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十六回 濟公廟內賣狗肉 萬善同歸修碑樓 下一回▶


  話說監寺廣亮聽靜明之言,他要問問活佛是誰。靜明說:「我要一說,可是你損壽十年。咱們這廟道濟,你損壽十年。」監寺一聽:「哎呀!道濟呀?」靜明說:「得二十年。」監寺說:「那個道濟不要緊哪。」靜明說:「你也三十年。」廣亮說:「你別鬧了。每日他在廟裏,也不賣狗肉,今日湊巧有人來訪他,這如何是好?哦,有了。」幾個和尚披偏衫打法器,迎到山門。那些人一看,內中沒有濟公,二位員外先惱了,說:「眾位,爾等來看,這些僧人都是妖言惑眾,裝模做樣。此處善緣不巧,你我往別處施捨去罷。」廣亮連忙說:「眾位跟我去見活佛來。」二位員外帶著眾人到山門內,祇見濟公在大雄寶殿前閉目而坐,口中還說:「狗肉六文錢一塊。」那兩位員外一看,這纔說:「爾等大家來看,這纔是活佛羅漢的氣象,你我大家上前磕頭。」監寺的廣亮一聽,把氣都氣歪了,心中大大的不悅,心說:「我等大家披偏衫,打著法器迎接他們,他說我們妖言惑眾,裝模做樣。道濟這裏賣狗肉,他們倒說是活佛羅漢。」就見眾人跪倒,給濟公磕頭,濟公揚揚不理。廣亮恐怕施主不悅,連忙過去說道:「濟公太不知事務,眾位施主來拜訪,汝怎麼不應酬?」濟公尚未回言,這兩位員外先惱了,站起來說:「你這和尚太似無禮,妝敢呼喝活佛!」嚇得監寺廣亮往後倒退,不敢回言。濟公不慌不忙,睜開二目說:「眾位施主來了。來此何幹?」就聽那穿白的員外說:「弟子久仰聖僧大名,特地前來拜訪問禪。」和尚說:「你饞了,吃一塊狗肉罷。」那員外搖頭說:「我不吃。」那邊穿藍的員外說:「我也是久聞聖僧大名,特地前來請問禪機,我來問機。」濟公道:「飢者餓也。餓了吃一塊狗肉。」那員外說:「我二人原本是來問禪機妙理,並非是饞飢。乃是音同字不同。」濟公道:「這二人原來問饞飢二字,我和尚可知道。」那二位員外說:「祇要師父說對了,我二人情願修蓋大碑樓﹔如說不對,善緣不巧,我二人往別的廟施捨去。」濟公道:「你二人聽著。山裏有水,水裏有魚,三七共湊二十一。人有臉,樹有皮,蘿蔔筷子不洗泥。人要往東,他偏要向西,不吃干糧盡要米。這個名字叫饞飢。」二位員外一聽,連忙搖頭道:「我二人是問的佛門中奧妙,參禪之禪,天機之機,師傅說的這個一概不對。」和尚道:「這二人好大口氣,也敢說佛門奧妙,禪機。好好好,我和尚要說對了怎麼樣?」

  那二位員外道:「要說對了,我二人助銀子修蓋大碑樓。」知尚道:「你二人且聽來。」和尚便說道:「須知參禪皆非禪,若問天機哪有機﹔機主空虛禪主淨,淨空空淨是禪機。」二位員外一聽,拍掌大笑道:「羅漢爺的佛法,頓開弟於茅塞。來,監寺的看緣簿伺候。」廣亮趕緊拿過緣薄,文房四寶。那穿白的員外讓道:「賢弟先寫。」那員外道:「大水漫不過船桅去,還是兄長先寫。」那穿白的員外拿過筆來,又讓那面三百多人:「眾位寫緣簿。」眾人道:「水大漫不過鴨子去,還是員外爺先寫。」眾人哈哈大笑:「水長鴨子浮,這話更對。」那員外拿筆寫上,頭一筆是「無名氏施銀一萬兩。」穿藍的員外拿過緣簿一看,心想:「我等皆是來助濟公一臂之力,他既寫一萬,我也不能寫九千。」趕緊寫上「無名氏助銀一萬兩。」剩下眾人也有寫三十兩的,也有寫五十兩的。寫銀就給銀子,寫錢立刻就給錢。這些人原來是臨安城的紳董富戶,都是濟公平時早化下的,今天特來現場寫完了,那穿白的員外到裏面坐下,便告訴道:「我城裏關外有十六座大木廠,把大木廠也捨施在靈隱寺廟內修蓋大碑樓使用罷,蓋完為止,不拘多少。」眾人說完了話,告別而去。濟公方纔問道:「師兄,這些銀子可夠修大碑樓麼?」  監寺的廣亮一看說:「富足有餘。」濟公說:「你就叫人動工修罷,我到我的施主家住幾天去。」說完了話,濟公兜起一兜狗肉,出離了靈隱寺,逕自去了。

  監寺的廣亮找瓦木作,擇黃道吉日開工動土,興夯定嗓,立柱上梁。過了好些日子,磚瓦俱已齊備,抹縫灌漿,一切修理好了,就少油漆彩畫。哪想到好事多磨,那一天有人進來報告:「現有秦相府四位管家,帶著四位三爺,在山門外下馬。」監寺的廣亮一看,趕緊往外迎接。

  書中交代:這幾位管家無事不來。祇因秦相府的花園,有五五二十五間閣天樓,前次被火燒了,打算要重修此樓,叫管家到大木廠購買大木料。十幾家木廠子都說,東家把木料施捨在靈隱寺,修蓋大碑樓。管家一回秦相,秦丞相說:「靈隱寺一座大碑樓,能使多少大木?派秦安、秦順、秦志、秦明四個人去到靈隱寺,就提我暫借些大木修樓,轉年等皇木來了,我必如數奉還。」

  四個人答應,轉身剛要走。秦丞相說:「回來。你等到靈隱寺去,和尚借是人情,不借是本分,趕緊回來,千萬不可倚著人情勢利,欺壓和尚。」四位管家答應出來,到了門房,秦順就說:「這個苦差使派上咱們,一文錢的找項都沒有,當這個黑差使。」秦安說:「兄弟,你好糊塗。這件事咱們四個人每人有二千銀子進款。」秦順說:「大哥你窮瘋了,跟和尚借大木,他借了,咱們給相爺派人取來﹔他不借,咱們回復相爺,哪來的進項?」秦安說:「兄弟你不行,吃這碗飯,尋岔子多,到那去不提說借,就說相爺有諭,拆他的大碑樓蓋閣天樓。和尚必不叫拆,必托人見咱們,就得給咱們三千兩五千兩的。然後再跟和尚借大木,和尚借了,咱們就回相爺,說和尚賣給相爺,相爺再給幾千,咱們四個人一分,這不是兩頭剩錢。」秦順一聽,說:「還是兄長高明。」吩咐外面備馬,帶著十餘個從人,二十多匹馬,出了秦和坊,一直奔至錢塘門外,來到飛來峰靈隱寺山門下馬。門頭僧一看是秦相府的管家大人,趕緊過去行禮,往裏回話。廣亮出來迎接,讓四位管家來至裏面禪堂,吩咐小沙彌獻上茶來。廣亮說:「眾位管家大人,今天是遊山、還是逛廟?」秦安說:「並非是來遊山逛廟,奉我家相爺堂諭,叫你們把大碑樓拆了,修蓋相府花園子閣天樓。」監寺的廣亮一聽,口唸南無阿彌陀佛,說:「這大碑樓工程浩大,獨力難成,多少貴官長者,善男信女,惠助資財,共成善舉。好容易修蓋起來,尚未竣工,今再要一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修?望求眾位大人在相爺跟前說幾句好言語罷。」秦安尚未回言,秦順道:「相爺堂諭,不亞如聖旨。哪個敢違背?」這不會說話的人,一句話關了門。秦安瞪了他一眼,心想:「應該說:我給你回上相爺,若是相爺答應,你也別歡喜﹔相爺不答應,你也別煩惱。等著有人來給了我們錢,就算相爺答應﹔不給錢,就說相爺不答應。」他這一句話,說出來關了門,秦安也不好再改說。監寺的廣亮一聽此話,說:「眾位大人既是要拆,我得回上老和尚。」秦順說:「你回老和尚也要拆,不回也拆。」廣亮趕緊來到後面禪堂,一見老和尚元空長老。廣亮說:「回稟老和尚,現有秦相府四位管家大人,來到咱廟說相爺有諭,要拆大碑樓修蓋相府閣天樓。我不敢自專,特來回報老和尚。」老方丈一聞此言,口唸南無阿彌陀佛,說:「廣亮,老僧已是上了年紀,這大碑樓是道濟化的,你與他商議去吧。」廣亮說:「道濟自從修樓動土那天出去,至今未見回來。」老和尚說:「你出去到山門,看道濟可曾回來。」廣亮聽老方丈之言,趕緊來至外面山門一看,見四位管家派了眾位三爺,在那裏傳相爺堂諭說:「眾工匠人等聽真,相爺有諭,拆大碑樓修蓋相府閣天樓,哪個敢說不拆,立即送交錢塘縣治罪!」瓦作、木作、油漆、土匠工人等,哪個敢違了秦相爺的堂諭?立時銑鎬亂動,塵土飛揚,眨眼之際,把一座大碑樓拆得瓦解冰消。

  監寺的瞧著,心中甚是難過,自己又一回想:「還幸虧瘋和尚沒在廟裏,他要在廟裏,必要惹出大禍來。」正在思想,祇見瘋和尚一溜歪斜,腳步踉蹌,直奔山門而來,要怒打四位管家大人。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