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六 清史紀事本末
治河之政策
卷十八 

聖祖康熙九年,夏四月,河決歸仁隄,淮安、揚州二府等處,田地悉被淹沒。

十年,冬十月,河決桃源縣,壞民堤二百五十丈。冬十一月,河道總督王光裕疏請募夫大挑淮陽襄河,從之。

十一年,夏四月,命侍衛吳丹,學士郭廷祚閱視河工,繪圖進呈。六月,河決清水漂,高郵實應一十八州縣衛被災。

十六年,春二月,以王光裕治河無功,命解任,以靳輔為河道總督。秋七月,靳輔條陳治河八事:一挑清江清以下,歷雲梯關至海口一帶河身之土,以築兩岸河堤;一挑洪澤湖下流,高家偃以西,至清口,引水河一道;一加高幫潤、七里墩、武家墩、高家墩、高良港至周家閘殘缺單薄堤工;一築古溝、翟家壩一帶堤工,並堵塞黃淮各自決口;一閉通濟閘壩,深挑運河,堵塞清水潭等處決口,以通漕船;一錢糧浩繁,須預籌畫以濟工需;一請裁併河工冗員,奏調幹員,赴工襄事;一請設巡河官兵。章上,廷議以軍興餉絀難之輔。凡三奏,均堅持前議,帝特如所請。

十七年,秋七月,河決碭山縣石將軍廟及蕭縣九里溝二處。是月,靳輔疏請高家堰石工再加三尺,與土隄平。然後另加土隄三尺,又高家堰,高良港一帶加築戧隄一道,從之。冬十月,靳輔以宿、徐等州縣被災,請建減大壩一十三座,又請將清口閉斷,自文華寺挑新河至七里閘,以七里閘為運口,由武家墩爛泥渡轉入黃河。

十八年,夏四月,靳輔疏言:“清水潭屢塞屢衝,山陽、高郵等七州縣田畝淹沒。臣築東西長堤二道,工竣,七州縣田畝全行潤出,運艘民船,永可安瀾。”報聞。 秋七月,靳輔疏言:“淮河東岸,自翟家壩至周橋閘,乃淮陽運河上游門戶,山鹽等七州縣民生關鍵也。當黃河循禹故道時,淮流水可直下。此地未聞水患;迨黃流南徒奪淮,淮流不能暢注,於是壅遏四漫。山陽、寶應、高郵、江都四州縣,河西低窪之區,盡成澤國者,六百餘年矣。明萬歷初,河道廢壞,雖不若今日之甚,而清口淤,高堰決,與今日情形相似。彼時河臣潘季馴,築隄堵口,治班班效斑。然此處不議加高,蓋明代祖陵在西,故停河東之障以洩水。不知如慮淮漲西侵,何難兩岸並築,而顧留患門庭歷年旣久,遂致成河九道,使淮陽叠受水災。臣不能不憾潘季馴以善治河稱而亦有此失者也。皇上軫念運道民生,大發帑金,命臣徧爲修治。今翟家壩成河九道之處,共寬一千三百二十三丈二尺,今已合龍,更查山寳高江四州縣河西諸湖亦逐漸涸出,擬設法招墾,庶幾增户足民矣。”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8630&by_title=%E6%B8%85%E5%8F%B2%E7%B4%80%E4%BA%8B%E6%9C%AC%E6%9C%AB&page=41


二十一年冬十月河決蕭家口召靳輔來京以蕭家渡決口方議脩築故也先是布政使崔維雅 奏上河防芻議兩河治略二書註條列三十四事欲更改輔所行減水壩諸法輔詳辯爲不可行 至是輔至京面奏蕭家渡工程來歲正月必可吿竣且力言維雅所言之謬帝韙之時衆議尙書 伊桑阿察勘河工一疏冊開不堅固不合式隄工共一萬五千餘丈漏水堤工四千餘丈及減水 壩二座不堅固之處應將輔撤任從重治罪帝恐更易生手誤事仍著輔留任戴罪督修輔囬至 河上親督工程未幾決口皆塞水歸故道

二十二年夏四月靳輔疏報蕭家渡工成河歸故道優詔批答還輔職

二十三年冬十月帝南巡至泰安登泰山尋自宿遷臨閱黃河北岸至天妃閘見水勢湍急指授 河臣改爲草壩另設七里太平二閘以分水勢 十一月臨閱高家堰諭靳輔曰觀高堰地勢高 於寳應高郵諸水數倍前人於此築石隄障水實爲淮揚屛蔽且使洪澤湖與淮水倂力敵黃衝 刷淤沙關係最重今高堰舊口及周橋翟壩修築雖久仍須歲歲防護不可輕視以隳前功後閱 黃河南岸諭輔妥籌善後之策勿令黃水倒灌運河帝閱河甚喜書閱河詩賜輔並賜輔佳哈御 舟及御用帷幙

二十四年春正月靳輔疏請添建黃河南岸毛城鋪減水閘一王家山減水閘三北岸太谷山減 水閘二以保徐州上流堤工並於歸仁堤添建石壩二攔馬河及清河縣運口各添建石閘一 秋九月靳輔又請添築考城儀封陽武三縣河隄七千九百八十九丈封邱縣荆隆口大月隄三 百三十丈滎澤縣埽工二百一十丈以防上流異漲並請增設蘭陽儀封滎澤河員免開歸二府 民採辦靑柳均從 冬十月命河道總督靳輔按察使于成龍馳驛來京與九卿科道詳議河工 事務時成龍奉命經理海口及下河事宜仍聽輔節制持議與輔多不合故廷議並召入都詳議  十一月靳輔于成龍至京與廷臣議河工事宜輔謂宜開大河建長隄高一丈五尺朿水一丈 以敵海潮成龍力主張開濬海口故道大學士九卿俱從輔議通政司參議成其範給事中王又 旦御史錢鈺從成龍議侍讀喬萊寳應人也極言輔議非是乃命尙書薩穆哈等往勘尋以開海 口無益入吿

二十五年夏閏四月禮部尙書湯斌入對奏下河宜疏濬帝命侍郎孫在豐往董其事寢輔議

二十七年春三月靳輔奏中河工竣運道新通請加高築遥隄以圖永保從之尋御史郭琇陸祖 修給事中劉楷相繼參輔治河無功又漕督慕天顏侍郎孫在豐因河工事互相糾參罷輔仕並 革其蘖客陳璜職銜解京監侯璜字天裔秀水布衣輔以公事過邯鄲見題壁詩大爲嘆異因蹤 跡得之禮之入幕帝閱工時嘗從容問曰爾必有通今博古之人爲之佐輔以璜對復以輔薦得 賜僉事道銜輔旣解任調王新命爲河督 夏四月靳輔至京疏論于成龍慕天顏孫在豐朋謀 傾陷狀並辯明部臣勘估計需六百萬兩臣苦心節省止用帑二百五十一萬不及部臣估計之 半而諸臣詆爲糜帑營私奪田屯墾必欲陷臣殺臣而後已請帝再巡親閱隄工更命重臣清丈 隱估田畝帝命學士凱音布等往勘至是帝謂廷臣曰前于成龍奏靳輔開中河無功今凱音布 等則云河漕兩利若謂靳輔治河無功朕亦代爲不平也于成龍懷挾私仇阻撓河務殊爲不合今

九卿已將靳輔議罪若王新命亦順從于成龍之說大事更張是各懷私忿貽誤河工匪淺且黃 河自宿遷以下衝決猶可修治若宿遷而上或致泛濫則爲害甚大因令馬齊張玉書圖訥前往 確勘還奏應如輔所定章程無庸改又因凱音布奏稱中河所行漕艘慕天顏勒令退囬支河之 口不許閉塞有旨著將慕天顏提京夾訊嚴追唆使之人尋天顏供稱係成龍緘囑其照此辦理 帝亦不之究

二十八年春正月帝以張玉書等往閱河工囬京奏言中河狹隘欲於中河立三閘以減洩之而 問靳輔則云於二三十里之閒應修小閘及涵洞所言歧異河工是非終無定論因欲親臨河上 察勘車駕至濟南乘舟由中河閱視河道命於鎮口閘微山湖等處開支河口其黃河運道仍存 而不廢遂自清河縣渡黃河至揚州泊舟鎮江府之金山寺 二月帝至杭州渡錢塘謁禹陵

三月帝至淮安府閱視高家堰一帶隄岸閘壩以靳輔治河有功復其官令以原品致仕有實心 任事之褒

三十一年春二月河道總督王新命因事革職復用靳輔爲河督輔以老病固辭不許再賜佳哈 御舟以旌異之 三月脩渾河隄 夏四月靳輔奏請復建新莊閘以利運道又仲家閘下陶家 莊地方應添造一閘使兩閘行運互相洩㵼尤於黃中兩河大有禆益 冬十一月靳輔奏請於 黃河兩岸栽柳種草並設立涵洞時輔力疾經畫西運自清河至滎澤達三門砥柱安流無恙事 竣以病狀聞命輔子副參領治豫及內大臣明珠往視尋甍于位年六十予祭葬謚文襄輔受命 治河十餘年精力俱瘁而中河之役尤百世之利論者謂功不在宋禮開會通陳瑄鑿清江浦下 云 十二月以于成龍爲河道總督初輔受命治河時值黃水四潰不復歸海清口運道盡塞輔 因上疏言清口以下不濬築則黃淮無歸清口以上不鑿引河則淮河不暢高堰之口不盡封塞 則淮分而刷河不力黃必內灌而下流清水潭亦危且黃河南岸不隄則高堰仍有隱憂北岸不 隄山以東必遭衝潰故築隄岸疏下流塞決口俱有先後無緩急今不爲一勞永𨓜之計屢築屢 圮勢將何所底止疏入羣臣多異議帝特如所請功未竟而于成龍等極言其失輔遂解任去後 帝悟復使輔充其事輔旣卒帝思之曰靳輔經理之任雖後來河臣互有損益而規模創置不能 易也

三十三年春正月九卿議覆河督于成龍奏請增設河道官員及豁免民夫俱不合應革職帝召 成龍來京詰以前日力詆靳輔及論減水壩宜塞不宜開成龍引罪命革職留任戴罪圖功

三十八年春二月帝奉皇太后南巡閱視河工 三月渡河相地高下指示方略命河督于成龍 測量水土繪圖以進因諭大學士等曰水之不治由洪澤湖水勢甚大旣不能洩又加以黃運兩 河合倂勢愈浩瀚故致泛溢昔時原有歸仁隄遙爲捍禦此法最善今已淹没不可考靳輔則築 減水壩名爲減水而四處奔瀉漂決甚多彼但顧上河而不顧下河水何以治惟有導河稍北使 不得侵入清水而疏洩洪澤湖使之下流全用清水以刷淤沙則水自無不治矣

三十九年春二月于成龍卒調張鵬翮爲河道總督 夏六月河督張鵬翮奏稱遵旨看視海口 將欄黃壩盡行拆去河身開濬深通乞將攔黃壩改稱大通口幷請建立河神廟

四十年春正月加封河神爲顯佑通濟昭靈效順金龍四大王因前河督張鵬翮奏海口疏通黃 淮二水交會濟運神速皆河伯效靈所致請加河神封號至是如所請行 三月張鵬翮請將上 諭治河事宜敕下史館纂集成書詔卽著張鵬翮編輯呈覽

四十一年秋九月帝廵視南河 冬十月帝還京師

四十二年春正月帝廵視南河 三月帝還京師

四十四年春二月帝南廵因兩河吿成親往廵閱也 夏閏四月帝還京師 秋七月古溝唐埂 清水溝韓家莊四處隄岸潰決革河督張鵬翮職仍留任

四十六年春正月帝南廵閱河 二月以議開溜淮套革河督張鵬翮宮保銜從寬留任 夏五 月帝追念靳輔治河功著加贈太子太保給拜他喇布勒哈圖世職

四十七年冬十月以秋汎工程平穩著開復河督張鵬翮處分自是兩河安𡩋隄岸無虞地平天 成一勞永逸之效也


 卷十六 ↑返回頂部 卷十八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