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與蜀城父老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為人與蜀城父老書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9

蓋聞天地作極,不能遷否泰之期;川嶽薦靈,不能改窮通之數。豈非聖賢同業,存乎我者所謂才;榮辱異流,牽乎彼者所謂命?是以龍驤鳳峙,伊周成翊讚之功;含糗羹藜,顏冉困棲遲之病。或先號而後笑,或始吉而終凶。事不可量,功未必定。則知洪濤未接,長鯨多陸死之憂;層風未翔,大鵬有雲傾之勢。池井鮒,亦將鼓鱗而輕之;田鳩野鷃,亦將騫翮而侮之,及其衡溟渤,接扶搖,吹波則江漢倒流,騰氣則虹霓掩彩,摩赤岸,負蒼天,然後知其力焉。籲,韓信之無津也,昌亭之一餓夫耳;馬卿之失路也。臨邛之一食客耳。武不足以服眾,文不足以動時,長劍屈於無知,洪筆淪於不用。洎乎雄圖躡運,至尊納背水之謀;麗藻昇朝,天子嚐淩雲之作。威加海嶽,聲振廊廟。彼淮陰之俠少,成都之遺老也,又焉能知遠近哉?是以鑒物於肇不於成,賞士於窮不於達。是知卞和之得玉也,精存於岸穀之間;張華之得劍也,氣發於星辰之際。夫豈琢磨成器,然後知其寶;剸斷為能,然後知其用哉?

仰惟鄉耆等,並玉山高族,金堤勝侶,列子弟於千城,耀衣冠於百代。或以風雲去國,公孫躍馬之年;鍾鼎從王,諸葛攀龍之日。門庭相接,雕薨將綺棟連陳;機杼相和,鳳鑷將虯梭交響。金漿玉饌,食客三千;綠幘青裳,家僮數百。衝襟涉識,人多江漢之靈;麗藻華文,代有雲淵之氣。北齋開敞,南館虛閑,詩酒同歸,琴書合契。忘機得意,恥嵇阮之交疏;虛席延賓,恨原嚐之客少,實煙霞之藪澤,風月之津梁者乎?劉仲文之遠識,不以乾沒詣梁城;閔仲叔之高風,不以口腹累安邑。雖共已沒,生氣猶存,況乎屬宇宙之明,當天下之泰,不能俯拾青紫,高視搢紳?攀北極而謁帝王,入南宮而取卿相。脅肩側足,求哀鍾釜之間;低首俯眉,取濟鬥升之未。嗟乎!誠下官所以仰天漢而鬱拂,臨江山而慷慨者也。但時可以未遇,道可以未行,誌願可以未成,功業可以未就。古之才足以輔王業,躡跡屠釣之門;功可以濟巨川,藏身版築之下。百里奚之負販,陳湯之丐貸,而況於庸者哉?此仆所以駿奔於顧盼之餘,自致於恩光之末也。

且夫精誠所感,尚動神明;意氣相交,豈慚車馬?倘能投心季子,遙存素紵之恩;援手應侯,先立綈袍之贈。豈人之情也,無報乎?方今白藏紹序,朱律謝期。天高而林野疏,候肅而江山靜。輕蟬送夏,驚晚吹於風園;旅雁乘秋,動宵吟於露渚。絲纊成於南畝,秔黍被於東阡。時計有儲,願履多福。下官薄遊綿載,飄寓淹時,歡躓相仍,憂虞自積。陟梁鴻之峻嶽,何暇長謠?臨阮籍之長途,惟知慟哭。庶憑賙給,以濟飄危。輕訴短懷,佇流嘉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