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人事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鬧侯[编辑]

侯元亮,馬氏時湖湘宰。退居長沙,門常有客,宴會無虚日,人目為「鬧侯」。

九龍燭[编辑]

杜黄裳,當憲宗初載,深謀密議,眷禮敦優,生日例外别賜九龍燭十挺。

呷大夫[编辑]

家述、常聿修仕偽蜀為太子左賛善大夫。兩人皆滑稽⑨,聿修伺述酒瓮將竭,叩門求飲,未通大道,已見罍恥,濡筆書壁曰:「酒客乾喉去,唯存呷大夫。」

九福[编辑]

天下有九福:京師錢福、眼福、病福、屏帷福,吳越口福,洛陽花福,蜀川藥福,秦隴鞍馬福,燕趙衣裳福。

蠭窠巷陌[编辑]

四方指南海為烟月作坊,以言風俗尚淫。今京師鬻色戸將及萬計,至於男子舉體自貨,進退恬然,遂成蠭窠巷陌,又不止烟月作坊也。

手民[编辑]

木匠總號運斤之藝⑩,又曰手民手貨。

鼎社[编辑]

廣順三年,以柴守禮子榮為皇子,拜守禮太子少保致仕。皇子即位,是為世宗。守禮居西洛,與王溥、王彦超、韓令坤之父結友嬉游,裘馬衣冠,僣逼逾制。當時人為一日具,設樂集妓,輪環無已,謂之「鼎社」。洛下多妙妓,守禮日點十名,以片紙書姓字,押字大如掌,使人持呼之。被遣者詣府尹出紙呈示,尹從旁僉字,妓見紙畫時争到買喚子,號曰「鼎社」。

到頭菴主徹底門生[编辑]

魏仁浦長百僚,提奬單隱巌至列郎,又附他相,仁浦不悅。一日,浮屠仁普來乞山資,留飯,而隱巖至。以束素贈别,顧仁普曰:「到頭菴主,徹底門生。今昔所難,即而勉之。」隱巖面不類人,唯唯而退。

女及第[编辑]

齊、魯、燕、趙之種蠶,收繭訖,主蠶者簮通花銀碗謝祠廟。村野指為「女及第」。

錢井經商[编辑]

僦屋出錢,號曰癡錢,故僦賃取直者,京師人指為「錢井經商」。

不動尊[编辑]

宣武劉,錢民也。鑄鐵為算子。其子薄游11,妓求釵奩,劉子辭之,姥曰12:「郎君家庫裏許多青銅,教做不動尊,可惜爛了,風流抛散,能使幾何?」劉子云:「我爺喚算子作長生鐵,况錢乎?彼日日燒香,禱祝天地三光,要錢生兒絹生孫,金銀千百億化身,豈止不動尊而已。」為人父者,聞此可以少戒。

甌宰[编辑]

廣席多賓,必差一人慣習精俊者充甌宰,使舉職律衆。

金搭膝[编辑]

温韜少無賴,拳人幾死。市魁將送官,謝過魁前,拜逾數百,魁釋之。韜每念之以為恥,既貴達,拍金薄為搭膝帶之,曰:「聊酬此膝。」

鄭世尊[编辑]

或曰:不肖子傾産破業,所病不瘳,其終奈何?司馬安仁曰:「為鄭世尊而已。」又問何謂?曰:「鄭子以李娃故,行乞安邑,幾為餒鬼。佛世尊欲與一切衆生結勝因緣,遂於舍衛次第而乞。合二義以名之,非不肖子,尚誰當乎?」

三債三悅[编辑]

桑維翰草萊時,語友人:「吾有富貴在造物,未還三債,是以知之。上債錢貨,中債妓女,下債書籍。」既而鐵硯功成,一日,酒後謂親密曰:「吾始望不及此,當以數語勸子一杯。」其人滿酌而引,公云:「吾有三悅而持之,一曰錢,二曰妓,三曰不敢遺天下書。」公徐云:「吾衒露太甚。」自罰一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