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夢軒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清夢軒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五

余友王子敬於其居之西構為書室,而題其額曰「清夢軒」,請余為之記。

余讀《無羊》之詩,疑說詩者之未得其旨,此蓋牧人之夢焉耳。牧人夢中所見羊角牛耳,筼筼濕濕,降河而飲,或寢或訛,而牧人且蓑笠負餱,為之取薪蒸,博禽獸以歸,則以肱麾牛羊而來。以牧人之愚,而夢中之景象如此。故嘗謂人心之靈,無所不至,雖《列子》所稱黃帝華胥之國,穆王化人之居,而心神之所變幻,亦當有之。顧莊周、列禦寇之徒,厭世之混濁,恍洋自恣,以此為蕉鹿蝴蝶之喻,欲為鳥而戾於天,為魚而沒於淵,其意亦可悲矣。人之生,寐也,魂交也,夜之道也;覺也,形開也,晝之道也。《易大傳》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夫唯通知乎晝夜之道,則死生夢寤之理一矣。子思曰:「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喜怒哀樂不亂其心,故虛明澄澈,而天地萬物畢見於中。古之聖人,端冕凝旒,俯仰之間,而撫四海之外,如牧人之夢。而清廟明堂,郊丘廬井,俯仰陞降,衣服器械,出乎其心之靈,自然而已,而何所作為哉?子思曰:「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君子之慎其獨也。」孟子曰:「夜氣足以存此。」非清夢之說乎?

子敬敏而好學,駸駸有志於道,慕近世儒者以夢寐卜其所學,故以名其齋。予是以告之以子思、孟軻之說也。(此文錢宗伯汰之,今仍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