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州記 (段龜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涼州記
作者:段龜龍 北涼

輯者:張澍 清

北涼箸作佐郎 段龜龍 篡,武威 張澍 編輯

[编辑]

考《随志》:偽涼右僕射張諮篡《涼記》八卷,記張軌事;《唐志》作十卷;《世說》注引張資《涼州記》。又偽涼大將軍從事中郎劉景篡《涼書》十卷,亦記張軌事。《史通外篇》云前涼張駿十五年,命其西曹邊瀏集内外事,以付秀才索綏作《涼國春秋》五十卷。張重華、護軍將軍劉慶在東苑專修國史二十餘年,箸《涼記》十二卷。又云建康太守索暉、從事中郎劉昞各箸《涼書》,昞即景唐,諱昞,改景。《後魏書·高謙之傳》:謙之以父舅氏沮渠蒙遜曾據涼土,國書闕漏,謙之乃修《涼書》十卷。《宋書·大且渠傳》:元嘉十四年,茂虔表上獻《涼書》十卷。《史通》又云:宗欽《涼記》,記沮渠氏《隨志》有拓跋《涼錄》十卷,無篡人名。《唐志》入編年類。《史通外篇》云:「失名。記秃髮氏。」若段龜龍《涼州記》,乃記呂光事也。《藝文類聚》、《初學記》《太平御覽》諸書引,或作《西涼記》,或作《涼州記》,《隨志》「八卷」、《唐志》云「十卷」,余輯得二十餘,事內有張諮《涼記》二则,赫連氏《涼書》三则,蒙遜《涼書》二則,亦附於末。

正文[编辑]

呂光,字世明。連結豪賢,好施待士。身長八尺四寸,目重瞳子,左肘生寅印。性沈重,質略寬大,有度量,時人莫之識,惟王猛布衣時異之,曰:「此非凡人。」(《太平御覽》)

澍按,光,略陽氐人,呂婆樓之子,以石氏建武四年生於枋頭,夜有神光,舉家異之,遂以光為名。「寅」字當作「肉」,「肉」字,占作「宍」因形近而誤。

呂光左肘生肉印,及征南城,印內隱起文字,曰「巨霸」。(《太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光伐龜茲,王帛純拒命不降,光軍城南五里為營,肘肉印成文。此止云「征南城」,未分析。

呂光太安二年,龜茲國使至,貢寶貨、奇珍、汗血馬,光臨正殿,設會文武博戲。(《太平御覽》)

呂光時,敦煌太守宋歆獻同心之梨。(《初學記》)

澍按,《十六國春秋·後涼錄》:宋歆,姑臧人。《藝文類聚》引無「宋歆」二字。此係太安三年事。

呂光太安三年,白雀巢於陽川令蓋敏室。(《太平御覽》)

澍按,「蓋」一引作「郭」誤。後涼光下令諸臣為之賦,時獻賦及詩者凡百餘人。

呂光時張掖金澤有麟見,群獸皆從,改元麟嘉。(《太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作金澤縣,《藝文類聚》引「元」作「年」,此時為晉孝武大元十四年三月。光即三河王位於南郊,置百官,改元也。

呂光太安三年,白燕遊酒泉郡,黑燕列從。(《藝文類聚》)

澍按,《太平御覽》引「三年」作「年間」,又按,《後涼錄》作「太安二年,秋七月,白燕翔於酒泉,眾燕成列而從之,」此作三年,訛。

呂光稱王,遣使市六璽於于闐。(《太平御覽》)

澍按,此麟嘉元年事,又造刀一口,銘其背曰「麟嘉」。

涼王呂光麟嘉二年,呂沮渠羅仇為西寧太守。往年蝗蟲所到之處,產子地中,是月盡生,或一頃二頃,覆地跳躍,宿皆變異。王乃躬臨撲蟲,幸揚川潒水北,大駕所到,蟲尋殮盡,是以麥苗損耗無幾。(《藝文類聚》)

呂光麟嘉五年,疏勒王獻火浣布、善驛馬。(《太平御覽》)

呂光龍飛二年,太常郭黁反叛,黁以箋書,招誘楊軌,推為盟主。軌性直,不慮黁之傾危,西河太守程肇諫軌曰:「將軍之於呂主,可謂臭味是同,今欲釋同心,托異類,背龍頭,尋蛇尾,非將軍之高算也。」(《太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姑臧涼人張捷、宋生等招集戎夏三千餘人反於休屠城,與黁共以書箋,招誘後將軍楊軌,推為盟主。程肇諫云云。軌不從,自稱大將軍、涼州牧、西平公。

郭黁略地之際,王孫八人年幼,□□乳母先在東苑,黁遂盡投王孫於鋒刃之上,或枝分節解,飲血盟眾,睹者無不掩目寒心,而黁意騤然。(《太平御覽》)

澍按,郭黁,西平人,少明式易,善天文占候,性褊酷,不為士庶所附。戰敗奔降西秦,乾歸敗,入仕姚興,為太史令,為興殺。

呂光時,州人陳沖得玉璽,博三寸,長四寸,光澤無文,向日視之,字在腹中,有三十四字,言光當王。(《北堂書鈔》《大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陳沖」作「陳平仲」,「博」作「廣」,「光澤無文」作「直看無文字。」又按此太安三年事。

呂光時,有任射者得罪(澍據《後涼錄》補此二字),自匿,為王欣家奴發覺,應死。射有奇巧,王爾、魯般之儔也,故赦之。及大殿歲久傾敗,任射運巧致思,土木俱正。(《太平御覽》)

呂光破龜茲,始獲鳩摩羅什。光死,子纘立,戲弄羅什,或共棋博。及殺子,云「斫胡奴頭」,什曰:「不斫胡奴頭,胡奴斫人頭。」後,纘弟字曰胡奴,果斬纘頭。(《太平御覽》)

澍按,纘,《後涼錄》作纂,為呂超所殺,超,光弟寶子,小字胡奴,一引作《秦記》。

呂纂咸寧二年,夜見龍出東廂井中,行大殿,每蟠臥,旦見其鱗甲足跡沿有溼處。(《太平御覽》)

澍按,呂纂一引作「慕容氏」,誤。又按《後涼錄》纂以為美瑞,號大殿為龍翔殿。又有黑龍行於當陽九宮門,改為龍興門。

呂纂咸寧二年,胡安璩等發張駿墓,得真珠簾箔、雲母屏風、琉璃榼、白玉樽,受三升赤玉簫、紫玉笛、珊瑚鞭、瑪瑙鐘、黃金勒。(《太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胡安璩作胡璩,一作胡安枚。纂誅璩黨五十餘家,遣使弔祭,駿繕修其墓。《太平御覽》又引云:盜發張駿陵,得鞭飾以珊瑚。又引云:有人發張駿墓,得真珠簾箔、雲母屏風。又引云:胡安璩等發張駿墓,得瑪瑙鐘、白玉樽,受三升琉璃榼。

太常卿楊穎上疏諫呂纂飲酒過度,出入無恤,纂曰:「不有直亮,誰匡邪僻之君也?」纂雖有此諫,終不能改。(《太平御覽》)

澍按,《後涼錄》:咸寧三年春二月,纂昏虐任情,遊田無度,荒耽酒色,不恤政事,太常楊潁諫云云。

呂纂常與左右因醉騁馳遊獵,或馬奔於坑塹之間,侍御史王回、中書侍郎王儒控馬諫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萬乘之主清道而行,奈何去輿輦之安,冒奔馳之危、銜橛之變,動有不測之禍。愚臣竊所未安,敢以死爭,願陛下宜憶袁盎攬轡之言,不令臣等受譏千載。」纂不納。

澍按,《初學記》引云:纂漸馳遊獵,或馬奔溝塹之間。殿中侍禦史王回控馬諫曰:「陛下宜憶袁盎攬轡之言。」所引不全,據《十六國春秋》補之,「宜憶」《後涼錄》作「遠思」。

隱王張美人,生色壯艷,出家為道。呂隆逼之,乃自投張掖門樓,雙股頓折,口誦經,顏色自若,俄而死。(《太平御覽》)

澍按,張氏,敦煌人,隱王呂紹之美人。年十四,紹見殺,便請為沙門。

呂纂明光宮在漸臺西,以金玉珠璣為簾箔。(《北堂書鈔》《太平御覽》)

澍按,呂纂,一引作呂光。

永嘉五年,枹罕令嚴羌妾產一龍一鷲,鷲尋飛去,龍十五日,風雨迎之。大風歙拔張掖郡大樹,經宿還立。(《北堂書鈔》)

澍按,《太平御覽》引作《前涼錄》。

李暠三日讌於曲水,命群寮賦詩,暠為之序。(《太平御覽》)

先酒泉南有銅駝山,大雨雪,沮渠蒙遜遣工取之,得銅數萬斤。(《太平御覽》)

澍按,一引作《北涼錄》。

焉支山,在郡西界,東西百餘里,南北二十里。有松柏五木,其水草茂美,宜蓄牧,與祁連山同。一名刪丹山。(《太平御覽》)

澍按,郡指酒泉。《酉陽雜俎》言,祁連有四味木,未審即五木否。又一引無末五字。

有青鹽池出鹽,正方半寸,其形似石,甚甜美。(《太平御覽》)

澍按,《西域記》云:西海南有青鹽池,鹽方半寸,食味甚美。《真臘記》云:山間有石,味勝於鹽,可琢為器。《梁傑公傳》言:交河之間掘磧下數尺,有紫鹽,如紅如紫,色鮮而甘,其下丈許,有鹽垍。《北戶錄》:張掖池中生桃花鹽,色如桃花,隨月盈縮。今寧夏涼州地鹽井所出青鹽,四方皎潔如石。山丹衛即張掖地,有池,產紅鹽,色紅。此二鹽,即戎鹽之青赤二色者。

祁連山,張掖、酒泉二界之上,東西二百里,南北百餘里。山中冬溫夏涼,宜牧牛,乳酪濃好,夏酪不用器物,刈草著其上,不散。酪特好,酪一斛得升餘酥。又有仙人樹,行人山中饑渴者,輒食之飽,不得持去,平居不可見。(《太平御覽》)

澍按,《唐書》:武德二年,涼州刺史安修仁獻百年酥,云飲之可延壽。

昌松縣有鸞鳥城,魏改為神烏縣,張軌時有五色鳥集於其處,築城。(《藝文類聚》)

張天錫,字公純,嘏安定烏氏人,張耳後也。曾祖軌,永嘉中為涼州刺史,值京師大亂,遂據涼土。天錫篡位,自立為涼州牧。苻堅使將姚萇攻沒涼州,天錫歸長安,堅以為侍中、比部尚書、歸義侯。從堅至壽陽,堅軍敗,遂南歸,拜散騎常侍、西平公。

澍按,《晉中興書》曰:天錫,後以貧拜廬江太守,薨,贈侍中。又按《世說新語》:王中郎甚愛張天錫,問之曰:「卿觀過江諸人,經緯江左軌轍,有何偉異?後來之彥,復何如中原?」張曰:「研求幽邃,自王、何以還;因時修制,荀、樂之風。」王曰:「卿知見有餘,何故為苻堅所制?」答曰:「陽消陰息,故天步屯蹇,否剝成象,豈足多譏?」

天錫明鑑穎發,英聲少著。

澍按,此二則係張咨《涼州記》,《世說》註引之,附於此。又按《晉書》:張天錫為涼州刺史,稱制西隅,既為苻堅所擒,用為侍中。後於壽陽俱敗,至都,為孝武所器,每入言論無不竟日,頗有嫉已者。於坐問張北方何物可貴,張曰:「桑椹甘香、鴟鵠革響、淳酪養性、人無嫉心。」

契吳山,在縣北七十里。赫連勃勃北遊契吳而嘆曰:「美哉斯阜!臨廣澤而帶清海,吾行地多矣,自馬嶺以北,大河以南,未有若斯之壯麗者也。」(《太平御覽》)

可藍山,一名都盧山,皆涇水源,與笄頭山連亙。赫連定勝光二年,畋於涼州,登可藍山,望統萬城,泣曰:「先帝若以朕承大業,豈有今日乎?」(《太平御覽》)

澍按,可藍山在平涼縣,接百泉界。

赫連定據平涼,登此山,有群狐繞之而鳴,射之,竟不得一,定乃嘆曰:「咄咄!此亦怪事也。」(《太平御覽》)

澍按,以上三則係赫連氏《涼書》,附錄之。


涼州記(北涼)段龜龍撰[编辑]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説郛卷六十一下)

瑪瑙鍾榼

呂纂咸寧三年有人發張駿冢得玉簫玉尊玉笛瑪瑙鍾榼

同心梨

呂光時燉煌太守宋歆獻同心之梨

涼州樂

溫子升涼州樂歌遠遊武威郡遠望姑臧城車馬相交錯歌吹日縱橫

寒服暑啜

高昌僻土有異於華寒服冷水暑啜羅闍羅闍郡人呼粥也

冬溫夏涼

祁連山張掖酒泉二界之上東西二百里南北百餘里山中冬溫夏涼宜牧牛乳酪濃好夏窵酪不用器物刈草著其上不散酥特好酪一斛得升餘酥又有仙人樹行人山中飢餓者輒食之飽不得持去平居不可見

鹽池出石

有靑鹽池出鹽正方半寸其形似石甚甜美

沈布舞馬

呂光麟嘉五年踈勒王獻大沈布善舞馬

玉璽

呂光時州人陳沖得玉璽廣三寸長四寸直看無文字向日視之字在腹裏言光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