澧州新城頌(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澧州新城頌(並序)
作者:戎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9

    《詩》曰:「赳赳武夫,公侯幹城。」美賢人將帥折衝於未然也。自周建五長,秦制百郡,地非城不安,故分諸侯之符,美專城之稱,尚矣!灃州荊之近庸,國之南屏,水陸吳楚,風俗夷獠,溪蠻好亂,相寇仍梗。澹津之墟尚在,天門之壘可辨。慮危杜漸,非賢孰能。古城之東垣,不盈百仞,地偏而僻署斜向,日正而陰陽氣互。遂使災沴屢降,水旱更作。乾元中盜不盈百,即州將失守,間歲微瀘軍潰,即郡人塗炭。向使崇堵可固,廩藏是蓄,何蕞爾之寇,得殘生人乎!前年春,天子輟伊呂之佐而牧守澧,公行不加懼,布無恩之惠,人和樂而不使。公嚐曰:「一日必葺其牆宇,而況於城池乎?」遂度木於山,浮木於水,選巧匠於退卒,就嗇夫於庸保。人急於利,役無勞焉。因舊址而板築雲集,創新規而雉堞霞映,峭壁屹立,修廊虹亙,訟堂鈴閣,從儉制焉。不三四旬,功乃就矣。倚連岡以起伏,麵長江以演漾;登觀則山川在目,雄鎮則黔巠可抗。澧人歌之曰:「可憐地上樓,百姓不知修。上有清使君,下有清江流。」雖臧質石城之謠,不是過也。耳目風化,得無頌乎!

    欹危江城,榛蕪上平。廨宇改卜,垣墉半傾。肇自二紀,凶渠再驚。廩不我食,人不我生。大賢為政,革故鼎新。畚走鍤舉,榱衝忽陳。俄聳雉堞,如驅鬼神。雖崇灃城,不勞灃人。南樓峨峨,下壓澄清。畫角曉吹,啼烏夜遇。浦珠自還,野童自歌。我公之祉,如山如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