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十五回 狗度董平改惡為善 葷酒回廟耍笑眾僧 下一回▶


  話說董平要殺狗,祇見小狗兒趴在大狗脖子上,祇落眼淚。董平愣了半天,自己想:「狗都知道身從何處來,何況我生個人來。」自己把大、小狗放開說:「我也不殺你了。你母子願意在我這裏,我有食水喂養﹔不願在我這裏,任你自去。」

  他到屋中給他母親跪倒說:「孩兒我自己時常在你老人家面前無禮,罪該萬死。」韓氏說:「祇要你好好在老娘跟前盡孝,我們夫妻自有好處。」董平說:「我今日把這一鍋狗肉賣了,明天改行做個小本經營,這血盆子裏的買賣我不做了。」把狗肉挑前去,到了外面。每日挑出來一賣就完,今日走了十幾條衚衕也沒開張,走在錢塘江大街玉皇閣照壁前,覺得腹中疼痛,把肉擔兒放在道上,祇見從東邊來了窮和尚問:「這肉擔兒是誰的?」董平也不言語:「昨天在大街白要了我兩塊狗肉,今日又來問我,不答他,看他如何?」濟公見董平一臉黑氣,按靈光一察,知他乃是世界上第一「孝子」。「我若不救,雷必取他。」

  書中交代:董平怎麼是第一孝子呢?按《善書》有云:比如這個人要做了半輩子的善事,他要做了一件惡事,那書上注寫他是第一之惡人,把從前半生的善事全沒了。比如那人做了半輩子的惡事,忽然自己知道不好:「我須當改,不然,我要遭報。」定能改過遷善,痛改前非,把從前惡事全勾了。書上注寫乃第一之善人。嫠婦失節,不如老妓從良。董平雖不孝母,自己忽然知道改悔,要在他母親跟前盡孝,乃一片至誠之心,並無半點虛浮,這就算第一之孝子。濟公問肉擔是哪位的,連問兩聲,無人回音,濟公挑起肉擔就跑。董平一瞧急了,趕緊站起來扣中衣邁步就追,剛往前一跑,祇聽後面山崩地裂一聲響,原來是那影壁牆塌下半截,董平嚇得目瞪口呆,心中說:「若非是和尚搶我的肉擔,早被土牆壓死了,真乃好險好險!」

  書中交代:和尚說雷必取他,怎麼土牆壓死,是雷劫呢?諺語常說:天打雷劈五雷轟,莫非天上還打五個雷麼?原來是金木水火土謂之五雷,刀砍死謂之金雷,木棍打死謂之木雷,水淹死謂之水雷,人燒死謂之火雷,土牆壓死謂之土雷。要被天雷殛了,那必是罪大惡極的。話不多敘,董平一想:「我去找找和尚,跟他要擔子,還得謝謝他。」想畢向前走。哪想濟公他挑著這擔子,來到熱鬧街上,把擔子一放,拿刀就切狗肉。切完了,和尚用手一點指,這狗肉變的好像有一斤重一塊,濟公喊賣六文一塊。那走路的人走在這裏,遠遠就聞著這狗肉的香撲鼻。素來不吃狗肉的人,今天見肉塊又大又香,又甚便宜。這個三塊,那個五塊,那個十塊八塊,眨眼就賣了一堆錢。肉已快完了,剩了幾塊,和尚不賣了。

  買不著狗肉的,也有懊悔說:「可惜這樣便宜的狗肉,我未趕上買著,實在懊悔。」有一位買了四塊肉,心中甚喜。心想:「這肉足夠一斤一塊。」走兩步,他聞一聞。俗話說的不錯:肉賤鼻子聞。心想到家給老娘們兩塊,剩兩塊找大哥約老弟可以喝點酒。聞了聞,走了兩步,打開瞧了一瞧,這肉剩了有半斤一塊。心想:「我莫非挑花眼了?我瞧著有一斤一塊。」自己納悶。又走了兩步再瞧,一塊剩有四兩﹔再走幾步瞧,四塊肉也無四兩。買肉的一想:「今天叫那和尚冤了我。」賭氣回家去了。濟公這裏賣一堆錢,狗肉也快完了。董平趕到說:「和尚,這肉擔是我的。我來把話與你說明白了。今天你要不搶我的擔子,我便被土牆壓死了。我倒要謝謝你。」濟公一翻眼睛說:「對,今天大早起來,你許是沒跟你媽媽辯嘴。」

  董平聽和尚一說此話,他倒一愣,連忙問:「和尚,你在哪廟裏?」濟公如此如此一說。叫董平:「你把賣的這錢拿了去作個小本經營。」董平說:「我明天改行,不做這殺生的買賣,我賣鮮果子去。」濟公說:「好,你把擔子錢都拿了去,我就要這幾塊狗肉就得了。」董平謝了和尚,濟公兜住狗肉。順著西湖蘇堤往前行走,信口唱起狂歌。歌曰:

    孤衾獨擁,睡熟轉濃,夢見登科第,聖恩優寵,官居極品,父母褒封,衣錦歸故里,拜友祭祖。一虛忙驚醒,依然敝帳枕樵童。祇聽窗外寒蟲叫,原來殘蟬唱古松。世人忙碌碌,都在一夢中。也夢為寒士,也夢做莊農,也夢陶朱富,也夢范丹窮,也夢文章顯達,也夢商賈經營,也夢登臺鼎,也夢執掌元戎。離合與悲歡,壽夭共窮通。仔細從頭看,都在一夢中。方知父母與妻子,兒孫和弟兄,俱是夢裏來相共。縱然衣紫腰金,出擁花聰,也是南柯一夢中。

  濟公順著西湖蘇堤口唱狂歌,過了冷泉亭,來至飛來峰靈隱寺山門外。看守山門的和尚靜明、靜安說:「濟師父,你拿著是甚麼東西?」濟公說:「我帶來是狗肉。你二位吃點?」靜安、靜明說:「不行,我二人吃素,你也不能往廟內帶。咱們這處廟是長素,葷酒莫入。提籠架鳥,都不準入廟,你白骨喧天往廟中帶不行,快扔了罷,你犯了戒啦!」濟公說:「我不知道。身上疼癢,疥又犯了。」說著,和尚低頭在身上找,靜明說:「不是身上長的疥,是犯了咱們和尚清規戒律。出家和尚講究三規五戒。」濟公說:「甚麼叫三規?哪叫五戒?你說說。」靜明說:「可惜你還是和尚,連三規五戒都不懂。咱們出家和尚,三規是佛規、法規、僧規。五戒是殺、盜、淫、妄、酒,你快把狗肉扔了罷。要到廟裏,連我二人都有失察之罪。監寺要看見,他也有罪。」濟公說:「你二人懂的甚麼,別阻我高興。我到廟給監寺狗肉吃。」兩個門頭僧也不敢阻止,由他去了。

  濟公到裏面,在大雄寶殿前面把狗肉放下,坐在旁邊,說:「有買肉的來買。」眾僧人來了十幾位,內中善心的和尚都道:「濟師父別賣了,要叫老和尚、監寺的知道,必要治你之罪。」濟公說:「你不要管。」旁邊就有恨濟公的和尚,說:「你賣了,誰敢管你?」濟公也不理論。祇見監寺廣亮從那邊過來說:「濟顛你賣狗肉,我也不管你。就是殺兩條狗,我也不管你。我竟問你,今日是到甚麼時候了?自從火燒大碑樓至今日,派你化緣,我要問你,這一萬銀兩工程,該當怎樣呢?」濟公說:「一萬我可沒有,我倒有個九千。」廣亮說:「我不同你胡鬧,我帶你見老和尚去。」濟公說:「別忙,火燒大碑樓之時,我與你說話是天交正午,此時還短一個時辰,少時沒有一萬兩銀子,我再和你見老方丈去。」廣亮一聽說:「好,你就多待一個時辰,我看你哪來的一萬兩白銀?」監寺廣亮方要走,祇見從那邊進來兩個門頭僧,一伸手把監寺僧拉住說:「廣師父,外面有一件新奇事,祇因我二人在山門坐著,見由西湖大路來了有二三百位,內中有官紳富戶,也有商賈人等。頭前有二立員外騎馬,衣帽鮮明。一位白面長髯,一位清奇古怪,都帶著有二三十個家人,到了山門外,把我二人喚過去,問:『此廟可是靈隱寺?』我等答應『是。』那二位問:『活佛可在廟內?』我等說:『我們這廟內沒有活佛。』那二位員外又問:『羅漢可在廟內?』我說:『廟內羅漢堂有五百零八尊金身羅漢,不知你二位給哪位燒香?』那二位員外說:『不是找泥像,是找活羅漢。』我們說『沒有。』那二位員外說:『善緣不巧,我等往別處施捨去罷。』我等說:『員外別走,這活佛倒是叫甚麼名字?』那二位說:『若說活佛的名字,得損陽壽十年。』我二人說:『員外你說活佛的名字,我二人替你損壽。』那二人先叩頭後說:『我二人損了三十年陽壽,你看如此如何?』」監寺說:「活佛是哪位呀?你二人說話不明白。」靜明說:「不行,我二人不能說了。算命排八字,都說我活五十三歲,今年我二十二歲了,方纔損了三十年,敢早敢晚,明年必死,再說了沒的往外找。」監寺的說:「不要緊,你二人說罷。我替你二人損陽壽十年。」那靜明和尚不慌不忙,說出活佛的名字。

  要知後事畢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