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故友相逢知恩報德 小人挾仇以德報怨 下一回▶


  話說高國泰撿起來伸手一看,原來是兩匹緞子。借著皓月當空,打開一看,上面有興隆緞店四字。李四明說:「那兩匹緞子,還不是咱們本地餘杭縣的字號。我們餘杭縣有兩家綢緞店,字號是天成永順。這興隆緞店不知在哪裏?」高國泰說:「咱們在這裏站著,等等有人來找好給他。要是本人丟得起,還不要緊,倘如是家人替主人辦事,一丟了,可就有性命之憂。」那二人在此等候多時,不見有人來找。李四明說:「天也不早了,你我回去罷。待明日有人找,說對了,就給他﹔沒人找,我們四門貼起告白,也不算瞞昧這東西。」高國泰說:「我今天理該去見見王成璧。我拿錢出來買東西,並換銀子,他還待我回去吃酒。我因為丟了銀子,纔要尋死。今我不回去,恐他多疑。」李四明說:「兄長先同我回家,然後再派家人去給他送信,明天你我弟兄再回拜。」說著話,兩個人向前走。來到西門李四明的住宅門首,大門虛掩,推門進去。高國泰見二門外有西房三間,屋中燈光閃灼。高國泰說:「今天天已晚了,明天我再至裏面,我們就在這屋中坐罷。」李四明說:「這三間房,被我租出去,我倒可不要房錢。因為我常不在家,再招一家街坊,彼此皆有照應了。」高國泰點頭,來至二門叫門,裏面出來一個婆子,開了門一看:「大爺回來了。」李四明說:「你進去告訴你主母,就提我恩兄高國泰來了。」老媽進去不多時,聽裏面說:「有請。」二人纔來至裏面上房,見屋中倒也乾淨。裏面何氏出來,見了高國泰行完了禮。李四明告訴婆子:「給收拾幾樣菜,我們弟兄兩個,到東配房去吃酒。」兩個人來至東配房,在燈光之下,又把兩匹緞子打開一看。李四明說:「兩匹緞子倒是真真寶藍的顏色,祇不知這興隆緞店的字號在哪裏?明天咱們四門貼上告白條,要有人來找,說對了就把他。沒人找,合該你我每人做一件袍子穿。」高國泰說:「是,明日賢弟你要帶我去謝那王成璧大哥。若不是他救了我,我早已在九泉之下。那位朋友倒是一位忠正誠信之人,駕實仁厚,大有君子之風,同我一見如故,我心中甚為感念,良友頗不易得。」李四明說:「好,明日我同兄長去見見那個朋友。」二人吃完酒安息,一夜無話。

  次日天明起來,二人淨面吃茶,祇聽外面有人叫道:「李四明,你家住著一位高國泰嗎?」連聲叩門。二人站起來,到了外面,門開了一看,門口站兩個頭役,帶著四個夥計,頭戴青布英翎帽,身穿青布襯衫,腰扣皮廷帶,足下穿著窄腰快靴,個個手拿鐵尺木棍。這兩個頭兒,一位叫金陵壽,一位叫董世昌。一見高國泰道:「朋友,你姓高叫國泰罷?」高國泰說:「不錯,二位怎樣呢?」那頭兒一抖鐵鎖,把高國泰鎖上。李四明走來一攔,把李四明也鎖上了,拉住說:「進院搜贓。」到裏院各屋一找,由東屋找出那兩匹緞子來。李四明二人問:「頭兒,你二人因甚麼事把我二人鎖上?」金頭說:「這裏有一張票子,是我們本縣老爺派我們來急速拘鎖,我二人無故也不敢誤鎖良民,誣良擔不了。你二人作的事,自己也知道,尚來問我們嗎?」那些頭役說:「拉著走,休要多說。到了衙門,你們就知道了。」立刻拉著二人,抱了二匹緞子,到了縣衙班房之中坐下。

  此時老爺迎官接差未回,候至日色西斜之時,老爺方回衙署之內,立刻傳伺候升堂。三班人役喊堂威,站班伺候。壯班管的是護堂施威﹔皂班管的是排衙打點﹔快班管的是行簽叫票,捕盜捉賊。三班各有所司之事。老爺姓武名兆奎,乃是科甲出身,自到任以來,斷事如神,兩袖清風,愛民如子,真正治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今日升堂,吩咐:「來,帶差事!」祇聽下面有人說:「殷家渡搶奪緞店,明火執仗,刀傷事主,搶緞子五十匹,銀子一千兩,賊首高國泰,窩主李四明拿到。」「哦。」兩旁一喊堂威,立刻帶上高國泰、李四明。二人跪下,口稱:「老爺在上,生員高國泰叩頭。」「小的李四明叩首。」老爺在上面一看,祇見高國泰文質彬彬,品貌端正,五官清秀,面不帶凶煞之氣,途問道:「高國泰,汝等在殷家渡搶奪緞店,明火執仗,同伙共有多少人?搶去緞匹歸於何處?講!」高國泰說:「老父臺在上,生員乃讀書之人,不知殷家渡搶緞店之故。至於明火執仗,生員一切不知。」老爺把驚堂木一拍,說:「呔,抄手問事,萬不肯應。來,拉下去,給我打!」高國泰說:「老父臺且息怒,生員有下情上達。殷家渡明火執仗,刀傷事主,生員實不知情,要嚴刑拷打,就是叫我認謀反之事,生員也不認。」老爺說:「據我看來,你這廝必是久貫為賊之人。既是搶緞店你不知情,因何這兩匹緞子在你手?」高國泰說:「生員昨日晚在城外撿的。我本打算今日四門貼帖,如有人來找,生員必還他。不料老父臺把生員傳來,這是一派真情實話。」

  老爺把那兩匹緞子拿在手中一看,吩咐:「帶興隆緞店守鋪王海。」不多時,祇見由外面上來一人,年約五旬以外,五官豐滿,面帶忠厚,跪下給老爺叩首。老爺叫差人:「把二匹緞子拿下去,看是你鋪中賣出的,是賊人搶了去的?事關重大,不可混含。」王海拿過去一看,說:「老爺,這兩匹緞子,是賊人明明搶了去的。」老爺一聽,問:「你怎麼知道是被賊人搶了去的?有甚麼憑證?講。」王海說:「回老爺,有憑證。在小的鋪子內,架子上的貨,就有興隆緞店。沒有我們鋪中的圖記兌印,要是有人上我們那裏買的緞子,臨買好之時,單有一個兌印,圖記是篆字:生財有道。這緞子上沒有兌印,故此知道是賊人搶去的。」老爺吩咐下去,高國泰跪在一旁聽的明白。老爺說:「高國泰,你可曾聽見了麼?給我上挾棍,挾起來再問。」高國泰說:「老父臺的明見,生員這兩匹緞子實是拾的。就是賊人搶了去,也許遺失,被生員拾著。老父臺說生員明火執仗,有何憑證?可以考核。」老爺一聽勃然大怒,把驚堂木一拍,說:「你這廝分明是老賊,竟敢在本縣面前如此刁猾,你還說本縣把你判屈了。」吩咐左右「把見證帶上來」。高國泰一聽有見證,嚇的面上失色。

  祇見從旁邊帶上一個來。高國泰一看,並不認得。祇見此人有二十餘歲,頭戴青布頭市,身被青布小夾襖,青中衣,白襪青鞋,面皮微白,白中帶青,兩道鬥雞眉,一雙甌口眼,蒜頭鼻子,薄片嘴,窄腦門,撇太陽,長脖子,大額落素。李四明一看認得,原來是同院的街坊姓冷行二,外號叫冷不防,住李四明外頭院三間房,平時與李四明借貸不遂,他懷恨在心。冷二就是人口兩個過日子,他養不了他媳婦,他媳婦去給人家傭工做活,他一個人在家終日盤算,可恨李四明有錢不借給他。那天晚上,他正在屋中著煩,聽李四明的家中請人。冷不防想:「李四明平時未在家內請過朋友,莫非有甚麼事?」他暗中偷聽,請的是高國泰,李四明同了進去。冷二站在二門一聽,聽四明說拾這個兩匹緞子,是興隆店的,沒人找,我們二人做兩件袍子。冷二聽的明白,心中想:「我聽說興隆緞店在殷家渡,前次鬧明火執仗,此案尚未拿著。我明日到衙門去,給他貼一貼膏藥,就說他是窩主。李四明真是可恨,發此大財,我去借幾吊錢都不借,叫他知道我的厲害!假使我再借錢,他就不敢不借給我了。」因此他第二天一早,奔縣公署來,問:「哪位頭該班?」有人答話:「是金陵壽金頭的該班。」冷二進來說:「金頭,殷家渡明火執仗這案,你們辦著沒有?」金頭說:「沒辦著。」冷二說:「我們院裏房東李四明,他窩藏汪洋大盜,昨天有賊首高國泰住在他家,兩個人商酌一夜,我聽的明白,特地前來送個信息。」金頭兒一聽說:「好哇,我帶你見見我們老爺罷。」叫人往裏回話,老爺立刻升堂,帶上冷二回話。冷二上來跪下說:「老爺,小的住的李四明的房子,常見有形跡可疑之人從他家出入。昨夜晚間,有賊首高國泰在他家裏,訴說殷家渡的明火執仗,刀傷事主。我合房東並無冤仇,怕老爺訪知小的有知情不報,縱賊脫逃之罪。」老爺吩咐先把冷二帶下去,派金陵壽、董世昌把高國泰、李四明一並鎖拿到案,及二人一到,說帶見證,便把冷二帶上來。

  不知如何判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