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渭南文集 卷第十五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十六

渭南文集巻第十五

       山 隂 陸 游 務觀

     序

      施司諫註東坡詩序

  古詩唐虞賡歌夏述禹戒作歌商周之詩皆

  以列於經故有訓釋漢以後詩見於蕭統文

  選者及髙帝項羽韋孟楊惲梁鴻趙壹之流

  歌詩見於史者亦皆有註唐詩人最盛名家

  者以百數惟杜詩註者數家然槩不為識者

  所取近世有蜀人任淵嘗註宋子京黄魯直

  陳無已三家詩頗稱詳贍若東坡先生之詩

  則援據閎博指趣深逺淵獨不敢為之説

  頃與范公至能㑹於蜀因相與論東坡詩慨

  然謂予足下當作一書發明東坡之意以遺

  學者謝不能他日又言之因舉二三事以

  質之曰五畝漸成終老計九重新掃舊巢㾗

  遥知叔孫子已致魯諸生當若為解至能曰

  東坡竄黄州自度不復収用故曰新掃舊巢

 痕建中初復召元祐諸人故曰已致魯諸生

 恐不過如此耳某曰此之所以不敢承命

 也昔祖宗以三館養士儲将相材及官制行

 罷三館而東坡蓋嘗直史館然自讁爲散官

 削去史館之職久矣至是史館亦廢故云新

 掃舊巢㾗其用字之嚴如此而鳯巢西隔九

 重門則又李義山詩也建中初韓曽二相得

 政盡収用元祐人其不召者亦補大藩惟東

 坡兄弟猶領宫祠此句蓋寓所謂不能致者

 二人意深語緩尤未易窺測至如車中有布

 乎指當時用事者則猶近而易見白首沉下

 吏緑衣有公言乃以侍妾朝雲嘗歎黄師是

 仕不進故此句之意戯言其上僣則非得於

 故老殆不可知必皆能知此然後無憾至能

 亦太息曰如此誠難矣後二十五六年

 老居山陰澤中吳興施宿武子出其先人司

 諫公所註數十大編屬作序司諫公以絶

 識博學名天下且用工深厯歲久又助之以

 頋君景蕃之該洽則於東坡之意蓋幾可以

 無憾矣雖不能如至能所託而得序斯文

 豈非幸哉嘉泰二年正月五日山陰老民陸

 某序

     達觀堂詩序

 朝請郎致仕吳公景先少嘗從洛川先生朱

 公希真問道朱公為名所居堂曰達觀手書

 以遺之且賦詩一章屬之曰子為人深静簡

 逺不富貴必夀考故吾以此事相期景先出

 仕五十年不求速化不治生産位僅至二千

 石晚為東諸侯客遂引年以歸距八十不逺

 望其容貌不腴不瘠視聴步趨如五六十人

 非得朱公宻傳親付殆不能爾朱公之逝甚

 異世以為與尹先覺譙天授蘇養直俱解化

 僊去則吾景先亦其流亞歟自朱公賦詩後

 士大夫繼作凢若干篇屬予為序嘉泰二年

 十一月癸丑放翁陸務觀序

     梅聖俞别集序

  宛陵先生遺詩及文若干首實官李兼孟

  達所編緝也先生當吾 宋太平最盛時官

  京洛同時多偉人巨公而歐陽公之文蔡君

  謨之書與先生之詩三者鼎立各自名家文

  如尹師魯書如蘇子美詩如石曼卿輩豈不

  足垂世哉要非三家之比此萬世公論也先

  生天資卓偉其於詩非待學而工然學亦無

  出其右者方落筆時置字如大禹之鑄鼎練

  句如后䕫之作樂成篇如周公之致太平使

  後之能者欲學而不得欲賛而不能况可得

  而譏評去取哉歐陽公平生常自以為不能

  望先生推為詩老王荆公目謂虎圖詩不及

  先生包鼎畫虎之作又賦哭先生詩推仰尤

  至晚集古句獨多取焉蘇翰林多不可古人

  惟次韻和陶淵明及先生二家詩而已雖然

  使本無此三公先生何歉有此三公亦何以

  加秋毫於先生予所以論載之者要以見前

  輩識精論公與後世妄人異耳㑹李君來請

 予序故書以予之嘉泰三年正月己夘山陰

 陸

     楊夢錫集句杜詩序

 文章要法在得古作者之意意既深逺非用

 力精到則不能造也前輩於左氏傳太史公

 書韓文杜詩皆熟讀暗誦雖支枕據鞍間與

 對巻無異久之乃能超然自得今後生用力

 有限掩巻而起已十亡三四而望有得於古

 人亦難矣楚人楊夢錫才髙而深於詩尤積

 勤杜詩平日涵養不離胷中故其句法森然

 可喜因以暇戲集杜句夢錫之意非為集句

 設也本以成其詩耳不然火龍黼黻手豈補

 綴百家衣者邪予故為表出之以告未深知

 夢錫者嘉泰三年正月丁亥笠澤陸某序

     陸伯政山堂類槀序

 古之學者始於家塾鄉校而貢於天子之辟

 雍始於抱闗擊柝而至於公卿始於賦物銘

 器師旅㑹盟之辭而至於陳謨作誥其所遇

 雖不同然於明聖人之道闡性命精微之理

 則一也周衰道術裂於百氏士各以所見著

 書授徒於是稽之堯舜禹文王周公孔子之

 遺書始有大不合者今六經散缺不全而諸

 子之書則往往具在又其辭怪偉辯麗足以

 動蕩世之耳目乃欲學者之文辭一合於道

 而不悖戾於經可謂難矣吾宗伯政諱煥之

 唐丞相文公希聲之九世孫文公上距丞相

 元方五世中間子孫遇五季之亂獨不失譜

 至今世次皆可序述伯政家世為儒力學篤

 行至老不少衰所為文皆本六經無一毫泊

 於釋老雖其徒有従之求文者伯政尊所聞

 猶毅然不為之貶至如楊公時近世名儒獨

 以立論少入釋老伯政正色斥之不遺餘力

 使死而有知吾伯政有以見周公孔子矣其

 孤集遺文為二十巻來請予為序伯政之文

 可稱述者衆予獨言其學術文辭之正以序

 之尚不失斯人之本意又進其子孫云嘉泰

  四年二月丁巳笠澤陸謹序

      普燈録序

  粤自曠大刼來至神應迹開示天人未有不

  以文字語言相授者今七佛偈是其一也至

  於中夏則三十萬年之前包犧氏作已畫八

  卦造書契矣釋迦之興固亦無異今一大藏

  教可謂富矣乃獨於最後舉華示其上足弟

  子迦葉迦葉欣然一笑不立文字不形言語

  謂之正法眼藏師舉華而傳弟子一笑而受

  旣書之木葉旁行之間矣亦未見其與古聖

  異也豈謂之文而非文謂之言而非言耶昔

  有景德傳燈三十巻者蓋非文之文非言之

  言也此門一開繼者相望其尤傑立者續燈

  廣燈二書也然皆草創簡略自為區别雖聖

  君賢臣之事有不能具載者獨旁見間出於

  諸祖章中識者以為恨吳僧正受始著普燈

  凢十有七年成三十巻前日之恨毫髪無遺

  矣而尤為光明崇顯者我 祖 宗之 明

  詔睿藻裒集周悉一一皆有據依足以傳示

  萬世寳為大訓其有功於釋門最大方且上

  之御府副在名山而又以其副示俾得紀

  述梗槩于後自隆興距嘉泰五備史官今

  雖告老待盡山澤猶於 祖 宗遺事思以

  塵露之微仰足山海不自知其力之不逮也

  嘉泰四年三月乙酉太中大夫充寳謨閣待

  制致仕山陰縣開國子食邑五伯户賜紫金

  魚袋陸某謹序

      澹齋居士詩序

  詩首國風無非變者雖周公之𡺳亦變也蓋

  人之情悲憤積於中而無言始發爲詩不然

  無詩矣蘇武李陵陶潜謝靈運杜甫李白激

  於不能自己故其詩爲百代法 國朝林逋

  魏野以布衣死梅堯臣石延年棄不用蘇舜

  欽黄庭堅以廢絀死近時江西名家者例以

  黨籍禁錮乃有才名蓋詩之興本如是紹興

  間秦丞相檜用事動以語言罪士大夫士氣

 抑而不伸大抵竊寓於詩亦多不免若澹齋

 居士陳公徳召者故與秦公有學校舊自揣

 必不合因不復與相聞退以文章自娛詩尤

 中律吕不怨不怒而憤世疾邪之氣凜然不

 少囬撓其不坐此得禍亦僅脱爾及秦氏廢

 始稍起為吏部郎為國子司業祕書少監遽

 沒于官後四十餘年有子知津為髙安守最

 其詩得三巻屬為序少識公於山陰方

 公召還嘗以詩贈别及公為郎時故相湯歧

 公一日語公曰陸務觀别君詩方傳世非公

 之賢何以發其語如此時紹興己夘歲也因

 髙安之請重以感欷於是年八十有一矣

 開禧元年九月太中大夫寳謨閣待制致仕

 山陰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户賜紫金魚袋陸

 

     傅給事外制集序

 國家自崇寧來大臣専權政事號令不合天

 下心卒以致亂然積治已久文風不衰故人

 材彬彬進士髙第及以文辭進於朝者亦多

 稱得人 祖 宗之澤猶在黨籍諸家為時

 論所貶者其文又自為一體精深雅健追還

 唐元和之盛及 髙皇帝中興雖披荆棘立

 朝廷中朝人物悉㑹於行在雖中原未平而

 詔令有承平風識者知社稷方永太平未艾

 也故給事中傅公以是時典西省文書得名

 尤盛公天資忠義絶人自東夷寇逆滔天建

 炎中 大駕南渡虜吞噬不遺力幾犯屬車

 之塵公𦕈然書生位未通顯獨涕泗感激請

 提孤軍横遏虜衝衛乗輿論功埒諸大将及

 駐驆㑹稽公遂為浙東帥始隠然有大臣望

 雖擯斥不容而士論愈歸及在東省御史力

 詆去之然猶知公為一代大儒蓋公論不可

 揜如此公遺文百餘巻嗣孫穉貧甚手自鈔

 録以傳後世未能竟乃先緝外制數百篇屬

 某為序公之文固天下所願見而取法

 成童時公過 先少師毎獲出拜侍立被公

  教誨詎今七十餘年幸猶後死得論序公文

  亦幸矣聞文以氣為主出處無媿氣乃不

  橈韓栁之不敵世所知也公自政和訖詔興

  閲世變多矣白首一節不少屈於權貴不附

  時論以苟登用毎言虜言畔臣必憤然扼腕

  裂眥有不與俱生之意士大夫稍有退縮者

  輒正色責之若讎一時士氣為之振起今觀

  其制告之詞可槩見也公諱崧卿字子駿於

  虖賢哉開禧元年九月某日太中大夫充寳

  謨閣待制致仕山陰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户

  賜紫金魚袋陸謹序

      聞鼙録序

  元豐初置武學 先太師以三館兼判學事

  今學制規模多出於公而䇿問亦具載家集

  中後百餘年從子朴作聞鼙録若干篇論

  孫吳遺意欲上之朝且乞序於某某懦且老

  非能知武事者朴許國自奮之志亦所愧

  也乃從其請開禧元年十一月丁夘陸

     周益公文集序

 天之降才固已不同而文人之才尤異将使

 之發𠕋作命陳謨奉議則必畀之以閎富淹

 貫温厚爾雅之才而處之以帷幄宻勿之地

 故其位與才常相稱然後其文足以紀非常

 之事明難喻之指藻飾治具風動天下書黄

 麻之詔鏤白玉之牒蔵之金匱石室可謂盛

 矣若夫将使之闡道德之原發天地之秘放

 而及於鳥獸蟲魚草木之情則畀之才亦必

 雄渾卓犖窮幽極微又畀以逺逰窮處排擯

 斥踈使之磨礲齟齬瀕於寒餓以大發其藏

 故其所賦之才與所居之地亦若造物有意

 於其間者雖不用於時而自足以傳後世此

 二者造物豈真有意哉亦理之自然古今一

 揆也大丞相太師益公自少壮時以進士博

 學宏詞疊二科起家不數年厯太學三館予

 實定交於是時時固多豪雋不羣之士然落

 筆立論傾動一座無敢嬰其鋒者惟公一人

 中雖暫斥而玉煙劒氣三秀之芝非窮山腐

 壤所能湮没復出於時極文章禮樂之用絶

 世獨立遂登相輔雖去視草之地而大詔令

 典𠕋 孝宗皇帝猶特以屬公於虖聖主之

 心亦如造物非私公以富貴蓋大官重任不

 極不久則無以盡公之才也公既薨逾年公

 之子綸以公遺文號省齋文槀者屬予為之

 序公在位久崇論谹議豐功偉績見於朝廷

 傳之夷狄者何可勝數予獨論其文者墓有

 碑史有傳非集序所當及也開禧元年十二

 月甲子太中大夫寶謨閣待制致仕山陰縣

 開國子食邑五百户賜紫金魚袋陸某謹序

     宣城李虞部詩序

 宣之為郡自晉唐至本朝地望常重來為守

 者不知幾人而風流吟詠謝宣城實為之冠

 生其鄉者幾人而歌詩復古梅宛陵獨擅其

 宗此兩公蓋與敬亭之山俱不磨矣故宣之

 士多工於文而五七字為尤工唐有李推官

  以詩名當代其家傳遺詩得數百篇以詩考

  之蓋與皮陸同時歟自推官後世世得能詩

  聲當元豐間有虞部公作詩益工推官清新

  警邁極鍜鍊之妙而虞部則規摹思致宏放

  簡逺自宛陵出如劉子駿文學不盡與父同

  議者亦不能優劣之也予得其兩世遺編於

  虞部之曽孫臨海太守兼字孟達孟達固詩

  人蓋淵源二祖而能不媿者推官虞部之家

  世諱字與其學術行治蓋各見於其墓刻家

  諜予獨志其詩云開禧三年六月丙午太中

  大夫寳謨閣待制致仕渭南縣開國伯食邑

  八百户賜紫金魚袋陸某謹序

      曽裘父詩集序

  古之説詩曰言志夫得志而形於言如皐陶

  周公召公吉甫固所謂志也若遭變遇䜛流

  離困悴自道其不得志是亦志也然感激悲

  傷憂時閔己託情寓物使人讀之至於太息

  流涕固難矣至於安時處順超然事外不矜

 不挫不誣不懟發為文辭冲澹簡逺讀之者

 遺聲利冥得喪如見東郭順子悠然意消豈

 不又難哉如吾臨川曽裘父之詩其殆庶幾

 於是乎予紹興己夘庚辰間始識裘父於行

 在所自是數見其詩所養愈深而詩亦加工

 比予來官臨川則裘父已没欲求其遺書而

 予蒙恩召歸至今以為恨友人趙去華彦稴

 寄裘父艇齋小集來曰願序以數十語然裘

 父得意可傳之作蓋不止此遺珠棄璧識者

 興歎去華爲郡博士尚能博訪之稍増編帙

 計無甚難者敢以爲請裘父諱季貍及與建

 炎過江諸賢游尤見賞於東湖徐公嘉定元

 年二月丁酉山陰陸

     送巖電道人入蜀序

 王衍一生酣豢富貴乃以口不言錢自髙巖

 電本張氏子施藥説相不受人一錢乃自稱

 姓錢以滑稽玩世古今相反有如此者忽來

 告放翁言将西入蜀乃書以遺之他日到青

 城大峩霧中鵠鳴諸名山見孫思邈朱桃椎

 張四郎尓朱先生姚小太尉譙天授尹先覺

 輩有問放翁安否者可出此巻相與一笑

     邢芻甫字序

 衛詩美武公之德一章曰瞻彼淇澳緑竹猗

 猗終之曰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淇大川也

 見淇而思武公可也王芻萹竹草之微者亦

 見而思焉則思之至矣此所謂終不可諼兮

 者歟吾友邢子名淇請字於予予復之曰士

 之仕者能使一國一邑之人安其政而無怨

 疾嘲譏亦已難矣况見其鄉閭而咨嗟追慕

 豈不甚難哉今衛人於武公見其地而思之

 見其草木而思之見其草之微者如王芻萹

 竹而思之况遇其子孫又将何如哉人不我

 忘於我何加然使人不怨疾嘲譏又咨嗟追

 慕久而不忘必有以得之矣故為士者於此

 不可不知勉也請字子曰芻甫芻甫勉之仕

 而使一國一邑之人不忘相處而使鄉閭黨

  友不忘相與記其行事以為法傳其言論風

  㫖誦習而勉於善豈不美哉嘉定元年四月

  已未山陰陸

      曽温伯字序

  堯舜去今逺矣其言傳于今者蓋寡惟直而

  温與寛而栗之言再見焉方是時教化之所

  覃人才之所慕全徳如夔臯陶所言是豈戒

  其不足哉至商周之間始有得聖人之清聖

  人之和者清近直和近温則既分而爲二矣

  若漢汲長孺事君無隠天下謂之直然去古

  之全徳又益以逺贑川曽君黯方其入家塾

  也大父大卿公用蘇子由張芸叟字其子孫

  例字之曰温伯蓋以古全徳訓之有其義而

  亡其説温伯請於予曰願有以補之以終大

  父之意予慨然歎曰自大卿至温伯三世傳

  嫡徳亦克肖其有以承此訓矣序其敢辤嘉

  定元年五月辛酉山陰陸

      天童無用禪師語録序

 虙羲一畫發天地之祕迦葉一笑盡先佛之

 傳净名一黙曽㸃一唯丁一牛刀扁一車輪

 臨濟一喝徳山一棒妙喜一竹篦子皆同此

 闗捩但恨欠人承當天童無用禪師蓋卓爾

 能承當者未見妙喜大事已畢豈有住山示

 衆之語可累編簡哉放翁謂若不投之水火

 無有是處惟韓退之所云火其書其語差似

 痛快又恐退之亦止是説得耳五百年後此

 話大行方知無用與放翁却是同参嘉定元

 年秋九月丙辰序

     陳長翁文集序

 漢之文章猶有六經餘味及建武中興禮樂

 法度粲然如西京時惟文章頓衰自班孟堅

 已不能望太史公之淳深崔蔡晚出遂墜卑

 弱識者累欷而已我 宋更靖康旤變之後

 髙皇帝受命中興雖艱難顛沛文章獨不少

 衰得志者司詔令垂金石流落不偶者娛憂

 紓憤發為詩騷視中原盛時皆略可無媿可

 謂盛矣久而寖微或以纎巧摘裂為文或以

 卑陋俚俗為詩後生或為之變而不自知方

 是時能居今行古卓然傑立於頽波之外如

 吾長翁者豈易得哉其子師文來乞予為長

 翁集序乃寓吾歎以慰其子且以慰長翁於

 地下云長翁髙郵陳氏諱造字唐卿嘉定二

 年三月丁巳渭南伯陸務觀序





渭南文集巻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