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新置文宣王廟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涿州新置文宣王廟碑
作者:韋稔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80

天下郡縣,悉有文宣王廟,而范陽郡無者何?范陽本幽州之屬,右碣石,左督亢,流水經其前後,有林麓陂池之利,至於闤闠井肆之大,關梁襟帶之固,自河達燕,其北不過一二。先朝次列縣之級第為望,領戶萬流庸附占者如之,兵興人析,茲又獨阜,且倍幽之南,百里而遙,居鄚之陰,二百里而近,磅礴周廣,隱然名區。大曆初,詔剖幽之范陽、歸義、固安為州,因涿郡之地,題為涿,第為上,以范陽為治所,縣遂為州治矣。然此為邑者,率以多故,未遑建置,春秋釋奠,蓋伺州之巳事,假籩豆寄升降於故階。迨今幽州盧龍節度觀察等使工部尚書御史大夫彭城劉公,建中初假道州縣操長是邑,睹茲遺闕,喟然歎息,顧其僚曰:「學,所以知君臣父子之義者,昔在三代,皆鄉里有教,兩漢以降,罔不述用三德,矧今朝廷頒宗祀之詔,郡縣畢置清廟,溥崇明祠,今州廷大張,縣署悉陳,而至聖先師,時享無所,豈導人重道之意乎?彼劉昆創祭器為禮,范甯養生徒興化,皆所以達萬類而朝宗至禮也。吾宰三百里,作人父母,必權輿斯廟,以為人紀。」乃視縣前近里之爽塏,心規其制,口劃其地,度廣狹之量,平廬舍之區,發其居人,直以官俸,給以瓦木丹鐵之費,匠人作徒之要,又以家財散之。人不知役,廟倏雲構,聖賢之像備,饋尊之器具,庭除肅然,黎元翕如,皆不待施而悅,不待教而變。於是置食錢二百萬徒三千員,洙泗之風,集於期月。時公年始弱冠,方剛之日,克明古訓,君子是以知公奉若典謨,其將來者大矣。令廣平宋晙方,介直之士也,倚法不削,憂公如私,以能名自薊縣而來遷,政率由舊,履公之躅,守而弗失,睹公之為政而不及。學舍異文翁之後,罔或繕修;琴堂挹子賤之風,恒餘局蹐。歌詠不足,願言發揚,見求微詞以載貞石。其所書者,止於創州置廟之實,即夫子懋緒隆德,蓋存諸史冊,且溢於古人之口,豈餘頑童,敢記頌焉。銘曰:

振頹周室,警寐殷楹,曠千百年,炯作世程。
大唐御極,治致昇平,咸五登三,是孰與京。
聖王既興,夫子乃貴,苴茅列爵,建廟崇位。
蘋蘩截海,聾瞆革思,春誦夏弦,於焉辨誌。
惟范之陽,巍巍建邑,朝命有作,州廷乃立,
廟革新題,堂升故級,縣寀寄奠,生徒罷習。
崇崇大賢,昔歲臨茲,匪頒勞役,克就嚴祠。
美矣像設,森然具儀,風化之源,一至雍熙。
斷斷伊人,恪居所職,食蘖苦誌,戴星任力。
瞻我宏規,闡我明德,爰琢琬玉,阼階之側。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