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7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一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七十二
卷七十三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七十二

  光復軍之頓挫

德宗光緒三十三年夏五月安徽廵撫恩銘爲道員徐錫麟鎗斃錫麟及其黨陳伯平等均爲營

兵所殺錫麟浙江山陰人沈雄有大志膽識過人尤擅權畧時中國政治廢弛官吏委靡不振錫

麟每與人慟論時局輒欷歔流涕不能自已其父梅生嘗切戒之而錫麟不顧也弱冠後以廪生

中副車知科舉縛人甚烈棄之入浙江師範學堂旣卒業爲山陰縣學堂堂長紹興府學堂監督

剏辦紹興大通學堂明遠學堂後游學德國入警察學堂畢業後至日本與彼都豪傑之士及內

地志士東渡居留其閒者相周旋洞悉民族之義理亡國之舊聞慷慨激發毅然以光復爲職志

知新中國非大破壞不爲功欲以政界爲著手地遂返國納貲爲道員候補安徽詭說當事危切

悚動大爲恩銘所激賞卽委任之爲陸軍小學堂會辦逾年改委廵警處會辦及廵警學堂堂長

錫麟乃以其閒與同邑陳伯平餘姚馬宗漢組織光復會值星期日輒集廵警學堂敎習學生於

講堂開演說意在灌輸最新智識以激盪警界同學而於種族之大義革命之眞諦常隱隱流露

於詞氣之閒衆皆爲之激昂民族思想之泛溢有一日千里之勢於是黃漢光復軍遂發生於安

慶之陸軍小學廵警學堂而流布於紹興之大通明遠毓秀潯溪同仁震旦蠶業各學校方擬俟

佈置完善聯合軍警實達目的顧錫麟天資雖高華而性情縝密籌畫方略又復深藏不露以故

皖中諸當道無人知其爲光復軍首腦者恩銘且嘗語人曰徐道辦事認眞操守廉潔洵不易才

也適上海捕獲黨人葉某得同黨人名錄知多麇集於皖而其首領卽錫麟之別名江督端方電

吿恩銘嚴密偵探時錫麟爲警察長故恩銘與之協商錫麟陽諾之而陰懼事洩且不測欲先發

制之又錫麟與海外諸同志時通消息軍火均由大通等處潛運恩銘得信早飭屬嚴切查拏並

通電各省爲之防範以故黨人多罹於禍軍火耗散亦不貲錫麟憤欲撲殺皖中滿吏爲被害各

同志復仇時皖省雖有常備軍兩標其第一標方從事於操練未發鎗械第二標又悉初徵之兵

更不諳操法緝捕廵防各隊兵單人少其餘綠營則行伍空虛兵未習練無事坐食而已錫麟欲

利用此時機以發難是年二月閒已遣其眷屬歸浙至是陰約各機關速爲整備訂期是月二十

八日同舉適廵警學堂兵生班屆畢業之期連日校中攷試將竣照章應由廵撫親臨大攷以便

撥充站崗爲試辦東西兩區廵警地步錫麟遂欲於二十八日舉行卒業式以殺廵撫爲下手之

方尋戮皖省之滿員此外文武可以不鞭而驅不策而馳事定卽溯江直下南京而後徐定大計

會恩銘以二十八日須祝幕府章某母壽令改期二十六日錫麟力言爲期太促赶辦不及恩銘

傳收支委員顧松問之松以一切齊備對遂定期錫麟不得已乃於前一日親自衣冠詣請闔城

文武滿吏𦲷堂閱操期必到以爲一網盡之之計是晨八時設盛讌於花廳預埋炸藥於地下請

各官讌畢閱操其用意欲使廵撫以下悉爲灰燼於樽俎之閒而恩銘有先閱操後設讌之命於

是錫麟知預定一切計畫均不能實行且疑謀已外露意擊廵撫死不擊亦死與其失敗而死盍

若冒險一試爲之卽下令全體官兵生站隊親往操場演說爲諸君當結團體救祖國語次激昂

聲震遠近諸生驟聞是言尙有茫然不解其命意之所在者旋恩銘及三司道府縣各印委人員

五十餘先後至堂恩銘將升座閱外場操演錫麟請先攷內場功課恩銘率司道入第三進禮堂

錫麟戎服立階上學生等列隊迎先由官生行謁督辦禮恩銘答禮畢兵生正擬行禮時錫麟趨

進曰報吿大帥今日革命軍起事恩銘愕然未及答而鎗聲已發其時錫麟先擲炸彈於地未觸

發馬宗漢赶擊一鎗中恩銘右手宗漢行刺神色倉皇手顫不能再試錫麟卽於鞾統內突出六

響快鎗兩支握左右手輪向恩銘轟擊復連中七鎗唇腰際及兩腿皆受傷最後由尾閭洞穿小

腸遂仆地時文廵捕陸永頤武廵捕車德文以身遮護永頤登時斃德文亦獲重傷道員巢鳳儀

傷腿首府龔鎮湘傷背顧松及一門役皆擊死恩銘旣中鎗藩司馮煦命戈什背負輿中送返撫

署恩銘猶能大呼務將徐錫麟拏獲收禁司監幷謂廵警學堂全體毫不干涉毋滋疑畏一面飭

令關閉城門派兵廵邏緝捕加調各營以保大局復稱腹中慟甚速請西醫起彈及醫生至謂彈

入臟腑非剖腹不救恩銘時已不能言惟以手指腹促其速剖乃一剖再剖均不見彈之所在蓋

其彈爲藥水製逭見血卽化也而恩銘遂坐是死當變起倉猝時人情恐慌特甚錫麟手握雙鎗

從容施放口中猶稱大帥放心此刺客職道定可辦到故此禮堂外皆不知鎗聲所自起一聞刺

客二字各官乃鳥獸散尙不疑爲錫麟所爲也錫麟見恩銘去後卽僞語學生曰撫臺已爲顧松

所刺我等須往軍械所保護拔刀出禮堂與伯平宗漢左執刀右握鎗率學生整隊行旣抵軍械

所所員周家煜逃錫麟等入據之爲抵禦計及學生取局中所存新舊各礟試用皆不得手而兵

勇大至圍之時統兵者爲緝捕營管帶杜春林中軍兼廵防營標統劉利貞稽查局員知縣勞文

琦等錫麟急令伯平宗漢守住前後大門鎗斃弁勇六人相持六小時之久錫麟見勢不敵遂返

身入所越牆𨓜去伯平爲緝捕營勇擊斃宗漢當場被執先後捕繫學生及夫役二十一名當各

營兵圍攻軍械所時多不肯向前馮煦遣道員黃潤九往督催仍不進乃傳令獲錫麟者賞洋一

萬元各兵始奮勇攻入見錫麟戎衣遺地下知已改裝出走報至撫署相顧失色一面仍飭嚴

緝一面出示加賞能知徐錫麟下落報吿者賞洋五千元因拒捕中創身死者賞洋二千元至午

後四時錫麟乃弋獲復於廵警學堂錫麟之寢室起出白旗一面上書四言韻語寓光復起事之

意子彈四箱鎗炮多支刀三十把討虜大元帥印一顆吿示百餘張並黨人書信八件皆謀皖語

並有運動奉天大俠馮麟閣之證據及其弟徐偉書有浙皖辦事兄自酌定等語旋於其私宅起

出信件甚多相片百餘張及光復軍大旗一面錫麟解至督練所卽由兩司會訊馮煦曰中丞爲

爾之恩師爾何無心肝乃爾錫麟曰彼待我誠厚然私惠也我之刺彼乃天下之公憤也煦又問

曰爾究係孫文之黨否曰孫文不足以指揮我此事僅我與我友宗漢子光復子所爲其隨攻軍

械所之學生實不知情當時我以鎗迫之不得已而隨行我之罪我一人當之卽數十學生之罪

亦我一人當之寸磔我身可矣幸無累及他人因問曰新甫(恩銘字)死未臬司聯裕紿之曰

未也僅受微傷耳經西醫診治已全愈明日當親自訊爾錫麟聞言色遽變垂首不語聯裕又曰

爾知罪否明日將割爾心肝矣錫麟悟而大笑曰然則新甫死矣新甫死我志償我志旣償卽挫

我身爲千萬片亦所不惜區區心肝何屑顧及且指聯裕曰爾幸不死聯裕大震幾踣旣而曰殺

爾固無濟卽不殺爾庸何傷我本擬先殺恩銘次端方次鐵良次良弼馮煦曰爾平日嘗謁見撫

臺而不擊之於私室乃至今日始擊之何也曰署中私室也學堂公地也大丈夫作事須令衆目

昭彰又問其同黨共有若干堅不答更問敎習中有同謀者否曰此輩爲衣食起見無一足與謀

者因授以紙筆謂曰請爾自書數語備作供詞可乎曰可其供詞云我本革命黨首領以道員就

官安徽專爲排滿而來投身政界使人無可防覺滿人虐我漢族將近三百年矣觀其表面立憲

不過牢籠天下人心實主中央集權可以膨脹權制然實滿人之妄想以爲一立憲卽不能革命

殊不知中國人程度不夭立憲以我理想立憲是萬萬作不到革命是人人作得到若以中央集

權爲立憲越立憲得快我漢人越死得快我只拿定革命宗旨一旦乘時而起殺盡滿人自然漢

人強盛再圖立憲不遲我蓄志排滿已十餘年矣今日始達目的本擬殺恩銘後再殺端方鐵良

良弼爲漢人復仇乃竟於殺恩銘後卽被拏獲實難滿意我今日之意僅欲殺恩銘與毓鍾山(

名秀)耳恩銘想已擊死可惜便宜毓鍾山此外各員均係誤傷惟顧松係漢奸他說會辦謀反

所以將他殺死趙廷璽他要拏我故我亦欲擊之惜被走脱耳爾等言撫臺是好官待我甚厚誠

然但我旣以排滿爲宗旨卽不能問滿人作官之好壞至於撫臺厚我係屬個人私惠我殺撫臺

乃是排滿公理此舉本擬緩圖因撫臺近日稽查革命黨甚嚴又當面囑我拏革命黨首領恐遭

其害故先發以制之且欲當衆將他殺死此外文武不能不服從我直下南京可以勢如破竹我

從此可享大名此實我最得意之事爾等再三言我密友二人現已一倂拏獲均不肯供出姓名

將來不能與我大名並垂不朽未免可惜所論亦是但此二人實有學問在日本均知名以我所

聞在軍械所擊死者爲光復子陳伯平此實我之好友被獲者或係我友宗漢子向以別號稱並

無眞姓名若爾等所說已獲之黃復雖係浙人我不相識衆學生程度太低無一可用之人均不

知情爾等殺我刴我兩手兩足將我全身砍碎均可不要𡨚殺學生皆是爲我所誘偪使然革命

黨多在安慶者實我一人爲排滿事欲剏光復軍助我者僅光復子宗漢子二人不可拖累無辜

我與孫文宗旨不合他也不配使我行刺我自知卽死將我宗旨大要親書數語使天下後世皆

知我名不勝榮幸之至時司道聚議援張汶祥刺馬新貽例剖心致祭聯裕毓秀皆主先挖心後

斬首之說勞文琦附和之馮煦力持不可曰斬首國法也挖心私刑也不得以私廢公遂定斬首

後再挖心當晚由宋芳賓勞文琦監斬於東轅門下時年三十五也復將心挖出置碟內供於恩

銘屍前衛隊某並取其肝烹而食之謂味極美其屍旋用四塊板封釘置於露地大雨傾盆一日

夜不止二十七日午前始掩埋於北門外方錫麟之臨刑也先拍小影而神色自若曰功名富貴

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憾矣宗漢旋亦被殺 六月浙江廵撫張曾敭捕殺紹興大通女學

校校長秋瑾秋瑾向以鼓吹革命爲天職嘗赴日本游學與同志組織共愛會固取締風潮歸國

主講潯溪學校敎育循序而進成績爲各校冠復倡辦中國女報冀以提倡女權作家庭良導師

徐錫麟事敗曾揚得皖撫馮煦電吿搜索黨人瑾時在紹興任錫麟所組之大通學校校長會同

邑富紳胡道南瑾仇家也吿密於知府貴福言瑾藏軍火校中將爲變勾嵊縣平洋黨爲外應貴

福之父與瑾之父爲寅友瑾以通家故往來貴福家甚密貴福亦恆雅重之嘗贈瑾聯語曰競爭

天演雄冠地球以瑾別字競雄也一時傳誦至是貴福入道南言又以恩銘故有兎死狐悲之感

乃微服宵行馳省吿變曾敭立派廵防營統領李益智赴紹會捕旋電令貴福拏獲後訊明就地

正法益智至遂於是月初四夜會同貴福率兵至大通學校適值暑假期內學生留校者僅十餘

人時皆驚懼失措貴福遽命開鎗致斃二人傷七人瑾被拘敎員程毅及學生六人亦捕去貴福

與山陰會稽兩縣嚴刑酷審並無通匪實據迫令跪火練火磚慘聲達於署外程毅瀕死而復蘇

者六次瑾堅不承惟書秋雨秋風愁煞人七字而已因搜軍火無著謂在瑾衣帶中起出手鎗一

支指爲身帶凶器遽援以具獄翌晨殺瑾於郡城之軒亭口時年三十有三也是役株連者衆女

學界尤甚前監督孫德淸久拘不釋勒捐洋五千元得出獄富紳許仲淸被拏在押亦捐洋至十

萬元乃免復捕繫同仁學堂學生八人戲捐公所及附設之學堂幹事員與學生亦捕去八人毓

秀震旦各學校皆迫令解散而貴福之刑幕陳某山陰知縣李鍾嶽均以爭此案不平被撤逐及

省委道員陳翼棟至查閱案卷亦有責言並調查嵊縣無亂耗請撤兵貴福承曾揚旨持不允於

是浙人大譁曾敭不自安遂求調乃移撫江蘇蘇人拒之更調山西晉人又拒之曾敭知不見容

於時乃乞病居鄂(曾揚爲鄂督之洞之兄子)貴福亦援例求調乃移守安徽之寧國寧人亦

循例拒之遂不知所終道南旋爲人所殺益智焚死於粵之大沙頭花艇中當秋瑾之被殺也暴

屍道路無敢收葬者嗣石門徐寄塵桐城吳芝瑛兩女士卜地西湖西泠橋畔築石葬之題碣曰

鑑湖女俠秋瑾之墓逾年滿御史常徽上疏請夷其冢而治寄塵芝瑛罪時事越年餘朝士已廉

得其實懼激國人憤格其議不究但授意浙當道密令瑾之家屬自行遷葬去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