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 海國圖志
卷八十一
卷八十二 


◎夷情備采一(原無今補輯)[编辑]

○《澳門月報》(論中國道光十九年及二十年新聞紙,兩廣總督林則徐譯出中有四條,曾附奏進呈)

中國人民,居天下三分之一。地廣產豐,皆土著。少習駕舟之事,才藝工作甚多。我皆不奇,所最奇者,惟中國之法度,自數千年來皆遵行之,在天下諸國中或大或小,無有一國能有如此長久之法度也。額力西國之梳倫,與孔夫子同時,各立法度。然額力西國已經數易其主,法度亦多更變。羅問國亦在孔子之時,當日強盛,平服天下一半地方,然今所剩之地甚微少。阿細亞西邊諸國,前曾強盛過,迄今衰敗,變為曠野。而今中國仍遵行其法度。現今西方諸國皆立國不久,隻欲以兵戈相勝,一國欺奪一國。皆因其法度規矩不定,不遵約束也。中國非無變亂,不過暫時受害。乃有一主,即復統一如前。即平服中國之金朝元朝,必用中國之風俗律例。此可謂勝中國以力,而中國反勝之以文也。中國法律與由斯教之法律相同,中國人與外國隔別,又不習以兵火剿滅鄰國,以為自己係上等之人,由斯教亦自負上等人,而遵守摩西士之法律,嚴拒外國人,正與中國同,皆是保守自己免雜風俗。正似羅問國加特力內之教,師終身不娶,不作差事,努力扶持教法,至耶穌一千年時,遂令通歐羅巴俱行遵敬此教。羅問教內之規矩,亦極嚴肅,其治罪之律例,正與中國律例相等,故中國惟自謂王化之國,而視外國皆同赤身蠻夷。

若論人民之多,即無一國可與中國比較。即如俄羅斯有一百四十一萬四千四百四十六方里,城池亦寬大,人煙亦稠密,然戶口不過一百九十二萬五千名。而中國隻湖廣地方,寬不過十四萬四百七十七方里,即已有戶口四千五百零二萬名。佛蘭西地方,寬有二十一萬三千八百三十八方里,戶口三千二百零五萬二千四百六十五名。而江南地方寬九萬二千九百六十一方里,戶口即有七千二百萬名。歐色特厘國,寬二十五萬八千六百零三方里,戶口三千二百一十名。中國河南山西兩省寬十二萬方里,戶口即三千七百零六萬名。英吉利國寬十二萬七千七百八十八方里,戶口一千二百二十九萬七千六百名。廣東一省寬不過七萬六千四百五十五方里,戶口即有一千九百十四萬七千名。是中國一省即可抵西洋三大國之人民。俄羅斯設立陸路兵丁六十萬名,佛蘭西陸路兵丁二十八萬一千名,歐色特厘陸路兵丁二十七萬一千名,英吉利國陸路兵丁九萬名,在中國設立陸路兵丁七十六萬四千名,在數國之中為最多。惟論及中國海上水師之船,較之西洋各國之兵船,則不但不能比較,乃令人一見,即起增恨之心。

中國不肯與外國人在海面打仗,惟有關閉自己兵丁在炮台內,又斷絕敵人之火食,此或者是最好之法,亦係將來必行之法。然此法實難行,蓋因各處人煙布滿,居民隻欲賣火食,所以在尖沙嘴銅鼓洋各處,火食亦甚易得。但要好待土地人方好,或者中國必用舊時待鄭成功法子,將其沿海各岸人民,驅入三十里內地,不遵命者殺。我思此法今亦難行,因遍處海岸皆係富厚城池。當日所以能行者以開國得勝之兵威也。

中國之火槍,係鑄成之槍管,常有炸裂之虞。是以兵丁多畏施放,中國又鑄有大炮,每一門可抵我等大炮四十八門。尚有許多大小不等炮火,惟中國隻知鑄成炮身,不知作炮鏜,且炮身又多蜂眼,所以時常炸裂。又引門寬大,全無算學分寸,施放那能有準。又用石頭鐵片各物為炮彈,並用群子封門,子皆粗笨無力。兵丁或以五人十人為一排,百人為一隊,不同我國分派之法。又中國兵丁行路,亦不同我等隊伍密密而行,皆任意行走,遇緊急時,誰人向前,趨走極快者,即是極勇之人。中國兵丁,多用兵丁之子充之,以當兵為汙辱。凡體麵人不肯當兵,其錢糧甚少。遇征調便乘機勒索虜掠,居民見兵過,無不驚懼。由行伍升至武官,隻要善跳善射,並無學問。尤要有銀錢,就可買差使買缺推升,各省皆然。現在中國人買甘米力治船,又要扣留黃旂兩船入官,此事不久,可見一番新世界。今暹羅安南,亦學別國製造兵船,故中國亦用此法。然有兩種阻礙,一係中國水手愚蠢,難得明白精熟之人,必尋別國之人方會駕駛。一係工價太賤,若雇外國人不敷養贍,不肯為中國用。安南國船亦仍照舊製,隻比中國師船稍好看,然亦不甚利便。暹羅國尚有西洋式樣船數隻,不過用以貿易,況其船艙製造不好。現在都魯機人曾有西洋人指點裝造好船樣,然總不及歐羅巴。若中國人欲學外國之式製造師船,必尋外國人指點如何駕駛。凡有外國人肯為中國人所用者,初時必定應許多少工價,各樣恩典,迨後定必被驕傲官府,騙其工價,並且淩辱。如荷蘭人在日本國,務與西洋人相反,事事遵從日本法律,並助日本國捕陷西洋之人,畢竟得何好處。現在荷蘭在日本之貿易,已減至兩隻船而已。

西洋人留心中國文字者英吉利而外,耶馬尼國為最,普魯社次之。順治十七年,則有普魯社之麻領部一士人,著書談中國,現貯在國庫內。又有普魯社之摩希彌阿部落教師,亦曾譯出中國四書一部。又有普魯社之般果羅尼部落一名士曰阿旦士渣,著書論中國風土人情,但用其本國文字。嘉慶五年間,有人曰格那孛羅,熟諳中國文字,但恃才傲物。又有耶馬尼國之紐曼,曾到廣東回國,著一書論佛教,一書論中國風土,將帶回許多書籍,與耶馬尼諸國人考究,又翻出《詩經》一部。又有力達者,著《中國地理志》一本,說中國如極樂之國,令耶馬尼人人驚異。又有耶馬尼之包底阿,現在佛蘭西國雕中國活字板,普魯社人亦出財助成其事。又有歐色特厘阿一人曰庵裏查,亦著一書論中國錢糧。

又曰:中國官府,全不知外國之政事,又不詢問考求,故至今中國仍不知西洋。猶如我等至今未知利未亞洲內地之事。東方各國,如日本安南緬甸暹羅則不然。日本國每年有一抄報,考求天下各國諸事,皆甚留神。安南亦有記載,凡海上遊過之峽路皆載之。暹羅國中亦有人奮力講求,由何路可到天下各處地方,於政事大得利益。緬甸有頭目曰彌加那者,造天地球、地裏圖,遇外國人,即加詢訪,故今緬甸國王亦甚知外國情事。中國人果要求切實見聞,亦甚易,凡老洋商之曆練者,及通事引水人皆可探問。無如驕傲自足,輕慢各種蠻夷,不加考究。惟林總督行事全與相反,署中養有善譯之人,又指點洋商通事引水二三十位官府,四處探聽,按日呈遞,亦有他國夷人,甘心討好,將英吉利書籍賣與中國。林係聰明好人,不辭辛苦,觀其知會英吉利國王第二封信,即其學識長進之效驗。

道光十七、八年,澳門有依濕雜說,乃西洋人士羅所印。由英吉利字譯出中國字,以中國木板會合英吉利活字板,同印在一篇。序雲數百年前,英吉利有一掌教僧,將本國言語,同納體那言語同印,今仿其法。所言皆用中國人之文字,此書初出時,中國人爭購之,因其中多有譏刺官府之陋規,遂為官府禁止。中國居天下人中三分之一,其國又居阿細洲地方之半,周圍東方各國,皆用其文字。其古時法律經典,皆可長久,其勇敢亦可與高加薩人相等。性情和順靈巧,孝親敬老,皆與歐羅巴有王化國分相等。惟與我等隔一深淵,即是語言文字不通。馬禮遜自言隻略識中國之字,若深識其文學,即為甚遠。在天下萬國中,惟英吉利留心中國史記言語,然通國亦不滿十二人。而此等人在禮拜廟中,尚無坐位,故凡撰字典撰雜說之人,無益名利,隻可開文學之路,除兩地之坑塹而已。

○《澳門月報》二(論茶葉)

貿易中貨物之利於人,並利於稅餉,舍茶葉外斷無勝於此者。中國每石茶葉收稅餉二兩五錢,又洋行會館各費,每石抽銀六員至九員不等。先日公司與洋商交易時,每石茶葉納餉並費皆係六兩七錢,比今減少。除中國省城稅餉外,海中沿途尚有關口七八處,亦須俱納稅餉,俟到英吉利國,每棒稅餉又納銀三錢七分五厘,統計茶葉稅餉較之原值已加一倍。再加水腳各費,運至英國賣價,與武夷山買價,豈止加數倍耶。惟米利堅國稅餉減少,故各埠茶價較賤。

茶葉銷用極廣,故我等於各地盡心栽種,欲敵中國獨行之買賣,印度之阿山地方出茶,僅敷本地用度。後人於阿山上面尋出地方栽種茶樹,近已裝茶出口。道光十九年蘭頓已有阿山茶葉,均以為奇。其茶小種有三種,白毫有五種,後經茶師考察,此茶有傷原性,致有煙氣苦味,皆由工人製造不善,須得盡用中國工人栽種,即與武夷無異。近年荷蘭亦於所屬葛留巴用力栽種,道光十八年已有兩種茶葉。因此島福建人居半,故所種茶樹茂美。此外如新埠等島,及西洋之沒拉濟爾亦用心栽種,徒費工錢而地土不宜,今皆廢棄。

英吉利之外,米利堅人銷用綠茶最多。一千八百三十三、四兩年(道光十三四年),米利堅船由中國裝出茶葉不下一千八百六十八萬八千五百三十三棒,從前並無此數也。歐羅巴內地銷用茶葉以荷蘭俄羅斯兩國為最,荷蘭每年要銷二百八十萬棒,耶麻尼每年銷用一百八十萬棒或二百萬棒,佛蘭西在廣東出口時茶葉雖多,然沿途分售,及到本國進口時數已減少,隻銷二十五萬棒。然隻用之以作醫膽經之藥材。因佛蘭西酒多便宜,故不甚銷中國之茶也。俄羅斯茶在北邊蒙古地方買去。在一千八百三十年(道光十年),買去五十六萬三千四百四十棒,在一千八百三十二年(道光十二年),買去六百四十六萬一千棒,皆係黑茶。由喀克圖旱路運至擔色,再由水旱二路分運娜阿額羅,其黃旂船綏領船普魯社船所運茶葉皆不甚多。其印度各埠銷用之茶,每年有英國六七船前去售賣,其阿支比拉俄各島中茶葉係中國福建商人裝出販賣。中國人海船放到蘇祿、文萊、路哥尼阿、新奇坡附近各處,係順西北風駛去。英吉利人亦有在新奇坡買中國茶回國者,其茶均是上等。現在各島每年銷茶之數,年增一年,總而計之中國每年出口之茶葉有七千餘萬棒,與鴉片貿易可以抵對。

現在中國人阻止貿易,致我國人皆盡心在東印度之阿山地方栽種茶葉,前此雖亦知其地宜茶,尚未甚盡心,今已奏聞蘭頓本國,請免賦稅,奉到示諭,設法鼓勵。今已做出茶葉百九十箱,若更加多本錢,可以多種百倍也。近日英吉利攻服模定地方,其土亦宜茶,再請中國工人製造,即可得利。聞阿山茶樹第一年每株可值先士六七個,自此遞年加增,及至六年後,即遞年減少,約計五萬二千六百忽,地方每年產茶可值勞碑銀二百二十個。

我國王以小呂宋耕種不甚起色,下令凡有農器進口免稅。凡有人肯栽洋靛等貴物,議公項如何獎賞,又肯墾荒栽種各物之人,如何賞給,令各官商議定奪。若有兩家合栽架非樹數至六萬株者,給頭等賞銀八千員。四萬五千株者,給次等賞銀六千員。三萬株者,給三等賞銀四千員。並於架非出口時免稅。凡栽種桂皮茶葉桑樹者同之。凡栽種椰子樹者,較架非樹三等,每等加賞二千員,其栽玉桂丁香者,賞格較架非樹加倍。凡栽種洋靛及糖蔗,及以上各樹之人,準其自開鬥雞場,永不納稅。現在中國人,及印度人,本地人會合不過二十家。其耕種產業,上好糖不過二萬棒,或產洋靛不過一萬棒者,方其栽種時即不收地稅,若有人代官府盡心耕種各樹,五年之後,不但免其地稅,並將五年內所納稅餉,加三倍給回。

○《澳門月報》三(論禁煙)

鴉片製造,一在八達拿,一在默拿(皆孟阿拉地方)。而孟阿拉各官設法加工,總要引中國人嗜好此物。在加爾吉達(孟阿拉首部落)稅簿上,即可查出。每年鴉片到中國多少,到別處多少,無不列明。近來六年間,孟阿拉出產七萬九千四百四十六箱,內有六萬七千零三十三箱到中國,故鴉片乃是中國最銷流之物。今將其數目開列於下。一千八百三十三年(道光十三年),中國七千五百九十八箱,各處一千八百一十箱。三十四年(道光十四年),中國一萬二百零六箱,各處一千七百九十箱。三十五年(道光十五年),中國九千四百八十五箱,各處一千五百一十箱。三十六年(道光十六年),中國一萬三千零九十四箱,各處一千七百五十七箱。三十七年(道光十七年),中國一萬零三百九十三箱,各處二千二百十三箱。三十八年(道光十八年),中國一萬六千二百九十七箱,各處三千三百零三箱。此但係孟阿臘一處鴉片數目。除孟邁等處所發賣在外,每年印度所收鴉片稅餉,自五百萬至一千萬員不等。故巴厘滿遂以印度為屬,國中之第一,以近來論之,鴉片運到中國者,從古以來實無多過於今日,總因孟阿臘官府貪心所致。故孟阿臘港口貿易,較之孟買尤大,計所納稅餉多於地租,每年解至英國之銀,約六十三萬九千棒(合三百一十五萬員)。連存留在印度以及各官所用之銀,大約有二百萬棒(合一千萬員)。故英國受鴉片之利益不少,亦以此招中國人之忌。

在印度鴉片之稅,英國多年得孟阿拉地稅銀四百二十二萬九千七百十二員,地稅外又征收餉銀,現在常例外,再加四款稅餉。第一款種波畢之時,即須上稅。第二款波畢成熟之時,以估價之多少上稅。第三款於取波畢汁之時,亦須上稅。第四款於出口之時,又要上稅。合計收餉銀連地稅,共收銀九百六十八萬四千餘員。除公司貿易外,餘地皆禁止不準栽種,以免走私漏稅之弊。但除英國所轄地方外,他國亦有出產鴉片者,如麻爾窪地方亦種,波畢且製作好,價值昂。先年麻爾窪鴉片有公司包攬時,三分中隻有一分由孟邁出口,二分由布路亞國所轄之拿孟出口。及近二年去此包攬貿易之後,今卻有十分之九由孟邁出口,隻一分由拿孟出口。因此英國逐年得孟邁鴉片稅餉銀百萬員,此法度之好無窮。故今鴉片之稅餉,在英國實在難去。

一千八百年間,中國準鴉片進口,以藥材上稅,及後奉旨禁止,而廣東官府仍準鴉片躉船長灣在黃埔,距省有十二里。至一千八百二十年,鴉片進口太多(道光二年),故令躉船出口,不準灣舶黃埔。由是灣零丁洋及澳門急水門等處。又議定規銀每箱若干,自總督衙門以及水路文武官員皆有之。惟關口所得最多,或在船上來取,或在省城交收,皆逐月交清。亦有將鴉片準折,每次自一箱以至百五十箱為止,卻無定數。此走私之光景,著實可痛。正猶西洋人好飲辣酒,都魯機及印度無來由人好食生鴉片,皆害人性命之物,而爭食不已,以致印度及麻爾窪(亦印度自主之國未屬英吉利者),各相爭種。若想印度人不栽波畢,除非中國人不食鴉片。若想中國人不買鴉片,除非印度不栽波畢,二者皆所不能。

鴉片乃印度各官養成,後又得巴厘滿甘文好司示諭允準。而印度之官利其稅餉,於二十年間,每年有七百五十萬員稅餉。近來數年已至一千餘萬。在英吉利屬國中最為資財之藪。自廣東公司散後,其公司之人,即作鴉片買賣,又將賣鴉片之銀買茶葉回國。而英國之茶葉餉亦甚大,故國中所受鴉片利益不少。今義律繳銷二萬餘箱,如此英國豈不破費一千二百五十萬員。此刻我等可為販賣鴉片之人賀喜,緣鴉片買賣,原是一件就要崩倒極危險之事。久在其頭上,西邊之善人老實人,久已為之痛哭。茲竟如此平安收場,實意想不到,故我等為其喜不可言。

前在一千七百三十七年(乾隆三年戊午),帶來鴉片不過四千餘箱,前時鴉片準納稅進口。至一千七百九十六年,才禁止(嘉慶元年丙辰)。一千八百三十六年(道光十六年丙申),又欲如前納餉進口,奏而未允,其時已多至三萬餘箱。因恐外國以鴉片易換紋銀,又必多開銀礦,致竭中國之財源。中國乃天下生齒繁盛出產最豐之國,若以鴉片易紋銀,猶如拔取其國中之精華。如中國之縐紗,佛蘭西之小帶及煙葉皆英國所禁,又如英國之疋頭,為陷麥所禁(陷麥乃耶馬尼國部落)。中國禁鴉片,猶如佛蘭西之波利稔王禁英人不準至本地貿易相同。雖是嚴禁,皆不能行。緣鴉片躉船泊在外洋,外國人未嚐自帶進口,係中國走私船執其所買之鴉片單,駛至躉船,憑單交土。而中國人帶進內地者,用重銀賄賂官府,求其佯為不知,所以有鴉片貿易罪過論。係地爾窪於一千八百三十九年(道光十九年)在蘭頓所作,以為不獨壞中國人之風俗,且使中國人猜忌英吉利人,令兩國通商事情有礙,且有走私之惡名。

特爾達說零丁洋係中國荒地,並無兵房營泛保護,可以任外國人停泊。然憶在一千八百二十八年,娜威額達船上水手為人所殺,中國亦將凶手捉獲施刑。又一千八百三十五年,英吉利多羅頓船被劫之事,亦係一件證見。是中國人在相近自己海岸上,施行其政治,以保護他國之旗號。故亦可在彼處地方行其所立之章程,不得謂在零丁洋面販賣鴉片,係合法之事。隻好說販賣鴉片之船隻,比中國水師船布置更好,格外堅固而已。

鴉片貿易,英國人帶至中國,每年約有一千二百餘萬棒,銀計六千餘萬員。鴉片係印度之波畢所作,即如我國比酒仁酒係薏仁所作。墨蘭地酒係額立所作,皆惡酒也。有智之人,恐受其害,多不敢飲而飲葡萄酒白酒。然飲仁酒比酒之人,亦不能禁絕。如英國人要彌利堅人除去黑奴,及要俄羅斯人除去其耕田之奴仆,並要中國人除去婦人裹足之事,改換其法律,準人遵從各樣教門。懲治溺死兒女,待外國人如本國人等事,中國其肯從之乎。又如英國禁止濃酒之事,其始斯葛蘭愛倫蘭墩銷售濃酒,其酒稅為國中稅餉之最,其後因濃酒害人,加重其稅餉,俾其昂價則窮人飲之者少,乃走私日多,飲者亦日多,徒漏稅餉而無益於禁酒。當英吉利國王渣治第一管國時,定例每棒濃酒收稅餉,時令兩個半隻準領牌零賣不準開設館。又出賞格,凡有一小杯酒未納足稅罰銀一百棒,給與報信之人。讀此例者,皆滿身汗流。凡有身家之人,皆知禁止。而濃酒貿易,遂落於下等不堪之人。此等人無產業可罰,放膽走私,且將報信之人滿街驅逐。兩年間積案萬有二千人,每年國中銷流濃酒,尚不下五千六百萬棒。一千七百四十二年,始仍準人領牌開濃酒館。減少稅餉與中國禁鴉片事無異。

中國人若以鴉片貿易同英國講論,英吉利國王定肯禁止。販運鴉片到中國,即印度栽種波畢之事,亦定可停止。而栽種別物,國家之稅餉,及眾人之利益,仍可再得。況現在鴉片貿易不十分大行,以致各處貿易利息,亦皆減少。看此時勢惟有等候中國之事情定奪而已。今將繳與中國及存下鴉片之數目,開列在下文。義律繳與中國鴉片共計二萬零二百八十三箱,值魯碑二千五百萬個。麻爾窪存舊鴉片一萬二千箱,值魯碑七百二十萬個。存新鴉片二萬三千箱,值魯碑一千一百五十萬個。孟阿拉存舊鴉片八千箱,值魯碑三百二十萬個。孟阿拉新鴉片二萬二千箱,值魯碑八百八十萬個。總共值魯碑五千五百七十萬個,該五百五十萬棒有奇。

方繳鴉片時,義律立意賠補之,給與各船收單,並問各人要在印度收回鴉片。抑或要會單在國庫內收銀,時鴉片客商,皆願得會單回國收銀。義律遂寫會單十七張,寄與國中管庫官支銀,並付回國中文書,限十二個月,由本國庫給還所繳鴉片之價。今年廣東圍公司館勒繳鴉片之事,正如我英國監禁佛蘭西使者在炮台上,因我等關口官府,聞佛蘭西使者在近哆窪地方,攜佛蘭西小帶上岸,故將佛蘭西使者監禁,待他繳上違禁貨物後,方才釋放,與今廣東事一樣。

聞義律望國王之命四個月即可回來,必待接到回信,方準船隻進黃埔。近日所到之依裏沙士地挖船,係八月初二日(中國七月十三日)自蘭頓開船,雲廣東繳煙之事,蘭頓於七月十三日(中國六月二十日)即已知道。國中之人皆搖動。自律衙門及甘文好司之官府,俱各相問,尚未接到義律之信。蓋義律之信,係交阿厘爾船帶往蘭頓,大約總要十月間(即中國九月)才能到。又有蘭頓所接孟邁及中國商船家信,說及繳煙之事,英國各皆警動即買賣亦不甚好。銀鋪利錢長至六分,又向佛蘭西銀鋪借銀四百萬棒,又向花旗銀鋪借銀八十萬棒,交與銀店支發。真是從未聞過如此之緊。茶葉價長至加二分,而各莊茶葉尚不肯賣,所有東邊貨物逐一長價。

十二月到蘭頓之茶七萬包,當賣去五萬八千包,存下一萬二千包未賣,所存下之茶,內有一半係帶茶葉進口之人貯起,奈價甚高,賣出之茶葉比十月間價更貴。後因買者日少,價錢漸已減落。前月十六日接得印度信來說,自七月間廣東已將英國貿易停止。遂致茶葉價值又復長價,至前月下旬,傳說國家要與中國打仗,茶葉價更增長。自後市上賣茶之人,皆囤積不賣,買茶之人,到外購買,毫不能得,以致下等之黑茶綠茶,亦如常時好茶,並工夫茶一樣價值。

中國圍守夷人繳煙之信,七月三十一日(即六月二十一日)已到蘭頓之因底阿好司都內各衙門,及貿易店銀店俱有擾亂。是日在蘭頓天色昏慘,米價亦昂貴,國中甚苦缺銀,銀價即已增長。湖絲前時價值不好,現今已大改變,所有茶葉盡皆起價,蘭頓各物件無不昂貴。在此季內,孟邁地方,要到中國鴉片棉花,存下未去者,共計虧銀六百萬棒,真是大有害於利益。若再遲延不理,必倒塌許多貿易,地方窮困。

中國與英國貿易,而英國庫中每年所得之稅餉,不下四百五十萬棒(約一千五百萬員)。若一經停止,數月之間國中定必困乏。前時有公司時,各大班亦常慮及停止貿易之事,常要蓄積茶葉,以備兩年之需,因散公司後,即無茶葉存蓄。緣散商貿易,茶葉到國立圖即銷,何能存積。現在英吉利,並米利堅二國,亦已鼓動禁鴉片,並即出告示定販鴉片及食鴉片之罪。又出賞格求人做極好之告示,以禁止鴉片,又有鴉片貿易罪過論,係地爾窪於一千八百三十九年(道光十九年),在蘭頓所作。以為鴉片不但壞中國人之風俗,並令中國人猜忌英吉利人,令兩國通商有嫌恨,現在有許多仁愛之人,立為一會,欲禁止此貿易。其哲付裏士,係此會著名之人。在孟阿拉建立醫館,同律山頓及沙渣治士當頓,共立此會,欲先講明與眾人,感動其良心,然後遞稟回國。求律好司甘文好司及巴厘滿衙門,各官府助理此會立定章程,必要巴厘滿開口,分付東印度公司禁止不準栽種鴉片,方可禁止,變作他項正經貿易。

蘭頓新聞紙內載雲,律士丹合遞一稟,講論中國停止貿易,皆由鴉片犯禁起見,請國王將鴉片貿易停止。中國人禁止鴉片,係為風俗政事稅餉,外國人即應遵其法律而行,現在眾人皆說中國官府受規不管,禁止有名無實,又說中國拘禁我等使者,殊不思受規乃官府之事,而朝廷一知立即究辦,安得說禁止有名無實。況義律並非使者,不過係代理人而已,若按英國律例,即應按各客商所有之鴉片,更加三倍罰銀。今中國不過隻將其鴉片收繳而已,然因致累我國正經貿易,亦受虧缺,所以不能任人再賣。

我等自知以鴉片貽害中國之,故為中國人所憎惡,常欲自解於中國,因思惟醫道有益於人,於嘉慶十年有醫生俾臣者,至粵教種牛痘一年,收所種小兒數千。道光七年有醫加厘赤者,在澳施設眼科,五年中醫愈華人四千餘。費去施藥銀千有八百餘棒,皆眾人捐助。道光十五年,復有彌利堅國名醫伯駕者,亦開外科,數年間醫愈七千餘人。一切下證皆來就醫,其餘輕證難以數計。所費銀亦三千兩,亦眾人捐助,此皆伯駕不貪利,不厭煩,一片誠心所致。

 卷八十 ↑返回頂部 卷八十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