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時令類 下一類→


目录

太宗用大統法以推時憲[编辑]

  崇德丁丑十月朔,太宗以漢文曆書頒行滿洲、蒙古,初用大統法也。大統法創於明,即元之授時,本西域扎瑪里鼎所撰,而郭守敬等參改者也。

世祖頒新法時憲書[编辑]

  順治甲申七月,禮部言欽天監改用新法,推註已成,請易名頒行。

  睿親王曰:「宜名時憲,藉昭朝廷憲天乂民至意。」

  湯若望言:「敬授民時,全以節氣交宮,與太陽出入晝夜時刻為重,若節氣之時日不真,則太陽出入晝夜刻分俱謬矣。大統、回回舊法所用節氣,專泥一方,且北直之節氣,春分秋分,前後俱差一二日,況諸方乎。新法之推太陽出入地平環也,則有此晝而彼夜、此入而彼出之理,舊法以一處而概諸方,故日月多應食而不食、當食而失推,五星當疾而反遲、應伏而反見,差訛難以枚舉。今以臣局新法所有諸方節氣及太陽出入晝夜時刻,俱照道里遠近推算,請刊列時憲書。」從之。至是告成,頒行。

世祖聖祖命以西法推時憲[编辑]

  推步之術,遞改遞密。世祖定鼎燕京,考驗西法最善,即用以推時憲。順治甲申十月朔,頒乙酉時憲書,用西洋新法,以太宗天聰二年戊辰天正冬至為法元,定周天三百六十度,度法六十分,每日九十六刻。

  康熙初,習大統、回回法者咸觝排之,聖祖博訪廷臣,屢命會同測驗,惟西法所推一一符合,於是交相讓能焉。自御纂數理諸書拆衷指歸,闡晰奧窔,而渾圓橢圓之旨,歲差里差之說,既不悖於古,而有驗於今,西法之善彌顯。其日躔月離恒星經緯諸表,俱以實測為憑,隨時修改,故占候無違,而協紀授時,益用精密。

聖祖授時廢西洋新法[编辑]

  康熙乙巳三月,徽州府新安衛官生楊光先進《摘謬論》、《選擇議》各一篇,言湯若望新法十謬及選擇不用正五行之誤,下議政王大臣等集議。將湯若望及所屬各員罷黜治罪,於是廢西洋新法,用大統舊法。

聖祖授時改回回法[编辑]

  康熙戊申八月,聖祖以舊法不密,用回回法。時欽天監監副吳明烜疏言:「現用舊法,不無差謬,與五官正戈繼文等所進書暨回回科七政書三本互有不同,宜令四科詳加校正以求至精。」下禮部議。尋議:「五官正戈繼文等推算七政金、水二星差誤,監副吳明烜之七政書與天象相近,理應頒行。主簿陳聿新推算己酉年時憲,已頒各省,止於本年暫用。其七政經緯躔度月五星凌犯等書,及日月交食,自康熙庚戌以後,俱交吳明烜推算。」從之。

聖祖仍用西法以推時[编辑]

  康熙己酉三月,復用西洋新法。

  先是,戊申十一月,命大臣傳集西洋人與監官質辯,至午門測驗正午日景。西洋人南懷仁言監副吳明烜所造康熙己酉七政時憲閏十二月,應是康熙庚戌正月。又有一年兩春分、兩秋分之誤。命大學士圖海、李霨等赴觀象臺測驗。

  己西正月丁酉,是日立春。南懷仁預推午正太陽:依象限儀,在地平上三十三度四十二分;依紀限儀,離天頂正南五十六度十八分;依黃道經緯儀,在黃道線正中,在冬至後四十五度零六分,在春分前四十四度五十四分;依赤道經緯儀,在冬至後四十七度三十四分,在春分前四十二度二十六分,在赤道南十六度二十一分;依天體儀,於立春度分所立直表,則表對太陽而全無影;依地平儀,所立八尺有五寸表,則太陽之影長一丈三尺七寸四分五釐。於是六儀並測,一一符合。

  圖海等言:「測驗南懷仁所指皆然,吳明烜所指不實。應將康熙庚戌時憲交南懷仁推算。」

  得旨:「前時議政王大臣以楊光先何處為是議行、湯若望何處為非議廢,及今日議復之故,向馬祐、楊光先、吳明烜問明再議。」尋議:「傳問監正馬祐等,所指皆合天象,每日百刻,雖前代行之已久,但南懷仁推算九十六刻之法既合,應將九十六刻推行。又南懷仁言羅㬋、計都、月孛星係推算所用,其紫炁星無象,不關推算,應自康熙庚戌始,將紫炁星不入七政書。至候氣係古法,現今推算,亦無用處,俱應停止。」從之。

  三月,南懷仁言:「雨水為正月中氣,吳明烜於康熙己酉十二月置閏,是月二十九日值雨水,即為康熙庚戌之正月,置閏當在庚戌二月。」從之。

聖祖以康熙永年表授時[编辑]

  康熙戊午八月,預推七政交食表告成。掌欽天監事南懷仁接推湯若望所推法,為書三十二卷,名曰《康熙永年表》。

聖祖御定七政四餘萬年書以授時[编辑]

  康熙戊戌四月,御定七政四餘萬年書告成,始順治甲申至康熙辛丑,按排列節氣日時日月五星交宮入宿度分,自後準式續增。

高宗御定萬年書以授時[编辑]

  乾隆辛酉十二月,御定萬年書告成,始天命九年下元甲子,按年排列節氣時刻,冠以前代三元甲子編年,自黃帝上元甲子始。

進曆頒曆[编辑]

  欽天監歲有定期進呈次年曆樣,十一月初一日頒曆於百官。其進呈御用者,有上位曆、七政曆、月令曆。又上吉日十二紙,每月粘一紙於宮門。御賜諸王有中曆,各布政司則皆禮部所頒欽天監印造曆,遍及民間。無欽天監印者,為偽造,律處斬。

御用時憲書[编辑]

  御用時憲書寫本名曰《上書》。首頁節氣,次頁年神方位,三頁六十花甲子,四頁六合,末二頁紀年,與頒行本同。每日於五行下注明陰陽,於除危後添注「寶義專制伐」五字,蓋五行生剋之謂也。上生下為寶,如甲午木生火;下生上為義,如辛丑土生金;上下同宮為專,如戊戌同屬土;上剋下為制,如庚寅金剋木;下剋上為伐,如壬辰土剋水之類,其義不過陰陽剛柔之理耳,於用事宜忌無關。

  每日但注吉神,不注惡煞,每日宜忌及款式,俱與頒行本不同,因列其式於左。

上弦某時某刻 角 吉神 歲德月德母倉天德 月恩四相時陽兵吉 宜祭祀祈福求嗣上冊進表章頒詔覃恩肆赦施恩封拜詔命公卿招賢舉正直施恩惠恤
生氣不將續世明堂 益後青龍天赦三合 兵福要安五合官日  孤寡布政事行惠愛雪冤枉緩刑獄慶賜賞 賀宴會入學行幸遣使上官赴任監政親民
某某日甲子水陽 開 玉宇吉期兵寶守日 天巫福德六儀金堂 金匱天恩歲德合月德合  結婚姻納采問名嫁娶搬移解除沐浴裁製 營建宮室繕城郭興造動土豎柱上粱開市
相日三合天醫天馬 寶光臨日敬安普護 五富天喜時德馹馬  納財立券交易修置產室開渠穿井安碓磑 栽種牧養納畜整容剃頭整手足甲求醫療
義 天后時陽福生聖心 陰神司命候 東風解凍  病埽舍宇平治道塗行幸進人口經絡捕捉針刺

  書高一尺二寸,寬約七寸,每四頁為一月,分四層,寫陰陽字,用朱書。吉神一層,全用朱書。每日,推其所應有之吉神,注之。五日注候,半月注氣,一月注節,節氣候三字朱書,某節某氣亦朱書。墨注某時某刻,其某候則墨書。如其日應注日出日入時刻,則朱書於吉神之後,分作兩行,又墨書晝若干刻、夜若干刻。於日出日入之後,分作兩行,若是日應書躔及某將,亦注於吉神之後,朱書。此日二字下,云某時某刻日躔某某在某宮,為某月將,某月將三字復朱書。其每日所宜,宜字朱書,其宜用何時,亦雙行注於下,與頒行本同,但朱書耳。其日不宜者,亦注明不宜某某,不宜字則墨書矣。但其日注宜,則不注不宜;注不宜,則不注宜。宜與不宜,不同日注也。遇上下弦,則書於上格日辰之右,朱書上弦及下弦二字,墨注時刻。遇日干與皇上景命同者,則亦朱書。

卑州不奉正朔[编辑]

  雍正丁未,曹亮疇權知浙江安吉州事。某年冬,藩司發下時憲書數百本,令散賣繳價。禮房吏慮其難售,議弗受,擬稿詳覆,呈上判行。中有「卑州僻在山陬,從來不奉正朔」云云,亮疇大駴,呼入責之,不任咎。

春分秋分之祭[编辑]

  春分前後,京師之官中祠廟,皆有大臣致祭,世家大族亦於是日致祭宗祠。秋分亦然。

宮中五祀[编辑]

  宮中五祀。每歲正月,祭司戶之神於宮門外道左,南向;四月,祭司灶之神於大內大庖前中道,南向;六月,祭中霤之神於文樓前,西向;七月,祭司門之神於午門前西角樓,東向;十月,祭司井之神於大內大庖井前,南向。中霤門二祀,太常寺掌之;戶灶井三祀,內務府掌之。而每歲十二月二十三日,皇帝又自於宮中祀灶以為常。

每月薦新[编辑]

  奉先殿每月薦新,仍沿明制。而列聖秋獼木蘭,凡親射之鹿獐,必驛傳至京,薦新於奉先殿。

善月惡月[编辑]

  京師諺曰:「善正月,惡五月。」

京師逛廟日期[编辑]

  京都各廟,輒有市集,百貨充盈,游人紛沓,俗謂之逛廟。逛,游也。逛廟有定期。京師廣寧門外財神廟,廟貌巍煥,報賽最盛,每歲正月初二日,【九月十七日亦然。】傾城往祀,商賈妓女尤夥。廟祝更神其說,謂借神前紙錠懷歸,俟得財,當十倍以酬神,故皆趨之若鶩也。初三日,看旃檀寺打鬼。自初一日至十五日,游大鐘寺。十九日,游白雲觀。觀,元之長春宮也,為城外巨剎,花木甚多。俗稱正月十九日為燕九,亦稱閹九,又稱會神仙。前數日,游人已多,而閹人夥,以元代邱長春乃自宮者也。二十日,看雍和宮打鬼。三月初三日,游蟠桃宮。十五日至二十八日,游東岳廟。清明,游南城城隍廟厲壇。四月初一日,游西山。【亦名妙高峰。】山有天仙聖母廟,同治間,孝欽后曾為穆宗祈痘於此。先期預詔廟祝,必俟宮中進香後,始行開廟,謂之頭香。初一日至十五日,藍靛廠廣仁宮進香,游西直門外萬壽寺。二十八日,游北頂。【北方多山廟,必在山極頂,連類而及,故謂廟亦曰頂。】五月初一日至十五日,游南頂。【即碧霞元君廟,在永定門外。】舊有九龍岡,環植桃柳,南鄰草橋河。是日,游人輒就河上葦棚小飲,且有歌者侑酒。初一日至初五日,游崇文門外臥佛寺。初一日至初十日,游都城隍廟。十三日,十里河關帝廟進香,游月檀外瓜市,至立秋止。六月初一日,草橋中頂進香。初六日,觀善果寺晾經會。二十四日,關帝廟賽會。七月十五日,城隍廟赦孤,釣魚臺看河燈,各寺燒法船,觀阜城門內荷花燈市,兒童點蒿燈荷葉燈。八月初三日,游崇文門外灶君廟。九月初九日,游法藏寺,登塔,齊化門外土城登高。十月初一日,游城隍廟厲壇。

滿洲歲時紀略[编辑]

  上元夜,好事者輒唱秧歌。唱者,以三四童子扮婦女,別有三四人扮參軍,各持尺許兩圓木戛擊,相對舞,有一持傘燈賣膏藥者前導,以鑼鼓和之,舞畢乃歌,歌畢更舞,達旦始已。

  正月十六日,婦女步平沙,曰走百病;或連袂打滾,曰脫晦氣,入夜尤多。

  正二月內,有女之家,多架木打鞦韆,曰打油千。

  十月,少年臂鷹走狗,逐捕禽獸,名打圍。按定旗分,不論平原山谷,圈占一處,曰圍場。無論人數多寡,必分兩翼,由遠而近,漸次相逼,曰合圍。或日一合再合,所得禽獸,必餉戚友。

西藏歲時紀略[编辑]

  西番不識天干,以地支紀年,亦以十二月為一歲。

  歲首,商民停市三日,互以茶酒果食為禮。

  元旦,達賴喇嘛設宴於布達拉,延漢、番官員會飲,選幼童十餘人,作跳鉞斧戲。

  初二日會飲如元日,以數十丈皮繩繫於布達拉山,童女猱升而上,以木板護胸,手足四舒,如矢離弦,應聲而下。

  初三日,有翻杆之戲,於諦穆佛寺前立一高杆,自鳴鑼鼓,唱歌曲,而上下於高杆,其輕捷不讓獮猴。

  自初六日至二十一日,於拉薩宮殿為大布施。是日,甘丹、別蚌、色拉、桑鳶四大寺及各處喇嘛悉來誦經。其在內者曰內招,在外者曰外招,眾跏趺坐於地,行列整肅。內招日得三餐,或數人與以銀錢一枚,外招則半。時或散給衣帽布疋木碗,出入之喇嘛不下十餘萬。布施之費,大抵為蒙古及各方信徒所捐助者,若無施主,達賴自捨之。其費,歲需數十萬金。

  十八日,集唐古忒步騎兵三千,戎裝而執械,繞大昭三匝,至琉璃橋南,發巨礮驅鬼。礮大小不一,最大者,鑄於唐時,鐫有「威勦除叛逆」五字。演畢,出金銀紬緞布茶勞之。各寺喇嘛集於大招,擁達賴下山,謁佛登臺,講《大乘經》,謂之放朝。土民越數千里而來者,踵相接,以金珠寶玩陳列炫奇,舉首跪而獻之達賴。達賴受之,以塵尾拂其首,或以手摩其頂三度,其人必自誇得活佛之降福。

  上元日,懸燈於大招,立木架數層,設大燈萬餘盞,綴五色油麵,麵作人物龍蛇鳥獸狀,自夜達旦。視天之陰晴雨雪,及燈焰之晦明,以占年歲豐歉。

  二十四日,有揚武之式,即觀兵也。是日,達賴坐寶殿之側樓,駐藏辦事大臣坐於正樓同閱之。文武諸官皆衣禮服,集樓下。兵皆戎衣,所騎之馬亦鐵葉甲,露兩眼,手持金爐,中一人操大鈴。兩旁列喇嘛六十餘,擊大鼓、持大鐃銀笳者各四人,各色旗旛數十對,持之者,皆白袍白帽。次則魔像,喇嘛抬之。次有童子五六十人,從行,皆作鬼裝。次有護法神者,披白袍鎧,盔插雞毛,口流涎沫,為癡愚狀。若有憑附之者,送至市外。番兵放銃焚草而始畢事。

  二十五日,為競馬競走之戲。其距離凡二里餘,馬皆駿逸,十餘歲之童騎之,舉動活潑,揚鞭疾驅,按其先後,以判勝負。勝者,達賴賞以紬緞手帕。而首至之馬,例當獻於達賴,達賴償以五十金。供此役者,家免一年差役。競走亦如競馬,遠近大小不一,賞亦從同,捷足者先得之。

  二月二十九日,送瘟神,又名打牛魔王。相傳西藏為瘟神託足之地,達賴坐牀,乃始逐之。故歷年預雇一人扮瘟神,向番官商民斂錢,可得千金。自大招逐出,即起解,營官護送,悉以王爺稱之。解至山南,安置之於桑葉寺石洞。洞在寺之大殿旁,幽深而寒慄,體健者,年餘輒死。然瘟神入洞數日即潛回,不至喪命。是日,大招前之官兵,均如揚武狀,一人扮達賴喇嘛,與瘟神先後至招。旛幟不一色,擊鼓吹笳,亦如前狀。有花衣黑帽者十數人,帽各插鬼頭,衣之前後悉繡鬼形,在招前跳舞誦經。扮達賴者,鋪墊坐招前,與一戴鬼頭之法師對坐。須臾,瘟神出,面塗黑白,與達賴相詰難,詞屈。復擲骰以賭勝負,達賴之骰以象牙為之,面面皆六,三擲皆盧;瘟神之骰以木為之,面面皆梟,三擲皆梟,負而色赧,意欲別鬬法術。達賴與法師及揭諦神明斥其非,瘟神負隅不行,即遣五雷逐之,眾喇嘛誦經送至河下,焚草堆如前。

  三月初一日,掛大佛亮寶於布達拉山上,凡各寶玩及御賜物件,均陳於大招。喇嘛分列成行,衣繡花袈裟,扮種種神鬼,餘執旗旛寶品,自大招徐行上山。達賴坐樓前黃繖下俯視,漢、番各官均在盛寶房前向北支帳房游觀,男婦闐咽,山坡無隙地。有紬畫大佛像,懸於山上第五層樓,垂至山麓,約長三十餘丈。中有達賴袈裟一襲,乃歷代相傳之物,以珍珠綴成,珠之大者如指。

  四月十五日,有龍王塘大會。廟在水中央,須以舟渡,內多神像。正殿旁有一大祕戲像焉,即歡喜佛是也。喇嘛指為佛公佛母,四壁所畫,亦皆此式。

  五月十五日,有工布塘蠻家大會,噶布倫之柳林附近數處,以此為最勝。綠陰滿地,藏江之水映帶左右,樓臺亭榭,可憩遊人。是日也,婦女臨水袚濯,歌飲竟日。

  六月初七日,唱蠻戲。以後藏之娃為之,喬裝男女,頭戴紙扇面兩枚,手執竹弓一,以跳舞,所唱為唐公主時事。噶布倫家各唱一二日,大會親朋,日耗數百金。

  三十日,別蚌寺及色拉寺掛大佛,亦裝神鬼,男女皆豔服,或唱或歌,為翻杆子跌打各種跳舞。

  七月十五日,別以故牒一人司農事,其地頭目牒巴,伴之游市郊,佩弓挾矢,導以旂旛,射飲一日,慶豐年也。

  七月十三日至八月五日,人攜天幕至河岸,招邀戚友浴於河,男女皆有之,俗謂可除疾病也。

  七月二十五日,為宗喀巴成聖之日,各寺窗戶牆壁間皆燃燈,觀其燈焰之色,以卜歲之吉凶。

  十月十五日,為唐文成公主誕辰,士女盛妝參賀,比戶皆飲酒。

  十二月二十九日,木鹿寺有跳神逐鬼戲。喇嘛飾各種神佛鬼怪,薄暮至大招,放銃吶喊,謂以驅逐邪鬼。遊觀之男女,皆盛服聚歌,飲醉而歸。

宮禁之歲暮新年[编辑]

  乾清宮每歲封寶後,工部內府進燈竿二,盤龍楠木柱,高與宮檐齊,上銜五色八角圓燈,樹於東西墀中。

  封寶日,宮中駕幸之所,以爆竹前導。

  臘日,內廷翰林題椒屏進上,謂之椒屏歲祝,皆桃符遺製也。

  封寶前一日,例進門聯。

  立春日,南齋翰林進春帖子詞三章、五言一首、七言二首,用硬黃矮紙小摺細書,拜筆墨牋紙之賜。

  御筆福字賜近臣,舊例也。道光初年,加賜壽字。

  新正二日,重華宮茶宴,聯句。

歲暮新春之打莽式[编辑]

  歲暮將祭享,選內大臣打莽式。例演習於禮曹,其氣象發揚蹈厲,蓋公廷萬舞之變態也。王公貴戚於新正競引之,以相戲樂,其態婉孌柔媚,或令婦女為之,此又莽式之一變耳。

孝欽后宮中之歲暮新年[编辑]

  孝欽后命宮人清理年事,輒以十二月十三日始,妃嬪各有所司,如洗佛像易幔帳之類是也,餘令太監為之。事畢,孝欽開辭歲名單,列名之人得預於辭歲。

  孝欽命製新衣賞妃嬪。妃嬪平日所衣,為灰鼠裘,年終則賞白狐。

  新年供神之餅餌,皆妃嬪所親製者,孝欽必先製一方以為之倡。製糕有專室,太監預以米粉白糖酵和為團,製法與饅首略同,蒸之即墳起。宮中以此卜各人之年運。

  二十三日,裝各種乾鮮果碟,上插長青枝,陳之神前。宮眷皆隨孝欽入廚,以糖果置玻璃碟,陳灶神前。

  二十四日,孝欽寫福壽字,為新年賞賜京外王大臣者。紙色有紅黃淡綠之別。書久而倦,則命人代之。

  年終,各省督撫進呈貢物,孝欽一一審視,擇所愛者留置左右,餘皆庋之於庫。某年,直隸總督進黃緞衣一襲,以珍寶綴成大牡丹花,葉以翡翠製之,光彩奪目,孝欽大喜,元旦曾一衣之。兩廣總督所進為珍珠四囊,囊各數千粒,大小如一,光色相同。妃嬪進手巾香皂,以孝欽極愛妝飾也。太監宮女進餅餌。禮物既多,陳列數屋皆滿,必俟孝欽有命始可移動。

  祀灶節前後,孝欽即命停止召見。

  除夕之晨,孝欽徧禮神佛祖宗。禮畢,入宮者絡繹不絕,計有孝欽之嗣女固倫公主,醇王、恭王、慶王之福晉,洵、濤二貝勒之夫人,又有非近支而先世得有封號者及滿洲大員之妻女。既見孝欽,退至他室休息。午後二時,咸集於殿,以次序立,由皇后率領行禮,即辭歲也。禮畢,各賞紅緞平金荷包一個,中裝小銀錁一錠,以押歲。

  除夕奏樂,達旦始已。孝欽召集來賓,擲骰為戲,宮眷各得犒銀,多者銀二百元。孝欽坐久而倦,乃以銀元擲之地,宮眷欲博其歡也,盡力奪之。夜半,陳炭於銅盤,熾以取暖。盤以銅為之,置房中,內燃板炭,孝欽取松枝少許,投之盤,宮眷亦各折小枝及大塊松香以入之。頃刻,滿室氤氳,蓋取吉羊之意也。是時,宮眷或裹餃、剝蓮實,以充元旦之食品,蓋元旦不食飯也。

  天將明,孝欽略睡。及醒,宮眷進食品數盤,分盛蘋果、青果、蓮子。蘋果者,取其平安;青果者,取其長青。孝欽受之,以「汝等平安」之吉語為答。梳洗畢,群向之賀年,次及於德宗隆裕后。

  宮眷無事,侍孝欽觀劇,晚戲既畢,則命太監奏樂,孝欽自唱,宮眷和之。又命太監唱,唱不成聲者,眾皆笑,孝欽顧而樂之,惟德宗訖無笑容。一日,宮眷德菱詢以何故不樂,德宗但以英語之祝新年佳勝一語為答。

  正月初二日之晨,孝欽上殿禮財神,宮眷亦隨叩。

  新年五日,宮眷日侍孝欽博。

  初十日為隆裕后萬壽,是日禮節,略與德宗萬壽禮同:宮眷先遞如意,繼叩頭,隆裕立而受之,蓋以宮眷皆隨侍孝欽,故示謙也。向例,帝后妃不同食,惟萬壽日則會餐。孝欽命宮眷二人至德宗宮,承候設席。食時,不及在孝欽宮中之肅靜,宮眷在側可談話,食酒肴。坐席之始,妃斟酒奉德宗、隆裕,席終,宮眷復命。眾知孝欽派往,不過監視之意,故亦無可報告也。

  十五日為燈節,夜懸各燈,或如鳥獸,或如花果,悉以白紗製之,上加彩繪。有一燈為龍形,約長十五尺,支以十竿,太監十人執之,又一監在前,執一燈球,取龍戲珠之意。各處音樂齊奏,燈光月色交相輝映,並放花炮。以夜間露重,則有木屋,可移動,孝欽率宮眷坐於中觀之。放數小時,夾以鞭炮。此夜乃新年之結局也,次日,來賓皆出宮。

除夕元旦之風景[编辑]

  除夕元旦風景,凡繁盛處所,大略相同。除夕之日,街市商店交易輒至天明,游者採辦年貨者,至是更擁擠。及夜,寺廟之禮神者車馬往來,幾弗能過,而乞丐之集於道旁者尤夥。至買賣之盛者為香燭店、年畫鋪、風箏紙鳶店、玩物攤,其他如茶食店、廣貨鋪、雜貨鋪、茶葉店、首飾店、典質鋪,人亦擁擠。惟戲園,則先數日而已輟演。時至中夜,多爆竹聲,蓋比戶已迎灶君下界矣。

  元旦,雖極繁盛之街衢,皆閉門息業,惟見有婦女進香於寺廟游行於通衢而已。午後,則茶館戲園游人甚多。

黃陂之歲暮新年[编辑]

  黃陂居民,以十二月二十四日為小除夕,凡耕具織具均置空室,祀送灶神。至除夕之日,老幼男女,五鼓即起梳洗,手持香至祖墓,名曰標山,請祖先回家度歲喫年飯。或家有新喪者,其戚友於是日必攜肴燭冥鏹,叩靈辭歲。至夕,接灶出行,即行拜年禮:首為天地君親師,次祖先,次父母,拜畢燃爆竹,開門上廟。

  初一日謁宗族,初二日謁舅氏,初三日謁外舅外姑。年前有新喪者,孝子白袍墨套,冠無緯空梁冠,以有服兄弟二人衣白袍者作陪,至戚族家叩首謝孝,曰管新靈。

宮廷新年玩具[编辑]

  宣宗之孝全后,為承恩公頤齡女。幼時隨宦蘇州,明慧冠時,曾仿世俗所謂乞巧板者,斲木片若干方,排成六合同春四字,以為宮中新年玩具。

立春日打春[编辑]

  立春日,迎春東郊,省城府城由知府主政,縣城由縣令主政。先期,禮房吏呈紅單,開列禮節。前一日,將事各官咸朝服乘顯轎,列全副儀仗出東門,行迎春禮。且或借優伶冠服,招雇貧人乞丐,令衣之以隨行。時東郭外之壇廟中,供設紙紮之勾芒神,即俗呼太歲者。又土牛紙牛各一,土牛之製,以板凳一條,塗以爛泥,裹以蘆蓆而已;紙牛,則依欽天監所頒,以五色紙紮成,空其中實以五穀,即翼日各官所鞭打者也。官蒞壇廟,先祭,一跪三叩首,乃迎神與牛以歸。立春既屆,各官又朝服將事,重  行祭禮。禮畢,各執絲鞭打牛,五穀紛墮於地,則謂豐登有兆,相率稱賀而散。

立春日之春色[编辑]

  迎春之典,各省惟府縣官衣朝服,坐顯轎,陳設儀仗、萬民傘、德政牌,行城中一周而已。廣州則由商店斂貲,雇妓或小家女子之有姿首者,扮演故事,坐方榻,以二人舁之,隨官輿後,遊城市,謂之春色。次日,又舁往各官署乞賞,所費亦不貲。

庚子西安行宮之立春[编辑]

  光緒庚子十二月立春,先一日迎春,祀勾芒神。京都舊例,是日,應由順天府進春牛及春山寶座,庚子雖在行在,亦與順天無異。特選畫工依欽天監頒行之式,寫《春牛圖》進呈,而順天府亦寫圖由驛馳至,同於是日呈進。

  立春日,宮中以大盤二,各盛生蘿蔔二條,鏤字為聯,分呈兩宮,謂之咬春。內監有善鏤字者,刻畫甚精,沿明制也。

元旦立春[编辑]

  諺云:「百年難遇歲朝春。」青浦諸聯於乾隆壬辰、辛亥,嘉慶庚午,三遇之。

元旦上元曲宴宗室[编辑]

  嘉慶以前,每歲元旦及上元日,欽點皇子皇孫及近支王貝勒公,曲宴於乾清宮及奉三無私殿,皆用高椅盛饌,每二人一席,賦詩飲酒,行家人禮。

祭堂子[编辑]

  京諺有三不問,堂子祭典其一也。順治甲申,建堂子於長安左門外玉河橋東;祭神殿五間南嚮,上覆黃琉璃瓦,前為拜天圜殿,八面櫺扇北嚮;東南土神殿三間南嚮,即古之國社也,所以祀土穀而諸神祔焉。中植神杆,以為社主,諸王亦皆有陪祭之位,神杆為大社惟松東社惟柏之制。光緒庚子之變,八國聯軍入京師,為日本人圈入使館界內,殿宇皆廢,僅餘視牲亭,上蓋黃琉璃瓦風剝雨瀝,頹敗不堪矣。

  或謂堂子之神曰武篤,本貝子,或曰非也,乃明將軍劉綎。劉以勇聞天下,死之日,口齧一卒,脅挾二卒,足踐二卒,見者猶懍懍也。定鼎後,劉屢在宮中作祟,故太祖設堂子之祭以禳之。劉為明桂王部下大將,所部嘗持鹿角,遇敵則布為方陣,雖有萬馬,不能前矣。太祖以計擒之,劉至死猶揮刀殺數十人,太祖遙望見之,詫為天神下降。或曰,此為明之鄧將軍。鄧嘗隸島帥毛文龍部下,善戰,沒而有靈,立廟島上。太祖起兵時,戰急甚危,禱之,顯靈,脫於難,立廟遼陽,每祭必先之,元旦亦先必謁廟,躬奠致敬,否則宮中時時為厲。或曰將軍為明之有功將帥,戰沒海上者也。然明將之死於遼事,無鄧將軍其人者。萬曆間征朝鮮,副將鄧子龍數有功,戰死海上,豈其神邪?或曰開國初,太祖常微服至遼東,以覘形勢,為邏者所疑,子龍知非常人,陰送出境,太祖篤於舊誼,遂祔祀於社以祀之。

  堂子牆外,松柏成林,滿人欲請神杆者具呈禮部,任擇其一,仍以稚者補之。祭堂子時,皇太后在慈寧宮,親令妃嬪煮肉以進。祭畢,撤賜諸大學士,邸抄所載某某謝賞神肉恩是也。

  旗員亦祭堂子,祭畢,家人席地而坐,拔刀切肉大肆飲啖,所謂喫跳神肉是也。間亦餽送朋友,然非莫逆者不能得。

  至其典禮,則每歲正月初一日,皇帝率王公、滿洲一品文武各官詣堂子,行拜天禮。前期十二月二十六日,內務府官詣坤寧宮請神,送往堂子。至除夕,內務府派員於圜殿內焚舊紙錢,欽派總管大臣一人,率諸王長史或一等護衛,於圜殿內掛新紙錢,總管大臣於殿內高案下所立杉柱上掛紙錢二十七張,諸王長史護衛等,依次各掛紙錢二十七張。初二日奉神還宮。

  正月初三日、每月初一日,司俎官一人、司俎一人,於堂子圜殿內高案下杉柱上掛紙錢二十七張,陳時食一盤、醴酒一盞於案。別設小案,陳椀二,一實酒一虛設。司香上香,奏三弦琵琶之內監二人,坐於圜殿外角路西東嚮;鳴拍板拊掌之守堂子人,坐於東西嚮;司俎官立於圜殿外階下之東。司祝進跪,司香授盞,司祝接盞獻酒,司俎官贊鳴拍板,即奏三絃琵琶,鳴拍板拊掌,舉盞以獻。凡六獻,每獻,司俎官贊歌鄂囉囉,守堂子人歌鄂囉囉。獻畢,以盞授司香,司祝一叩興,合掌致敬,司俎官贊停拍板,三絃琵琶拍板暫止。司香授神刀,司祝接神刀進,司俎官贊鳴拍板,即奏三絃琵琶,鳴拍板拊掌,司祝一叩興,司俎官贊歌鄂囉囉,眾歌鄂囉囉。司祝擎神刀禱祝時,則歌鄂囉囉誦神歌,祝禱三次如前儀。如是九次畢,司祝一叩興後,禱祝三次,以神刀授司香,司俎官贊停拍板,三絃琵琶拍板皆止。司祝跪祝,一叩興,合掌致敬退。所供酒食,給守堂子人。

  春秋立杆大祭,豫於延慶州山取徑五寸長二丈之松,梢留枝葉九節,製為神杆,立於圜殿前石上。懸神旛掛楮,圜殿杉柱亦掛楮,司祝於兩處擎神刀誦神歌,致祝如儀。

  每歲四月初八日佛誕前期,內務府於堂子饗殿中間懸掛神幔,於覺羅妻內擬定正副贊禮二人。【即司祝。】屆時,由坤寧宮恭請佛亭,並貯菩薩、關帝神像二木筒,舁送於堂子。至時,奉神位於祭神殿,謹將大內所備紅蜜及諸王所備之蜜,各取多許,貯黃瓷浴池內,以淨水攪勻。司香啟亭門,司祝請佛於黃瓷浴池內,浴畢後,以新棉墊座安奉亭中,仍請入宮。

  坤寧宮廣九楹,內西大坑供朝祭神位,北坑供夕祭神位,朝夕則祭,皆設香碟淨水並糕。朝則司祝擎神刀誦神歌,三絃琶琶和之,以致祝,遂進牲。夕則司祝束腰鈴,執手鼓,蹡步,誦神歌以禱,鼓拍板和之,亦進牲。撤香灶燈火,展背燈青幕,眾退出,闔戶。司祝振鈴,誦歌四次,致禱,乃捲幕,開戶,明燈撤內貯像。朝祭神,為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關聖帝君。夕祭神,為穆哩罕神畫像神蒙古神。而祝辭所稱,乃有阿琿、年錫、安泰阿雅喇、穆哩穆哩哈、納丹岱琿、納爾琿軒初、恩都哩僧固、拜滿章京、納丹延瑚哩、恩都蒙鄂樂、喀屯諾延。諸號中惟「納丹岱琿」為七星之祀,「喀屯諾延」即蒙古神,以先世有德而祀,其餘均無可考。正月初二日、每月初一日,月祭儀略同。月祭之翼日,卸神杆,斜仰倚柱上,乃祭天。灑米致祝,解牲頸骨及膽,陳熟肉並米,貯於杆之斗,乃立杆。

  四季獻神,上駟院白馬二,慶豐司牛二,廣儲庫金銀緞布多件,由乾清右門至坤寧宮陳之,奉金銀緞布等,至朝祭夕祭,神前祝如儀。以馬牛出三日,乃留銀備牲,金緞布馬牛交犧牲所。

  又背燈祭,有四時獻鮮之禮,春雛雞,夏鵝,秋魚,冬雉。凡皇城內風、雲、雷、雨廟之祀,以及各祀廟之歲供,皆內務府掌之;大內祭所用薩滿衣,衣庫掌之。

  又掛柳枝求福之神,稱為佛立佛多鄂謨錫瑪。瑪者,祈福則祭,為保嬰而已。

辛丑西安行宮之元旦[编辑]

  光緒辛丑,孝欽后、德宗在西安行在。元旦,百官朝賀,德宗御前殿正坐,王公班在階上,樞臣及各部院秩一品者在階下,侍郎以下各官皆在二門外。

都人之元旦[编辑]

  京語謂元旦為大年初一,屆日,於子初焚香接神,燃爆竹以致敬。接神後,王公百官入朝朝賀,復謁親友,謂之道新喜。親者登堂,疏者投刺而已。是日,無論貧富貴賤,皆以白麵作角而食之,謂之煮餑餑。富貴之家,潛以金銀小錁及寶石等藏之餑餑中,以卜順利,食得之者,終歲大吉。又陳几於庭,上列素殽乾果之屬,名天地桌,或五日或半月而徹,內城比戶如是,殆即遼金拜天禮歟。

青海蒙番之元旦[编辑]

  元旦賀年,俗尚紅。染硃紅於牲畜之背,縱放山巔。客至其帳,主人以紅布覆客騎,延之入,男婦鮮衣持哈達,以次接見。然見其人,必視其牲畜,禮也。馬駝牛羊,則用紅布結球以投之,每群一球。帳前有犬,則獨投一球。

正月初二祭財神[编辑]

  正月初二日,京外致祭財神,燃放鞭炮,晝夜不休,商店尤盛。

正月初五為破五[编辑]

  正月初五日,京師謂之破五。破五之內,不得以生米為炊,婦女不得出門。至初六日,則王妃公主及命婦冠帔往來,互相道賀,亦於是日歸寧。而闤闠諸商,亦漸次開市矣。

正月之順星散燈花[编辑]

  正月初八日黃昏之後,京師居人以紙蘸油,燃燈一百有八盞,焚香而祀之,謂之順星。十三日至十六日,由堂奧以至大門,燃燈而照之,謂之散燈花,又謂之散小人,亦辟除不祥之意也。

上元驚蟄[编辑]

  歸安閔峙庭中丞鶚元,九歲時,其外舅毛尚書於元宵宴客,閔以舊姻與焉。毛作對屬客曰:「元宵不見客,點幾盞燈,為河山生色。」是日適屆驚蟄,閔對曰:「驚蟄未聞雷,擊三撾鼓,代天地宣威。」

上元調將[编辑]

  嘉、道以前,京師每遇上元節,五城各設燈棚,寶馬香車,極承平歲華之麗。是夕三鼓後,步軍統領於正陽門城上,以燈繩曳取城外武營官名帖,謂之調將。

上元放和合[编辑]

  嘉、道以前,圓明園正月十五日放和合,例也。和合即煙火盒子。大架高懸,一盒三層,一層為天下太平四大字,二層為鴿雀無數群飛,取放生之意,三層為四小兒擊秧鼓唱秧歌,唱「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雲車駕六龍」一首。

上元廷臣宴[编辑]

  嘉慶以前,每歲上元後一日,欽點大學士九卿之有勳勩者宴於奉三無私殿,名廷臣宴。如曲宴宗室禮,蒙古王公皆預焉。

康熙兩上元盛典[编辑]

  康熙壬戍元夕前一日,聖祖饗群臣於乾清宮,作昇華旁嘉宴詩,人各一句,七字同韻,仿柏梁體。上首唱曰:「麗日和風被萬方。」以次而及滿大學士勒德洪、明珠,皆拜辭不能。上為代二句曰:「卿雲爛漫彌紫閭,一堂喜起歌明良。」且戲曰:「二卿當各釂一觴以酹朕勞。」勒德洪果捧觴叩首謝。次日,頒御製序一首。乙丑元夕,聖祖命於南海子大放燈火,使臣民縱觀,仿大酺之意。先於行殿外治場里許,周植杙木,而絡以紅繩,中建四棚,懸火箱其中。平樹八杆,即八旗也,旗人認旗色分駐,而當前四綠旗,則漢人所駐之地。官民老穉男婦皆許進觀。初設鹵簿,及駕奉兩宮從永定門赴行殿,諸王群臣次第至。賜官廚肴饌,人酒三甌,能飲者不計。於是徹仗張燈,有宮眷五十人出,皆虹裳霓衣,被以雜綵,人擔兩燈,各踞方位,高低盤舞,若星芒撒天,珠光爚海,真異觀也。既,則火發於筩,以五為耦,耦具五花,掄升遞進。乃舉巨礮三,火線層層,由下而上,其四箱套數,若珠簾焰塔,葡萄蜂蝶,雷電車鞭,川奔軸裂,不一而足。又既,則九石之燈,中藏小燈萬,一聲迸散,則萬燈齊明,流蘇葩瑵,紛綸四重。箱中鼓吹並起,秦靴觱篥,次第作響,火械所及,節奏隨之,霹靂數聲,煙飛雲散。最後一箱,有四小兒從火中相搏墜地,礮聲連發,別有四小兒衣花裲襠,杖皷拍版,作秧歌小隊,穿星戴焰,破箱而出。翕倏變幻,難以舉似。然後徐闢廣場,有所謂萬國樂春臺者,象四征九伐萬國咸賓之狀,紛綸揮霍,極盡震炫而後已。次日校獵,聖祖親御弓矢,九發皆中,於是詔進百戲,都盧尋橦,拍張觳觝,畢陳於前,群臣從觀者皆有詩。

孝欽后上元撒金屑[编辑]

  孝欽后嘗於元夕取金葉屑二升臨高撒之,飄揚可觀,謂之金屑滿天飛。屑墮宮人頭額,謂之金花點額,凡受點者皆得賜食。

辛丑西安行宮之上元[编辑]

  光緒辛丑,孝欽后、德宗在西安,西安元夜燈火最盛,兩宮以年歲荒歉,宵旰憂勞,不許民間放燈。宮中惟以紙糊數燈懸於門楣,至十六夜後,即命撤之。

正月開印[编辑]

  官署開印之期,必於正月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日吉時,先行知照,朝服行禮,開印之後,則照常辦事矣。

正月送子[编辑]

  淮安有送子之俗,恆在元宵後二月初二日前。凡老年無子,及成婚多年而未育者,戚友咸送以紙糊之小紅燈,間有用磚代者,此磚須取自東門外之麒麟橋堍,否則無效,蓋取麒麟送子意也。由送者先期擇日,備柬通知受者之家,臨時,約集十餘人,鼓樂大作,持燈或磚送往。受者則遠迓門外,以所送之燈或磚懸於望子者之床中,並以酒筵款待送者,他日得子,則有重酬。

二月朔之太陽糕[编辑]

  二月朔,京師市人以米麵團成小餅,五枚一層,上貫以寸餘小雞,謂之太陽糕。都人祭日者買而供之,三五具不等。

二月二日龍擡頭[编辑]

  二月二日,古之中和節也,都人呼為龍擡頭。有食餅者,謂之龍鱗餅;有食麵者,謂之龍鬚麵。婦女亦停止針線,意恐傷龍目也。

孝欽后宮中之花朝[编辑]

  二月十二日為花朝,孝欽后至頤和園觀翦綵。時有太監預備黃紅各綢,由宮眷翦之成條,條約闊二寸,長三尺。孝欽自取紅黃者各一,繫於牡丹花,宮眷太監則取紅者繫各樹,於是滿園皆紅綢飛揚,而宮眷亦盛服往來,五光十色,宛似穿花蛺蝶。繫畢,即侍孝欽觀劇。演花神慶壽事,樹為男仙,花為女仙,凡扮某樹某花之神者,衣即肖其色而製之。扮荷花仙子者,衣粉紅綢衫,以肖荷花,外加綠綢短衫,以肖荷葉。餘仿此。布景為山林,四周山石圍繞,石中有洞,洞有持酒尊之小仙無數。小仙者,即各小花,如金銀花、石榴花是也。久之,群仙聚飲,飲畢而歌,絲竹侑酒,聲極柔曼。最後,有虹自天而降,落於山石,群仙跨之,虹復騰起,上升於天。

吳興尚黃明[编辑]

  浙江吳興風俗,清明後一日,謂之黃明。鮑西岡鉁令吳興日,有詩曰:「喜見柔桑開雀口,清明明日又黃明。」又曰:「冷風疏雨過黃明。」

禪房送春[编辑]

  青浦城西南真靜禪寺,水木清華,花竹掩映,勝境也。道光某年,陳東橋、潘溢塘、顧培真、莊茶村、蔡得硯於立夏前一日至寺作餞春會,寺僧若愚、脫塵亦與焉。酒酣,蔡成送春詩,情緒悽愴,合座為之不歡。脫塵援筆和之,有「自此春心更寂寥」句,陳曰:「阿師得大解脫矣。」

浴佛節之緣豆[编辑]

  四月初八日為浴佛節,宮中煮青豆,分賜宮女內監及內廷大臣,謂之喫緣豆,以為有緣者方得啖之也。光緒間,駐京各使眷屬訂期四月初九日,覲見孝欽后於寧壽宮。外部侍郎聯芳奉派為翻譯,先一日入宮,察看布置之是否合法。是日適為浴佛節,孝欽與諸宮女方作投瓊之戲,大啖緣豆。聯芳趨經宮外,低首疾馳。孝欽遙望見之,大聲呼其名,聯驚而趨入,賜以緣豆一小碟,聯就階下跪啖,叩首謝恩而退。

端午龍舟[编辑]

  乾隆初,高宗於端午日命內侍習競渡於福海。畫船簫鼓,飛龍鷁首,絡繹於波浪間,頗有江鄉競渡之意,召近侍王公同觀。仁宗親政,亦屢循舊制。後以雨澤愆期,輒命罷演。

孝欽后宮中之端午[编辑]

  自五月初一日起,軍機大臣、尚書、侍郎,以及近支宗室、妃嬪、太監,均獻孝欽后以禮物,開列黃紙禮單進呈。中以洋貨為多,太監輒以大盒盛之而入,孝欽留洋貨而已。

  初三日,為全宮獻禮期,均盛以黃盒,置大院中。隆裕后進自製之鞋及手巾荷包,陳設第一排,妃嬪宮眷所獻種類甚多。

  初四日,為孝欽回賞之期,視獻物之厚薄以答之。若宮眷,則人各一衣,銀數百兩。

  初五日,大內演劇,所演為屈原沈江故事。而宮眷所躡之履,則如小兒之虎頭鞋,且簪綢製之小虎於冠,孝欽所命也。王公福晉亦皆入宮賀節。

京師端午[编辑]

  京師謂端午為五月節,初五日為五月單五,蓋端字之轉音也。端午以前,世家大族,皆以粽相餽貽,副以櫻桃、桑椹、荸薺、桃杏及五毒餅、玫瑰餅。其供佛祀先者,則以粽、櫻桃、桑椹為正供,亦薦其時食之義也。

五月二十三日分龍兵[编辑]

  京師謂五月二十三日為分龍兵,蓋五月以後,大雨時行,隔轍有雨,故須將龍兵分之也。

展端陽[编辑]

  青浦朱香涇有月寧侯水神廟,每年端午將屆,衙署胥役輒斂貲賽會,迎其入城,備物齋之。水中賽龍舟,且有飾成鳳形虎形之船,船中有臺閣,有鞦韆,自初一至初五,無日不然。某年閏五月,好事者又為展端陽之舉,復迓神入城,張燈演劇,士女填咽,蓋道光以前事也。

七月喇嘛放頭會[编辑]

  蒙人奉達賴喇嘛為神明,每年七月中有放頭會,與盂蘭勝會、水陸勝會略同。入會男女必輸金錢,多者,達賴為之摩頂,或以木槌擊之,雖膚肉墳起,大如雞卵,不敢言痛,且引為慶幸,謂是年萬事如意,可免災害,且藉以稱雄於閭里焉。

七月初三日袚齋[编辑]

  七月初三至八月初三,為回教袚齋之期,俗曰過年。期內日僅一餐,蓋日夜誦經持戒,直至中夜而始一食。七月杪,各家懸燈結彩,以誌慶賀。

宮廷七夕[编辑]

  七夕,宮中設果桌祭牛女,皇后親行拜祭禮,其神牌曰「牽牛河鼓天貴星君」,「天孫織女福德星君」。孝欽后嘗命以盆盛水置日光中,取小針數枚投之,針浮水面,則觀盆底影,以驗人性之巧拙。

廣州七夕[编辑]

  七月初七日,牛郎會織女之佳期也。廣州人尤重視之,凡家有閨女者,必拜七夕,所費頗不資,以物品陳設多者為貴,任人遊覽。

陳煒卿七夕詩[编辑]

  餘杭女史陳煒卿,名爾士,為嘉興給事中錢儀吉之婦,嘗賦七夕詩,命意最高。詩云:「梧桐金井露華秋,瓜果聊因節物酬。卻語中庭小兒女,人間何事可干求。」

中秋泥塑兔神[编辑]

  中秋日,京師以泥塑兔神,兔面人身,面貼金泥,身施彩繪,巨者高三四尺,值近萬錢。貴家巨室多購歸,以香花餅果供養之,禁中亦然。

中秋後迷童子[编辑]

  廣州有迷童子之俗,多行於中秋節後之數夕,以其時月明如畫也。其法,先擇一童子,令合眼危坐,作法者乃先燒符一度。【其咒語極簡。】令數人手持香火,向童子前後畫圈搖拂。久之,童子即喃喃自語,眾乃呼曰:「師傅至矣。」復問曰:「師傅喜用刀耶,抑劍耶?」問至童子點首,即為合意。眾乃以器械授童子,即能飛揚起舞,若有家法。及演畢,童子復臥倒,呼其名,即醒。或曰,是殆野鬼游神所憑藉也,願精於精神學者一研究之。

八月二十六日為宮中節日[编辑]

  八月二十六日,為宮中節日,蓋太祖未入關時,轉戰甚苦,一日糧絕,太祖及軍士皆以樹皮充飢,即是日也。故滿人以為紀念日,屏除豪華,宮中尤重之,皆不食肉,以生菜裹飯而食,亦不用箸,以手代之,孝欽后亦然。蓋專制君主,每以土地人民為私產,欲其子孫追念祖宗創業之艱難也。

京師九月九[编辑]

  京師謂重陽為九月九,屆日,都人士輒提壺攜榼,出郭登高。南則在天寧寺、陶然亭、龍爪槐等處,北則在薊門煙樹、清淨化城等處,遠則在西山八剎等處。

展重陽[编辑]

  道光某年十月初九日,青浦諸聯招友集橫雲山下,作展重陽會。丹楓烏桕間,清吟淺酌,俗客屏跡。歸舟泊小赤壁,以「復遊於赤壁之下」七字分體拈韻,題名石上,拍手曰:「此小小《燕然銘》也。」

十月朔[编辑]

  十月朔,南人有名之曰十月朝者,俗又謂之鬼時節,與清明同,有家祭,有墓祭,第非若清明之比戶皆然耳。京都人民之祭掃也,所焚者,冥鏹之外,尚有以紙翦成之衣,故亦謂為送寒衣。

大內之十一月十二月年事[编辑]

  十一月初一日,宮中始燒煖炕,設圍爐,舊謂之開爐節。

  十二月初八日,為一大節,俗所謂臘八是也。宮廷極重此節,雍和宮熬臘八粥,則派王公大臣監視,而大員且有拜臘八粥之賜者,又必須以清晨覲見,碰響頭謝恩。二十四日,乾清宮庭中設萬壽燈八仙望子四架。二十六日,各宮殿掛門神對聯。二十八日,宮中及甬道東西兩廊設五色羊角燈。

十一月月當頭[编辑]

  十一月十五日,為月當頭之期,小兒女恆徹夜不睡,以俟月之臨階,取影驗之。

冬至郊天[编辑]

  每歲冬至,太常寺預先知照各衙門,皇上親詣圜丘,舉行郊天大祭。前一日,御駕宿齋宮,午夜將事,壇上帟幄皆藍色,執事者衣青衣,王大臣服貂蟒。壇旁有天燈竿三,高十丈,燈高七尺,內可容人,以為夜間駿奔助祭者之準望。屆期,正陽門列肆懸燈彩,上辛常雩亦如是,附近廟宇,不准鳴鐘擂鼓,亦不准居民施放鞭砲,以昭敬慎。

冬至胙肉納於懷[编辑]

  皇帝祀天圜邱,所受福胙,必納之懷,攜回齋宮,以示祗承天庥帝賚之意。亦以長至令節,北方隆寒,胙肉冰凌堅結,不至沾漬袞衣也。

冬至慶賀[编辑]

  光緒朝某年冬至,百官慶賀孝欽后表文一道,其文如下:「臣等誠懽誠忭,稽首頓首上賀。伏以淑則昭垂,尊養愜萬方之願;繁釐茂介,熾昌開百世之基。欽惟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崇熙皇太后陛下,德協坤元,道隆豫順。椒闈式禮,宏燕翼之貽謀;蘭殿敷仁,衍鴻龐而啟運。普天鍚慶,薄海臚歡。臣幸際熙朝,欣逢長至,伏願慈暉普蔭,四時和而玉燭長調;壽禹延洪,五福備而金甌永固。臣等無任瞻天仰聖懽忭之至,謹奉表稱賀以聞。」

九九銷寒[编辑]

  宣宗御製詞,有「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二句,句各九言,言各九畫,其後雙鉤之,裝潢成幅,曰《九九銷寒圖》。題「管城春色」四字於其端。南書房翰林日以陰晴風雪注之,自冬至始,日填一畫,凡八十一日而畢事。

十二月封印[编辑]

  京師大小官署,例於每年十二月之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期吉時,照例封印,頒示天下,一體遵行。

十二月打灶[编辑]

  十二月,禮部舉行打灶典禮。二尚書四侍郎咸升座,堂下盔甲手八人,佩箭上堂,見堂官行禮,與劇中演《四郎探母》番邦公主見駙馬爺之禮無異,禮畢,侍立左右。又有四人有頂戴者抬一簸箕,置堂上,又有以長筷擊簸箕者。

祀灶唱訪賢曲[编辑]

乾隆一朝,大內祀灶,在坤寧宮行之。室有正炕,設鼓板,后先上至,駕臨,坐炕,自擊鼓板,唱訪賢一曲,唱畢,送神,乃還宮。至嘉慶時始罷。

庚子西安行宮之除夕[编辑]

光緒庚子,德宗奉孝欽后西狩,即於西安度歲。除夕前數日,召行在官員有內廷差使者各賜綢緞數端。至除夕,德宗御便服小冠,冠頂綴紅絨結,垂肩黃絲穗,長尺有咫。內監皆服蟒袍,外罩青色半臂,而以藍布裹頭,如營兵。

Arrow l.svg上一類 下一類Arrow r.svg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