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與蜀城父老第二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為人與蜀城父老第二書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9

蜀都廣鎮,岷墟奧壤,山分玉宇,水向金陵,景貺有期,英靈間出,榮問休暢,幸甚幸甚!夫神有可迫,淥波驚七柱之音;道有可符,元霜扣九鍾之節。豈道窮精秘,妙聽察於無聲;理實杳冥,元應通於不測?波流柱響,波無入柱之因;霜落鍾鳴,霜非扣鍾之具矣。況乎言忘意得,臭味相求;目擊道在,神明已接。鄭僑之逢吳劄,無謂殊方;阮籍之對嵇康,自然同氣。僕雖不敏,嘗從事於斯矣。嘗謂薰蕕不共器,梟鸞不比翼。是以類乎方者,接風雲於千里;乖乎類者,起山川於一面。

抑嘗聞之:士之生也。其跡可擯而道不可藏,其身可辱而志不可奪。其有拂衣投臂,遁形滄海之隅;裂裳裹足,獨立高山之頂。量腹而食,度身而衣,以鍾鼎為芻豢,以衣冠為縲絏,方欲策鸞鳳而撫雲英,鞭虹霓而采煙液。其次排玉闕,指金門,成賈誼之謨,樹終軍之策。因機入務,懷素將相之門;沐露沾霜,擁篲公侯之室。然則拾青紫於旦暮,取功名於俄項,演文物而動寰中,騰聲名而振天下。若下官者,可謂慚二途矣,而斂手長揖,強顏高視,低心於蹇躓之辰,忍恥於恓惶之日者哉!渭濱留釣,鷹揚之業未萌;淄源滯牧,鴻漸之資蓋寡。及其攀穹運,接靈期,乘雲雷而清八極,和陰陽而調萬品。則知冥機所運,吉凶於倏忽之間;元命所移,飛伏於斯須之際。以日月自至,聊複爾耳。

方今炎飆謝節,爽候開辰,風高而宇宙清,霜下而亭郊肅。歸雲止雁,流曙響於東津;落照開鴻,寫晴規於北岸。螢疏夕砌,蟬促朝林。感序緣情,登高寄賞。僕一違秦隴,再革炎涼,戒征軸而無因,指歸途而有倦。故鄉超曠,層山重複。吳宮尚遠,頻驚去燕之心;楚峽猶賒,已下聞猿之淚。徒以風猷未隔,道義相存,幸承知己之心,稍緩他鄉之思。昔者虞公再見,懸光白璧之前;季布一言,猶定黃金之諾。況乎交已成於杵臼,道已茂於金蘭。希照窮途,遠流嘉貺。若使恩裁口腹,空留安邑之賓;惠闕始終,取恨昌亭之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