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草和尚/第0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燈草和尚
←上一回 第九回 三年恣欲喪女愁娘 夜燃燈火屏風入焰 下一回→


小院夜寒天淨,好度芳晨,想來不准,雁聲叫斷。一更余,獨自挑燈忍。縷縷數前歡,真個沒些兒緊。這回頭,須是同心念,莫慢貪紅粉。
                            ——《右調 誤佳期》

  話說燈草和尚自此與夫人大戰了好幾日。忽一日,那女子辭別楊官兒說:「我去看看娘再來。」

  楊官兒也覺倦了,故道:「你去罷。」見那女子往茶爐裡一跳,不見蹤影了。

  楊官兒上樓來與夫人說道:「如今妖怪去了,女兒女婿又往外久矣,該去接他們回來。」夫人依允,就叫暖玉去接。

  暖玉到晚回來回話,道:「姑娘,姑爺明日回來。」是夜,楊官兒在書房裡睡。夫人在樓上與和尚同睡不提。

  次日,乃是十月十一日,長姑同李可白兩乘轎子回門歸來,先見過楊官兒夫妻,便問道:「聽說妖怪不知真假,如今我們不要住在那房了,祈母親收拾後樓與我們罷。」夫人依言。

  不一時,叫小廝去打掃潔淨,把一切床帳都搬過去,免不了吃些歸寧酒畢。小夫妻二人上樓去睡。

  卻說長姑睡至三更,夢見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和尚,十分標緻前來摟住長姑,叫也叫不出聲來,小和尚道:「你是我五百年前的結髮夫妻,正好會弄一番。」長姑一看,似曾相識,況與此標緻,心下有些肯了。被和尚掀翻在床弄將起來。長姑覺得快活,不過猛然醒來,卻是南柯一夢。

  次早,李可白起身,要往父親處去,長姑直睡至晌午,起來吃飯梳洗,不想可白被父留住。長姑一人好不耐煩,連夜飯也不吃上床睡了。睡至三更似夢非夢,忽聽腳步兒響,猛然醒來,見一個絕美的和尚走近床前。

  長姑道:「你是那裡長老,夤夜至此,好生大膽,萬一丈夫在家,拿你送官如何是好?」

  和尚笑道:「拿是你眼前丈夫,我是你長久丈夫。」

  長姑道:「莫非你說夢話,快快去罷。」

  和尚道:「我見你獨守孤燈,特來陪你。」

  長姑道:「陪是不要陪,且再住一夜,明日去罷。」

  和尚便摸手摸腳來顧長姑,長姑也不推卻,自己脫下上下衣服,兩人相摟相抱,弄在一處。和尚一口氣抽了千來抽,又頂了百多頂。弄得長姑連聲啊呀有趣,陰精流個不住,約有一個時辰。

  長姑道:「住一住罷。」和尚且不抽出,定了一會,見長姑喘息已止。和尚又興雲雨,連抽帶頂一千多回。

  長姑道:「我要死了。」

  見他眼開口閉好一會,方才醒來摟住和尚,道:「真正快活煞我也。我家丈夫一夜也無此長興。」

  和尚道:「我夜夜兩邊快活,再兩年我便帶你去。」

  長姑道:「你原來就是燈草和尚麼?如何一向不曾見你?」

  和尚道:「我日日在你身邊,待你不見耳。」長姑被和尚弄了一夜,滿心歡喜,覺得李可白不及他多了。

  次早,和尚別了長姑來見夫人,夫人道:「昨夜那裡去?」

  和尚道:「因長姑冷淡,特去陪他一夜。」

  夫人道:「他丈夫今日回來,不可再去。」正說話間,報道:「李姐夫回來了。」夫人忙下樓去。

  卻說李可白來見長姑,長姑方才起身,可白坐在床沿上,側身要弄。

  長姑道:「我口裡發噁心,像有孕的樣子。」

  可白道:「想是前日洩那一回有的。」

  長姑道:「諒必如此,如今夜間也不許你同睡了,你前日見過暖玉的,待我吩咐他陪你睡一夜。」可白笑笑走出房去。

  長姑叫暖玉來吩咐道:「好姐姐,今日叫李姐夫陪你睡一夜如何?定不許推辭。」

  暖玉道:「不要試我。」

  長姑道:「那裡話,就睡一百夜,我也不惱你。」暖玉應了。

  到晚暗躲在長姑床後,見李可白進來,便一笑就走。

  長姑扯住道:「同他去罷。」

  暖玉笑道:「真個麼?」

  李可白尚不敢動身,被長姑推出門去,順手把門關了。長姑自與和尚大弄不提。

  暖玉拉著李可白手到自己房中,先閉上了門,代李可白脫下衣服,自己也脫光。可白見他如此娟好,又小心扶持,十分心動。便摟倒床上,將麈柄插進,不寬不緊,不幹不濕,妙不可言。暖玉又作出騷聲浪語,兩個直弄至四更,方才住手。

  李可白道:「我明夜還要來。」

  暖玉道:「要來自來,我不管你。」兩個抱著睡至天明起身,可白來見長姑。長姑方起,恐丈夫來早,已打發和尚去了。

  李可白道:「心肝,我今夜還要去,你不要惱。」

  長姑道:「自然,夫妻是長久的,有日子弄哩。」

  且說夫人對楊官兒道:「你前次曾投過暖玉,今夜何不到他床上睡。」

  楊官兒道:「不如叫他來伴我,你且到他床上睡去。」夫人允了。只道暖玉床上有和尚,叫暖玉同老爺去睡。

  暖玉問:「奶奶在那裡睡?」

  夫人道:「你不要管。」夫人走至暖玉房中,閉上門,黑影裡摸到床上,先有人在床上臥著。夫人以為和尚在此,忙脫了衣服,爬在身上,把麈柄套進說道:「心肝和尚,我來陪你。」

  李可白道:「暖玉為何叫我和尚,你莫非不是暖玉。」

  夫人道:「原來是你。」一時間大家錯了,兩個沒趣。

  可白道:「你是誰?」

  夫人道:「我是奶奶,你是李姐夫麼?」

  李可白忙拔出麈柄往外就走。夫人叫也叫不住,李可白往自己樓上匆匆而去。不知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燈草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