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八回 蘇北山派人找寒士 高國泰急難遇故知 下一回▶


  話說濟公帶著蘇祿、馮順,來至餘杭縣南門外。路東有一座飯店,和尚抬頭一看說:「蘇祿、馮順。你我進去吃盃酒,可休息休息再走。」二人點頭,進了飯店,要了幾樣菜。蘇祿說:「聖僧,你我已至餘杭縣地面,高國泰現在哪裏?可以把高先生找來,一同喝酒好不好?」和尚說:「咱們先喝點酒,回頭再找他去,離這樣的路甚遠。」三個人說著話,把酒吃完了,給了飯錢出來,離了酒飯店,進了南門,來至十字街,往東一拐,路之北頭就是縣衙門,和尚放步就往衙門裏跑。蘇祿說:「師父往哪裏去?」和尚說:「你兩個人在這裏等著,我到裏面找個人。」和尚纔一到大門,就聽見裏面叫喊:「抄手問事,萬不肯應,左右看夾棍伺候!」「把高國泰夾起來再問!」和尚聞之,就打了一個寒戰。

  書中交代:高國泰因何來至此處吃官司呢?這內中有一段隱情。祇因那日高國泰下了城隍山。自己因回思細想:若要投往地方,又沒有親故,也沒處安身。自己一想:「莫如回歸餘杭縣。」自己搭了一隻船,也是鄉親給了一百文船錢,吃了東西,來至餘杭縣,二百文也是用完了,心想:「此時回往故土,也是沒處投奔。一無親戚,二無賓朋,想借幾吊錢的地方都沒有。在外思想回家,即至回家,又該如何?有幾家至親,也可以代我分憂解悶﹔有幾個知己的朋友,也可以談談肺腑之言。真是應了古人那兩句話:貧居鬧市有鋼鉤,鉤不住至親骨肉﹔富在深山有木棒,打不斷無義親朋。」自己想了半天。高國泰本是一位有志氣的人,又不屑求親乞友,越想越難過,倒不如一死方休!來至南門外城河,打算跳河一死。站在河沿一看,來往船隻不少,心想:「死了死了,一死便了,萬事皆休。生有時,死有地,這就是我絕命之所。」想罷,將要往下跳,就聽背後有人說話:「朋友,千萬勿跳河,我來了。」

  高國泰回頭一看,見那個人身高七尺,細腰扎背,頭戴青壯帽,身穿青布褲襖,青抄包,外罩青綢子英雄氅,面皮徽紫,紫中透紅,紅中透紫,鬟眉闊目,准頭端正,三山得配,五岳停勻,年有二十以外,說:「先生乃讀書明理之人,何故尋此短見?」高國泰說:「兄臺,你不必問我,是陽世三間沒有我立足之地,我非死不可。」那人說:「先生,你有甚麼為難之事?何不與我談談。」高國泰見那人誠實,說:「兄臺,尊姓大名?」那人說:「姓王名成璧,就在此地居住。我在河沿這裏當一個攏班,所有來了客貨,都是我找人來卸。先生是因何事尋此短見?」高國泰說:「我也是此地人,王兄。我在南門內居住,姓高名國泰,祇因家世式微,我帶著家眷,到臨安城投親,把家眷住在尼庵之內。我想男子立身於天地之間,上不能致君澤民,下不能保養妻子,空生於世上,因此我想生不如死。」王成璧說:「兄臺,你聰明還被聰明誤,何必如此輕生?你先來同我到酒飯館中吃點酒,我給你再出個主意。你不必呆想,人死則不能再生。」高國泰方纔同王成璧來到酒館裏。兩個人要酒要菜,吃了個酒醉餚飽。王成璧說:「我現在手底下沒有一文,也沒有一項進款,還要等上半天纔能到手,今天你先去拉船縴。」高國泰說:「我手無縛雞之力,哪裏能個拉縴?」王成璧說道:「先生,你不要這樣子說,人得到哪裏是哪裏。你可記得古人有兩句話: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纔能夠行呢。今天你先去拉縴,等我的錢到手,我再給你些銀兩去接家眷,然後,我再托朋友,給你找一學館,你看好不好?」高國泰想:「我今與你萍水相逢,如此勸我,我也不可過於固執。」想罷說:「兄臺,既是這樣厚愛小弟,我就去拉船縴。」王成璧說:「好。」站起身來,領著高國泰來至河沿,見有一隻雜貨船,早已裝好,少時就開船。王成璧說:「管船的,我這有一位朋友,叫他同你們拉拉船縴,管船的多照看點,到了卸了貨,千萬仍把他帶回來,可不必管他。」管船的道:「是了,有王大爺在裏頭,我們決不能錯待了。」高國泰就在這裏等候,工夫不大,管船的開船,眾人都拿起縴板。大家皆是行家,高國泰也不懂。有人把縴板遞給他。當時開船,別人拉縴都喊號子,高國泰想起唸書來了,唸的《中庸》右第十三章﹔「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平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他祇唸他的書,眾拉縴人一陣大笑。

  那一日到了殷家渡,貨船卸了,高國泰累的疲困不堪,就在船中睡了。次日,船上又裝上別的貨往回走,高國泰又拉起來。這一日回至餘杭縣,正到了碼頭口,見王成璧在那裏站著,國泰即趕過來。王成璧說:「先生,這一次多有辛苦了。我在此盼望你,合是你我弟兄有一場前緣,今天我進了一筆款三十五吊,你先同我來吃碗茶,用點心,回頭再進城換銀子,明天你去接家眷。今天沽酒買肉,你我痛飲,以盡通宵之樂。」高國泰說:「很好,很好,我與王兄初會,兄長這般厚待,我實深感謝。」王成璧說:「你我好弟兄知己,不必客氣。」國泰想:「這個朋友倒很誠實。」跟王成璧吃了些點心,天已不早了。

  王成璧把錢交付高國泰,進城換銀子,拿了酒瓶,打酒買肉。高國泰拿了錢入城,換了五十兩銀,打酒買肉。買完了東西往回走,正要關城。國泰剛趕出了城,祇見由對面來了一人,飛也是直奔,彷彿有急事的一般,正與高國泰迎面相撞。那人連忙說:「先生不要見怪,我一時太急,因有要事,我給先生陪罪。」拱手作揖,說著話,竟自出城去了。高國泰本是文雅之人,雖被他碰了一下,自己一想:他也不是有心。這有何妨。國泰出城往前走,忽然一想:「方纔不要把銀子碰丟了!」用手一摸,銀子形影全無,把國泰嚇得目瞪口呆!原來方纔那個是個白日賊,早看見高國泰換銀子。真是賊有賊智,故意撞高國泰,把銀子搭了去了。高國泰越想這件事越不對:「回頭我見了王成璧,無言可答,莫如我一死。昨日要死沒死了,是還有兩天罪未受完呢!這真是閻王注定三更死,哪敢留人到五更?」到了護城河岸,打算要投河。自己叫道:「高國泰,高國泰,你好命運不通!不想我今天死於此地。」

  正自怨恨,祇聽那旁有人說話:「莫非是恩兄高國泰嗎?」來至切近,把高國泰一拉說:「恩兄可想死小弟了!我往各處去找,並無下落,不想今日在此相見。」說著話,就過來叩首。高國泰一看,並不認得。看來似面熟,一時想不起來,因說道:「老兄不要認錯了人。」那人說:「兄長,你連我小弟李四明都不認識麼?」高國泰一聽,說:「哎呀,原來是你呀!」且說那李四明幼年家貧,寡母住在高國、泰家和左右比鄰而居。高國泰一家全好善,時常周濟他家,後來李四明就在高國泰家唸書。他母親死了,也是高家花錢給他安葬。高國泰問李四明:「是要求功名,還是去作買賣?」李四明說:「要我找個舖子去學生意纔好。我家又沒錢,哪有這樣花費去求功名?」國泰說:「也好,我給你找一個買賣罷。」便在本城天成米店去學生意。凡上工一切衣服被褥,全是高家代給。李四明也用心練習,並不荒誤,專心做那生意。三年已滿,東家到店算帳,見李四明各事勤儉,心甚愛悅,把他帶到家中,另給他開個米店,在清江做買賣,甚為得利。東家沒兒子,祇有一個女兒,把李四明招做養老的女婿,把一分家業全給他。後來他們老夫妻也死了,李四明一手成運,全是他經理。想起當年若不是恩兄,我那得有今日?就帶著家眷,收拾細軟物件,要回故土,去訪恩兄高國泰。到了餘杭探訪,並無人知道高家移往何方,皆云窮跑了。李四明嘆息不已,就在西門外買了一所房子,又在南門外開了一個糧店。今天是要回家,遇見高國泰,二人相見,悲喜交加,各訴往事。高國泰說:「老弟,我今日要不丟銀,你我也見不著。」李四明說:「你先跟我到家,咱二人有話再講。」二人站起來,往前走了不遠,高國泰腳下一拌,伸手拿起一宗物件來。

  有分教,小人懷仇挾恨,誤害良民,忠良盡公,判決奇案。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