潁川陳先生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潁川陳先生集序
作者:黃滔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24

唐設進士科垂三百年,有司之取士也,喻之明鏡,喻之平衡,未嘗不以至公為之主。而得喪之際,或失於明鏡,或差於平衡。何哉?俾其負不羈之才,蘊出人之行,歿身末路,抱恨泉台者多矣。嗚呼!豈天之否其至公之道邪,抑人之自坎其命邪?潁川陳先生,實斯人之謂與。先生諱黯,字希孺。父諱贄,通經及第,娶江夏黃夫人。賢而生先生,無昆弟姊妹。十歲能詩,十三袖詩一通謁清源牧,其首篇「詠歌河陽花,向時豆新愈」(瘡之如豆),牧戲之曰:「藻才而花貌,胡不詠歌?」先生應聲曰:「玳瑁應難比,斑犀定不加。天嫌未端正,滿麵與裝花。」由是聲名大振於州裏。十七為詞賦,作《蘇武謁漢武帝陵廟賦》,便為作者推伏。二十為文。先生鬆姿柳態,山屹陂注,語默有程,進退可法。早孤,事太夫人彌孝,熙熙愉愉,承顏侍膳。雖隆雲路之望,終確彩衣之戀。既而及其子蔚冠,太夫人勉之曰:「付蔚於潘嶽之筵,俟爾於郤詵之桂。」方起於鄉薦,求試貢闈,己過不惑之年矣。乃會昌乙丑逮咸通乙酉,其間以寧家兼在疚之日,斷絕往來。吳楚之江山辛勤,秦雍之槐蟬歎嗟。知己之許,與同郡(指泉州)王肱蕭樞、同邑林顥漳浦赫連韜、福州陳蔇陳發詹雄同時,而名價相上下。嗚呼!斯八賢皆以不羈之才,出人之行,懇懇乎進趨,恂恂乎鄉黨,而無所成,豈天之竟否其至公邪,抑人之自坎其命邪?俾有司失其明鏡,差其平衡之如是,結冤氣於名路之中,銜永恨於泉台之下,豈不甚與?先生之文,詞不尚奇,切於理也。意不偶立,重師古也。其詩篇詞賦檄,皆精而切,故於官試尤工。滔即先生之內侄也。自草趨隅,洎隨計之歲。先生下世後二十年,而忝登甲第。東歸之日,求遺槁,其季子蘧泣曰:「兵火也。」少得其文三十一首,賦若干首,他處得詩若干首,敬俟增而後述。天復元年,(辛酉)滔叨閔相之辟,旋使錢塘,與羅郎中隱遇。隱曰:「咸通初,與先生定交於蒲津秋賦之場,賦則五老化為流星,詩則漢武橫汾。先生之作也,為試官嚴郎中下都之吟諷。秋場五十人之降仰,今遺槁可叢,願為之序。」既還,不及求增,謹以所得之文賦詩箋檄,分為五卷,收淚搦管,為之前序。將寓正郎為之後序。正郎負宇內之雄名,用釋泉台之永恨。時天復二年秋七月十日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