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柔遠記/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朝柔遠記
全書始 卷一 下一卷→

卷一(1644~1662)[编辑]

○甲申順治元年(公元一六四四年)[编辑]

△秋七月,修正曆法。

初,明太祖取元《授時》為《大統曆》,改太史院為欽天監,兼置《回回曆》科。承用積久而差。萬曆九年,大西洋意大裏亞國人利瑪竇來廣州香山澳,後入京貢方物。其人精推步之學,士大夫皆重之。自是而龐迪我、熊三拔、龍華民、鄧玉函等,後先踵至,皆善天文曆算。瑪竇以三十八年四月卒。其年十一月朔,日食,曆官推算多謬。五官正周子愚請譯迪我、三拔所攜曆法諸書,以資采擇。禮部因奏,取知曆儒臣與迪我、三拔同測驗。南京太僕少卿李之藻亦上西洋曆法,薦迪我等。時庶務因循,未暇也。

崇禎二年五月朔,日食,禮部侍郎徐光斂依西法推算,典《大統》。《回回》互異。光啟法驗,擢本部尚書,督修曆法。因請開局,舉之藻、華民、玉函,旋又征西洋人湯若望、羅雅穀等,供事曆局,譯書演算,前後撰進曆書百卷。後山東參政李天經代為監督,亦進曆書,星屏、儀晷。時言曆者四家:《大統》、《回回》外,別立《西洋》為西局。又魏文魁以布衣言曆,徵為束局。屢測星行、交食,惟天經等所推密合。十六年三月朔,日食,測又獨驗。詔西法改為《大統》曆法,值寇氛日亟,未及施行。

明年正月,李白成逼山西,詔輔臣李建泰督師剿賊,命若望隨征,修火攻利器。行未幾,賊鋒已逼京畿。建泰人保定,沒於賊。賊敗,我朝召為內院大學士。若望隨至京師,進所製星球,日晷、遠鏡並輿地屏圖,請應用諸曆依西洋新法推算。七月,上言:「敬授民時,全以節氣交宮與太陽出入晝夜時刻為重,若節氣之時日不真,則太陽出入晝夜刻分俱謬矣。曆稽《大統》、《回回》舊曆,所用節氣止泥夫古,且北直之節氣,春分,秋分前後俱差一,二日,況諸方子!新法之推太陽出入地平環也,則有此晝而彼夜、此入而彼出之理,若舊法以一處而概諸方,故種種差訛,難以枚舉。今以臣局新法,所有諸方節氣及太陽出入晝夜時刻,俱照道里遠近推算,明列篇首,開卷了然。」得旨試行。乃以新法造《時憲書》,頒行各直省。此我朝用西人治曆之始。

然西洋國俗,大都崇奉天主耶穌教,利瑪竇來華,即奉有耶穌經像,並盛言天主為天地萬物之主宰。其徒黨繼至者,相率和之,或居京師,或在各直省,開堂禮拜,以其說煽誘愚眾。時廷臣已有惡之請驅斥者,特當事因其曆法準驗,不肯嚴為禁絕,遂使彼教流染中華,議和戰。通貢市,胥此濫觴。萌蘖不紥,將尋斧柯,殆謂是哉!

臣按:利瑪竇之師丁氏,學於歐幾裏(著《幾何原本》者),遂得私淑幾何宗旨,攜其書東來。一時土大夫,如徐光啟、李之藻等,為之潤色共文詞,新法之行,寶於此始。於是熊三拔、龐迪我等測驗於前,湯若望,羅雅穀等編纂於後。勝國祚終,書成而迄不能用。遭逢聖代龍興,閃共成帙,用備疇人之掌,遂為一代授時改憲之權與。《記》有之曰:「有開必先。」其是之謂乎?至於其徒益繁,竟有藉新法以陰行其教法者,則當時楊光先已先見及之矣。

△遣朝鮮侍子歸國。

朝鮮為青州逾海之地,舜割為營州,周以封箕子。本中國地,典盛京界鴨綠江。國初天聰崇德問,王師一再征之,入共都城,分暑八道諸島,獲其王妃、王子、宗室及群臣家屬。國王李驚委身歸命,質其二子窪、溟,奉正朔,歲時貢獻,有征伐調兵護從,一如明舊制。後雖屢以失期違約被詰責,然遺詔猶免其歲貢三分之一。

是年,以平定中原,遣其質子還國,免歲貢之半。(其後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屢減貢額,僅存什之一。)

○乙酉順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编辑]

△秋八月朔,日有食之。詔行新曆法。

先是,六月,湯若望上言:「臣於明崇禎年間,曾用新法制測量日月星晷、定時考驗諸器,連遭賊毀,臣擬另製進呈。今將本年八月初一日日食,照新法推步,京師所見日食分秒並起復方位圖像,輿各省所見不同之數,開列呈覽。」及期,命大學士馮銓同若望赴台測驗,與所算合。有旨行用新法。

△冬十一月,以意大利亞人湯若望掌欽天監事。

湯若望既焉監正,累加太僕。太常寺卿,放賜通微教師。

○丁亥順治四年(公元一六四七年)[编辑]

△夏六月,遣小呂宋使臣歸國。

小呂宋本名蠻裏喇,一作馬尼刺,在台灣沙馬崎東南,距廈門水程七十二更。(海中行船,分一晝夜為十更,炷香為度,每更約行六十里。)旁多小島,而以小呂宋為大,四周各千餘里,土蠻居之。明洪武五年,其使偕瑣裏諸國來貢。永樂八年,與馮嘉施蘭復貢。後久不至。地產金珠,碡瑁,燕窩、海參、烏紅木、煙、糖、米、穀。閩人商販者至敷萬人。

嘉靖中,是班牙來其地互市。是班牙即西班牙。(同治三年和約稱日斯巴尼亞,或稱日國。)隆慶中,遣其臣墨瓦蘭(一作米牙蘭)駕巨艦束來,抵蠻裏喇。豔其土廣腴,謀襲取。乃厚賄遣王,乞地如牛皮大,建屋以居。王不虞其詐,許之。乃製牛皮聯屬至數百丈,乞如約。王業許諾,遂聽之。是班牙漸營室築城,設守禦。萬曆初,突以兵船襲殺其王,以其地為屬藩,遣一酋來鎮。

萬曆四年,官軍追海寇林道乾至其地,國人助討有功,復朝貢。自是與中國通商貿易,歲倍已。又慮華人為炮多逐之,歸留者悉被侵奪。

二十一年,其酋侵美洛居,役華人助戰。有潘和五者,為其哨官,蠻人待華人虐甚,因謀刺殺其酋。和五等盡取其金寶甲仗,駕舟以歸,失路之安南。時酋子郎雷貓吝駐朔霧,聞之率眾馳至,遣僧至閩陳冤,乞戮仇人償父命。巡撫許孚遠以聞。上飭閩浙督撫禮遣之。

初,酋人被戮也,其部下居呂宋者盡逐華人於城外,孚遠遣人招還。然華人嗜利,趨死不顧,久之復成聚。其時礦稅使者四出,奸宄蜂起言利,有閻應龍、張嶷者,言小呂宋機易山素產金銀,采之可得厚利,詣闕奏聞。上納之,遣海澄丞王時和偕嶷往勘。呂宋欲殺嶷,賴諸華人共解,獲釋歸。後呂宋疑天朝將襲取其國,諸流寓者為內應,謀盡殺之,先後死者二萬五千人。移書閩中守臣,言華人將謀亂,不得已先之。巡撫徐學聚等告變,嶷坐誅。上並移檄呂宋,數以擅殺罪。共後華人復稍稍往,而蠻人利中國互易,亦不拒。

崇禎末,遣使入貢,使臣留閩未還。先年,福建平,守臣送其使入都。至是,遣歸本國。

△秋八月,佛郎機來廣東互市。

佛郎機即法蘭西,一作佛蘭西,歐羅巴洲大國也。東界日耳曼及瑞士、意大理亞,南界地中海、西班牙,西界西洋大海,西北界英吉利,北界比利時、日耳曼。北極出地四十一度至五十度,倫敦經才偏西四度至東八度。舊三十三部,後改八十一部。山海四周,形勢險固。民性謙和,尚禮節,而易反覆機變。男女喜歌舞佚蕩。軍士尚勇好戰,前者傷亡,後者繼進。士好文學,精醫科、曆法。文字為各國誓約所循,語言為歐羅巴之官音。狀貌、衣服、器用與荷蘭、英吉利晷同。土產銅、鐵、鉛、錫、礬、煤、水晶、玻璃、鍾表、羽紗、呢絨、衣棉、蔗糖、葡萄。

其地漠以前皆山林,土蠻好擄掠,羅馬征服之(羅馬今意大裏亞),漸知遵化。后土酋自立為國。唐玄宗時,有臣日追者,才勇絕倫,回回侵逼,血戰破敵。其孫甲利王當德順時,平蠻靖難。時羅馬內亂,以兵取其地大半。後與羅馬教主議,復其西都之君號,羅馬教主亦冊為西朝之君。至宋時,國人往猶太國(印如德亞,今土耳其藩屬),拜耶穌墓,輿回回交惡,屢相攻戰。與英吉利構兵,互相勝負。明正德時,路義第十二王好戰,為日耳曼王所擄,贖歸。國中素崇天主,克力斯頓舊教輿波羅斯特之耶穌教爭戰,國王征之不能克,乃聽民各隨所願,而崇舊教為多。朝政有五爵分理。數百年來,嗣王多驕侈,不恤下,屢侵淩鄰國,府藏虛耗,斂怨臣民,常致有篡奪廢置之事。

其始來廣州也,以正德間據東南洋漲刺加(一名麻六甲,今英吉利屬地)地,逐其王,十三年,遣使臣甲必丹來貢方物,請封詔。給值遣還。其使久留不去,剽劫行旅,掠買良民,食小兒。其使火者亞三復夤緣江彬,得侍帝。十五年,御史邱道隆言:「滿刺加乃敕封之國,而佛郎機敢亻並之,且啗我以利,邀求封貢,決不可詐,宜卻其使臣,明示順逆,還滿喇加疆土,方詐朝貢。」御史何熬言:「佛郎機最凶狡,兵械較諸番獨精,前歲駕大舶突入廣東會城,炮聲殷地,留驛者違制交通,入都者桀騖爭長,今若仍聽其往來貿易,勢必爭鬥殺傷,南方之禍殆無紀極。祖宗朝貢有定期,防邊有常制,故來者不多,近因布政吳廷舉謂缺上供香物,不問何方,來即取貨,致番舶不絕於海濕,蠻人雜還於州城,防禁既疏,水道益熟,比佛郎機所以乘機突至也。乞悉驅在澳番舶及番人潛居者,禁私通,嚴守備,庶一方獲安。」亞三詩帝驕甚、明年,武宗崩,下亞三吏。自言本華人,為番人所使,乃伏法。絕其朝貢。其年七月,又攜土物求市。守臣請抽分如故事,詔復拒之。

嘉靖二年,遂寇新會之西草灣。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禦之,生擒其將別都盧、疏世利等四十二人,獲其二舟。餘三舟賊復接戰,應恩陣亡,賊亦敗遁。官軍得其炮,即名為佛郎機,副使汪鉉進之朝。其小二十斤以下,遠可六百步;其大七十斤以上,遠可五里。火炮之有佛郎機,自此始。(《職方外紀》:昔有佛王名類斯者,惡回回據如德亞,伐之,始製大銑。因其國在歐羅巴洲,回回遂概稱西土人為佛郎機,而銑亦沿襲此名。《瀛環誌晷》:火炮之法,創於中國。明初,元駙馬帖木兒王撒馬兒罕,威行西域,歐羅巴人有投部下為兵弁者,攜火藥、炮位以歸,諸國講求練習,又變通其法,為鳥槍,遂為戰陣利器。)

自是諸番貢不以時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止。未幾,巡撫林富上言:「粵中公私諸費,多資商稅,番舶不至,則公私皆窘。」因陳許佛郎機互市有四利。部議從之。自是佛郎機得市香山澳,又越境商於福建。二十六年,巡撫朱紈嚴禁通番。番無所利,則整聚犯漳州之月港、浯嶼。副使柯喬禦卻之。後又犯詔安,官軍迎擊,生擒賊首李光頭等九十六人,紈用便宜斬之。怨紈者御史陳九德劾其擅專,給事中杜汝禎往驗,言:「此滿刺加商人,往來販鬻,無僭號流劫事,不當擅誅。」 紈遂被逮自殺。蓋不知是時之滿刺加郎佛郎機也。

紈死,海禁復弛,佛郎機遂縱橫海上無忌。而其市香山澳濠鏡者,至築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國。(此澳門有洋樓之始。然佛郎機旋去澳不居,今所居者乃葡萄牙也。)先是,暹羅、爪哇。占城、淳泥諸國互市,皆在廣州,市舶司領之。正德時,移高州電白縣。嘉靖十四年,指揮黃慶納賄,請於上官,移之濠,歲輸課二萬金,佛郎機遂得混入。久而諸國皆畏避之。後偽稱滿刺加入貢,已改稱蒲都麗家。部議言必佛郎機也,乃卻之。

番既築城,聚海外雜番,廣通貿易,至萬餘人。吏莫之詰,甚或利其貸寶,佯禁而陰許之。番又潛匿倭寇。總督張鳴岡檄番人驅倭出海,因上言:「今倭去而番尚存,有謂宜剿除者,有謂宜移之浪白外洋、就船貿易者。頗兵難輕動,濠鏡在香山內地,官軍環海而守,彼日食所需咸仰於我,一懷異志,我印制其死命,若移外洋,則巨海茫茫,奸宄安詰,制禦安施?似不如申明約束,無啟釁,無弛防,相安無患之為愈。」從之,因設雍陌營,千人戍之。

天啟元年,監司馮從龍等毀所築城,番亦不敢拒。蓋番人本求市易,初無不軌謀,而中朝疑之過甚,不許其朝貢,又無以制之,故議者紛紛。然終明之世,此番固未嘗為變也。

至是,廣督佟養甲疏言:「佛郎機國人寓居濠鏡澳門,與粵商互市,於明季已有曆年,後因深入省會,遂飭禁止。請嗣後仍準番舶通市。」自後每歲通市不絕,惟禁入省會。

臣按:劉淵入而晉室亡,祿山寵而唐室亂,非我族類,必鋤而去之,江統徙戎之論,不得謂非先機之哲也。佟養甲援明之舊,代佛郎機請許通互市,其意原欲廣聖朝招徠之仁,昭覆載之量,而豈知臥榻之側,他人原未可鼾睡哉,履霜而凜堅冰,雨雪而先集霰,《春秋》之例,所以謹微而慎始者,良有以也。

○壬辰順治九年(公元一六五二年)[编辑]

△秋七月,欽天監監正湯若望進渾天、星球、地平、日晷儀器。

△冬十二月,西藏羅卜藏嘉穆錯達賴刺麻來朝。

西藏郎烏斯藏,古吐番,今唐古特(一作土伯特),在川滇西徼外。地分三部,為三藏:前藏日康為察木多(亦日喀木,在巴塘西);中藏曰衛為布達拉(即吐番建牙之所),達賴刺麻居之;後藏曰藏為扎什倫布,班禪刺麻居之。又並極西之阿裏為四部。北界青海河源(古星宿海),南界雅魯藏布江(即大金沙江,上遊為古黑水,由緬甸入南海),西界雪嶺(即岡底斯山,為蔥嶺南幹),東南界怒江(江外即野人境),西南界廓爾喀,通東印度(即東天竺,今孟加臘,英吉利屬地)。居萬峰中,為岷山、大小金沙、瀾滄、怒江諸源所流彙。地寒確,不宜稻穀,惟產青稞、豆麥、牛羊,仰中國茶布及諸布施,距京師萬四千里。

自唐太宗以文成公主下嫁吐番讚普,通中國。元世祖封番僧八思巴為帝師、大寶法王,領其地,西藏遂為釋教宗主。明代廣封法王、國師諸號,許世襲,通朝貢。

其地僧多於民,舊皆紅教(僧帽、袈裟俱尚紅),其後專習秘咒,流為邪幻。有宗喀巴崛起,思改革,即會眾自黃其衣冠,演大乘教。有二大弟子:日達賴刺麻,日班禪刺麻,皆能世以呼畢勒罕(華言化身)轉世,自言所往,弟子輒迎立之。達賴一世日敦根珠巴,讚普之裔,世為番王,亦出家嗣宗喀巴,始以法王兼藏王事。二世根敦嘉穆錯,自置第巴代理兵刑、賦稅,弟子稱胡土克圖,則分掌教化,始以活佛聞於中國。武宗遣使迎之不至。三世鎖南堅錯,名益震,紅教之大乘、大寶諸法王,多改從黃教,蒙古諸汗王皆拱手聽教令。時順義王俺答躬入藏,迎至青海。鎖南堅錯戒其好殺,勸束還,俺答亦勸其通中國,乃自甘州遺大學士張居正書,自稱釋迦牟尼比丘,然皆未嘗受封中國。

至五世羅卜藏嘉穆錯,當我朝崇德初,蒙古喀爾喀三汗請延達賴。明年,因厄魯特使遺達賴書,於是達賴、斑禪及藏巴汗、青海固始汗,各遣使自塞外繞道至盛京,奉書及方物,並獻卦,驗知當一統。及定鼎燕京,復各遣使貢,獻表頌功德。詔遣使迎達賴。至是至京,上賓之於太和殿,建西黃寺居之。及行,餞之南苑德壽寺,授金冊印,封西天大善自在佛領天下釋教普通鄂濟達賴刺麻,命和碩親王碩塞以八旗兵送之。自是塞上諸部安謐,多賴其教誡以釋爭,而諸番、蒙古之向服中國,亦時藉其用焉。

○丙申順治十三年(公元一六五六年)[编辑]

△荷蘭表請修貢。

荷蘭(今和約中稱和國),俗稱紅毛,歐羅巴濱海之國,束界日耳曼、普魯社,南界比利時,西南界法蘭西,西北界西洋大海。北極出地五十度至五十三度,英倫經線偏束二度至五度。地形低窪,築堤以禦海潮。人戶稠密,人似中國江蘇。田少而土膏腴,草茂可資畜牧,禽獸鱗介充斥。自昔專務通商,故國小而富饒,工技精巧,善造氈呢、羅絨、羽紗、嗶嘰,鍾表。

古土番部,羅馬征服之,繼為日耳曼所據。蕭齊時,地歸注蘭西,置酋長。法有內亂,諸酋自立,分十七小部。後有不爾屙尼亞,復並為一。北宋時,海潮決堤,居民皆沒,都城幾沒,積水彙為巨浸,日亞爾零海。明成化中,為奧地利亞所有。正德時,西班牙王兼王其地。荷蘭舊分南、北部,北即荷蘭,崇耶穌新教;南則彌爾尼壬(即比利時),崇天主舊教,王以峻法抑新教。荷蘭人阿蘭治起兵拒西班牙,破之,復自立國,分為七部,遂晏然富庶百數十年。

商舟遠泛,輿東南洋通貿易,於麻六甲、蘇門答臘遍設埔頭。噶羅巴島為大、小西洋出入中國門戶,富盛甲兩洋,亦據其海口,建設城邑,流通百貨。由是,迤東北之婆羅洲(即大爪哇)、美洛居、巴布亞大小諸島,以次據岸立埔。大抵東南洋諸島國,惟小呂宋為西班牙所有,餘皆屬之荷蘭。(小西洋諸島國多屬英吉利。)

嗣聞葡萄牙、法蘭西市香山澳,豔之。萬曆二十九年,遂以大艦巨炮薄香山,欲通貢市。澳人力為防禦,引去。有久居大泥(暹羅屬)之奸商,誘之通賄稅使高宋。其酋乃抵澎湖築舍,為久居計,會撫按嚴禁通海,始去。

然是時法蘭西橫行海上,荷蘭思輿爭雄,復束來,破美洛居各島。後又奪台灣,據澎湖,築城設守。守臣懼禍,說以毀城遠徙,即許互市。夭啟三年,乃毀所築城去。已而互市不成,則復築城澎湖,掠漁舟運土,俾華人助築。尋犯廈門,官軍俘斬數十人。乃詭詞求款,仍泊舟風櫃仔,出沒浯嶼、白坑、東椗、莆頭、古雷、洪嶼。沙洲。甲洲,濱海郡邑為戒嚴。

巡撫南居益至,上言:「臣入境以來,番船五艘續至,輿風櫃仔船合,幾十一艘,其勢愈熾。有小校陳士瑛,先遣往交留巴(即噶羅巴)宣諭其王,至三角嶼,遇紅毛船,言交留巴王已往阿南國即荷蘭,因與土瑛偕至大泥,謁其王。王言交留巴已大集戰艦,議往澎湖求互市,若不見許,必至構兵。蓋阿南郎紅毛番國,而交留巴、大泥輿之合謀,必不可以理諭,非用兵不可。」部議從之。四年,遣將奪鎮海港口,城之。紅毛退守風櫃仔,益發兵攻擊。荷蘭窘,求緩兵。遂退兵,澎湖之警以息。而據台灣者,猶教習土番,招誘華人耕作,築安平、赤嵌二城以自固。崇禎間,為鄭芝龍所破,不敢窺內地者數年,乃私貿外洋。十年,仍駕四舶來廣州求市,總督張鏡心力持不可,遁去。奸民知事終不成,不敢復勾引,而台灣竟為鄭成功所奪。

順治十年,因廣東巡撫請於朝,願備外藩、修職貢。至是,裔表請朝貢。部議五年一貢,詔改八年一貢,以示柔遠。

○丁酉順治十四年(公元一六五七年)[编辑]

△夏四月,欽天監秋官正吳明炬劾監正湯若望不實,議罪赦免。

回回科秋官正吳明炬疏言:「湯若望所推《七政書》,水星二、八月皆伏不見。今水星於二月廿九日仍見東方,八月二十四日又夕見。」又言若望舛謬三事:一刪除紫氣,一顛倒觜參,一顛倒羅計。命內大臣等公同測驗,水星實不見。議明烜詐妄之罪,援赦得免。

○己亥順治十六年(公元一六五九年)[编辑]

△安南入貢。

安南,今越南國。北界廣東、廣西、雲南,西界暹羅,東南際大海。北極出地自八度至二十三度,中餞偏西自八度至十三度。都於富良江南岸。(富良江,今亦曰紅河,源於雲南,日河底江,即梨花江,又曰元江。)地產五金、絲茶、漆靛、木棉、肉桂、象牙、胡椒、諸香料。衣冠仍唐宋之制,職官、選舉、文字大都遵仿中國。坐則席地,貴人乃施短榻,尚循古制。

因中禁令甚嚴。紅毛人以鴉片誘據交留巴,復誘安南,安南覺其陰謀,犯者立置重典。又嚴禁天主教,有入教者,殲滅之。不與西洋通市。(乾隆中,阮光平以廣南篡據安南,引法蘭西人為助,與之通市,後遂據其西貢。)

地本古南交,秦以交阯隸象郡,漠置交趾郡,後改交州。唐置安南都護府。五代時,曲承美竊據,始自立國,為外藩。宋初封丁楗為安南郡王,三傳而為其臣黎桓所篡。黎亦三傳而為臣李公蘊所篡。李八傳無子,傳其臣陳日炬。陳歷十二傳而為其臣黎季犁所篡。前明張輔、沐晟等蕩平其地,置安南布政使。後簡定、季犁相繼復叛。

嘉靖元年,莫氏篡黎。上用張經言,封黎氏為安南都統使,莫氏為安平令。(其南界之林邑,古越裳氏地,西漢置九真、日南郡。漠末自立為國,後稱占城。宋時並於真臘,稱占臘。明代為安南所並,稱廣南,以交趾為東都,廣南為西都,鎮以重臣,為藩封。後廣南日強,乾隆、嘉慶中,新舊阮氏皆以藩封得國。)

是年,大兵征雲南,莫敬耀首納款,至軍貢方物。詔封為安南都統使。

△夏六月,明鄭成功陷鎮江,進薄江寧,總兵梁化鳳大敗之。成功遁還海島。

初,明嘉靖中,海賊林道乾竄據台灣,為琉球人所逐,倭人又逐琉球而據其地;天啟時,泉州人鄭芝龍往附之,因家台灣。倭旋為荷蘭所逐,芝龍與其黨人海為寇。崇禎中,巡撫沈猶龍招降之,敗荷蘭寇閩之師,積功官至都督同知。福王立,封安南伯。南都破,唐王稱號隆武,芝龍及禮部尚書黃道周等奉之。順治三年,唐王被執死,芝龍降於我朝,而芝龍娶倭婦所生子成功及兄子彩、聯等,並擁泉海上,猶奉隆武年號。而成功最強,連陷濱海諸府州縣。已而彩、聯之金門,廈門亦於七年盡為成功所奪,遣使朝桂王永曆於湖南,封延平郡公,屢陷海濱諸縣,圍漳州。十年,朝廷下令招撫,令芝龍以書招之。彩、聯等皆降,獨成功不從。十四年,永曆遣使進成功延平郡王、招討大將軍。

至是,聞王師三路攻永曆於雲南,乃大舉,會浙江張煌言之師內犯江南,圖牽制。是月,以海艘乘風潮上,焚沿江木柵,斷橫江鐵索,破瓜洲,遂陷鎮江,進逼江寧,謁孝陵,移檄遠近,東南大震。

時上幸南苑,議親征。兩江總督郎廷佐佯通款以緩攻,崇明總兵梁化鳳赴援。化鳳望敵營不整,因大出師,以二路攻其前,以勁騎繞出山後夾攻,敵遂大潰,又燒其海艘五百餘。成功遂以餘艦遁還。

○辛丑順治十八年(公元一六六一年)[编辑]

△鄭成功攻台灣,逐荷蘭而取其地。詔徙沿海居民,嚴海禁。

鄭成功自江南敗歸,崎嶇海上日久,屢進取無功,謀奪台灣為窟穴。會荷蘭通事何斌逋負巨債,投成功,請為向導。至是,進泊澎湖。紅毛以大舟沉塞港口。炮發,潮漲丈餘,數百艘倏抵岸,遂克赤嵌城。進圍王城,半載不下,乃絕水源以困之。荷蘭棄台灣,以大舶遷去。鄭氏遂有台灣,與金、廈兩島相椅角。

詔沿海居民三十里界外盡徙內地,禁漁舟、商舟出海,以杜勾通。總督李率泰遂遷同安之排頭、海澄之方田邊境八十八堡,安置內地。

全書始 下一卷Arrow r.svg
清朝柔遠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