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卷4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八 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
卷四十九
卷五十 
本作品收录于:《清史纪事本末

清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九

  湘军水师之编制

文宗咸丰三年秋七月帮办江南军务湖北按察使江忠源奏请饬两湖四川分造战船以清江

面诏行之先是二年冬湖北巡抚常大淳疏言洪秀全水陆攻武昌船炮充斥请调湖南军中之

广西炮船江南水师之广舰炮船及中小号炮船分布长江上下游以遏敌势断粮运诏督师徐

广缙等饬行时武备废弛徒存水师名无船也后向荣继起督师遣调湖南炮船以民船载炮而

已诏征登州水师船亦募商舟是年春闲九江陷荣又奏调广东外海战船快蟹大扒百馀取海

道至江南而督臣叶名琛覆称所调战船颇笨重恐难驶入长江后又调上海之拖罟战船温州

之头莽等船亦仅由上海道吴健彰雇领夹板船三只由海入江至五月洪军北渡淮河南围南

昌御史黄经始奏请饬吴楚蜀三省各制炮船习水师顺流攻击乃指名及湖南诏饬抚臣骆秉

章秉章以力不及置之忠源初援湖北与曾国藩论江皖大局议造战船数百先淸江面亦以事

艰巨难行至是编修郭嵩焘从忠源守南昌侦敌皆舟居乃极言东南皆水乡敌据有江路而我

以陆师击之势常不及必与敌争长江之险而后可以言战因为忠源草疏请饬湖北湖南四川

造战船各二十艘自广东购巨炮千尊配之得旨允行 九月诏帮办湖南团练侍郎曾国藩酌

派兵勇船炮赴援湖北时国藩已先自长沙移驻衡州治水军访船制初无知者依古法作筏载

炮将以截流又欲为艨艟大舰皆不能旋运而羽檄征军日数至人颇以逗遛为疑国藩叹曰今

敌纵横江湖非舟楫无与争利害且成师以出当为东征不归之计九江以上千里如洗奈何以

仓猝召募之众执蛊脱之器徒步三千里以当虎狼百万之强敌乎有水师守备成名标者顾能

言广东快蟹三板船法式国藩亦自以意用商船改造为长唇宽舷试发炮果不震惟苦经费无

所出乃奏留粤省协饷银八万兴水师四千船二百其大自五百石及千馀石炮自二百斤至三

千斤又推五日竞渡船意为短桡长桨如蚿足以人力胜风水奏征右江道张敬修率战船不果

来而广西同知褚汝航奉檄代敬修至上长龙船制国藩乃以名标董衡州船役而于湘潭设分

厂使汝航董之先成长龙五十继成快蟹四十三板百五十于是闽越船制略备然亦非有法直

以意为之屡改乃成招募壮丁习水战以儒生农氓或陆营官弁为营哨官其营制每一营凡快

蟹长龙船各一三板船八一快蟹桨二十八人橹八人舱长一人舵一人头篙一人炮手六人一

长龙桨十六人橹四人舵头篙各一人炮手二人一三板桨十人舵头篙各一人炮手二人计三

百八十八人而成营其军器虽亦有刀盾枪矛无所用置炮于船之首尾旋而发之炮一发船一

顿则其进愈疾或置腰炮美观瞻临敌亦无所用之其作营法相距宜疏小船依洲大舟横流设

遇暴风不致相撞接流争先全恃三板快蟹长龙备指挥而已败即弃之乘三板以归三板无篷

板覆以夹帐军士私造长龙编为公船以餐宿于其中

四年春三月曾国藩发衡州集军湘潭是年二月湖南师船成凡大小战舰二百四十辎重炮船

百三十辎重民船百水军五千分十营由衡州募者六营以成名标诸殿元杨岳斌(原名载福后

避穆宗名上一字改)彭玉麟邹汉章龙献琛统之由湘潭募者四营以褚汝航夏銮胡嘉垣胡作

霖统之而汝航为总统又益以陆师十三营以塔齐布周凤山储玟躬林源恩邹世琦邹寿璋杨

名声曾国葆统之而塔齐布为先锋水陆万七千人夹湘而下一时军容称极盛时总督吴文镕

以促战先出败死湖北水师尽散敌由洞庭登岸袭宁乡遇水师下遽退寻复上岳州防军溃赖

炮船以免会大风坏船飘伤大半陆军亦败还长沙整军敌遂乘胜上屯靖港及湘潭国藩全军

往攻未至湘潭十里塔齐布湘潭战胜之报至于是水陆循城进攻八日之闲十战皆捷毁敌舟

近干斩馘近万敌弃城走湘潭既复军气大扬未几山东登州总兵陈辉龙自广州广东游击沙

镇邦自广西道员李孟群自桂林各将水军来会师水军益盛已而发长沙渡湖遇敌湖中彭玉

麟杨岳斌两破敌于南津二人自是以勇略名称彭杨辉龙后至闻彭杨战胜意轻敌自将攻城

陵矶湘军颇疑南风下水难退辉龙曰吾习水战三十年诸君无以为忧翌旦声炮行广东军旌

旗鲜明刀矛如霜雪洋装铜炮震山逋辉龙乘自作之拖罟大船进至中流舟胶敌伏舟齐出诸

小船往救水急风利返吹俱下敌争前夺船辉陷敌军覆炮船尽丧拖罟大舰遂为敌军战胜品

敌师乘之还城陵矶褚汝航夏銮沙镇邦因赴援败同蹈水死是役也战死者数百人失船三十

馀艘赖彭杨力守要害敌不得上国藩乃收拾馀船以兪晟代汝航复遇唐际盛造舟资之会塔

齐布之陆军所至有功进薄城陵矶毁敌垒十三斩馘二十水军乃乘胜入长江毁东西岸敌垒

九炮台三搜螺山倒口六豁口入黄益湖收嘉鱼复蒲圻进克武汉自是敌闻水军至辄震怖无

策弃所守去故湘军顺流下千里无留行下江敌军以水军不可与争锋悉众屯田家镇彭杨将

水师合陆师进击大破之岳斌直进至武穴乃回船掷火烧而上玉麟烧而下忽东风起岳斌乘

风玉麟乘流天明合军俱还敌舟烬阵陆上者已夜走田镇既破湘军水师名天下朝廷采其战

法手诏宣示江南北诸水军江南北水军师艇船不谙战续征红单拖罾船皆待风乃行所至淹

留而江西亦造战船仿湖南船制以无将领辄失败湖南在籍官丁善庆陈本钦唐际盛李㮣等

始捐赀设船局而黄冕专制炮以应征军时言船炮者皆莫能及湖南其后水军益扩张岳斌所

统十营玉麟所统八营合大小战船五百炮二千国藩遭父丧奏请以岳斌为总统玉麟为协理

而战益利所至克捷虽或有小挫终获胜敌迨九洑洲一破长江肃淸金陵大功告成诏论国藩

功以创立舟师为首于是国藩奏请以所募水勇改为经制水兵时大江水师船至一千馀炮位

及三千计提督一员总兵五员营官副参游二十四哨官都守千把外委七百七十四兵数万二

千自荆岳至崇明五千馀里立六标分汛计船七百七十四营二十四副将营战船四十三参将

营三十三游击营二十三自提督至外委各给坐船长龙设大炮六三板大小炮各二设火药局

于安徽湖北二省城设子弹局于湖南省城设船局于汉阳吴城草鞋夹因奏事宜三十营制二

十四同治五年六月军机大臣曾奏依行编章程六卷入方略垂示后世颁之天下水师既立以

黄翼升为提督诏玉麟每岁一巡长江

 编者曰太平天国既亡诏论曾氏功以创立舟师为首而舟师中人立功以彭与杨为最是两

 人之生平宗旨与曾氏兄弟同然观彭氏一生不乐秉节钺任疆寄若有所憾焉者则何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104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