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氣候類 下一類→


大沽口氣候[编辑]

  大沽口冬季約有三閱月之冰凍。四月至七月午後四時,潮漲高九尺至十尺。八月晨十時,潮漲高七尺。口外沙線起落無定,最大汽船不能進口,潮漲,則較次者可至塘沽。

宣化氣候之異[编辑]

  宣化去京師數百里耳,而氣候截然不同,以居庸關為之隔也。自岔道至南口,中間所謂關溝,祇四十五里,而關北關南幾若別有天地。光緒乙酉五月下旬,有人入都,在宣化,衣則夾也;過居庸,衣則棉也;出南口而炎蒸漸盛,入都門而搖扇有餘暑矣。迨八月下旬,則寒風凜烈,木葉亂飛,已似冬初光景。曉起登輿,竟有非此不可之勢。前人詩云:「馬後桃花馬前雪,出關爭得不回頭。」誠非故作奇語。蓋可以三秋如此推之三春也。

秦皇島氣候[编辑]

  秦皇島夏季熱度,最高當華氏表八十六度;冬,最低在零度下平均四十餘度。

長春氣候[编辑]

  長春即寬城子,其熱度,冬夏均較奉天低五六度。冬至前後封河,二月杪三月初開凍。九十月至三月為雪期,時或下雨。山水最大時在五六月,漲落甚速。

洮南氣候[编辑]

  洮南在長春西北,冬日寒甚,夏日午間之熱,乃或甚於關內。故其地種藝雖晚,而收穫反較關內為早。雨澤極稀。

寧古塔氣候[编辑]

  寧古塔四時皆如冬,北斗在北,較內地微高。月出較早。七月露,露冷而白,如米汁。流露之數日即霜,霜則百卉皆萎。八月雪,其常也,一雪地即凍,至來年三月方釋。五六月如內地二三月,亦復有欲裸裎之時,日昃須入戶矣。春多風,風烈,常十餘日不能出戶。入夏多雹,雹下則黍苗殞。

黑龍江氣候[编辑]

  黑龍江四時皆寒,五月始脫裘。六月晝熱十數日,與京師略同,夜仍不能卻重衾,七月則衣棉矣。立冬後,朔氣砭肌骨,立戶外呼吸之頃,鬚眉俱冰。出必時以掌溫耳鼻,少懈則鼻準死,耳輪作裂竹聲,痛如割。宣統朝則漸暖,不似前此江水之七月即冰也。

上海大雪[编辑]

  江南地暖,上海居海濱,東鄰日出處,氣候尤和,每歲雪時,大小皆以寸計。咸豐辛酉十二月二十七、八等日,大雪至三晝夜,深至四五尺,港斷行舟,路絕人跡,老屋茅舍率多壓倒。時粵寇分股取川南,歇浦以東皆為兵窟,為雪所阻,遂踞巢不出。於是難民乘機逃者數十萬,其被擄者日服役,夜閉置樓上。時以雪地無聲,可免傷損,皆從牕中跳遁,因而得脫者又不知凡幾。

甘肅氣候[编辑]

  甘肅氣候,夏日微熱,冬嚴寒,頗具大陸之性。

西寧一晝夜備四氣[编辑]

  西寧氣候,冬日最冷時可至攝氏寒暑表零下二十度,夏日極熱時,華氏表不及九十度,常衣夾衣,甚或衣棉衣。青海沿邊一帶,每至夏秋,一晝夜而四氣皆備,晨衣棉,及午而易袷衣,午餘仍衣絮,入夜則可披毳裘。某君至柴達木,適在暑夏涼秋時,氣候忽變,其熱度高於西寧。夏時乾燥異常,日中蒸氣如釜,木葉自萎。貼麵餅於牆,曝而能熟,臨時可取食,隔宿則堅硬如石。牛羊肉不曝自乾,可醃為熟脯。午後必衣紗葛,沙中熱至不能插足,不就林蔭,易致疾病。牲畜道斃者,一宿即臭爛,故毒瘴特甚。往往百里無甘泉,必攜革囊木桶,盛清水,調麵煮茶,有餘,分飲馬匹。然七月即雪,雪至必裘,晨起即融。秋日溫度常較海東為高,土人云:「嚴冬始有積雪。」極寒時,河水亦積堅冰,至來春方釋。夏多雹,冰塊大如桃,百卉為之殞。或有黑霜厚積如氈,則草木皆枯矣。大戈壁在其北部合黎山之南,當青海、安西之交,東自英額池起,西至柴達伊吉河止,南自布隆吉河起,北至邊界止,東西二百八十里,南北百六十里,面積四萬四千方里。其地質為最細之沙,中含沙粒,小沙陀高低不一,沙之深雖不逮大漠,而過客鮮有度此者。戈壁之南無大山屏障,常遇暴風,發時塵埃蔽天,晝為之昏。飛沙盤旋空中,高數十丈,沙邱沙淖一日數移。每遇風日晴和,沙浪閃爍,則成五色紋,早晚常有雲氣,結為漠市,城郭宮室、人馬雞犬,歷歷可數。馬頭漸近,則一片荒沙耳,其奇幻與海市蜃樓正同。

伊犁炎熱[编辑]

  道光以前,伊犁天氣炎熱,焦鑠千里,人皆避入窖中,至夜始出。

雪嶺之寒[编辑]

  青海有雪嶺,其地有漢番僦居焉,天寒不能支,相率遷避。土垣頹圮,不可息處,過客率插帳而居。曉風凜冽,晝日蕭森。夜深,霜花簌簌有聲,無敢揭帳,揭則手腫不可握。涕沫凌封髭鬚,耳鼻麻木,指不敢捻,先用溫水巾覆之,再近圍爐。行人以毡裹首,露二睛,俗名毡冑,戴之立雪中,兩頤猶冷如冰。古人所云「積雪沒脛,堅冰在鬚」,猶未盡其狀也。有時風吹帳倒,則爇薪於上風以禦寒威,而後舉手,否則墮指裂膚,且凍死矣。

青海小島氣候[编辑]

  青海有小島,六月即雨雪,山之巔常年不消,然又不甚苦寒,夏有裸裎之時。四時多風,風必烈,拔木滾石。近岸至變為平地,風起聞怪聲,山崩地裂,皆枯樹摧折之聲也。然山中又不甚苦風,以樹木層層遮蔽故耳。

永綏氣候[编辑]

  永綏僻處萬山,罕見人跡,氣候與內地迥殊,每值黑霧濛濃,對面不相見。且春夏霪雨連綿,秋冬霜雪早降。時下冰凌,屋溜凍結,自簷至地,其大如椽,謂之冰柱,苗人以木杵撞開,始能出入。城外雖稍平曠,然亦寒居十七,熱居其三,春多寒,仲夏猶時挾纊。立秋日晴,則後二十四日大熱,甚於三伏;是日雨,則涼暖不常。諺云:「秋風十八暴。」言雨多也。中秋前後,即衣薄絮,雪深尺許,則沍凍。冬雨,則轟雷。四境山多田少,漢與苗各因山之所宜,占四時之候,以為種植,故所收多雜糧。沿邊一帶,人煙稠密,其節序寒燠,稍為適宜。

廣州氣候[编辑]

  廣州天氣,寒燠不時,蓋地近溫帶。冬令不見霜雪,嚴寒之日甚少,惟有時驟寒驟暖耳。十二月間,晨起僅可單衣,午後忽轉北風,即驟涼矣。六月間,遇西江水漲,或陰雨連朝,則又驟涼矣。每見地方官迎春時,身衣裘,而乃汗出如漿。元旦賀年,竟有持扇者。山陰俞壽羽鶴齡有詩云:「昨宵炎熱汗沾巾,今日風寒手欲皴。裘葛四時都在筐,無衣難作嶺南人。」光緒壬辰十一月二十八日忽下雪,次日嚴寒,簷口亦有冰條,木棉樹枯槁,數年始復活。聞道光間亦然。自壬辰以後,則屢有集霰之年,無復如咸、同間之和煦矣。

閩中冰雪[编辑]

  冰雪為閩中所罕見,官場習慣,歲暮新正,必衣紫貂及各色狐皮,閩中實不需此。故有用銀鼠石鼠為衣,以天馬皮出鋒者,亦異狀也。達官貴人新正賀歲,有強御貂裘者,無不汗流浹背矣。

成都氣候[编辑]

  古人謂成都常夜雨,又稱漏天,皆言雨水之多也。今則氣候溫和,寒熱適度,晴雨亦均,惟春秋冬三季多陰雨耳。若晴,正月可夾衣,二月可單衣,三月則必冷,俗謂之凍桐子花。四月中旬可棉衣,五月或不熱,三伏日之熱亦不至華氏寒暑表百度。而七月上半月之炎熱與六月下半月同,八月初亦有熱至九十度以外者。九月初則多陰雨,俗稱濫九皇,可衣夾棉或呢絨。十月初可衣小毛,無大雪及大冰雹,而降雪時期,恆在交春之時。

川邊氣候[编辑]

  大相嶺以南多風,輒日中起,至夜中息。雅州氣候與內地略同。清溪較寒,盛夏猶著夾衣。大渡河一帶頗熱,越雋、瀘沽、西昌等處無盛暑。會理州四時和暖,無盛寒亦無盛暑。沙江一帶,自三月起即異常炎熱,然一雨便成秋也。

金川雪牆[编辑]

  光緒甲辰八月,李心衡至金川,見控卡一路積雪不斷,四望皓如玉山。初甚驚訝,後聞陳遊戎大剛言:「歷夏日秋陽,照爍漸消,此特至薄時也。若自嚴冬至二三月,密雪層積,高及數丈,壓房屋且不見,乃驚人耳。」李曰:「駐防汛兵,何以得活耶?」疑其言似欺人者。陳曰:「不然,他日子自知之。」後李過懋功,時正月中旬也,初至山巔,一望無垠,輿馬逕度,若不知有城牆卡房也者。夫役等從他途就塘兵烤火,炊茶熟,請小憩。扶掖循路逕曲折入,如行小巷。坐塘房中,見房前雪高倍於屋,巉削似照牆。蓋汛兵日加鋤掃,開闢一線路,始得安作息,通行旅也。夾路雪牆,天光透澈,如琉璃屏障。門關在望,往來行人不絕,惟輿馬不能過,直須屋上行耳。

西藏氣候[编辑]

  西藏天氣凝寒,地氣瘠薄,千山雪壓,六月霜飛。石多田少,五穀難成,有粟黍豆荍之產者,僅藏東巴塘彈丸地耳。

雲貴天氣[编辑]

  雲南多晴多風,貴州多陰多雨。

雲南之瘴[编辑]

  土司地方之氣候,大抵不良,平原之地,尤劣於山嶺。如臨安府屬之十五猛,普洱府屬之十版納,鎮邊廳屬之孟連、上下猛、允猛、角董,順寧府屬之耿馬、猛猛,永昌府屬之孟定、潞江、灣甸、登魯埂掌,騰衝府屬之芒市、遮放、猛卯、隴川,皆係著名煙瘴,入夏以後,內地之人莫不視為畏途。

內蒙氣候[编辑]

  內蒙地處高原,距海面自二千尺至六千尺不等,帶山環繞東南,瀚海橫亙西北,水源缺乏,地氣薄弱。早晚甚寒,正午驟熱,正午與早晚有相差四十度者。平時西北風為多,孟秋即下雪,【白露前後。】入冬井水亦凍,季春尚以雪充飲料,六月亦有下雪時也。

Arrow l.svg上一類 下一類Arrow r.svg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