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駭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六齣 婚走 牡丹亭
第三十七齣 駭變
作者:湯顯祖
第三十八齣 淮警

〖集唐〗(末上)「風吹不動頂垂絲雍陶,吟背春城出草遲朱慶餘。畢竟百年渾是夢元稹,夜來風雨葬西施韓偓。」俺陳最良。只因感激杜太守,為他看顧小姐墳塋。昨日約了柳秀才到墳上望去,不免走一遭。(行介)「嚴扉不掩雲長在,院徑無媒艸自深。」待俺叫門。(叫介)呀,往常門兒重重掩上,今日都開在此。待俺參了聖。(看菩薩介)咳,冷清清沒香沒燈的。呀,怎不見了杜小姐牌位?待俺問一聲老姑姑。(叫三聲介)俗家去了。待俺叫柳兄問他。(叫介)柳朋友!(又叫介)柳先生!一發不應了。(看介)嗄,柳秀才去了。醫好了病,來不參,去不辭。沒行止,沒行止!待俺西房瞧瞧。咳喲,道姑也搬去了。磬兒,鍋兒,牀席,一些都不見了。怪哉!(想介)是了。日前小道姑有話,昨日又聽的小道姑聲息,其中必有柳夢梅勾搭事情。一夜去了。沒行止,沒行止!由他,由他。到後園看小姐墳去。(行介)

【懶畫眉】深徑側老蒼苔,那幾所月榭風亭久不開當時曾此葬金釵。(望介)呀,舊墳高高兒的,如今平下來了也。緣何不見墳兒在?敢是狐兎穿空倒塌來?這太湖石,只左邊靠動了些,梅樹依然。(驚介)咳呀,小姐墳被劫了也。

【朝天子】(放聲哭介)小姐,天呵!是什麼發冢無情短倖材?他有金珠葬在打眼來!小姐,你若早有人家,也搬回去了。則為玉鏡臺無分照泉臺好孤哉!怕蛇鑽骨樹穿骸,不隄防這災。知道了,柳夢梅嶺南人,慣了劫墳。將棺材放在近所,截了一角為記,要人取贖。這賊意思,止不過說杜老先生聞知,定來取贖。想那棺材,只在左近埋下了。待俺尋看。(見介)咳呀,這艸窩裏不是硃漆板頭?這不是大銹釘?開了去。天,小姐骨殖丟在那裏?(望介)那池塘裏浮著一片棺材。是了,小姐尸骨拋在池裏去了。狠心的賊也!

【普天樂】問天天,你怎把他昆池碎劫無餘在?又不欠觀音鎖骨連環債怎丟他水月魂骸亂紅衣暗泣蓮腮似黑月重拋。待車乾池水,撈起他骨殖來。怕浪淘沙碎玉難分派到不如當初水葬無猜賊眼腦生來毒害,那些箇憐香惜玉致命圖財!先師云:「虎兕出于柙,龜玉毀于櫝中,典守者不得辭其責。」俺如今先去稟了南安府緝拿,星夜往淮揚,報知杜老先生去。

【尾聲】石虔婆他古弄裏金珠曾見來。柳夢梅,他做得破周書汲冢才。小姐呵,你道他為甚麼向金蓋銀牆打家賊


丘墳發掘當官路韓 愈   春草茫茫墓亦無白居易
致汝無辜由俺罪韓 愈   狂眠恣飲是凶徒僧子蘭