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昆明池赋(以“池满春流,思象河汉”为韵)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涨昆明池赋(以“池满春流,思象河汉”为韵)
作者:张仲素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644

空阔灵沼,苍茫旧规。昔穿焉,迎秋而大阅戎舰;今涨也,乘春而无竭陂池。惟时阳候既序,阴冰已泮。天子乃诏京尹以庀役,命水工而叶赞。陈众力而云锸勃兴,决万派而箭流共灌。澹汪汪之积水,似耿耿之斜汉。况复谷雨初霁,夭桃正春。总上善以利物,涵圣泽之深仁。轶彼宫沼,弥如海滨。鼓金堤之曲岸,扬石鲸之彩鳞。浪涌烟郊,更失辨牛之涘;日华翠潋,才分织女之津。伊昔殊方未化,勤远是思。非障泽之潴矣,将水战而肄之。构馆浮鹢,以遨以嬉。㺍獭呈形,有类于文身之俗;凫乱响,如习乎下濑之师。春水平兮波缓,春日煦兮沙暖。虽守柔以易狎,竟安卑而就满。重泉之沫,骚骚而若回;浅沚之毛,离离而渐短。至若镜朗风收,澄明不流。沃馀润于芳野,引孤光于钓舟。岂独鳖蜃是献,实亦龟龙载游。厥迹既往,前闻可想。故人遥集,曾分劫火之灰;蕃帅来朝,暗识滇河之象。其涨则那,式咏且歌。开郑白之坟衍,流畎浍以天波。瑞气长凝,表宸居之在镐;晴虹乍饮,若荣光之出河。大哉水之为量,皆从夫一勺之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