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八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四十九
卷五十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四十九

  湘軍水師之編制

文宗咸豐三年秋七月幫辦江南軍務湖北按察使江忠源奏請飭兩湖四川分造戰船以清江

面詔行之先是二年冬湖北巡撫常大淳疏言洪秀全水陸攻武昌船礮充斥請調湖南軍中之

廣西礮船江南水師之廣舰礮船及中小號礮船分佈長江上下游以遏敵勢斷糧運詔督師徐

廣縉等飭行時武備廢弛徒存水師名無船也後向榮繼起督師遣調湖南礮船以民船載礮而

已詔徵登州水師船亦募商舟是年春閒九江陷榮又奏調廣東外海戰船快蟹大扒百餘取海

道至江南而督臣葉名琛覆稱所調戰船頗笨重恐難駛入長江後又調上海之拖罟戰船溫州

之頭莽等船亦僅由上海道吳健彰雇領夾板船三隻由海入江至五月洪軍北渡淮河南圍南

昌御史黃經始奏請飭吳楚蜀三省各製礮船習水師順流攻擊乃指名及湖南詔飭撫臣駱秉

章秉章以力不及置之忠源初援湖北與曾國藩論江皖大局議造戰船數百先淸江面亦以事

艱鉅難行至是編修郭嵩燾從忠源守南昌偵敵皆舟居乃極言東南皆水鄉敵據有江路而我

以陸師擊之勢常不及必與敵爭長江之險而後可以言戰因爲忠源草疏請飭湖北湖南四川

造戰船各二十艘自廣東購巨炮千尊配之得旨允行 九月詔幫辦湖南團練侍郎曾國藩酌

派兵勇船炮赴援湖北時國藩已先自長沙移駐衡州治水軍訪船制初無知者依古法作筏載

炮將以截流又欲爲艨艟大艦皆不能旋運而羽檄徵軍日數至人頗以逗遛爲疑國藩歎曰今

敵縱横江湖非舟楫無與爭利害且成師以出當爲東征不歸之計九江以上千里如洗奈何以

倉猝召募之衆執蠱脫之器徒步三千里以當虎狼百萬之強敵乎有水師守備成名標者顧能

言廣東快蟹三板船法式國藩亦自以意用商船改造爲長脣寬舷試發炮果不震惟苦經費無

所出乃奏留粵省協餉銀八萬興水師四千船二百其大自五百石及千餘石炮自二百斤至三

千斤又推五日競渡船意爲短橈長槳如蚿足以人力勝風水奏徵右江道張敬修率戰船不果

來而廣西同知褚汝航奉檄代敬修至上長龍船製國藩乃以名標董衡州船役而於湘潭設分

廠使汝航董之先成長龍五十繼成快蟹四十三板百五十於是閩越船制略備然亦非有法直

以意爲之屢改乃成招募壯丁習水戰以儒生農氓或陸營官弁爲營哨官其營制每一營凡快

蟹長龍船各一三板船八一快蟹槳二十八人櫓八人艙長一人舵一人頭篙一人礮手六人一

長龍槳十六人櫓四人舵頭篙各一人礮手二人一三板槳十人舵頭篙各一人礮手二人計三

百八十八人而成營其軍器雖亦有刀盾槍矛無所用置炮於船之首尾旋而發之炮一發船一

頓則其進愈疾或置腰炮美觀瞻臨敵亦無所用之其作營法相距宜疏小船依洲大舟横流設

遇暴風不致相撞接流爭先全恃三板快蟹長龍備指揮而已敗卽棄之乘三板以歸三板無篷

板覆以夾帳軍士私造長龍編爲公船以餐宿於其中

四年春三月曾國藩發衡州集軍湘潭是年二月湖南師船成凡大小戰艦二百四十輜重炮船

百三十輜重民船百水軍五千分十營由衡州募者六營以成名標諸殿元楊岳斌(原名載福後

避穆宗名上一字改)彭玉麟鄒漢章龍獻琛統之由湘潭募者四營以褚汝航夏鑾胡嘉垣胡作

霖統之而汝航爲總統又益以陸師十三營以塔齊布周鳳山儲玟躬林源恩鄒世琦鄒壽璋楊

名聲曾國葆統之而塔齊布爲先鋒水陸萬七千人夾湘而下一時軍容稱極盛時總督吳文鎔

以促戰先出敗死湖北水師盡散敵由洞庭登岸襲寧鄉遇水師下遽退尋復上岳州防軍潰賴

炮船以免會大風壞船飄傷大半陸軍亦敗還長沙整軍敵遂乘勝上屯靖港及湘潭國藩全軍

往攻未至湘潭十里塔齊布湘潭戰勝之報至於是水陸循城進攻八日之閒十戰皆捷燬敵舟

近干斬馘近萬敵棄城走湘潭旣復軍氣大揚未幾山東登州總兵陳輝龍自廣州廣東游擊沙

鎮邦自廣西道員李孟羣自桂林各將水軍來會師水軍益盛已而發長沙渡湖遇敵湖中彭玉

麟楊岳斌兩破敵於南津二人自是以勇略名稱彭楊輝龍後至聞彭楊戰勝意輕敵自將攻城

陵磯湘軍頗疑南風下水難退輝龍曰吾習水戰三十年諸君無以爲憂翌旦聲炮行廣東軍旌

旗鮮明刀矛如霜雪洋裝銅炮震山逋輝龍乘自作之拖罟大船進至中流舟膠敵伏舟齊出諸

小船往救水急風利返吹俱下敵爭前奪船輝陷敵軍覆炮船盡喪拖罟大艦遂爲敵軍戰勝品

敵師乘之還城陵磯褚汝航夏鑾沙鎮邦因赴援敗同蹈水死是役也戰死者數百人失船三十

餘艘賴彭楊力守要害敵不得上國藩乃收拾餘船以兪晟代汝航復遇唐際盛造舟資之會塔

齊布之陸軍所至有功進薄城陵磯毀敵壘十三斬馘二十水軍乃乘勝入長江毀東西岸敵壘

九炮臺三搜螺山倒口六豁口入黃益湖收嘉魚復蒲圻進克武漢自是敵聞水軍至輒震怖無

策棄所守去故湘軍順流下千里無留行下江敵軍以水軍不可與爭鋒悉衆屯田家鎮彭楊將

水師合陸師進擊大破之岳斌直進至武穴乃回船擲火燒而上玉麟燒而下忽東風起岳斌乘

風玉麟乘流天明合軍俱還敵舟燼陣陸上者已夜走田鎮旣破湘軍水師名天下朝廷采其戰

法手詔宣示江南北諸水軍江南北水軍師艇船不諳戰續徵紅單拖罾船皆待風乃行所至淹

留而江西亦造戰船仿湖南船制以無將領輒失敗湖南在籍官丁善慶陳本欽唐際盛李㮣等

始捐貲設船局而黃冕專製炮以應征軍時言船炮者皆莫能及湖南其後水軍益擴張岳斌所

統十營玉麟所統八營合大小戰船五百炮二千國藩遭父喪奏請以岳斌爲總統玉麟爲協理

而戰益利所至克捷雖或有小挫終獲勝敵迨九洑洲一破長江肅淸金陵大功吿成詔論國藩

功以剏立舟師爲首於是國藩奏請以所募水勇改爲經制水兵時大江水師船至一千餘炮位

及三千計提督一員總兵五員營官副參游二十四哨官都守千把外委七百七十四兵數萬二

千自荆岳至崇明五千餘里立六標分汛計船七百七十四營二十四副將營戰船四十三參將

營三十三游擊營二十三自提督至外委各給坐船長龍設大炮六三板大小炮各二設火藥局

於安徽湖北二省城設子彈局於湖南省城設船局於漢陽吳城草鞵夾因奏事宜三十營制二

十四同治五年六月軍機大臣曾奏依行編章程六卷入方略垂示後世頒之天下水師旣立以

黃翼升爲提督詔玉麟每歲一巡長江

 編者曰太平天國旣亡詔論曾氏功以剏立舟師爲首而舟師中人立功以彭與楊爲最是兩

 人之生平宗旨與曾氏兄弟同然觀彭氏一生不樂秉節鉞任疆寄若有所憾焉者則何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