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凡例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卷第一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二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一

       琅邪王 澍虚舟考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歴代帝王書

 此卷既皆歴代帝王書則第三卷齊獻王攸

 亦王也不應列名臣内若以世序爲差則陳

 二王不應在唐後若以陳二王爲王故列居

 帝次則文孝王亦王也又不應在孝武前總

 之淳化草率荒畧處不可勝數即此以觀亦

 足知其大凡矣

  漢章帝書

按張懷瓘書斷云章草者漢黄門令史游所作

 元帝時史游作急就章解散𨽻體麤書之赴

 俗急就謂之草書惟君長告令臣下則可建

 初中杜度善此書見稱於章帝乃詔使草書

 上事故有章草之目章草即𨽻書之捷草亦

 章草之㨗也黄長睿云草書分波磔者名章

 草似此但謂之草愚謂此書全是章體雖不

 必盡用波磔而筆法正同不得謂之非章草

 也但謂此為漢章帝書則不可耳

梁武帝得右軍殘碑令殷鐵石搨一千字周興

 嗣次為韻詔蕭子雲寫進始有千文之目安

 得漢章帝時遽有此書周憲王東書堂帖目

 為杜度書度亦漢人決非是也或云即當年

 蕭子雲寫進本子雲筆力駿勁並駕元常此

 書筆柔韻俗了乏勝趣當是俗手亂集千文

 字偽為古體以眩俗目葢即後安軍破堽等

 帖一手偽書耳當年奉詔模書為典甚鉅乃

 開卷第一帖便以偽書先之他復何説乎

黄山谷云疑是蕭子雲之最得意者僕謂此書

 筆力凡猥殊乏子雲古勁風骨不惟非章帝

 亦決不是子雲書若果子雲所謂買王得羊

 不失所望何必章帝始堪寳貴乎

  晉武帝書

武帝諱炎文帝長子宣帝孫也大觀列宣帝後

 最是淳化置宣帝前豈以晉有武帝東晉有

 孝武疑不能辨故姑置晉帝之首乎荒率一

 至於此

元章謂此為孝武書按後譙王帖與此不類譙

 王滯俗此較清迥決知非一手書然此雖清

 迥亦決非真黄長睿謂為後人依仿者是也

黄長睿云帖末故遣信還古者謂使為信故逸

 少帖云信遂不取答真誥云公至山下又遣

 一信見告謝宣城傳云荆州信去倚待陶隠

 居帖云明旦信還仍過取反凡言信者皆謂

 使人也今之流俗遂以遣書為信不復知魏

 晉以還所謂信者皆使之别名耳

劉次莊釋作既下釋作須防具

 宿作具之劉作具具劉作寒到有寒

 到有定非意當是實欲可可要之皆未可定

 總之俗子作書㨿臆寫仿非必盡有門法亦

 不足辨其是否也

  西晉宣帝書

宣帝司馬懿也傳七葉至元帝始都建康何縁

 宣帝便有西晉之號亦猶東坡赤壁賦第二

 賦可稱後赤壁第一賦不得稱前赤壁也

此帖既稱宣帝書則當云懿白而帖首云之白

 疑未可定故長睿以為未然按之字即古芝

 字篆作象芝草茁出之形後為語助所占

 増草别之實一字耳此當是張芝書筆法髙

 古與一切偽作不同王侍書不能識别誤以

 為宣帝耳

尚書當是皆列曺尚書顧汝和釋作

 外非末四字之白即帖首之白字劉作之得

 顧作云得亦非

  東晉元帝書

元帝宣帝曽孫述書賦稱其豪翰英異用筆可

 觀此安軍帖筆勢糺繞全乏骨力米黄目為

 偽作信是中秋帖米老亦目為偽愚意此五

 行風韻淳澹無前帖糺繞惡習目為偽恐太

 過

安軍帖未平和劉次莊顧汝和俱作報為

 是然書法則當是想葢筆偶失耳

中秋帖始末兩頓施宿大觀總釋作頓首

 頓首劉顧但作頓首當以施為正古帖凡末

 筆引長便作重字如此類正多慰顧釋作

 慰抱左從木恐非抱字劉作慰愁亦可疑

  東晉明帝書

明帝元帝長子諱紹性至孝永昌元年元帝崩

 明年二月𦵏建平陵帝徒跣至陵所此墓次

 安隠帖葢即其葬元帝後慰守視文武之書

 故墓次字越行而書法亦絶端謹蓋其孝敬

 之意油然筆墨之閒矣隱即穏字古通用

  東晉康帝書

康帝諱岳成帝弟此帖縱横䧺厚有凌跨一切

 氣象晉帝壘壁爲之一變而年惜不永葢有

 天焉然居哀禮縟葢亦能激揚頽波者矣

顧釋誶息醉切言也

  東晉哀帝書

哀帝諱丕成帝長子四行筆力古勁絶有元帝

 風格

情以灼怛顧釋作灼恒帖正作怛大觀同之怛

 憯痛也以怛為正顧釋誤

  東晉簡文帝書

簡文帝諱昱元帝少子以咸安元年十一月己

 酉即皇帝位越十日戊午有詔大赦天下加

 恩有差此帖蓋即此時語時桓温當國威侔

 人主此帖蓋即與桓温商酌慶賜事者也明

 年三月癸丑亦有詔大赦然去即位已踰年

 不得云慶賜故知此帖當是即位時事也

大觀帖闕天下舊章慰六字大慶答三字右

 半蝕事具顧釋作具具施作具一一當

 以施為正莫大之字右作匕栁公權𤣥

 祕塔作礼蓋本此而更省耳施宿釋作祀非

  東晉文孝王書

帖目稱東晉文孝王顧云道子當是㑹稽王按

 晉書㑹稽文孝王道子字道子則道子正文

 孝王㑹稽思世子名道生非道子也只稱世

 子並未稱王顧因不知文孝即為㑹稽王道

 子之諡故誤為兩人

文孝王道子簡文帝子孝武帝弟也君臣之等

 兄弟之差俱當列孝武後淳化置孝武前大

 誤大觀移置卷末唐髙宗後最是

  東晉武帝書

東晉武帝諱曜簡文帝第三子孝武也當書東

 晉孝武帝但稱武帝誤

譙王譙剛王遜也宣帝弟魏中郎進之子仕魏

 闗内侯武帝受禪封譙王以武帝泰始二年

 薨安得至孝武時尚有書乎其偽無疑大觀

 移置武帝省啟帖後於世次為得然書法却

 是偽也

顧云劉次莊釋比得作昨得非按次莊釋文自

 明帝至孝武帝六帖皆以楷書不釋不審汝

 和所云又何㨿也

  宋明帝書

明帝諱彧文帝第十一子休祐文帝第十三子

 晉平王休範文帝第十八子桂陽王也宋史

 以祜為祐蓋史誤黄長睿乃謂當以祐為是

 豈手書反不足信耶

  齊髙帝書

齊髙帝蕭道成也帖目當稱南齊髙帝淳化但

 稱齊髙帝者失之北齊髙歡廟號髙祖故知

 髙帝之當為蕭道成也書法笨弱米目為偽

 信是

  梁武帝書

數朝帖與前譙王破堽等帖同是一手偽作長

 睿以為筆勢糺繞其偽不疑是也至謂此三

 帝草書當是李懷琳偽作與七賢帖同恐是

 過論今觀懷琳臨絶交書筆力圓勁直擬右

 軍以此三帝帖比之譬若太山之與糞壤不

 倫甚矣

二謝處謝字有失筆摹刻誤也大觀摹正

  梁髙帝書帖目下旁注小二字

梁髙帝即武帝也姓蕭氏諱衍廟號髙祖武皇

 帝帖目既誤以祖為帝又以高帝與武帝分

 為二人尤不直一笑帖目下旁注小二字豈

 亦自覺其非故特注明一人分為二耶至米

 老以為齊髙帝竟似未察帖尾有蕭衍字者

 尤荒率也

徐澄齋云帖目四字宜刪當併入前條皆作梁

 武帝書

曺郢州曺景宗也髙祖平新城拜郢州刺史

此與上數朝帖同是一手偽作筆柔韻俗米鑒

 良是

  梁簡文帝書

簡文帝諱綱武帝第三子此水淺帖與上梁髙

 祖書如出一手其偽不疑訜筆云切不知也

 及具下本有意字顧釋脱去

  唐太宗書

太宗諱世民髙祖次子謚曰文書斷云書法受

 之史陵按太宗書全法右軍蘭亭而縱横自

 如有凌跨一切氣象當年單騎突陣英氣彷

 彿可見淳化所收廿四帖大半以高宗書亂

 之殊荒率

黄長睿云弔江叔帖非唐文皇書高宗永隆元

 年七月丙申江王元祥薨即此帖所謂江叔

 也高宗多以叔呼諸父如滕叔不須賜謂滕

 王元嬰此以元祥爲江叔正高宗書也按江

 叔高祖第二十子江安王元祥也以永隆元

 年薨則高宗此帖當即是年書但未知與何

 叔耳

江叔帖往叅當是一一顧作具非帖末大觀

 有二日兩字

兩度帖或以爲是文皇與第七子祐書祐封齊

 王以貞觀十一年歸國明年入朝以疾留京

 師帝親征髙麗在道憶祐疾故書如此按祐

 以十二年入朝留京師三年十五年還州十

 七年謀反伏誅文皇征髙麗在十八年時祐

 誅已逾年矣則此帖決非與祐書但不能定

 爲與何人書耳

懷讓帖觀其筆法亦當是髙宗書懷讓豆盧寛

 子唐髙祖第六女長汝公主之夫又唐順之

 左編南嶽懷讓為六祖法嗣開元中與沙門

 道一論坐禪學佛之非開元去髙宗纔三十

 餘年或即是人氣似少可當是氣候劉作

 氣復非

藝韞多材帖黄長睿云亦髙宗書唐書髙祖第

 十九子魯王靈夔篤學善草𨽻通音律帖所

 謂藝韞多材者是也藹魯王次子范陽王也

 以魯王善草𨽻故云藹夙奉趨庭之訓早擅

 臨池之工也淳化以為太宗書亦誤

藝輼多材顧云韞藴通或誤作輼操翰墨劉

 正作戲顧云劉誤作遽非帖末大觀有十五

 日三字

進枇杷帖長睿亦以為髙宗書然未摭實按帖

 中有川路既遥無勞更送之語則此書當與

 王蜀者髙祖二十二子惟漢王元昌自魯王

 遷梁州都督貞觀間坐附太子承乾賜死太

 宗十四子愔封蜀王貞觀時以責教不悛廢

 為庻人惟蔣王惲以永徽三年徙梁州都督

 正在髙宗之初史稱其造器物服玩多至四

 百車騷然䕶送為有司劾奏詔貸不問則此

 帖正是與蔣王書中云川路既遥無勞更送

 蓋其騷然䕶送雖貸不問而亦深以為非故

 微詞勸沮之耳帖尾云為善之暇想足怡神

 規諷之意隠然可見矣

良深悦顧云當是慰悦一作至非足怡神

 劉正作想顧云劉作相非聊疏緑字顧作緑

 字劉作縁非帖末大觀有廿九日三字

此上五帖惟兩度帖為太宗書餘俱高宗書此

 使至帖乃是太宗少時書太宗書法疎朗古

 澹有俯視一切氣象獨此一帖風韻遒潤與

 諸帖不同又於帖尾稱名當是未即位前所

 作

信當是不知信劉作不足非為北邊當

 是今為劉作令為非相စ太近當是相去或

 作相知非寔情欣怉施作悦何屺瞻作悒皆

 未是類篇怉薄昭切懷也謂我懷寔欣快也

 無當是無一一猶云不一一耳顧作無乏

 非

山谷云臨朝帖昨夜以下當别為一帖按太宗

 諸帖每帖末俱有勅字自怡而已下無之且

 其書法亦與昨夜痛發無異仍當以合一為

 正

臨朝帖者字無勞字模搨有誤

雅州造船帖按貞觀廿二年冬十一月雅眉卭

 三州獠反先是帝以遼東之役蜀民不預徴

 發百姓富庶至是將再征髙麗遂使三州造

 船役及三獠督迫嚴急於是三獠皆反帖云

 只為造船急所以如此者是也

雅州或作雍州非劉作稚州尤誤万發兵按文

 義當是方刻時失上一㸃耳或作一力二字

 尤誤

八柱承天帖玩其筆法與答進枇杷帖正相似

 亦當是髙宗書長睿偶未及見耳

川嶽靈當是之靈帖失波耳顧因釋作下誤

 淳熙脩内司本有波正作之字

又有八柱承天帖别本與淳化所載不同吾嘗

 説晉唐名帖經好事者千臨百模不惟筆法

 迥殊甚至文義全别如魯公鹿脯帖北海縉

 雲帖之類不可勝數學者欲奉為楷則將何

 所適從乎類帖之不及古碑正以此耳

氣發帖門下品或作六劉顧俱作三品為是

門下中書省帖大觀以明日移營下合作一帖

 宜是長睿以為此亦髙帝書無可㨿三里當

 是一二里或合作三非

引髙麗使帖貞觀十九年二月帝親征髙麗二

 十年三月還京師夏五月髙麗遣使謝罪此

 引髙麗使人辭帖蓋即其時事也髙麗下有

 使字顧釋脱去

服蜀葵帖昨日劉次莊徐澄齋俱誤作昨者帖

 本是昨日

唱箭帖想彑應合唱名東都帖彑宜減納彑即

 且字劉作名非

效庾信帖端謹圓潤大似永禪師文王以馬上

 得天下及既御極乃能厚自斂抑不作些子

 矜心躁氣洵可尚也

黄山谷云唐太宗廢遊甘泉帖只理㑹遼東一

 役按帝以貞觀十八年有詔親征髙麗十九

 年春二月發洛陽夏五月度遼七月破髙麗

 此帖所謂廢甘泉之遊履焦金之弊者也末

 云哥哥勅當是帝與諸弟書則末由考矣潛

 即澘古通用

東都帖按唐書地理志東都隋置太祖武徳四

 年廢太宗貞觀六年號洛陽宫髙宗顯慶二

 年曰東都則東都之名至髙宗始復此帖定

 是髙宗書淳化誤入太宗部

北方人語凡不爲者皆呼爲别今年别税草言

 今年不用税草也

東都帖與髙宗部九乹門以下六帖正同當爲

 高宗書無疑

  唐髙宗書

髙宗諱治太宗第九子書法柔韋乏勁氣其溺

 愛祍席流毒宗祏即此可見

太子僻洛城帖與遣宏往東都帖同太子者孝

 敬皇帝宏也宏為武后所生顯慶元年立為

 皇太子仁孝謙謹上甚愛之故數遣往東都

 逐生氣也僻洛城帖雖不言宏而決知是宏

 者忠母王皇后被廢忠雖立為皇太子未幾

 亦廢宏母武氏方立為后故視宏尤愛惜之

 東都洛陽宫也武氏忌蕭王之死不居京師

 顯慶二年帝以洛陽宫爲東都以處之此遣

 太子往東都從武氏也欲僻洛城謂欲僻居

 洛陽宫即往東都逐生氣之意

錢事帖髙宗乹封元年五月鑄乹封寳錢明年

 正月罷之帖云錢事且莫宣出蓋自行乹封

 錢榖帛踊貴帝心悔之故有是勅耳

  陳長沙王陳叔懷書

黄長睿云㨿陳史長沙王但有叔堅無叔懷其

 弟亦無此名觀帖作名處疑是叔慎叔慎陳

 宣帝第十六子岳陽王也㨿此則此帖目當

 云陳岳陽王陳叔慎書淳化大觀俱題作長

 沙王陳叔懷非是

宣和書譜稱梅發一帖字娬媚而藏勁氣觀其

 峯勢銛利蓋已開歐陽父子之先

此帖多闕筆既字極下一字園字字皆模失

 意當時本跡破損故致如此劉以極下一字

 爲是字臆説耳

  陳永陽王陳伯智書

伯智陳文帝第十二子永陽王也黄長睿云陳

 文帝謂宣帝曰我名子以伯汝宜以叔此永

 陽王書宜在叔懷前淳化誤録在叔懷後按

 文帝始興昭烈王長子宣帝始興昭烈王次

 子雖同兄弟而長幼既殊即位先後亦别伯

 智自當居先正不待証之文帝語始分先後

 也

宣和書譜稱伯智作字勁利行草尤工此二帖

 筆勢疎古具有兩晉風格自是佳跡淳化熱

 甚帖第三行適當盡下便接寒嚴帖顧釋竟

 合為一帖未是劉次莊徐澄齋仍分二帖得

 之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