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草和尚/第08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燈草和尚
←上一回 第八回 七擒七縱妖曾得意 三戰三敗女娘失身 下一回→


酒淺花深,迷花困酒,不知春在誰家。戲情於夜,那肯遊遍天涯。花應不惜簾前醉,酒卻難免醉後差。憑著嘗嘗酩醉,管取朝朝暮暮,偎倚名花。怕天明見覓,入碧廚紗。遲遲探得蓮魂老,淡淡休將回意斜。
                                                ——《右調 色入我門來》

  話說李可白伸手去解長姑小衣,長姑不肯。

  李可白道:「難道人家夫妻俱穿小衣不成。」長姑笑了一聲,把手一鬆,已被李可白扯下來了。露出光光潤潤,肥肥白白,遮也遮不住的一張元寶緋兒。可白伸手摸摸嗅嗅,恨不得吞下肚去,摟住就要弄了。

  長姑笑道:「餓煞鬼。」用手推去李可白。自己換了睡鞋,先鑽入被窩去了。

   可白自己脫光也鑽入被裡,摟住長姑親了兩個咀,說道:「我的親娘子,快快救救我火罷。」

  長姑道:「我與你做親那一夜,卻與妖怪同睡。」

  可白道:「親娘子不要怪我,他說他是你表姊,只因你是石女,故來替你。」

  長姑道:「我原是石女。」便推開李可白。

  此時可白魂不附體,再三央求,長姑只將兩腿夾緊不放開來,李可白將身挨近,把麈柄在腿縫裡亂頂,頂得長姑有些心動,略一放鬆,李可白挺硬麈柄對著陰門孔塞,長姑是個處女,那裡塞得進去,不覺淫水流出。

  長姑道:「我是黃花女兒,你亂推亂頂,我如何當得起。」

  可白道:「曉得了。」方才吐些唾沫,抹在陰戶上,道:「親娘子,如今滑潤了,再張開些,待我躬進去。」

  長姑此時只得任他撥弄,把麈柄一頂,頂得一寸進去,長姑啊呀一聲叫痛,只把被角兒咬住,哼叫不住的忍著痛。可白道見他如此,又愛又憐,卻又不住的輕輕而頂,頂了數十頂,抽了數十抽,可白不由的洩了,伏在身上喘息,片時又起來,慢慢抽送了一會。

  長姑覺得有些快活,說道:「癢煞我了,快用力頂幾頂才好。」

  可白連連抽頂一陣,那淫水源源的流出濕透重衾。

  李可白也快活不過,摟著哼哼的叫:「有趣煞哉。」己自洩了。

  長姑道:「我是石女兒不?」

  李可白道:「原來是哄我,你這黃花女如何這般妙法?」長姑笑笑。李可白摟著親咀,兩個恩恩愛愛,合頸交股而睡。這一夜正是:

今宵倦把銀光照,千金難抵鴛鴦配。

  卻說長姑自與丈夫弄的十分快活,李可白得了如此美妻,全不想那妖女。那妖女戀住了楊官兒,一刻也不放鬆,只是丟得那夫人冷冷清清,空房獨守,好不難過。想要找尋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消遣,又怕落了閒言。對著燈兒歎口氣道:「天啊!是一時無主意貪了這燈草和尚引入這般妖怪,一個丈夫活活被他弄去了。這燈草和尚猶如死的一般,一些影響也不見,怎生捱的日子。」

  暖玉在夫人床後聽見夫人歎氣,便對夫人說道:「奶奶,那和尚變化神通,何不叫他幾聲,看他來與不來。」

  夫人道:「那和尚臨行前曾囑過的,待我叫他試試看。」對著燈兒叫幾聲和尚小心肝。只見燈花連炮幾炮,跳下三寸小和尚來。夫人十分驚喜,一看正是燈草和尚,連忙穿了衣服,著了繡鞋,笑面相迎。小和尚走下來叫一聲,此時暖玉在旁,夫人命取酒來。暖玉應命。

  夫人與和尚坐下,問道:「一向在那裡?叫我想的好苦也。」

  和尚道:「我未曾遠離,或在你身邊,或在你老爺身邊,但你不見耳。」

  暖玉取到酒菜擺下,夫人忙斟酒一杯遞與和尚。和尚也斟一杯與夫人飲了一會,如飲合巹酒一般。怎耐夫人是久曠了,慾火漸漸上升,急命暖玉收入出去,忙拉了和尚到床邊,脫了衣服要和尚弄弄,和尚把一根軟綿綿的麈柄,只管在陰戶邊研擦,似進不進,急的夫人扭左扭右,說道:「你拋棄了我這些日子,還不與我大弄弄。」

  和尚道:「弄也不妨,恐奶奶當不起。」

  夫人道:「我有心開飯店,不怕大肚漢。」

  和尚於是把麈柄弄硬插進去了。夫人覺得如火熱鐵硬比從加倍不同,塞得滿滿足足,夫人哼哼的快活不過,淫水如注。和尚忽然把夫人兩腿提起,擺在肩上,斜身一聳,麈柄直頂花心。

  夫人大叫:「心肝!親人!真有趣煞我了。」淫水沉沉流個不住,夫人喜的如躍如舞,和尚連連又狂抽了幾百抽。

  夫人抵擋不住說道:「且住了罷,實在當不起,你可再把暖玉弄弄。」

  暖玉聽說,急道:「奶奶當不起,我更當不起了。」

  和尚就奔暖玉,暖玉也十分騷發,趁勢倒在鋪上,和尚把他褲子脫下,提起粗大麈柄插進去。

  暖玉大叫:「慢些。」

  夫人道:「如何如此?」

  和尚道:「這教七縱七擒法兒,還是將就你們的呢。」

  暖玉又再三哀告,住了罷。和尚又抽了二三十抽,方才下身來至夫人床上,與夫人摟著睡了。不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燈草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