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卷第十九
宋 司馬光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紹興刊本
卷第二十

温國文正公文集卷第十九

  章奏四

   逺謀

   重微

   務實

   論舉選狀

   論張叔詹知蔡州狀

   十二等分職任差遣劄子

   乞省覽制䇿劄子

    逺謀

易曰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書曰逺乃猷詩曰猷之

未逺是用大諌昔聖人之教民也使之方暑則備寒

方寒則備暑七月之詩是也觀夫市井禆取之人猶

知旱則資舟水則資車夏則儲裘褐冬則儲絺綌彼

偷安苟生之徒朝醉飽而暮飢寒者雖與之俱爲編

户貧冨必不侔矣况爲天下國家者豈可不制治於

未亂保邦於未危乎詩云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土

綢繆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子孔子曰爲此詩者其

知道乎能治其國家誰敢侮之迨天之未隂雨者國

家閑暇無有災害之時也徹彼桑土者求賢於隱微

也綢繆牖户者脩敕其政治也夫桑土者鴟鴞所以

固其室也賢儁者明主所以固其國也國旣固矣雖

有侮之者庸何傷哉臣𥨸見國家每邊境有急羽書

相銜或一方饑饉餓莩盈野則廟堂之上焦心勞思

忘寢廢食以憂之當是之時未甞不以將帥之不選

士卒之不練牧守之不良倉廩之不實追責前人以

其備禦之無素也幸而烽燧息五榖登則明主舉

萬壽之觴於上群公百官歌太平縱娱樂於下晏然

自以爲長無可憂之事矣嗚呼使自今日以往四夷不

復犯邊水旱不復爲災則可矣(⿱艹石)猶未也則天幸安

可數恃哉陛下何不試以閑暇之時思不幸邊鄙有

警饑饉荐臻則將帥可任者爲誰牧守可守者爲誰

雖在千里之外使之常如目前至於甲兵之利鈍金

榖之盈虚皆不可不前知而豫謀也(⿱艹石)待事至而後

求之則已晚矣夫四夷水旱事之細者也抑又有大

於是者陛下亦甞留少頃之慮手詩云維彼聖人

瞻言百里維此愚人覆狂以喜此言逺謀之難知近

言之易行也夫謀逺則似迃迃則人皆忽之其爲害至

慘也而無切身之急爲利至大也而無旦夕之驗則愚

者抵掌謂之迃也冝矣國家之制百官莫得乆於

其位求其功也速責其過也備是故或養交飾譽以

待遷或容身免過以待去上自公卿下及斗食自非

憂公忘私之人大抵多懷苟且之計莫肯爲十年之規

况萬世之慮乎自非陛下惕然逺覽勤而思之日

復一日長此不巳豈國家之利哉此臣日夜所以痛

心泣血而憂也昔賈𧨏當漢文帝之時以爲天下方

病大瘇又苦𨂂盭又𩔖辟且病痱陛下視方今國

家安固公私冨實百姓樂業孰與漢文然則天下之病

無乃更甚乎失今不治必爲痼疾陛下雖欲治之將

無及己治之之術非有它竒巧也在察其病之緩急

擇其藥之良苦隨而攻之勿責目前之近功期於万

世治安而已矣

    重微

虞書曰兢兢業業一日二日万幾何謂万幾幾之為言㣲

也言當戒懼万事之微也夫水之㣲也捧土可塞及其盛

也漂木石没丘陵火之㣲也勺水可滅及其盛也焦都邑

燔山林故治之於微則用力寡而功多治之於盛則用力

多而功寡是故聖帝明王皆銷𢙣於未萌弭禍於未形天

下隂𬒳其澤而莫知所以然也周易坤之𥘉六曰履霜堅

氷至霜者寒之始也氷者寒之極也坤之𥘉六於律為林

鍾於暦為建未之月陽氣方盛而隂氣已萌物未之知也

是故聖人謹之曰履霜堅氷至言爲人君者當絶𢙣於未

形杜禍於未成也繫辝曰知幾其神乎君子知㣲知彰知

柔知剛万夫之望謂此道也孔子謂魯哀公曰昧爽夙興

正其衣冠平旦視朝慮其危難一物失理亂亡之端

君以此思憂則憂可知矣太宗皇帝命昭宣使河州

團練使王継恩討蜀平之宰相請除継恩宣徽使太

宗不許曰宣徽使位亞兩府(⿱艹石)使継恩為之是官官

執政之漸也宰相固請以継恩功大它官不足以賞

之太宗怒切責宰相特置宣政使以授之真宗皇帝

欲與章穆皇后及後宫遊内庫后辝曰婦人之性見

珍寳財貨不能無求夫府庫者國家所以養六軍備

非常也今耗散之於婦人非所以重社稷也真宗深以

爲然遂止由是觀之先帝以睿明卓越防微杜漸如

此之深可不念哉昔扁鵲見齊淵聖御名侯曰君有疾在腠

理不治將深淵聖御名侯不恱曰醫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

爲功及在血脈在腸胃淵聖御名侯皆不信及在骨髓扁鵲

望之遂逃去徐福言霍氏太盛冝以時抑制漢宣帝

不從及霍氏誅人爲之訟其功以爲曲突徙薪無恩

澤焦頭爛額爲上客故未然之言常見弃忽及其已

然又無所及夫宴安怠墯肇荒滛之基竒巧珍玩發

奢泰之端甘言悲辭啓僥倖之塗附耳屏語開䜛賊

之門不惜名噐導僣逼之源假借威福授陵奪之柄

凡此六者其初甚微朝夕狎玩未睹其害日滋月益

遂至深固比知而革之則用力百倍矣伏惟陛下思

萬幾之至重覽大易之明戒誦孔子之格言継先帝

之聖志使扁鵲得早從事毋使徐福有曲突之歎則

可以修之於廟堂而德冐四海治之於今日而福流

萬世優游逍遥而光烈顯大豈不美哉豈不美哉

    務實

周書曰(⿱艹石)作梓材旣勤樸斵惟其塗丹雘此言爲國

家者必先實而後文也夫安國家利百姓仁之實也

保基緒傳子孫孝之實也辨貴賤立綱紀禮之實也

和上下親逺邇樂之實也决是非明好惡政之實也

詰姦邪禁𭧂亂刑之實也察言行試政事求賢之實

也量材能課功狀審官之實也詢安危訪治亂納諌

之實也選勇果習戰闘治兵之實也實之不存雖文之盛

美無益也臣竊見方今逺方窮民轉死溝壑而屢赦有罪

循門散錢其於仁也不亦逺乎本根不固有識寒心而道

宫佛廟修廣御容其於孝也不亦逺乎統紀不明名噐紊乱

而彫繢文物修餙容貌其於禮也不亦逺乎群心乖戾元

元愁苦而断竹数𮮐敲叩古噐其於樂也不亦逺乎是非

錯缪賢不肖混殽而鉤校薄書訪㝷比例其於政也不亦

逺乎姦𭧂不誅𡨚結不理而拘泥微文糾摘細過其於刑

也不亦逺乎行能之士沉淪草野而考校文辝SKchar抉声病

其於求賢不亦逺乎材任相違職業廢弛而撿勘出身比

𩔖資序其於審官不亦逺乎久大之謀弃而不省淺近之

言應時施行其於諌也不亦逺乎將帥不良士卒不精而

廣聚虚数徒取外𮗚其於治兵不亦逺乎凡此十者

皆文具而實亡本失而末在譬猶膠板爲舟摶土爲

檝敗布爲帆朽索爲维𦘕以丹青衣以文繡使偶人

駕之而履其上以之居平陸則煥然信可𮗚矣(⿱艹石)

之渉江河犯風濤豈不危哉伏望陛下撥去浮文悉

敦本實選任良吏以子惠庶民深謀逺慮以保安宗

廟張布綱纪使下無覦心和厚風俗使人無離怨別

白是非使万事得正誅鋤姦惡使威令必行取有益

罷無用使野無遺賢進有功退不職使朝無曠官察

讜言考得失使謀無不盡擇智將練勇士使征無不

服如是則國家安(⿱艹石)泰山而四維之也又何必以文

采之飾歌頌之声眩耀愚俗之耳目哉

   論舉選狀

右臣竊以取士之道當以德行爲先其次經術其次

政事其次藝能近丗以來專尚文辭夫文辭者廼藝

能之一端耳未足以盡天下之士也國家雖設賢良

方正等科其實皆取文辭而已近以祫享赦節文應

天下士人有素敦節行兼通學術乆爲郷里所推者

委轉運使提㸃刑獄同加搜訪每路各三兩人仍與

本處長吏連署結罪保舉聞奏所舉之人朝廷命本

州敦遣至則館於太學待遇甚厚考試之際不糊名

謄録旣而署等𥙷官皆過所望此誠合先王取士之

道臣謂國家將除積乆之弊立太平之基天下士大

夫皆靡然嚮風矣行之未㡬忽聞朝廷一切罷之無

不悵然失望臣誠戇愚不識所謂(⿱艹石)以所舉之人多

非實有材行則當治舉將之罪别加捜訪豈可以一

二人謬濫廢天下之舉賢是由因溺而廢天下之舟

因噎而廢天下之食也且人之毀譽或出愛憎雖復

聖賢不能自免孔子曰衆好之必察焉衆惡之必察

焉恐國家亦未可以此遥断否臧遽行黜陟也就使

其人平昔所行誠有虧缺古之人或舉於漁鹽或舉

於盗賊豈可不容其改行自新而終身弃之乎且人

之行能迭有短長(⿱艹石)不弃瑕録用而以一節廢之則

失之多矣臣愚以爲天子撫有四海海内之士不可

一一身察之也必資舉者然後能盡天下之才旣用

舉者之言授之爵禄苟不嚴爲禁約以防其私則請

託欺罔無不至矣竊以孝者士之尊行㢘者吏之首

務故漢丗舉士皆用孝㢘行之最乆得人爲多臣欲乞

應天下知州府軍監任内聽舉孝㢘一人大藩聽舉

二人轉運使提㸃刑獄任内聽舉三人並須到任及

一年以上方得奏舉夫郷舉里選雖爲古法今之爲

吏者不得乆於其任士之素行或不能盡知(⿱艹石)本部

無人可舉即聽舉别部之人素所知者以充其數其

在京兩制以上聽𡻕舉一人其舉狀逐時送下貢院

置簿收掌每遇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詔下即委貢院選擇其日以前

舉主最多者取三十人申奏降SKchar揮下本貫敦遣赴

(⿱艹石)舉主數同者即以發狀先後爲次謂君俱有三人舉主則取

第三狀日月有前者仍於進士奏名額内减三十人候到闕日

或陛下臨軒親試或委中書門下試經義䇿一道時

務䇿一道但以義理優長爲上不取文辭華美(⿱艹石)

對經義乖戾聖意及時務全不通曉方行黜落其及

第授官並與進士第一甲同在明經之上仍於告身

前列坐舉主姓名其所舉之人(⿱艹石)犯私罪情理重及

正入已𧷢未及第者舉主減三等巳及第者減一等

坐之並不以赦原其公罪及私罪情理輕者舉主不

坐其未舉以前(⿱艹石)曽犯罪除公案見在證驗明白外

舉主亦不坐即因𫝑要屬請求舉及爲人屬請并受

屬請而舉之者並科違制之罪受𧷢者並以枉法論

即敦遣不至者更不就除官若累經敦遣不至即乞

朝廷臨時裁度特加聘召不爲定制又國家置明經

一科少有應者及諸科所試大義有司不以定去留

蓋由始者立格太髙致舉人合格者少臣欲乞今後

明經所試墨義止問正文不問注䟽其所試大義不

以明經諸科但能具注䟽本意說解稍詳者爲通雖

不失本意而講解踈略者爲粗餘並爲不(⿱艹石)能先具

注䟽本意次引諸家雜說更以己意裁定援據該贍

義理髙逺雖文辭質直皆爲優等與折二通(⿱艹石)不能

記注䟽本意但以己見穿鑿不合正道雖文辭辨給

亦降爲不其明經以六通諸科以四通以上爲合格

(⿱艹石)合格人少即并取粗多者合格人多即減去通少

者委試官臨時相度令合元額又舊制明經以周易

尚書爲小經今欲乞以周易尚書毛詩爲一科三禮

爲一科春秋三傳爲一科皆習孝經論語爲帖經又

說書一科議者多以爲不當廢欲乞與明經並置但

每次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止取十人奏名在諸科額内試中受官並

與諸科同(⿱艹石)自以本科及第或出身者更不得就試

說書如此則求賢之路廣請託之源絶浮僞之風息

得人之頌興矣謹具狀奏聞伏候勑旨

    論張叔詹知蔡州狀八月下旬上㝷改知衛州叔詹遂乞致仕

    朝廷許之

右臣竊見前知壽州張叔詹因本路監司奏以本州

水災叔詹非才乞别差人㝷移知蔡州伏縁壽蔡之

民皆陛下赤子叔詹(⿱艹石)爲政無狀於民有害移彼置

此有何所殊况蔡州封部闊逺户口繁庶土饒山林

素多盗賊地望之重過於壽州牧守之任尤須擇人

豈有因不才彼斥更得善處(⿱艹石)叔詹實有才能惠及

於民則當治本路監司罔上誣賢之罪使叔詹仍居

舊任不復移易今臧否不分進退無據衆口籍籍皆

云未允臣前上言爲治之要在於擇人賞罰此亦擇

人不精賞罰不當之一事也况叔詹資性庸下老而

益昏夲無片長授任過分其爲忝冒人盡知之使之

從政所至爲害伏乞朝廷直令致仕或授以冗散之

職勿使親民庶幾黜陟明白無損政體謹具狀奏聞

伏候勑旨

    十二等分職任差遣劄子

臣竊以國家張官置吏任事乆則能否著能否著則

黜陟明黜陟明則職業脩職業脩則萬事理此古今

致治之要術也今朝廷明知任官不乆之弊然不能

變更者其患有二一者仕進資塗等級太繁(⿱艹石)不踐

歴無由擢用二者歳月叙遷有増無減貟少人多無

地可處此所以熟視日乆而無如之何者也臣甞不

自知其愚賤私爲陛下慮之𥨸以今之所謂官者古

之爵也所謂差遣者古之官也官以任能爵以疇功

今官爵渾殽品秩紊亂名實不副貟數濫溢是以官

吏愈多而萬事益廢欲治而清之莫(⿱艹石)於舊官九品

之外别分職任差遣爲十二等之制以進退群臣謹

具條列如左

一十二等之制宰相第一兩府第二兩制以上第三

三司副使知雜御史第四三司判官轉運使第五提

㸃刑獄第六知州第七通判第八知縣第九幕職第

十令録第十一判司簿尉第十二其餘文武職任差

遣並以此比𩔖爲十二等(⿱艹石)上等有闕則於次等之

中擇才以𥙷之

一十二等之中舊無貟數者並乞以即今人數爲定

貟自今有闕則𥙷不可更増

一十二等之人德行學術政事勇略錢榖刑獄文辭

各隨才授任其提㸃刑獄以上皆無罷滿之期知

州知縣縣令四年餘皆三年爲滿未滿之間稱職

有功則改官益禄賞賜奬諭仍居舊任必須上等

有闕然後選擇遷𥙷其不能稱職者則移易黜廢

有罪者貶竄刑誅

一同等之人雖名有尊卑事有閑劇地有逺近治有

小大遇遷𥙷之時不復以資任相壓皆合爲一等選

擇進用

一提㸃刑獄以上伏乞陛下與執政大臣親加詳擇其

知州以下委之審官院幕職以下委之流内銓遇上

等有闕即於次等之中取職業修舉功利及民累經

褒賞或有舉主數多者次取常調少過者以次遷𥙷

一應磨勘合改京官又且依常調差遣須候上等有

闕即取有功或舉主最多者以次遷𥙷其自幕職入

知縣者並改京官

一因資䕃得京官者分監當爲三等𥘉任皆入下等

監當候中等上等有闕亦依簿尉令録之制取有功

或舉主多者以次遷𥙷(⿱艹石)知縣有闕則與幕職混同

遷𥙷但不改官而已仍自今後以資䕃授官者須歴

薄尉不得直除京官

一應因貪虐不公或昏懦廢職坐除免停替之人永

不得復舊等差遣内别無入已𧷢曽經叙理得差遣

或降充監當者五年之外有舉主五人以上聽復舊

等差遣

右十二等之制伏望裁擇或有可采乞下公卿大臣

詳議然後施行取進止

    乞省覽制䇿劄子

臣竊以國家本置六科蓋欲以上觀朝政之得失下

知元元之疾苦非爲士人設此以爲進取之階也臣

昨差覆考應制舉人所試䇿竊見上等三人所陳國

家大體社稷至計其間甚有可采擇者伏望陛下取

正夲留之禁中常置左右數加省覽以爲儆戒其副

本下之中書令擇其所言合於當今之務者奏而行

之使四方之人皆知朝廷求直言之士非以飾虚名

廼取其實用也及臣前所獻五規雖智識闇淺辭語

鄙陋然皆臣夙夜盡志竭誠以思治丗之要道非指

陳一事之得失於有司無所施行亦望陛下以視朝

之隙時取觀之庶幾於聖政或有萬分之益取進止


温國文正公文集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