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悵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齣 延師 牡丹亭
第六齣 悵眺
作者:湯顯祖
第七齣 閨塾

【番卜算】(丑扮韓秀才上)家世大唐年寄籍潮陽縣越王臺上海連天可是鵬程便?「榕樹梢頭訪古臺,下看甲子海門開。越王歌舞今何在?時有鷓鴣飛去來。」自家韓子才。俺公公唐朝韓退之,為上了《破佛骨表》,貶落潮州。一出門藍關雪阻,馬不能前。先祖心裏暗暗道,第一程采頭罷了。正苦中間,忽然有箇湘子姪兒,乃下八洞神仙,藍縷相見。俺退之公公一發心裏不快。呵融凍筆,題一首詩在藍關草驛之上。末二句單指著湘子說道:「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湘子袖了這詩,長笑一聲,騰空而去。果然後來退之公公潮州瘴死,舉目無親。那湘子袖恰在雲端看見,想起前詩,按下雲頭,收其骨殖。到得衙中,四顧無人,單單則有湘子原妻一箇在衙。四目相視,把湘子一點凡心頓起。當時生下一支,留在水潮,傳了宗祀。小生乃其嫡派苗裔也。因亂流來廣城。官府念是先賢之後,表請敕封小生為昌黎祠香火秀才。寄居趙佗王臺子之上。正是:「雖然乞相寒儒,卻是仙風道骨。」呀,早一位朋友上來。誰也?

【前腔】(生上)經史腹便便晝夢人還倦欲尋高聳看雲煙海色光平面(相見介)(丑)是柳春卿,甚風兒吹的老兄來?(生)偶爾孤游上此臺。(丑)這臺上風光儘可矣。(生)則無奈登臨不快哉。(丑)小弟此間受用也。(生)小弟想起來,到是不讀書的人受用。(丑)誰?(生)趙佗王便是。

【鎖寒窗】祖龍飛鹿走中原,尉佗呵,他倚定摩崖半壁天稱孤道寡,是他英雄本然白占江山猛起宮殿。似吾儕讀盡萬卷書,可有半塊土麼?那半部上山河不見(合)由天,那攀今弔古徒然荒臺古樹寒煙(丑)小弟看兄氣象言談,似有無聊之歎。先祖昌黎公有云:「不患有司之不明。只患文章之不精;不患有司之不公,只患經書之不通。」老兄,還則怕工夫有不到處。(生)這話休提。比如我公公柳宗元,與你公公韓退之,他都是飽學才子,卻也時運不濟。你公公題了《佛骨表》,貶職潮陽。我公公則為在朝陽殿與王叔文丞相下碁子,驚了聖駕,直貶做柳州司馬。都是邊海煙瘴地方。那時兩公一路而來,旅舍之中,兩箇挑燈細論。你公公說道:「宗元,宗元,我和你兩人文章,三六九比勢:我有《王泥水傳》,你便有《梓人傳》;我有《毛中書傳》,你便有《郭駝子傳》;我有《祭鱷魚文》,你便有《捕蛇者說》。這也罷了。則我《進平淮西碑》取奉取奉朝廷,你卻又進箇平淮西的雅。一篇一篇,你都放俺不過。恰如今貶竄煙方,也合著一處。豈非時乎,運乎,命乎!」韓兄,這長遠的事休提了。假如俺和你論如常,難道便應這等寒落。因何俺公公造下一篇《乞巧文》,到俺二十八代元孫,再不曾乞得一些巧來?便是你公公立意做下《送窮文》,到老兄二十幾輩了,還不曾送的箇窮去?算來都則為時運二字所虧。(丑)是也。春卿兄,

【前腔】費家資製買書田,怎知他賣向明時不直錢。雖然如此,你看趙佗王當時,也是箇秀才陸賈,拜為奉使中大夫到此。趙佗王多少尊重他。他歸朝燕黃金累千。那時漢高皇厭見讀書之人,但有箇帶儒巾的,都拏來溺尿。這陸賈秀才,端然帶了四方巾,深衣大擺,去見漢高皇。那高皇望見,這又是箇掉尿鱉子的來了。便迎著陸賈罵道:「你老子用馬上得天下,何用詩書?」那陸生有趣,不多應他,只回他一句:「陛下馬上取天下,能以馬上治之乎?」漢高皇聽了,啞然一笑,說道:「便依你說。不管什麼文字,念了與寡人聽之。」陸大夫不慌不忙,袖裏出一卷文字,恰是平日燈窗下纂集的《新語》一十三篇,高聲奏上。那高皇纔聽了一篇,龍顏大喜。後來一篇一篇,都喝采稱善。立封他做箇關內侯。那一日好不氣象!休道漢高皇,便是那兩班文武,見者皆呼萬歲。一言擲地萬歲喧天(生歎介)則俺連篇累牘無人見(合前)(丑)再問春卿,在家何以為生?(生)寄食園公。(丑)依小弟說,不如干謁些須,可圖前進。(生)你不知,今人少趣哩。(丑)老兄可知?有箇欽差識寶中郎苗老先生,到是箇知趣人。今秋任滿,例於香山多寶寺中賽寶。那時一往何如?(生)領教。


應念愁中恨索居段成式   青雲器業俺全疏李商隱
越王自指高臺笑皮日休   劉項原來不讀書章 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