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酒漿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平君子   穆宗臨芳殿賞櫻桃,進西涼州蒲萄酒,帝曰:「飲此頓覺四體融和,真太平君子也。」      天禄大夫   王世充僣號,謂羣臣曰:「朕萬幾繁壅,所以輔朕和氣者,唯酒功耳。宜封天禄大夫,永賴醇德。」      魚兒酒   裴晉公,盛冬常以魚兒酒飲客。其法用龍腦凝結,刻成小魚形狀,每用沸酒一盞,投一魚其中。      含春王   唐末,馮翊城外酒家門額書云:「飛空却回顧,謝此含春王。」於「王」字末大書「酒」也。字體散逸,非世俗書,人謂是吕洞賓題。      天公匙   馬懷真,蒲中進士也,有異術。一日召十數客,面前一方臺,臺上有一小銅盤,盤中一黑匙,於是以匙次第置客口中,皆覺有酒一盃許入喉。又以盤向人傾之,滿口是羊,次魚次雞,一坐皆同。懷真偶起,人視匙末有文曰「天公匙」,盤底曰「如意盤」。有戲假之者,曰:「但恐耍龍兒,不肯奉借。」      甘露經   汝陽王 璡家有酒法,號「甘露經」,四方風俗,諸家材料,莫不備具。      玉浮梁   舊聞李太白好飲玉浮梁,不知其果何物。余得吳婢,使釀酒,因促其功,答曰:「尚未熟,但浮梁耳。」試取一盞至,則浮蛆酒脂也,乃悟太白所飲蓋此耳。      快活湯   當塗一種酒麯,皆發散藥,見風即消,既不久醉,又無腸腹滯之患,人號曰「快活湯」,士大夫呼「君子觴」。      林慮漿   後唐時,高麗遣其廣評侍郎韓申一來。申一通書史,臨回,召對便殿,出新貢林慮漿面賜之。      觥籌獄   荆南節判單天粹,宜城人。性躭酒,日延親朋,强以巨杯,多致狼狽,然人以其德善,亦喜從之。時戲語曰:「單家酒筵,乃觥籌獄也。」      雜瑞様   酒不可雜飲,飲之,雖善酒者亦醉。蓋生取煮鍊之殊,官法私方之異,飲家之所深忌。宛葉書生胡适,冬至日延客,以諸家羣遺之酒為具。席半,客恐,私相告戒,适疑而問之,一人曰:「某懼君家百氏漿。」次曰:「所畏者雜瑞様耳。」      麯世界   河陽釋法常,性英爽,酷嗜酒,無寒暑風雨常醉,醉即熟寢,覺即朗吟曰:「優游麯世界,爛熳枕神仙。」嘗謂同志云:「酒天虚無,酒地綿邈,酒國安恬,無君臣貴賤之拘,無財利之圗,無刑罰之避。陶陶焉,蕩蕩焉,其樂可得而量也。轉而入於飛蜨都,則又蒙騰浩渺而不思覺也。」      丑未觴   余開運中賜丑未觴,法用雍酥棧羊筒子髓置醇酒中,暖消而後飲。      甆宫集大成   雍都,酒海也。梁奉常和泉病於甘,劉拾遺玉露春病於辛,皇甫别駕慶雲春病於釅,光禄大夫致仕韋炳取三家酒,攪合澄窨飲之,遂為雍都第一,名「甆宫集大成」。甆宫,謂耀州倩榼。      禍泉   置之缾中,酒也,酌於杯,注於腸,善惡喜怒交矣,禍福得失岐矣。倘夫性昏志亂,膽脹身狂,平日不敢為者為之,平日不容為者為之,言騰烟焰,事墮穽機,是豈聖人賢人乎?一言蔽之,曰「禍泉」而已。      瓶盞病   嗜飲者,無早晩,無寒暑。樂固醉,愁亦如之;閑固醉,忙亦如之。肴核有無,醪醴善否,一不問;典當抽那,借貸賖荷,一不{血+邑}。日必飲,飲必醉,醉不厭,貧不悔,俗號「瓶盞病」。徧掲《本草》,細檢《素問》,只無此一種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