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渭南文集 卷第十六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十七

南文集巻第十六

      山 隂 陸 游 務觀

    碑

     成都府江瀆廟碑淳熙四年五月一日

  自古水土之功莫先乎禹紀其事莫備乎禹

  貢之篇禹貢之所載莫詳乎江漢曰嶓冡導

  漾東流為漢又曰岷山導江嘗登嶓冢之

  山有泉涓涓出兩山間是為漢水之源事與

  經合及西逰岷山欲窮江源而不可得蓋自

  蜀境之西大山廣谷谽谺起伏西南走蠻夷

  中皆岷山也則江所従來尤荒逺難知而漢

  過三澨至大别之麓亦卒附江以達于海故

  江爲四瀆之首三代典祀秩視諸侯而楚大

  國亦以爲望有事必禱祠焉可謂盛哉成都

  自唐有江瀆廟其南臨江唐末節度使髙駢

  大城成都廟與江始隔厯五代之乱滛昏割

  裂神弗受職廟亦弗治 宋興乾德三年

  蜀越八年當開寳六年有 詔自京師繪圖

 遣工侈大廟制傑閣廣殿脩廊䆳宇聞於天

 下慶暦七年故太師忠烈潞公以樞宻直學

 士來作牧則又築大堂並廟東南以為徹祭

 飲福之所而廟益宏麗矣厥後雖屢繕治有

 司不力𡫏以大壊上漏旁穿風雨入屋支傾

 苴鏬苟偷歲月淳熙二年六月今尹敷文閣

 待制范公之始至也躬執性幣祗肅祀事既

 退讀開寳中修廟碑惕然改容曰此 太祖

 皇帝之詔敢弗䖍南出登堂見忠烈公之識

 則又嘆曰潞國予自出也敢弗嗣始有葺廟

 意矣㑹歲旱公潔齋以禱曰三日而雨且大

 治祠宇以報如期髙下洽足歲以大穰公饒

 私餘蠻夷順服乃自三年某月庀工訖四二

 五月廟成總其費木以章計者八千一百年

 十有八竹以箇計者四萬九千四百七十甎

 甓釘以枚計者十八萬七千七百二十有四

 丹青黝堊以斤計者一萬八十有七梓匠役

 徒以口計者二萬三千八百為屋二百有九

 間墻六千八百七十尺廟之制度復還開寳

 慶暦之盛而有加焉於是府之屬吏來請其

 刻文麗牲之石且繫以詩詩曰

    井絡之𨇠  下應岷山

    蟠踞華夷  江出其間

    奔蹴三峽  放于荆揚

    我考禹跡  九州茫茫

    千礎之宫  肇自開寳

    吏靡嚴恭  庭有茀草

    范公來止  事神是力

    廟未克成  當食太息

    江流東傾  于海朝宗

    廟成公歸  與江俱東

    壮哉湯湯  環我蜀城

    萬古不竭  亦配公名

     行在寧夀觀碑

 紹興二十年十月詔賜行在三茆堂名曰寧

 夀觀因東都三茆寧夀院之舊也初 章聖

  皇帝建㑹靈觀實為崇奉之始至是 髙宗

  皇帝方躋天下於仁夀之域尤垂意焉廼命

  道士蔡君大象知觀事䝉君守亮副之許其

  徒世守又命中貴人劉君敖典領置吏胥給

  清衛兵略用 大中祥符故事後十年敖遂

  請棄官専奉寧夀香火詔如所請賜名能真

  改左右街都道録仍領觀事實又用至道中

  内侍洪正一故事 上心眷顧每示優假如

  此然迨今歲月寖久未有紀之金石以侈

  上賜者紹熙五年六月知觀事冲素大師邵

  君道俊始礲石來請為文傳示後世

  紹興朝士屢得對行殿同時廷臣零落殆盡

  適後死獲以草野之文登載盛事頋不幸

  歟伏觀寧夀觀實居七寳山之麓表裏湖江

  拱輔宫闕前帶馳道後枕崇阜盡得都邑之

  勝廣殿中峙修廊外翼雲章寳室籖帙富麗

  浩浩乎道山蓬萊之藏也鍾經二樓翬飛霄

  漢飄飄乎化人中天之居也金符象簡羽流

 畢集進趨有客肅恭齋法濟濟乎茹靈芝飲

 沆瀣之衆也導以霓旌節以玉磬侍者翼從

 以登講席琅琅乎徹九天震十方之音也祐

 陵之御畫 德夀 重華之宸翰煥乎河雒

 之圖書也鴻鍾大鼎華蓋寳劒禇遂良吳道

 子之遺蹟卓乎祕府之恠珍也榮光異氣夜

 燭天半所以扶衛社稷安鎮夷夏者於是乎

 在非他宫館壇宇可得而比永惟我 髙宗

 皇帝實與三茆君自渾沌溟涬開闢之初赤

 明龍漢浩刼之前俱以願力應世濟民雖時

 有古今迹有顯晦其受命上帝以福天下則

 合若符劵及夫風御上賔威神在天與三十

 六帝翺翔太虚三茆君亦與焉時臨熙壇頋

 享明薦用敷佑于我 聖子 神孫降福發

 祥時萬時億於虖休哉既述觀之所繇興

 且繫之以銘曰

 炎祚中否開真人以大誓願濟下民左右虚

 皇友三真坐令化國風俗淳乃營斯宫示宿

 因丹碧岌嶪天與隣神君龍虎呵重闉鯨鍾

 横撞震無垠錦旛寳葢髙嶙峋天華龍燭晝

 夜陳厯載九九符尭仁超然脱屣侍帝晨遺

 澤渗漉萬㝢均歲豐兵偃無吟呻咨尓衆士

 嚴冠巾以道之真治子身服膺聖訓常如新

 冲霄往從龍車塵

     嚴州烏龍廣濟廟碑

 山川之祀自虞書以來見於載籍與天地宗

 廟並或謂山川興雲雨澤枯槁宜在秩祀非

 必有神主之以予考之殆不然維嶽降神生

 甫及申山川之神降而為人與人死而為山

 川之神一也豈幸而見於經則可信後世則

 舉不可信耶栁宗元死為羅池之神其傳甚

 怪而韓文公實之張路斯自人為龍廟于頴

 上其傳尤怪而蘇文忠公實之葢二神者所

 傳雖不可知而水旱之禱卓乎偉哉不可泯

 没則二公亦不得而揜也予適蜀見李冰張

 惡子廟於離堆梓潼之山皆血食千載非獨

  世未有疑者蓋其靈響暴著亦有不容置疑

  者矣嚴州烏龍山廣濟廟之神曰忠顯仁安

  靈應昭惠王舊碑以為唐貞觀中人姓邵氏

  所記甚詳雖幽顯殊隔不可盡質然神靈動

  人如羅池變化不測如潁上歴數百年未嘗

  少替而 朝廷之所褒顯吏民之所奉事亦

  猶一日此烏可以幸得㦲至於紹興辛巳

  海之師羣胡見巨人皆長丈餘戈㦸麾旄出

  没煙雲間則相告曰烏龍神兵至矣或降或

  遁去無敢枝梧者是又與東晉八公山及慶

  歷嘉嶺神之事相埒然彼皆在近境而此獨

  見於山海阻絶數千里之外豈不尤異也哉

  不得韓蘇之文以侈大其傳而邦人進士沈

  奐頋以屬筆於辤卑事偉有足恨者廼作

  送迎神詩一章使併刻之實慶元五年十月

  甲子也其辤曰

  王之生𠔃值唐初基龍翔于天𠔃英雄是資

  獨沉草萊𠔃黙不得施巉然萬仞𠔃胷中之

 竒使得小試𠔃冒白刃而搴朱旗丈夫戰死

 𠔃固亦其宜死於不遭𠔃精神曷歸王亦何

 懟𠔃人則為悲烏龍之山𠔃跨空巍巍築傑

 屋𠔃奉祠釀桂𠔃羞芝彈箜篌𠔃吹参差王

 捨斯民𠔃逝何之錫以祉𠔃燕及惸嫠歲屢

 豐𠔃長無凶饑擁羽葢𠔃駕玉螭時節來饗

 𠔃民之依 國有征誅𠔃克相王師長戈大

 纛𠔃肅肅陰威埽平河雒𠔃前功弗隳隆名

 顯爵𠔃永世有辤

     德勲廟碑

 自古王者經綸草昧戡定亂略必有熊羆之

 士不貳心之臣内任心膂之寄外宣股肱之

 力而廟謨國論密賴以决實兼将相之任者

 在我 髙宗皇帝時有若太師循忠烈王張

 公實維其人粤自 髙宗厯試于外開大元

 帥府總天下兵首以山西豪傑入侍帷幄龍

 飛順動避狄南渡公則有扶天夾日之功蕭

 墻釁起羣公喑拱公則倡勤王復辟之大䇿

 氛祲内侵戎馬豕突公則奮却敵禦侮之竒

 略巨盜乗間羣兇和附公則建剪除安輯之

 成績由是不數年間國勢安强夷虜奪氣請

 和而一二重将未還宿衛論者咸非為非長

 久計公則率先請罷宣撫使事奉朝請章再

 上引義𢢽欵於是議始定士大夫咸謂其得

 大臣體而 髙宗亦每謂之腹心舊将又曰

 從來待卿如家人又曰是人與他功臣相去

 萬萬葢 髙宗蹈履艱危身濟大業沉機獨

 智燭微察逺以為方海内横流巡幸四方暴

 衣露葢周衛單寡非如中都髙拱蜵蜎蠖濩

 之居江流阻囏海道阽危非如平時安行清

 蹕馳道之中不有如公者協心同徳均禍福

 共安危譬之一家父兄有急子弟不召而自

 至譬之一身頭目有患手足不令而自力則

 天下之計将以誰諉爰盎謂絳侯功臣非社

 稷臣則社稷臣與功臣果異建炎以來功臣

 則有矣至可名社稷臣者非公而誰 故國

  家所以褒表崇異常出等夷之上非私恩也

  及配享 髙宗廟庭其次偶居其後或者疑

  焉是不然唐名将前曰英衛後曰李郭衛公

  汾陽之勲德巍如泰山終不以姓名次序為

  歉 欽宗皇帝下詔褒顯故老而范文正公

  次司馬文正之下司馬公之賢不肖不過與

  范公等范公輔政先數十年聲詩所載以配

  䕫卨而頋乃居次世豈以此為有抑揚之意

  哉公之曽孫鎡三世傳嫡長始築廟於居第

  之東廟成以 髙宗御書徳勲二大字為廟

  之名自忠烈以下為三室忠烈之配曰秦國

  夫人魏氏漢國夫人章氏第二室曰少傅公

  諱子厚配曰漢國夫人蕭氏第三室曰少師

  公諱宗元配曰楚國夫人劉氏維忠烈王勲

  業之詳與夫世諱字系官爵葬有碑諡有誥

  史有傳此不復載頋廟祭宜有歌詩刻于麗

  牲之碑乃作詩曰

     宋傳九聖  髙宗是承

    化龍渡江  天開中興

    維忠烈王  翼從帝旁

    捐身棄孥  獨當豺狼

    煙塵未息  變生肘腋

    首倡義師  氣沮金石

    大業復隆  退不矜功

    雪涕引罪  身衛行宫

    國有大難  我則出捍

    功成愈謙  将士畏歎

    旣空盜藪  鏖虜淮右

    柘臯之捷  梁楚無冦

    河雒将平  虜畏乞盟

    亟上虎符  就第王城

    茂勲明徳  爛然史𠕋

    燕及家國  匪王孰克

    築廟作主  三室同宇

    歲時奉享  豐豆碩爼

    國有世臣  家有元孫

    咨尓後人  祗栗廟門

     泰州報恩光寺禪寺最吉祥殿碑

 天下無不可舉之事亦無不可成之功始以

 果終以不倦此事之所以舉而功之所以成

 也海陵通川之間自建炎後為盜區戰塲中

 雖息兵然猶鬼嘯狐嗥於藜莠瓦礫中自官

 寺民廬皆略具爾未幾復有紹興辛巳虜禍

 前日之略具者又踐蹂燔燒滌地而盡乾道

 淳熙以來中外無事函養滋息且以國力興

 葺之迨今四十年而城郭邑屋尚未能復承

 平之舊至於浮圖之廬又非郡縣所急或盛

 或衰皆在仕者所不問則其舉事若尤難者

 嗚呼是特不遇浮圖之傑耳信有之未見其

 果難也泰州報恩光孝禪寺是巳寺始為天

 寧萬夀寺今名蓋用紹興 詔書改賜亦火

 於辛巳之變有祖彦師者復葺之未成而化

 中間屢易主者至紹熙中今長老徳範師應

 轉運陳公損之之請而至寺雖粗建而大役

  多未之舉有巨鐘千石方寺壊於兵時樓焚

  鍾墮扁而不壊範始至奮曰鐘不壊寺将興

  之符也吾舉事将自鐘始乃建樓百尺以棲

  鐘鐘始鑄歲在乙夘至是三乙夘矣而樓成

  人咸異之遂議佛殿殿之役最大度費錢數

  千萬見者縮頸曰使可為豈至今日邪範曰

  不然吾當與有縁者力成之不敢以難故止

  已而有居士劉洪首施錢五百萬施者不勸

  而集積為四千萬有竒乃伐木於黄岡蔽流

  而下方役之興以闗征為懼常平使者王公

  寧聞之曰斯殿以資 永祐陵在天之福孰

  敢議者吾當任其事於是所至皆為弛禁殿

  以崇成為重屋八楹東西百三十六尺南北

  九十六尺髙百一十尺佛菩薩阿羅漢三十

  有一軀㑹王公去而後使者韓公梴取華嚴

  經語書殿之顔曰最吉祥殿範又為閣六楹

  以奉 今天子昔在潜邸賜前住持覺深碧

  雲二大字閣之廣袤雄麗亦略與殿稱餘芳

 方丈寝堂厨庫水陸堂兩廡累數十年不能

 成者皆不淹歲而備最其費為緡錢二十萬

 在它人若寝食不遑暇範獨終日從容倡道

 以進其徒一謦欬一顧視皆具第一義學者

 往往得入而其師别峯之法遂盛行於江淮

 間矣凡一寺内外莫不粲然復興是殿實為

 之冠慶元六年夏四月範使其書記蜀僧祖

 興來求予作碑予既盡述其始末且為之銘

 銘曰

 海陵奥區名寰中長淮大江為提封於皇

 徽祖御飛龍臣民薦福遐邇同是邦巍然千

 柱宫中有廣殿奉大雄環材蔽江西徂東波

 神呵䕶是雲從璇題藻井翔空虗丹碧髹琧

 無遺工刼火不能壊鴻鐘雷震鯨吼聲隆隆

 層閣閟奉龍鸞蹤榮光夜起騰長虹 徽祖

 聖徳齊天崇澤覃草木函昆蟲咨爾梵衆極

 嚴恭 煕運共慶千載逢餘福漸被兼華戎

 長佑農扈消兵𤇺

     洞霄宫碑

 造化之初昆侖旁薄一氣既分天積氣於上

 地積塊於下明爲日月幽爲鬼神聚爲山嶽

 海瀆散爲萬物萬物之最靈爲人人之最靈

 爲聖哲爲僊眞而道爲天地萬物之宗幽明

 鉅細之統此虙羲黄帝老子所以握乾坤司

 變化也其書爲易六十四卦道德五千言陰

 符西昇度人生神之經列圄寇荘周闗喜之

 書其學者必謝去世俗練精積神棲於名山

 喬岳略與浮屠氏同而篤於父子之親君臣

 之義與尭舜周公孔子遺書無異浮屠氏葢

 有弗及也臨安府洞霄宫舊名天柱觀在大

 滌洞天之下葢學黄老者之所廬其來久矣

 至我宋遂與嵩山崇福宫獨為天下宫觀之

 首以寵輔相大臣之去位者亦有以提舉洞

 霄召拜左相者則其地望之重殆與昭應景

 靈醴泉萬夀太一神霄寳籙為比它莫敢望

 在 真宗皇帝時始制詔改宫名賜金寳牌

  又賜仁和縣田十有五頃奉齋醮悉除其租

  賦至政和間宫以厯歲久穿壊漫漶 徽宗

  皇帝降度牒三百命兩浙轉運司復興葺之

  歲度童子一人為道士建炎中又廢于兵火

  髙宗皇帝中興大業聞之當宁太息乃紹興

  二十五年以 皇太后之命建昊天殿鐘樓

  經閣表以崇閎繚以脩廡費出慈寧宫梓匠

  工役具於修内步軍司中使臨䕶犒賜踵至

  既不以命有司而山麓之民亦晏然不知有

  役一旦告成金碧之麗光照林谷鐘磬之作

  聲摩雲霄見者疑其天降地涌而神運鬼輸

  也可謂盛矣及 上脱屣萬幾頥神物表遂

  以乾道二年自德夀宫行幸山中駐蹕累日

  勑太官進蔬膳親御翰墨書度人經以賜自

  有天地即有此山殊尤之迹未有若此者慶

  元六年九月葆光大師宫都監潘三華與知

  宫事髙守中同知宫事水丘居仁以告山陰

  陸曰願有紀以為無窮之傳以疾未能

 屬槀後三年同知宫事王思明與其徒李知

 柔杭濤江入東繼以請乃叙載其本末如此

 且為之銘曰

   在宋祥符 帝錫之書 乃作昭應

   比隆羲圖 元豐景靈 列聖攸居

   元祐上清 以祝帝儲 棟宇煌煌

   煥于天衢 徽祖神霄 誕彌九區

   迨我髙皇 東巡于吳 睠言天柱

   鎮兹行都 警蹕來臨 神明翊扶

   乃御幄殿 穆清齋居 天日下照

   雨露普濡 迨今遺民 注望屬車

   三聖嗣興 光紹聖謨 千礎之宫

   鶱騰太虗 寳磬鴻鐘 震于江湖

   肆作頌詩 用紀絶殊




南文集巻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