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三山志/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淳熙三山志
卷一
卷二 

敘州

《周禮》:職方掌天下之圖與其地,七閩與焉。七者,所服國數也。

初,夏少康封庶子於會稽,二十世至勾踐,又六世,無疆為楚所滅,《通鑒》周顯王三十五年。子孫播越海上。七世至無諸、搖,姓騶氏。(底本作「亡諸」,今統一作「無諸」。以下不另出校。)一曰駱氏。

秦始皇二十六年既並天下,置三十六郡。乃使尉屠睢平百越,廢為君長,(底本作「廢為君最」,據崇抄、庫本、《史記》改。)以其地為閩中郡。按:《史記·始皇帝紀》,二十六年分三十六郡。三十二年,使蒙恬破胡。三十三年,置桂林、南海、象郡。《東越傳》:(即《史記·東越列傳》。)「秦已並天下,皆廢為君長,以其地為閩中郡。」蓋在置諸郡之後,史缺其年。諸侯伐秦,無諸、搖帥閩中兵從番君滅秦。項羽主命,弗王。以故,佐漢伐楚。

高帝五年,封無諸為閩越王,王故地,都冶。蘇林註《嚴助傳》曰:「冶,山名,今名東冶。」林,魏黃初人,當得之。今甌冶池山是也。(底本作「甌冶地山」,據庫本、崇抄改。)唐元和八年,刺史裴次元於其南辟為球場,即山為亭,作詩題於其壁,自為《序》,大略云:「場北有山,維石巖巖。峰巒巉峭聳其左,林壑幽邃在其右。是用啟滌高深,必盡其趣;建創亭宇,鹹適其宜。勒為二十詠,有望京山、觀海亭、雙松嶺、登山路、天泉池、玩琴臺、筋竹巖、枇杷川、秋蘆岡、桃李塢、芳茗原、山陰亭、含清洞、紅蕉坪、越壑橋、獨秀峰、筼筜坳、八角亭、磐石椒、白土谷詩各一章,章六句。」內《望京山》云:「積高依郡城,迥拔淩霄漢。」蓋始以「望京」名之也。時觀察推官馮審為《記》,刻石,大略言次元「報政之暇,燕遊城之東偏,曰左衙營,遂命開治。化磽確為坦夷,(底本作「址夷」,庫本作「夷址」,據崇抄改。)去荊棘於叢薄,以為球場。其北乃連接山麓,翳薈荒榛。公日一往或再往焉,捫蘿躡石,不憚危峭。轉石而峰巒出,浚坳而池塘見。為潭、為洞、為島、為沼,窈窕深邃,安可殫極,凡二十有九,所聲於歌詠者二十篇。」蓋又有漣漪亭、東陽坡、分路橋、乾岡岑、木瓜亭、石堤橋、海榴亭、松筠陌、夜合亭未為詩也。至大中十年,亭壁之詩已無存者。刺史楊發訪於邑客,得其本,為鑱諸碑陰而識之。其後,碑石埋沍。((底本作「埋沍」,庫本作「埋沒」,崇抄作「埋湮」。又,底本於「沍」字下、「皇朝」前虛一格,原為尊崇本朝而提格,非缺字,庫本填入「洎」字,不取。))皇朝熙寧二年夏,新子城。役人裒土,於宣毅營北將軍山下得之。乃輦而置於郡中日新堂之西廡,有程大卿師孟題記,今存。其言宣毅營,即舊左衙營,今廣節營也。將軍山,即唐望京山,舊冶山也。按《治平圖》,則曰泉山;《熙寧圖》名為將軍,未詳所始。經累代營造修築,山形今卑小矣。然觀唐元和中猶巉峭幽邃如許,則秦、漢間益可知。閩越王故城即此山西北。孝惠三年,立閩越君搖為東海王,都東甌。應劭註「東海」曰:「在吳郡東南濱海。」徐廣註「東甌」曰:「今之永寧也。」永寧即今永嘉。師古曰:「今泉州」,蓋指福州。非也。吳王濞敗,子駒亡閩越,怨東甌殺其父,屢勸擊之。建元三年,閩越圍東甌。帝遣嚴助發會稽兵浮海救之。閩越聞風而遁。其年,東甌舉國徙江淮。六年,其王郢擅擊南越。《嚴助傳》:「閩王以八月舉兵於冶南。」蓋兵已離所都,由南路以往。復遣王恢、韓安國兩道擊之。弟余善鏦殺郢,遣使者上符節,請所立。《嚴助傳》云:「不敢自立,以待天子之明詔。余善意欲漢立之耳。」漢以繇君醜獨不與謀。張晏曰:「繇,邑號」。使立為繇王,奉無諸祭祀。余善威行國中,民多屬,遂竊自立為王。帝聞之,因立為東越王。漢只封醜王繇邑,以奉閩祀,有意於郡縣之矣。及余善自立以繼郢,(底本作「繪郢」,據庫本、崇抄改。)乃因而封之。按:司馬遷作《東越傳》,總閩越、東甌為名。立為東越王者,盡王此閩越、東甌之地也。自秦以會稽郡之南皆為閩中郡。漢高、惠始分為二。建元三年,東甌既徙江淮,其地無所屬,閩越並有之。至此,乃盡以封余善,故曰東越王。班固《漢書》用遷之文,乃以東甌請舉國徙中國,改為「東越請舉國徙中國」。其名始不辨矣。蓋漢唯有東越、南越。此則「東越」其統名也。與繇王並處。既立余善,亦不廢繇王,故曰「與繇王並處」。元鼎五年,余善請從擊南越,不至。漢將請伐之。兵臨境,乃反。《朱買臣傳》:「時東越數反覆,買臣因言:『故東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險,千人不得上。今聞東越王更徙處南行,去泉山五百里,居大澤中。今發兵浮海,直指泉山,可破滅也』。」是時,元鼎六年,余善之立,已二十五年矣。買臣故言舊時東越王只守泉山之險,今乃去之而南,可直指其巢穴而取之。蓋謂所都之地。顏師古曰:「即今泉州之山」,謂福州也。自隋文平陳,改豐州為泉州。唐開元置「福州折沖」,亦號「泉山府兵」,皆即今甌冶山為名爾。(據所述,泉山即冶山,亦即甌冶池山。天泉池,或即甌冶池之原名。泉山當亦因此得名。)唐裴次元作《天泉池》詩題其山亭云:「遊鱗息枯池,(底本作「□鱗息枯池」,缺一字,庫本作「魚鱗息枯池」,據崇抄補。)廣之使涵泳。疏鑿得蒙泉,澄明睹秦鏡。」今山下猶有泉一泓。紹興間,薛殿撰弼創泉山堂其側,蓋識古也。舊城在此山西北,越王山之南。《越山寺記》乃云:「山本泉山。因遷今城,乃指故都以『越王』名之」,非也。後之人又不詳究始末,以余善與醜為共王其地,疑各別在一處。有以泉山為在蓮華山下,有指鼓山為說,皆失之。買臣言:「更徙處南〔行〕,(底本作「更徙處南去泉山五百里」,據《漢書·朱買臣傳》補「行」字。)去泉山五百里」,即所謂「泉南」,猶言「冶南」也。泉山堂側有龍王祠。王參政之望因禱雨獲應,更名「喜雨」。詔朱買臣與韓說出句章,今慈溪。浮海東往;楊仆出武林;今錢唐。王溫舒出梅嶺;今虔化。越侯出若耶、白沙今會稽有若耶溪。擊之。漢時,東越四境民物稀曠。史言「守武林」,「田餘干」,(底本作「由餘干」,崇抄同,據庫本改。)「入尋陽」,可見矣。元封元年入東越。繇王居股殺余善,以其眾降。帝以其阻、悍、數反覆。改封居股東成侯,萬戶。《漢表》:「東成在九江郡。」遷其民江淮間,遂虛其地。或竄山谷,後稍稍出,因自立為冶縣。前、後漢及晉以來《地理志》並無此縣名。《前漢志》雖有「治縣」,疑是「冶」字。然考之《後漢志》,乃是章安,今臺州臨海縣地也。惟《晉志》云:「武帝滅之,徙其人,名為東冶。」《舊唐志》云:「其逃亡者自立為冶縣」,得之。漢置會稽南部都尉於塞上,以禁備之。治回浦,鄞縣南回浦鄉,漢邊縣,有障塞尉,掌禁備羌夷犯塞者。自武帝既廢東越,遂於塞上置「治」縣,以處近境之民。又置回浦以為南部都尉治所。故《前漢志》此兩縣最在會稽郡諸縣之後。顏師古註「治縣」曰:「本閩越地。」註「回浦」曰:「南部都尉治」,是也。「治」縣在今臨海,舊東甌地,閩王郢至余善皆得而有之,又秦統名為「閩中」,謂之「本閩越地」可也。而《宋書志》,沈約所作,乃引司馬彪云:「章安,故冶地」。然則,臨海亦冶地也。又引張勃《吳錄》云:「閩越王冶鑄地」,蓋以「治」字為「冶」字。後人因之,遂以漢嘗置冶縣於此。且無諸都冶,搖都東甌,自是兩處。若置冶縣,豈於東甌界中又置?(底本作「豈於東甌界中又冶」,庫本同,據崇抄改。)今州治去臨海一千二百里,若置縣在此,其界至臨海;則《前漢表》縣大率方百里,又安得一縣如此之遠乎?況「治」縣,始改為章安,續又分章安南為永寧;不應永寧介乎其中,(底本作「不□永寧介乎其中」,缺一字,庫本作「不將永寧介乎其中」,據崇抄補。)而南北斷為兩境,皆名冶縣。故今《前、後漢志》及唐《元和郡國志》皆作「治」字。《宋志》又云:「後分冶地為東、南二部都尉。東部,臨海是也;南部,建安是也。」此固後漢至吳時所分。吳時,多指東越之地呼為東冶,故云爾。以為漢嘗置冶縣於此,(底本作「治縣於此」,據庫本、崇抄改。)則誤。光武時,罷都尉。時遂廢回浦縣。後復置南部。建安元年,孫策令永寧長韓晏領南部都尉,將兵討東冶時,方立此名。及晏敗,以賀齊代之。八年,始置府於建安。建安初,始有侯官等五縣。《舊記》(「舊記」,即林世程《閩中記》,下皆同。)謂光武以為東侯官,未見其據。建安元年,孫策渡浙江。會稽太守王朗浮海奔東冶。侯官長商升不納,賴虞翻說之,乃為起兵。策復遣將擊之。是時,縣皆豪傑自立,可知也。未幾,升降於賀齊。(底本作「外降於賀齊」,據庫本、崇抄及《三國志》改。)建安、南平、漢興三縣復反。又其後,東冶五縣反。四縣名見前,其一,史缺書。自孫氏時,五縣既平,始隨立為縣。或者,乃以遁逃者出,漢復立為冶縣,亦誤矣。吳景帝時,置曲郍都尉,領謫徒造船於此。《舊記》:開元寺東直巷,吳時都尉營,號「船場」。永安三年,置建安郡治,建安、侯官屬焉。時建安屬縣:(底本作「建安土縣」,據崇抄、庫本改。)吳興、東平、建陽、將樂、昭武、延平。建衡元年,李勗從建安海道擊交趾。

晉太康三年,始以侯官為晉安郡,嚴高為守。初治故都,遷今城。縣八。原豐、新羅、宛平、同安、侯官、羅江、晉安、溫麻。隸揚州。漢武帝元封五年始置刺史,時東越已虛矣。吳時,以丹陽郡為刺史治所,今建康。晉因之。元康元年隸江州。時以疆土曠遠,統理尤難,分置江州。以揚州之豫章、鄱陽、廬陵、臨川、南康、建安、晉安七郡,荊湖之武昌、桂陽、安成三郡置。(底本作「佳陽安城」,崇抄同,庫本作「襄陽安城」,據《晉書。地理志》改。)刺史治所初在豫章,鹹康六年移治潯陽,今江州。宋泰始四年,改為晉平郡。《舊記》云:元嘉中改為昌國。考《宋書》無。縣五。按:《宋志》:晉安太守領縣五:侯官、原豐、晉安、羅江、溫麻,而無新羅、宛平、同安者,並省也。或以為是時析置南安郡,非也。《宋志》即無此南安郡。其晉安縣,即今南安之地。故知是並省。尋復故。《宋書》:晉安王子勛敗,遂改為晉平,以封休祐,似嫌其名稱。六年,休祐死。明年,徙其十三子於晉平。齊建元四年,封王子懋為晉安王,相距十餘年。史缺更復。梁天監中,置南安郡。以晉安縣地置。時始置龍溪縣,遂以晉安縣為南安郡而屬焉。按《隋志》:梁武帝天監十年,有州二十三,郡三百五十。其後頻事經略,開拓閩越。謂此。普通六年,(底本作「晉通」,據崇抄改。)遂以晉安、建安、南安三郡屬東揚州。先是,宋武帝惡江州疆大,常欲分之。孝建元年,因討平臧質,(底本「臧質」前二字殘損不明,據崇抄、庫本補。)遂分揚州之會稽、東陽、新安、永嘉、臨海五郡為東揚州。刺史治所在會稽,至是遂以三郡屬之,從其近也。陳永定初,升為閩州,領三郡,始為刺史治所。時以陳寶應為閩州刺史。天嘉六年,州罷。以寶應敗故,廢。還屬東揚。光大元年,復升為豐州。隋開皇九年,平陳,改為泉州。廢建安、南安二郡來屬。大業初,復為閩州。三年,改為建安郡。治閩縣。縣四。閩、建安、南安、龍溪。唐武德元年改為建州。四年,移建州於建安。是時,閩縣屬建州。六年,析置泉州。《舊唐志》云:「貞觀初為泉州」,非也。四年,移建州。五年,以南安為豐州。六年,置泉州。宜以《新唐書》為正。(底本作「宜以新唐為正」,庫本同,據崇抄於「唐」字下補「書」字。)縣五。閩、侯官、長樂、連江、長溪。八年,置都督府,領建、豐三州。《寰宇記》云:「武德四年,為豐州外都督,領泉、建、潮。」《會要》云:「武德八年改為豐州都督府」。按:《新唐書》,武德四年未有泉州。五年始置豐州於南安。《寰宇記》年與州名及所領皆誤;《會要》州名誤。宜以《元和志》為正。貞觀初,隸嶺南道,廢豐州來屬,縣六。萬安,今福清,聖歷二年置。景雲二年,改為閩州都督府。是歲六月,分天下,置汴、齊、兗、魏、冀、並、蒲、鄜、涇、秦、益、綿、遂、荊、岐、通、梁、襄、揚、越、安、潤、洪、潭二十四郡都督。閏六月,置按察使。七月,停新置都督府。是時,二十四郡都督之命並不行。惟閩州都督乃是歲正月指揮,不在停廢之列。領泉、建、漳、潮五州。先是,垂拱二年,析置漳州。聖曆二年,以舊豐州為武榮州。是歲,以武榮州為泉州。開元十三年,改為福州都督府。或曰:以董奉福上名。十九年,置泉山府兵。《治平志》:「按察使席豫奏:福、泉等州山洞僻遠,江海廣深,請於福州置上折沖府兵千二百人。二十一年,置經略使。《治平志》有:八月十二日敕。二十二年,以漳、潮歸嶺南,督泉、建、汀四州。二十一年,置汀州。天寶元年,改隸江南東道。尋改為長樂郡。改刺史為太守,仍為長樂經略使。縣八。古田、尤溪。復領漳、潮二州。十載,復以漳、潮歸嶺南。《舊記》云:「二年」,非。至德二載,置經略軍、寧海軍。乾元元年,改為都防禦使兼寧海軍使,復為福州都督府。改太守為刺史,置防禦使以治軍事,刺史兼之。上元元年,升節度使,領州六,《舊記》云:「代宗時領溫州」。《治平記》云:「寶應元年,袁晁反,攻陷臺、溫、明三州。李承昭率兵破之。遂以溫州來屬。未幾,歸越州。按:《唐書》:「臺州人袁晁僭號,改元寶勝。李光弼遣將破之於衢州。廣德二年,晁伏誅。免越州今歲田租之半。三州給復一年。」其間來屬未詳,姑載之。縣九。永泰。析侯官、尤溪置。大歷六年,罷節度,置都團練觀察處置使。(崇抄作「罷節度使都督置團練觀察處置等使」,略異。)以潮州歸嶺南。乾符五年,黃巢入閩,焮蕩幾盡。中和四年,陳巖逐其帥鄭鎰,自稱觀察使。光啟二年,王潮據泉州,巖表為刺史。巖卒,其婦弟範暉自稱留後,驕暴失眾心。眾道潮以來,(崇抄作「眾迎潮以來」。)潮遣弟審知攻之。景福二年入福州。乾寧元年,授潮觀察使。三年,《唐表》作「四年」。(底本作「唐袁」。據庫本、崇抄改。)升為威武軍,拜節度使。四年,卒。潮自光、壽南渡,由贛州入漳浦,(底本作「山贛川」,庫本作「由贛川」,據崇抄改。)據泉、福。十二年,葬晉江。審知立。初,潮未至,民謠曰:「潮水來,巖頭沒;潮水去,矢口出。」至是驗。梁開平三年,封閩王。縣十。乾化元年,以梅溪場為閩清縣。貞明六年,升為大都督府。唐同光三年,卒,子延翰立。天成元年,偽建國,稱大閩國王。(底本作「大明國王」,據庫本、崇抄改。)十二月,延稟殺延翰,推延鈞為節度觀察留後。長興四年,僭號,改元龍啟。升為長樂府。縣十四。是歲,以羅源場為羅源縣,感德場為寧德縣,歸化場為德化縣,建州永順場為順昌縣,鹹屬。子繼鵬為尹。清泰二年,繼鵬弒立,改元通文。晉天福四年,朱文進等害之。季父延羲立,改元永隆。明年,延政始貳。後三年,延政僭號於建州,國號殷。以將樂為鏞州,延平鎮為鐔州。開運元年,文進殺延羲自立。晉因授以節度。國人尋殺之,迎延政於建州。明年,延政稱閩王。以福州為東都,領州七,(底本作「領州十」,按,原領福、建、泉、漳、汀五州加鏞、鐔二州,當是七州,「十」當為「七」之誤書。庫本、崇抄作「領州七」,據改。)縣十三,是歲,析出順昌。子繼昌留守。列校李仁達殺繼昌,立僧卓巖明,雪峰僧,莆田人。未幾,殺之自立。其年,延政為南唐所滅。自光啟二年丙午入閩,有神僧黃𣵀築,(底本作「黃𣵀築」,崇抄、庫本作「黃𣵀槃」。)人就問之。僧云:「騎馬來,騎馬去。」滅之明年,歲復丙午。蓋六十年。漢乾祐元年,仁達舉國歸吳越。縣十一。是歲,改鐔州為劍州,以尤溪隸之。三年,又以德化歸泉州。周廣順元年,改為彰武軍。避周太祖名。今法祥院有建隆三年《石□殿記》:(底本作「石□殿記」,缺一字,他本同。)「功德主上軍散兵馬使充彰武軍省勾院使徐廷鎬。」皇朝太平興國三年,錢氏納土,復為威武軍。領州六、軍一,鏞州,失所廢年月。是歲,析建州之邵武為邵武軍。屬兩浙西南路。四年,領軍二。是歲,析泉之莆田,置興化軍。六年,縣十二。是歲,析閩縣九鄉置懷安。雍熙二年,始為福建路。嘉祐四年,帶鈐轄。大觀元年,升為帥府。四年,罷。建炎三年,復升為帥府。自太康置守,至今淳熙八年,凡九百年。考占星土。蓋斗、牛、須女之分也。(底本作「須□」,缺一字,據庫本、崇抄補。)《周禮》以經星十二次,辨九州之地,以觀妖祥」。內吳越屬「星紀」。《前漢志》謂交趾、南海等郡,皆其分野。(底本作「分□」,缺一字,據崇抄補。)《晉志》:自南斗十二度至女七度為吳越,(底本作「□志」,缺一字,據崇抄並《晉書·天文志》補。)特言其大界也。非止謂本州。

廣輪之數具列於後云:(底本作「具列於後亡」,據崇抄改。)

東--西四百五十里。

南--北五百七十八里。

東南--西北四百九十四里。

東北--西南千八十里。

東百九十里至海。

西二百六十里至界首,又百二十五里至南劍州。

南百七十八里至界首,又六十三里至興化軍。

北四百里至界首,又百三十里至建寧府政和縣。

東南二百八里至海。

西南五百四十里至界首,又四百二十五里至南劍州。

東北五百四十里至界首,又三百二十里至溫州。

西北二百八十六里至界首,又百十八里至南劍州。

  ↑返回頂部 卷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