有路通,名為天堂。有回回曆與中國授時曆,前後隻爭三日,其選日永無差異,氣候暖,風俗好善。男女辮發,穿細布長衫,係細布捎,地產西馬,高八尺許,人多以馬乳拌飯為食,則人肥美,貿易之貨,用銀、五色緞、青白花器、鐵鼎之屬。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