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凡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凡例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一

考正凡例

祕閣法帖十卷不惟所收諸帖眞僞不倫即其

 標目亦多繆誤今一仍其舊而據史書駮正

 之庻觀者燎然是非立辨

毎家首辨標目次列眞僞末乃詳挍書法異同

 觀者但取閣帖對觀便知一出一入字字詳

 審

凡官爵氏族出自正史本傳者不復書所出其

 他書所記載則各註明簡首

卷次仍祕閣法帖之舊故不另標帖目

宋史王著本傳

王著字知微自言唐相石泉公方慶之後世家

京兆渭南祖賁廣明中從僖宗入蜀遂爲成都

人賁仕王建爲雅州剌史父景SKchar萬州別駕著

僞蜀明經及第歴乎泉百丈永康主簿蜀平赴

闕授隆平主簿凡十一年不代著善攻書筆迹

甚媚頗有家法太宗以字書訛舛欲令學士刪

定少通習者太平興國三年轉運使侯陟以著

名聞改衛寺丞史館祗候委以詳定篇韻六年

召見賜緋加著作佐郎翰林侍書與侍讀更直

於御書院太宗聽政之暇嘗以觀書及筆法爲

意諸家字體洞臻精妙嘗令中使王仁睿持御

札示著著曰未盡善也太宗臨學益勤又以示

著著答如前仁睿詰其故著曰帝王始攻書或

驟稱善則不復留心矣久之復以示著著曰功

已至矣非臣所能及其後眞宗嘗對宰相語其

事且嘉著之善於規益於侍書待詔中亦無其

雍熙二年遷左拾遺使高麗端拱初加殿中

侍御史二年賜金紫明年卒特加贈賜録其子

嗣復爲奉禮郎

 按宋史有兩王著其一字成𧰼單州單父人

 其一字知微成都人成𧰼漢乾祐中進士仕

 宋至翰林學士兵部郎中開寶二年冬暴卒

 則成𧰼卒於宋太祖之世去太宗之立尚七

 年去閣帖之刻二十有三年則摹閣帖之王

 著非成𧰼可知然知微本傳云端拱二年

 金紫明年卒則知微當卒於淳化元年閣帖

 之刻在淳化三年後知微之卒尚二年疑又

 非知微按本傳知微善攻書筆迹甚媚而於

 太宗書法屢有規益其卒也眞宗稱之則摸

 閣帖之王著定爲知微無疑史稱淳化元年

 卒定由史誤又按楊億談苑知微之爵終於

 殿中侍御史與史書同而世之稱知微者俱

 云侍書當由著以侍書得名久由太平興國

 三年至端拱元年凡十一年始加殿中侍御

 史未㡬便卒故眞宗之稱知微有侍書待詔

 中無其比之語不稱侍御史而世亦轉相承

 襲口以熟耳若潘長吉宋稗類鈔竟以知微

 成𧰼合爲一人荒率謬妄不直一笑也

米芾法帖題䟦原題

唐太宗購王逸少書使魏徴褚遂良定眞僞我

太宗購古今書而使王著辨精觕定爲法帖此

十卷是也其閒一手僞帖大半甚者以千字文

爲漢章帝張旭爲王子敬以俗人學智永爲逸

少如其閒以子敬及眞智永爲逸少者猶不失

爲名帖余嘗於撿挍太師李瑋第觀侍中王貽

永所收晉帖一卷內武帝王戎謝安陸雲輩法

篆籕體若飛動著皆委而弗録獨取郗愔兩

行入卷中使人慨歎又劉孝孫處見柳公權所

收䟦子敬送梨帖然於太宗卷中辨出乃以逸

少一帖連在後而云又一帖不知爲逸少也公

權唐名家尚如此顧何議著今長沙李氏所收

逸少帖貞觀所收第一帖著名已非逸少眞蹟

餘可知矣獨未知徐璹徐浩子能別書所訪者何如耳

余抱疾端憂養目文蓺思而得之粗分眞僞因

䟦逐卷末以貽好事同志百年之後必有擊節

賞我者余無富貴願獨好古人筆札毎滌一研

展一軸不知疾靁之在旁而味可忘嘗思陶宏

景願爲主書令史大是高致一念不除行年四

十恐死爲蠧書魚入金題玉𨇾閒游而不害元

祐三年維揚倦游閣襄陽漫土米芾元章書

宋史米芾本傳

米芾字元章呉人也以母侍宣仁后藩邸舊恩

補含光尉歷知雍邱縣漣水軍太常博士知無

爲軍召爲書畫博士賜對便殿上其子友仁所

作楚山淸曉圗擢禮部貟外郎出知淮陽軍卒

年四十九芾爲文竒險不蹈襲前人䡄轍特妙

於翰墨沈著飛翥得王獻之筆意畫山水人物

自名一家尤工臨移至亂眞不可辨精于鑒裁

遇古器物書畫則極力求取必得乃已王安石

嘗摘其詩句書扇上蘇軾亦喜譽之冠服效唐

人風神蕭散立吐淸暢所至人聚觀之而好潔

成癖至不與人同巾器所爲譎異時有可傳笑

者無爲州治有巨石狀竒醜芾見大喜曰此足

以當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爲兄又不能與世

俯仰故從仕數困嘗奉詔倣黄庭小楷作周興

嗣千字韻語又入宣和殿觀禁內所藏人以爲

寵子友仁字元暉力學SKchar古亦善書畫世號小

米仕至兵部侍郎敷文閣直學士

黄伯思法帖刋誤原叙

 左朝奉郎行祕書省祕書郎黄伯思撰

淳化中內府既博訪古遺蹟時翰林侍書王著

受詔叙正諸帖著雖號工艸隷然不深書學又

昧今古故祕閣法帖十㢧中璠珉雜糅論次乖

譌世多耳觀遂久莫辨故禮部郎米芾元章筆

翰妙薦紳閒在淮南幕府日嘗䟦㢧尾作數百

語頗有條流但㮣舉其目踈略甚多故諸部中

或僞蹟甚著而不覺者若李懷琳所作衛夫人

書逸少濶別稍久帖之𩔖有雖審其僞而譏評

未當者若知伯英大令諸草帖爲唐人書而不

知乃書晉人帖語之類有譏評雖當主名昭然

而不能辨者若以田疇字爲非李斯書而不知

乃李陽冰明州碑中字之類有誤著其主名者

若以晉人章艸諸葛亮傳中語遂以爲亮書之

類是也其餘舛午尚多書家責能書者備故僕

於元章慨然古語有之善書不鑒善鑒不書僕

自㓜觀古帖至多雖豪墨積習未至而心悟神

解時有所得故作法帖刋誤凡論眞僞皆有㨿

依使鍾王復生不易此評矣元章今巳物故恨

不示之後有高識賞予知言大觀戊子歲六月

七日西都府院東齋序

 閣帖十卷刻於淳化三年米老法帖題䟦一

 卷作於元祐三年淳化三年元祐三年

 中歴九十六年無有異論自米元章創爲區

 別又二十年黄長睿遂有刋誤之作則刋誤

 之作實自米老開之而王晉玉題刋誤後有

 自余發之之語按長睿官河南戸曹㕘軍時

 在洛中久公務餘閑與其賢士大夫從容翰

 墨因得從王晉玉閲其所藏內府祕帖而米

 老法帖題䟦眞跡正在𣈆玉家因出與祕帖

 㕘互證取商訂觸發遂有刋誤之作則米老

 爲其前導而發其覆者𣈆玉也靖康之亂元

 章眞跡散失自刋誤盛行後其次子䚮始得

 長睿手録本刋刻附後於是米黄二公之書

 始完

宋史黄伯思本傳

黄伯思字長睿其逺祖自光州固始徙閩爲邵

武人祖履資政殿大學士父應求饒州司録伯

思體弱如不勝衣風韻洒落飄飄有凌雲意自

㓜警敏不好弄日誦書千餘言毎聽履講經史

退與他兒言無遺誤者嘗夢孔雀于庭覺而賦

之詞采甚麗以履任爲假承務郎甫冠入太學

挍藝屢占上㳺履將以恩例奏增秩伯思固辭

履亦竒之元符三年進士高等調磁州司法參

軍久不任改通州司户丁內艱服除除河南府

户曹參軍治劇不勞而辦秩滿留守鄧洵武辟

知右軍廵院伯思好古文竒字洛下公卿家商

周秦漢彛器欵識研究字畫體製悉能辨正是

非道其本末遂以古文名家凡字書討論備盡

初淳化中博求古法書命待詔王著續正法帖

伯思病其乖僞龎雜考引載藉咸有依據作刋

誤二卷由是篆𨽻正行草章飛白皆至妙絶得

其尺牘者多藏弆又二年除詳定九域圗志所

編修官兼六典檢閲文字改京秩尋監䕶崇恩

太后園林使司掌管牋奏以修書恩升朝列擢

祕書省挍書郎㡬遷祕書郎縱觀冊府藏書至

忘𥨊食自六經及歴代史書諸子百家天官地

理律歷卜筮之説無不精詣凡詔講明前世典

章文物集古器考定眞僞以素學與聞議論發

明居多館閣諸公自以爲不及也踰再考丁外

艱宿抱羸瘵因喪尤甚服除復舊職伯思頗好

道家自號雲林子別字霄賔及至京夢人告曰

子非久人間上帝有命典司文翰覺而書之不

踰月以政和八年卒年四十伯思學問慕楊雄

詩慕李白文慕柳宗元有文集五十卷翼騷一

卷二子詔右宣敎郎荆湖南路安撫司書寫機

宜文字䚮右從事郎福州懷安尉裒伯思平日

議論題䟦爲東觀餘論三卷

 宋史黃伯思傳乃據李綱所撰墓志爲之而

 顛倒錯綜頗失緒正墓志以法帖刋誤系於

 伯思既卒之後蓋於卒後揔叙其平生學問

 故臚舉及之本傳系此於河南户曹參軍時

 攷法帖刋誤叙伯思自署官階曰左朝奉郎

 行祕書省祕書郎則著法帖刋誤正在升朝

 列後本傳倒置蓋誤伯思以政和八年年四

 十卒而考異之作在大觀戊子正伯思三十

 歲時於時方年少便已博極羣書如此而取

 名既多躬反不昌豈不惜夫

王玠法帖刋誤原䟦

長睿頃官于洛因得從之㳺嘗閲吾家所藏內

府帖且以米老䟦尾辨之惜其疎略遂著此書

議論精確悉有證據使眞贋了然誠前人所未

到也是書之作實自余發之嘗作詩題吾家大

令帖見於第九章云政和甲午正月十三日周

南王玠晉玉題於開封尹𠫊之東齋

許翰法帖刋誤原䟦

余待罪天禄與觀中祕古蹟石刻所本其眞易

識蓋了然知其僞者十九而後乃知黄子之作

此書㧞賞者寡而掊擊者多故有以也書之考

引載籍則昭昭矣至其洞察眞贗品藻高下水

墨之閒豪𨤲千里則非書家者流心知其意未

易不惑余是以道余所見於天禄者使世知其

論剌之嚴如此皆不妄也政和五年三月中澣

襄陵許翰崧老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