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園草木識/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灌園草木識
卷一
卷二

字模糊不清者,以□代替。

灌園草木識卷之一
    東冶陳正學貞鉉著

花之屬[编辑]

 一百三十 種。

  千葉紅桃
花殷紅色。臘後春前開。漳名曰早紅。亦能結菓,不堪食耳。

  千葉碧桃
花綠蔕白色,其瓣微鬆。亦結菓,至秋淺黃,味微酸,可食。園亭植以供花,不為菓也。

  千葉銀紅桃
花銀紅色,瓣葉甚多,花中有花,重臺而出,團團若盞大。

  千葉緋桃
花深紅色。漳名川桃,亦名晚紅。葢自蜀中來者,春末夏初時開,桃李之異種者,至川桃開而淨盡矣。

  千葉碧李
花如指面大,茸茸若堆雪,可愛。凡桃李俱剪接而生,獨此種,植李樹於㫄,視枝大小相敵,各劈其半,合而緄之,混成剪栽。

  千葉英梅
花銀紅色,茸茸成小毬。木葉如櫻桃而尖,與梅花全不相似。正、二月開,滿枝繁盛,不能作菓。其單瓣者能作菓,另具菓部。

  凡桃、李、梅、杏俱於立春前後,花未放,蕚未吐時接之,百接百發。凡接花菓,於截處裹以蕉皮,仍絞蕉皮為繩,極力緄之。視新枝發有數寸,急開其緄繩,只留所裹者以禦風日。若不去緄繩,遇風,新枝便折,枉費工力矣。

  紫荊
樹葉圓大如掌。花真紫色,纏攢枝上,花粒如小荳,謝後作莢,次第開,可一月許。花後見葉。另有辨證在紫薇花條中。

  海棠
鐵榦紅蘂,澆以魚腥水則花繁盛。視花謝者速去其蔕,則花復作。此無異種,第本枝壯則花綠蔕而複瓣,本枝弱則花紅蔕而單瓣。

  白海棠
枝葉相似,花瑩淨豔目,開將闌時作淺紅色。分種,於根頭㫄枝劈而植之,或於枝上劈作鴨觜奪之亦生。

  西府海棠
枝頭攢花如櫻桃,結子一簇如小梨,熟時甜酸可食。吳長卿云:江南名櫻桃海棠。

  含笑
花味濃郁,蜜瓣紫邊,作花繁穗。又,山含笑,樹高丈餘,花純紫,稀疎為不如耳。

  玉蘭
多從吳浙中來,用辛夷傅接。漳場師亦能之,第接在高處,不能如吳浙中低接,殊渾合可喜。花瓣剪碎可入茶供,成片者同糖麪煎食之美。

  木筆
卽辛夷。花瓣粉內紫外,點綴春色最有韻致。又一種複瓣者,名木蓮,無甚分別也。

  賽牡丹
茶花,千葉,殷紅。一名絨茶。漳茶以此為勝。

  山茶
單瓣,黃心。灌澆肥壯亦有開至千葉。第外大瓣,深紅;中小瓣淺淡耳。

  川茶
花嬌紅可愛,重瓣交覆。從滇中來,莆人賈杭浙者,轉致諸漳,漳人近以茶樹博接,第不能渾合無跡。此花與玉蘭,漳竝貴重之。澆以糞水及魚腥水,森茂不凋,切忌溺水。

  玫瑰
花紫紅色,綴以黃心。亦熬為露,香甜稍遜番薔薇。澆忌溺水,視諸花忌溺者為甚。

  番薔薇
此花從夷國來。短條多刺,花開香烈甜媚。千葉包裹,嬌紅深淺,意態自佳,非玫瑰所敢擬也。吳浙所稱薔薇者,另是一種。漳呼為番薔薇,蓋著其地以別之也,男女俱帶於首。其乾與肥皂同搗,盥洗尤香。可熬露,寄遠,數年如新,日用將露滴湯酒菓饀中,甚有韻致。
附,煮露法:用銅盆,可尺面許。採花瓣,去心蔕,滿實其中。簞以樜皮,青下白上。以錫為桶蓋之,如燒酒法。㫄有承露礶,桶上仰置水,大熱則易之,三易水而礶中之露滿矣。銅盆安於烘爐,上隔之以磚,熾勁炭火其下,一日只熬六次。
〔簞法〕或用蔗查,去汁,以水微浸,此易焦,焦則露黃而酸。酸以參醋,亦佳。或用麄砂,不至於焦,第不能發花氣。或有不用火熬,將盆置滾水中盪,得露多,而香氣薄,不堪久藏。
〔藏露法〕不宐用磁器,惟錫為佳。若遇霉天,將礶於烈日晒,香性長存。
此法乃海濱人攜夷女為婦,能作薔薇露及五色糖花,秘不傳人,後或有洩其方,慧心好事者懸想加減至於盡善,薔薇花之用,從此博矣。

  黃寶相

  白寶相

  紅寶相
市賈多採紅寶相花,雜薔薇熬露,香氣易散,所以不佳。又有滲入柑花,不知柑露清烈自可單行,第柑花多而薔薇少,故雜之耳。

  白單蘂千葉木香

  白千蘂千葉木香

  黃千蘂千葉木香
凡刺花插之多活,獨黃木香難插,遇春雨多,或有活者。

  白剪絨
長條多刺,甚尖銛,可植之以茨牆。花千瓣如薔薇,亦名白薔薇。

  𨢕醿
古人用其花以釀酒,故字從酉,釀法今廢。

  御愛
花如十姊妹,純紅紫色。

  南海麗春
江南一名月月紅。有千瓣者,有微鬆者。灌溉以時,千瓣不變。澆以溺水,不數日而斃矣。非如種種刺花可以雜灌也。

  長春
粉紅色,微香,臘前開至秋,如月月紅。

  三品
長條作榦,一簇三花,狀如長春。有深紅、淺紅、純白三色齊開。

  以上黃寶相十二種,於立春後剪枝,插之即活。

  玉帶
葉如柳,花白如小繡毬,柔條布花,望之似玉帶,故名。

  刺牡丹
漳呼為密柳。

  白繡毬
一名粉團花。滿樹齊開,夜視之,恍月色也。

  罌粟
花鮮紅,千瓣,極有妍態。結子如罌,中有粒似芥,故名。以中秋日種子,則下年開花妍美。

  石菊
一名錦竹。有草本者,有木本者。有紅白二色。

  洛陽錦
花似錦竹,一莖之花輕紅、沈紅、雪白、錦白六七樣簇出。一年之中,花謝種子,旋即開花。乃馬劬思先生為南奉常寄種,前此漳未有也。

  柳串魚
一名珊瑚花。銀紅色。其木葉似楊,高二三尺。花作穗而末銳似魚,故名。

  千葉紅石榴

  千葉銀紅石榴

  千葉白石榴
其單葉結子者,具菓部。

  英花即合歡樹
花銀紅色,茸茸如英。其葉可濯垢衣。

  黃扶桑

  紅扶桑

  銀紅扶桑

  鶴頂紅
一名照殿紅。木葉似扶桑。花單瓣,深紅描白,挺出紅心一條。

  山丹
可名紅繡毬。蘂重臺者佳。

  玉蝶
花青白色,一苗十數蘂,瓣有黃點。易種易花。

  紫燕
花深紫色,形如燕,遒麗有態。種之三四年,其根如薑母大,方能作花。

  杜鵑
花千葉,朱紅。根甚綿細,難培,只澆以清水,無別宐者。小園屢植屢槁,曾見三山居亭一株甚茂,植之盆中,安置不甚向陽,抑地氣然與。

  滿山紅
名山杜鵑,花色一樣,只單瓣,中吐一絲瓣,上有斑點。一叢之花次第開至三月。

  蘭
  首,玉榦
葉有虎鬚叉口是,一莖之花可二十蘂,其榦如玉,故名,漳貴重之。時澆以魚腥水,冬春之候澆以糞水。分種以九月十月間,用溪邊大水𨓆時泥,撅雜久燒草糞培之。茂密葉長可三尺,華與葉齊。安置通風少日之處,五月就陰,十月就陽,近樹惟柿、柚、龍眼滋其清幽。若竹、柏、雜木之下及烈日之中,或以陰勝,或以陽勝,俱致生蝨。若視葉有蝨點,於蕚將吐時,急割去舊葉,如剃髮然,則新葉可以斷蝨,一年而衰,次年而發,三年而盛,治蝨蘭只此耳,無別方也。或云搗蒜調水醮之,或云以落髮揉之,具無良効。割蝨不值冬春吐尖之時,便致腐爛。芸牕韻友,蘭其選矣。取蘂開者,漬以楊梅汁作葅,甚妙。

  大青
一莖之花多至十餘蘂,花榦微青。葉麤而不嫩。其值當玉榦三之一。

  金枝玉蘂
葉稍短。花黃白色,紫莖,香勝於大青,齊於玉榦。

  山蘭
有獨蘂者,有數蘂者,有十餘蘂者,香亦清勝。

  歲蘭
葉長四尺餘。花一莖廿餘蘂,赤黑色,無香不韻。拜歲時方開,亦蘭類也,植以僃品。

  紫蘭
花如蘭,真紫色。其根即藥中白芨也。

  鶴頂蘭
花白,中紅,如鶴頂,不香。

  真珠蘭
葉莖如蘭,花如真珠。

  魚子蘭
晚春作花,成簇綴粒如魚子,香如蘭,葉葉相當,枝頭節間俱作花。漳名翠蘭。

  賽蘭
木本,如桂,初秋作花,香可媲蘭,蘂如魚子,萬粒一簇。佛書所謂伊蘭,漳名樹蘭。

  凡花以蘭名者,俱澆以糞水,切忌溺水。

  秋海棠
色韻俱佳。喜陰畏日,澆以溺水立斃。巖澗之中有高至六七尺者。舊傳昔時有女懷人,不至,灑淚所化,未敢然之。

  黃葵
今犀杯多刻此花樣,俗名山吉貝。

  向日葵
草本,如蓼。枝頭作花一朶,只是東向。花大如鉢,外瓣兩重,金黃色,微香,中如蓮蓬,又如蜂窠。

  錦葵
〈陳風〉曰:視汝如荍。

  一丈紅
一名蜀葵,一名紅葵。

  白棣棠

  黃棣棠
二花莖葉相似,特花有黃白之分。俗呼為繡毬。

  山梔

  玉樓春
山梔之小蘂而千葉者。

  麝蹄
花似玉樓春,而香遜之。《虞衡志》名象蹄,漳名狗蹄。

  頳桐花
木葉大如葵扇,青黑色。枝頭作花,一朶百蘂,深紅重臺,吐鬚寸許,微紫。清明見花,開至重陽乃盡,霜天猶留花莖,稜稜如珊瑚,花之久紅者,莫過此矣。端午盛開,俗採而戴之,以厭勝,名龍船花。

  交枝蓮
蔓生。花如菊,外有大瓣,六出,中千葉,荳青色。非蓮類,綾段機上多織此花樣。

  月記
蔓生。花如京師玉花,一簇可四五十蘂,玉色紅心。謝後次月復於舊蔕上作花,勿摘其蔕,則花盡復開。蔕之長日增,俗以為月大三十蘂,月小廿九蘂,用以知月,若冥莢然,細按之,殊不然也。

  山薑花
本如蓮蕉。吐花一條成穗,香色似荷。宋南渡後,漳中此花入貢。

  香萱
花金黃色而香遠聞,蘂將開時,摘為茶供,甚佳。

  春萱
有重瓣者。

  秋萱
二種花俱可食,苗白亦可食,惟重瓣者不宐。

  紅曇花

  白曇花
葉、本如蕉,但蕉花吐於葉盡,此花從葉節,兩月一吐,每莖簇有百蘂,香烈可愛,一年凡三四次吐花。白者結子,紅者亦結,子毬如枇杷。

  蘭蕉
花金黃色,如蘭。其本如蕉,其子可作拳馬。

  美入蕉
葉盡見花如蓮,深紅色,久之成穗,開至半年方殘。

  百合
其根百片湊合如蒜,蒸食之甚美。花開六稜,垂頭,黃心。

  渥丹
葉似百合,花丹色,開不垂頭。〈秦風〉云:顏如渥丹。

  青蓮
出水時外葉甚青,開時千葉,如碧玉,韻致遒然。《大智度論》云:蓮華有三種,一者人華,二者天花,三者菩薩花。人華十餘葉,天華百葉,菩薩華千葉。又云:蓮所表示,白,凈也;青,喜也;赤,覺也,因時開敷,悅可眾心,是謂妙法蓮華。

  紅蓮
有千葉者,有單葉者。

錦邊蓮
花佳,蓬中多子。

  白蓮
單葉,子稀。凡荷最忌桐油,滿沼之荷,滴幾點桐油,立斃。種之小盆及沼中,一年一易其泥,取根於立春後種之,花盛。如二年不易泥,則花衰。三年不易泥,則花盡。如種之太早,為寒所欺,葉不蔚起,取雄黃或硫磺成塊者觔許,入泥中,則蘂盛花開矣。
呂良常桂林入謫居漳,暮過□,取荷葉出水新嫩未開者,淖以滾湯,裹肉絲笋豉若餛飩然,食之信美,名曰荷管。山居取葉為甑,置烈火中煑粥甚香美,色碧綠,粥熟而葉不焦。本草欠詳,故表之。

  鸎爪
花開如鸎爪,青黃色,其香遠聞。

  茉莉
此花最忌溺水,《虞衡志》云:番禺人以淅米漿灌之,則花不絕。六月六日溉以魚腥水,最佳。陳霞麓參軍,南都人,語余云:每初昏時,取茉莉花三十蘂,以甌貯水一半,浮之以紙,置花其上,用紙蓋之,明早花亦堪帶,其水之香烈終日不散。用以盥洗、點茶、烹飪俱茉莉香也。

  尖觜茉莉
一名鸎爪茉莉,香更清遠。

  素馨
夏月開花,秋冬尤盛,香最遠遠。佛書云𨚗悉茗。舊傳昔劉王有女名素馨,塚上生此花,故名。

  紅素馨
有色無香,冬月作花成穗,漸次而開,開不盡者多萎於霜。

  黃素馨
終年有花,頗似京師黃迎春,亦以花形似素馨得名,殊無香也。

  夜合
花白如玉,裹以綠瓣,香韻極遠聞。唐人詩云:夜合花開香滿庭。

  木槿
有紅白二種。《南方草木狀》云:一名日及。《桂海虞衡志》云:取紅者裹黃梅,鹽漬之,可以薦酒。花可為羹。

  榕桂
其木如榕,花如桂,故名。又,一名海洞。

  翠雲草
隰地多有之。花深翠,入畫譜。杜公云:佳人拾翠春相問。

  蝶穿
花荳青色,小蘂成簇,外瓣如蝶,故名。

  鳳僊花
杭人搗其花以塗犀角之赤黑者,立變為白。搗其葉莖以傅杖瘡,則黑肉還白。驗之良信。

  滴滴金
人盡指為旋覆花。

  夜落金錢
午開子落,亦名子午花。

  金絲蝴蝶
一名金莖花。

  鶯織柳
花如鶯,叢如柳。

  鷄冠花
梵書名波羅奢。其種不一,有高者、矮者、紅者、白者、有如百鳥朝鳳凰者。白者人藥。

  蓼花
一名游龍。詩云:隰有游龍。

  鴈來紅
一名禽華。班婕妤擣素賦云:見禽華之麃色。霜深紅葉如染。王方伯二溟過園云:蘇人呼為秋葉。楊升庵有賦,甚佳。

  臙脂粉
暮開朝落,花如臙脂,女人用以染唇。花中有子如粉,用以傅面,故名。

  玉簪

  紫簪

  指甲花
南方草木狀云:散沫花也。女人挼其葉以染指甲,則丹紅色。四月初一起至四月盡,折其枝插之則活,他時萬無活法。子種之十年方能作花。

  芙蓉
有紅,有白,有十葉,有單葉。其朝白暮紅,名醉芙蓉。

  金燈花
有黃、紅二種。俗名花葉不相見。

  紫微
花有深紅、真紫。淡紫三種。秋開,朶朶成簇。一名不耐癢樹,一名無皮樹,非無皮也,其樹一年之中能自脫其皮,枝幹滑澤可握,似無皮。然本草入藥紫荊皮者,必此種也。近李時珍《本草綱目》稱詼博詳辯,而此花與春開似荳花者俱名紫荊,何其混也。唐人詩云:小樹小皮裹,大樹大皮裹,可憐紫荊樹,無皮也得過。則自唐時此樹已呼為紫荊矣。王籲卿云:余刺商州,即田氏分荊之地。另是一種,木本,高大,其花與此不同,并識之。函史以春開如荳花纏枝者,為田氏荊,亦謬。

  桂花
自中秋以後,月月作花,至首夏方止,故名月桂。張曲江感遇詩云:蘭葉春葳蕤,桂花秋皎潔。段成式以為桂花三月作花,黃而不白,曲江妄也。不知風土節候不同,未可厚詆曲江,漳有黃、白二種。黃者山桂也,一年只九月盛開一次,名木犀。白者月桂也,秋深盛開,花稠葉稀,白若玉樹,歷冬春而至首夏。灌以糞漿,切忌溺水。其花煮以飴蜜而為膏,擣以糖霜而為餅,漬以黃、楊梅汁而為葅,皆盤供佳品也。

  丹桂
色如紅丹,以博接成樹,二月初剪截山桂叢,接以丹桂枝,過四五年方作花。

  菊
菊種甚多,隨年所種,不復分別其名。二月半種者重陽前開,三月半種者重陽後開。菊甚難培,其根上行,二月半分苗以後,一日只灌一次清水,至立秋後方可用糞水澆之。及作花時,以溺水少澆之,可以催花。立秋前澆以肥水,無不斃者。種盆中,泥只居其半,一月兩次添泥,至秋後泥可滿盆。五日一澆以糞水,則花壯而蘂大。種菊之泥,用糞土水沙雜攪,晴時多備土糞以礐清澆一二次,曬乾。遇久晴將雨之時,措一掬於花下,或久雨新晴,亦摻以前糞。上年種菊盆泥,菊殘時曬之,下年以種蘭,甚宐。
附:墨菊方。取樟樹鋸削,濕而朽之成泥,以種白菊,則開墨菊花。
附:製茶菊方。有一種冬月開黃花如錢而厚者,□□籬落。李如穀明府過園語余曰:此茶菊也。因示製法,可以點茶、佐酒。採花微蒸之,或鹽或糖,隨意所好,各用少許,糝之一日,去汁曬乾,收用。製不盡者,陰乾,作枕甚佳。於枸杞苗時,取數蘂置白沸湯,作杞菊飲,良。嫩葉拌糖麪煎,食之美。

  野薏
道傍遍有之。花色有數樣,入畫譜。詩註疏云:苦如薏,是也。又,蓮子中心亦名薏。

  月橘
樹如橘而碎葉。月月開花,頗香。結子,不堪食。

  瑞香
有紅,有白,有纏枝,有簇錦。纏枝者,花紅而蘂大,價甚貴重。

  臘識
茶花之小而繁密者,淺紅色,黃心,迎臘方開。一名遍地錦,一名海紅。

  蠟梅
花如梅而色似蠟。說有二種。其一磬口,重葉,內葉半紅。其一單葉,內不甚紅。余園中一樹,滋培功到則重葉而紅,有時失培,則花小單葉不紅,似無二種。此花從南都來,未核其詳。吳長卿云:磬口者種佳,其小而尖瓣者,名狗蠅。

  紅千葉梅

  白千葉梅

  粉口千葉梅

  品字千葉梅
花大而香,三蘂一簇,結子亦然,若品字焉。

  照水千葉白梅
一樹之花無一蘂上仰,亦奇種也。

  噴雪
長年作花如雪,不香。

  水僊花
漳南冬暖,多不作花。蔣元實遺余,以備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