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昆明池賦(以「池滿春流,思象河漢」為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漲昆明池賦(以「池滿春流,思象河漢」為韻)
作者:張仲素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44

空闊靈沼,蒼茫舊規。昔穿焉,迎秋而大閱戎艦;今漲也,乘春而無竭陂池。惟時陽候既序,陰冰已泮。天子乃詔京尹以庀役,命水工而葉讚。陳眾力而雲鍤勃興,決萬派而箭流共灌。澹汪汪之積水,似耿耿之斜漢。況複穀雨初霽,夭桃正春。總上善以利物,涵聖澤之深仁。軼彼宮沼,瀰如海濱。鼓金堤之曲岸,揚石鯨之彩鱗。浪湧煙郊,更失辨牛之涘;日華翠瀲,才分織女之津。伊昔殊方未化,勤遠是思。非障澤之瀦矣,將水戰而肄之。構館浮鷁,以遨以嬉。獱獺呈形,有類於文身之俗;鳧亂響,如習乎下瀨之師。春水平兮波緩,春日煦兮沙暖。雖守柔以易狎,竟安卑而就滿。重泉之沫,騷騷而若回;淺沚之毛,離離而漸短。至若鏡朗風收,澄明不流。沃餘潤於芳野,引孤光於釣舟。豈獨鱉蜃是獻,實亦龜龍載遊。厥跡既往,前聞可想。故人遙集,曾分劫火之灰;蕃帥來朝,暗識滇河之象。其漲則那,式詠且歌。開鄭白之墳衍,流畎澮以天波。瑞氣長凝,表宸居之在鎬;晴虹乍飲,若榮光之出河。大哉水之為量,皆從夫一勺之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